2959 -2960飞来的横祸

2959 2960飞来的横祸

2959章飞来的横祸(上)“陈主任,”见到陈太忠出手,四个警察齐齐地喊一声,结果已经晚了,陈某人一拳就打到李辉的额头上,“嗵”地一声闷响,声音虽然不大,但声浪的震动却极强。

吃了这一拳,李辉晃一晃脑袋,人软绵地向地上坐去,看起来有点像是被打晕了,不过,有陈太忠抓着他的脖领,他又怎么坐得下去?

“既然他打算说了,您这就不用带走了吧?”这次说话的,就是坐在中间的警察,他苦笑着站起身来,“尽快破案要紧。”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把人带走?”陈太忠低头看一眼手上的李辉,笑眯眯地回答,“只是想让我吓一吓他?”

“一开始你就没说要带人走啊,”警察冲陈主任使个眼色——这小子装晕呢,“这我也是临时决定让您带人走的,他现在要说了,在哪儿说不一样呢?”

“不一样,”陈太忠微笑着摇头,他当然知道这厮没晕过去,他抖一抖手上的人,“他对你们说的可能是假的,我跟他好好地交流一下,能劝他说出实情。”

“陈主任,您别让我们难做,”这次,是左边一个警察说的,他似乎来自涂阳,“他都已经愿意说了,这样,把他弄醒……他不说,您再带人走好不好?”

“不好,我签了字的,”陈太忠瞪他一眼,拖着人往外面走去,“反正途径不会只有这么一个,你们可以找他的朋友了解不是?”

“但是……”带他来的警察刚想说什么,却被陈主任一眼瞪得硬生生地闭嘴,“我这人不喜欢别人开玩笑……重复一遍,我的字不是随随便便签的。”

然后,他就拖着人走向门外,四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阻拦,陈主任的狗脸无情,那是出了名的。

李辉确实在装晕,但是这一拳也真的不好受,直打得他眼前一黑,满脑门子金星乱闪,出于下意识的反应,他想追求一下清醒的感觉,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该装晕——但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迟疑,被所有人都看到了眼里。

这也是陈太忠这一拳打得太狠,又强行令他保持清醒,才有这样的效果,若是轻描淡写的一拳,这厮就能顺理成章地装晕了。

待听到陈某人跟警方的对话,他虽然脑袋瓜昏昏沉沉的,却也要怀疑,这是不是警方的攻心之策,然后他就继续装昏——都说了我要交待了,不信你陈太忠还能把我带走。

然而非常遗憾,警方居然不敢拦着陈太忠,这真是出乎李辉的意料,我都说了愿意交待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到另一个事实——这世界上有些阶层,做事不必遵循规则,就像人家能施施然将他从警察厅带走一样。

不过现在,他的脑瓜还不是很清醒,只是觉得恍恍惚惚有若在梦中,等他觉得自己真正清醒的时候,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却愕然地发现自己已经被拖到了走廊拐角处——前面就是楼梯了。

“我只是把他介绍给展枫了,咳咳,”大骇之下,他也顾不得琢磨这是不是陷阱了,只是脖领子被陈太忠拽着,他又仓促出声,声带有点受不住这刺激,但是他依旧要大声嚷嚷,“咳咳……是展枫要搞你,跟我无关啊。”

听到连人名都出来了,跟在陈太忠旁边的两个警察禁不住再次出声相劝,“陈主任您看,他这一嚷嚷,大家都听见了啊……您再带他走,我们这边容易泄露消息。”

“太忠,你消消气儿,”难得地,邵国立也出声相劝,他不屑地看李辉一眼,“这种货色的主儿,咱找他麻烦,随时随地都不需要理由,找正主儿要紧。”

“你不是晕了吗?”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大,他是真的想把这个家伙弄走,听到邵总也出声相劝,禁不住抬手一扔,哐地一声大响,直接把这人扔到了墙上。

然后……李辉就真的晕了过去。

旁边两个警察也傻眼了,他们知道陈主任不讲理,但是今天这情况,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配合警方吓唬对方,却是没想到,陈主任会如此地恼火——合着您真想把一个愿意交待的主儿带走啊?

“国立你既然这么说了,那行,暂时放过他,”陈太忠冷笑一声,“问题是他说的这个人,我也不认识。”

他不认识不要紧,这不是还有李辉吗?下一刻,小李同学被半盆凉水浇醒。

李辉虽然被撞得真的昏迷了过去,但是前因后果他还是推算得出来的,这个时候他不敢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那个陈主任,真的是要将他带走的——是的,这不是在做戏。

反应过来这个情况之后,他不用任何人督促,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的知道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

李辉现在虽然是个浪荡人物,家里也不管他,但是在上学时,他的父亲还是想尽办法,将他送进了全省最好的高中素波六中,这里不但尖子生多,家里有办法的主儿也多——学得不好,能适当拓展人脉,也对孩子将来的发展有所裨益。

在这个学校里,李辉认识了同班同学展枫,李辉成绩不好,是相对跳脱一点的主儿,而展枫的成绩跟他相仿,平日里却不吭不哈。

不过,展枫的经济比较宽裕,那时候有学校外的人堵在校门口抢学生的钱,展枫被欺负过几次,李枫见同学被欺负,就打抱不平,这是很简单的同学友情——反正他老爸是公检法的,一点都不怕这些混混。

所以两人就有点小交情,不过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了,直到去年,两人才续上联系,李辉愕然地发现,当初啥都不比自己强的展枫,现在在国外留学,都要移民了。

不过,当他知道展枫的背景的时候,各种羡慕嫉妒恨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人家的老爸,是吉庆地区行署的专员展涛。

有这一层背景,展枫已经将班里大多数同学甩在了身后,不过展同学也不是很负心的人,他跟李辉关系一般,却是记得李同学高中时帮过自己。

而李同学也想借展同学的势,所以自打去年恢复联系之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

前一阵时间,展枫从澳大利亚回来了,见李辉的时候说,澳大利亚的绿卡怕是保不住了,因为——再不在中国找工作的话,容易被人盯上。

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主儿,每年总要在那个国度呆上半年,才能将权利延迟下去,而展枫的学业已经结束了,在当地也没有合适的工作——为什么不回来?

这样的问题,以前没有人关心,但是现在有人关心了,省委文明办和其他几个部委行文了,要调查干部家属的经商和绿卡,行署展专员绝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失足。

但是对展枫来说,放弃绿卡的代价,真的是太沉重了,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申请绿卡成功之后又放弃,那么若没有特殊情况,下一次的申请,基本上是不用指望成功了。

绿卡只是永久居留权,实际意义并不是很大,展枫的目标是入籍,入籍之后,才会有便利的澳大利亚护照,才会不需要一年中有半年呆在澳大利亚——是的,他可以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中国,不需要考虑那半年必须呆在澳大利亚的日子。

一旦放弃澳大利亚的绿卡,那就相当于跟这个国家再没有关系了,甚至更糟——比方说,田强交回了美国的绿卡,那么他想再次移民的话,最好的选择也就是加拿大,美国是不用指望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需要指出的是,展枫在中国有公职,没错,是公职,他偶尔一两年吃空饷,问题不会很大,但是每年都有最少半年不呆在单位里——这太容易被人诟病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展公子对文明办出的这个调查表很不爽,而他交往的圈子里,类似的人不止一个两个,大家都认为,天南文明办这么做,真的是有点不把众怒放在眼里。

李辉接触展枫,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下,而且他认为,能出国那真是能力的体现,遗憾的是他老爸看他不顺眼,是不会支持他这么搞的。

等他从李枫嘴里知道,有这样心思的人,不止一个半个的时候,自然也要抱怨一下,说这文明办做事,真的霸道了。

他这一附和,展枫却是当真了,在小展眼里,李枫这人还是有点办法的——毕竟上学的时候,能让他免于被欺负。

所以他就发话,据我所知,有些人想收拾陈太忠一下,李辉你也是社会上走动的,有没有类似的关系呢,钱什么的都好说。

关系李辉肯定是有的,不过有些人请起来不方便,将来也容易落下麻烦,于是那孤魂野鬼的罗卫东就落入了他眼里——这家伙不但缺钱,还是外地人,而且胆子大。

2960章飞来的横祸(下)在供述过程中,李辉没命地往外摘自己,先是说他只负责牵线介绍,又说罗卫东开车撞陈太忠,也只是想吓唬对方一下。

据他说,展枫的意思,就是要姓陈的收敛一点,知道你自己仇家很多,行事不要太冲动,而文明办现在冲杀在前的,就是姓陈的一人,只要陈太忠软了,其他人就掀不起风浪了。

“展枫给了罗卫东多少钱?”警察沉声发问。

“十……万,”李辉犹豫一下,低声回答,稍微停顿一下,他又出声解释,“钱少的话,罗卫东也不会干,毕竟他要去撞一个正处。”

“艹,”邵国立在一边听得冷哼一声,很显然,他对自己被无视,很有点恼火。

“罗卫东开的那辆三菱帕杰罗,是谁提供的?”警方继续发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李辉缓缓地摇头。

“先别扯这些,”陈太忠打断了警方的问询,直接开口,“再给你一次机会,展枫现在在哪儿……别跟我说他还会在家呆着。”

警察们知道主使者是展枫之后,这边在审讯,那边就开始安排抓捕了——当然,抓行署专员的儿子,吉庆的警察是不能用的,那就只能从相邻地市派人。

所以,现在展枫在哪儿,大家还真不知道,刚才李辉说,展枫是过年时见过,现在应该在家,可是陈某人哪里会相信这个——姓展的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跑才怪。

“这个我真不知道……”李辉才一摇头,陈主任走上前,毫不犹豫地一脚将此人踹翻。

“知道包庇罪最高判几年吗?”他面带微笑地发问,“别以为你有个法官老子就怎么样……真的要是耽误了抓捕,信不信我把你送到新疆服刑?”

李辉摔倒在地,本来就没想要爬起来,不过听到这话,他还是微微一愣神——因为陈太忠的威胁,正正地戳中他心里的小算盘。

他知道自己的老爹因为恨铁不成钢,很少伸手管自己,所以这次撞正大板,这牢狱之灾怕是躲不过去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李家的儿子,老头子再怎么怨恨自己,到时候肯定还是要伸手,而他老爹在法院干了一辈子,些许人脉还是有的。

所以李辉也不是特别在意多判几年或者少判几年,如果进的是素波的监狱的话,那就更好了——若是外地的监狱,也可以争取转回素波来。

这种小事,就算陈太忠认识夏大力,那都不用太在意,对这一点,出身法官家庭的李辉非常清楚,办事的是下面的人,上面离下面真的太远了。

但是……若是把他送到新疆或者青海什么地方的劳改农场,那他老爹真帮不上忙了,按说他犯的这些事儿,够不上去那里的资格,甚至那里现在都不怎么接受省外犯人了。

可是陈太忠说出来这个话,却由不得他不相信,这主儿可是能把嫌疑人直接从省警察厅带走的主儿,而且身边的人更狠,当着警察就敢威胁他的器官。

他正迷瞪呢,更狠的那位又笑着发话了,“太忠你也真是的,怕他老子动手脚,那就老的小的一起弄起来嘛……不信他干了那么多年法官,手上没个冤假错案啥的。”

邵国立这话真的是太嚣张了,旁边的警察听得都直皱眉头——我们知道你后台强大,不过,多少也给我们留点面子行不行?

李辉听到这话,却是再也扛不住了,他是个浪荡公子不假,但是他还有着起码的孝心,于是叹口气,缓缓地站起来,“听我同学说,他可能已经去澳大利亚了。”

“什么?”听到这话,大家都齐齐一惊,刚才还有人觉得,陈太忠好端端又打人,实在有点不讲理,可直到现在才知道:人家担心的确实有理。

“他的护照是真名还是假名?”陈太忠却没表现出奇怪,这些花样,他在巴黎听说了不少,“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好像……是真名吧,我还真不清楚,”李辉面色苍白地回答。

陈太忠看他一眼,懒得再例会他,走出房间之后,拨个电话给林震,很快就知道展涛在干部家属调查表上,填写的展枫的绿卡状况为“无”。

落实了这一点之后,他又给秦连成打个电话,将情况说了一遍——至于说案件接下来的侦破,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说实话,体制的力量……真的比他个人能力强大太多了。

秦主任猛地听说,是干部家属调查表引发的车祸,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那你现在赶紧过来,跟我去见部长。”

潘剑屏正在开一个会,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就离开会场返回了省委,等他到了办公室的时候,秦陈二位主任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部长用十分钟听完了陈太忠的陈述,又问了两个问题,然后才缓缓点头,“小陈你要警察厅出一份文字性的材料,附上相关证据……剩下的你不用管了。”

“这个展涛……一向标榜自己的简朴,”陈太忠有点不甘心,不过部长要接手,他也没办法,只能悻悻地提示,“这个干部一贯表里不一,我希望能调查他。”

“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是四部委联合搞的,”潘剑屏黑着脸表态,“小陈你放心,宣教部的人不能任人欺负……我一会儿就去见杜书记。”

走出部长办公室,两人低头默默地走着,好半天秦主任才苦笑一声,“亏得是你啊,搁给我的话,没准就撞山了……太猖獗了。”

“嗯,太肆无忌惮了,”真凶找出来了,但是陈太忠并不是很开心,他轻叹一口气,“我就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认为干部家属拥有外国绿卡,并且欺骗组织是理所应当,还会理直气壮地报复……真的是鲜廉寡耻。”

“……道德缺失啊,”秦连成无奈地摇摇头,若不是他也打电话去警察厅了解此事,真的是不敢相信,如此严重的车祸,竟然起源于一个小小的、针对所有省管干部的调查表。

“不过,这件事有利也有弊,”最初的惊讶过后,秦主任恢复了冷静,“有了这个借口,咱们就可以借此提高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影响力。”

“嘿,这年头的话,还不是在人说?”陈太忠依旧有点提不起精神来,“反过来说,也有人能说,这个案子证明,对干部家属的调查,不符合民意……保不定谁又会借此做文章。”

“这就要靠大家努力了,相信老杜也不能一手遮天,”秦主任停下了脚步,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文明办的小楼前。

他扭过头来看自己的爱将,“这个事情,我会请许书记高度关注的,太忠,你也要充分发挥你的影响力,一定要借势出击,而不是被动挨打。”

“我哪儿有什么影响力?”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官场呆得久了,他已经习惯这么自谦地说话了,“不过主任的指示我记住了,对了……我还没跟老人家汇报最新进展呢。”

下午的时候,黄汉祥的手机惯例是打不通,不过阴京华的手机那是随时能打通的,陈太忠打通电话之后,哇啦哇啦地讲一通。

“行,我在外面呢,马上跟黄二叔联系,”阴总也不废话,“就怕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这样,你先给周瑞打个电话吧?”

周秘书是循规蹈矩的主儿,可是听了电话之后,也禁不住大怒,“真是太过分了……为了一个小小的调查表,就要谋害一个正处级干部,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问题是他们还觉得,很心安理得,”陈太忠苦笑,“认为我的手伸得太长,干掉我的话……其他人就不敢冒头了。”

“你做得很好,老首长知道了,会很高兴的,”周瑞的语气很和蔼,“真的辛苦你了,嗯,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对周秘书来说,用这种语气说话就很难得了,还敢代黄老问他有什么要求没有,说明这件事情陈某人占大理了。

“要求就是……把干部家属调查表强行推广下去,”陈太忠低声发话,“想请老人家关注一下,要是有人借这个机会煽风点火,同志们的努力可能毁于一旦。”

“嗯,你的担心也有道理,我会跟老首长说的,”周瑞不屑地冷哼一声,“无非就是个子女出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又接到了电话,这次是窦明辉打来的,“小陈,情况你也清楚了,目前抓捕组已经抵达吉庆,不过据了解,这个展枫已经于前天离开了吉庆,航班显示,他昨天飞抵北京。”

“那你们可以通过机场协调吧?”陈太忠已经领会了体制的力量,“他还走得了?”

“但是据我们了解,吉庆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里,没有展枫的护照登记,”窦厅长沉声发话,体制的力量果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