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5 -2966租房风波

2965 2966租房风波

2965章租房风波(上)

秦连成答应陈太忠的时候,很是果决,但是很显然,这并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情。

这业务是属于文明办的,但是文明办上面还是有主管部门的,更别说秦主任自己也知道,这个决定关碍甚大,一旦出子问题,不是他一个人能扛得下来的。

于是第二天一上班,他就找到了潘刮屏汇报“‘……这是稽查办报给我的方案,我觉得具备一定的可行性,您要觉得可行,我让他们出个详细的文字报告。”

“外联办……”潘部长听完之后,也禁不住沉吟一阵,好半天才缓缓地点头,“我认为,原则上是可以搞的,当初小马在的时候,就有这个思路,现在时机相对成熟了……先把文字性材料拿过来,我看一看。”

您也不用总在我面前提马勉吧?秦连成有些许的郁闷,好像我来文明办就是摘桃子来的,什么事情都是马勉做好的,我对小陈的支持也很大呢——不过他必须承认,前一任最漂亮的一步,就是把陈太忠弄到了文明办来,这关键的一环,他真的是坐享其成了。

当然,他也明白,部长不过是随便的感慨,最多是没顾忌他秦某人的感受,不管怎么说,潘部长对他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并没有特别介意他身上的许系标签。

所以秦主任没有计较这话,而是谨慎地发问,“我想建议陈太忠负责此事,可以按这个基础来出报告吧?”

“稽查办本来就是陈太忠分管的,”潘列屏面无表情地回答,接着又微微点头,“这次他为了抓精神文明建设,差点连命都丢了,你和我都应该大力支持他的工作。”

这话的味道就复杂得多了,两人接触这么久,彼此的心性也了解了一点,能撇开阵营谈工作,但是这并不代表交流时会畅再欲言。

秦连成就有点听不懂这话,潘部长你是想拿太忠的车祸说事,就此大做文章吗?

这个猜测是可能存在的,毕竟是文明办的干部受了委屈,拿出来说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秦主任决定不冒这个险,老潘你不明确表态,那我就当听不懂了。

反正大家的立场和态度大致相同,知道这个也就足够了,秦主任又请示几句之后,离开了部长办公室。

回到一楼之隔的文明办,秦主任将陈主任叫过来,把部长的意思交待一下“……文字材料赶紧出,争取今天交上去。”

陈太忠也有点听不懂潘列屏的意思,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外联办似乎随时可以开张了,从主任办公室出来之后,他马上安排郭建阳和李云彤准备稿子。

接下来,他要了解一下窦明辉的态度,很多人都认为,窦厅长卖陈主任面子,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陈太忠并不认为一定会顺理成章。

以往寞厅长卖面子,都是卖给陈主任私人的,两人之间的渊源不浅,但说……公家的事儿,那就是另一个说了。

“这个好说,”听明白了陈太忠的要求之后,窦明辉很痛快地表态,痛快到酣畅淋漓,“我正琢磨着在厅里也搞个文明办,这样就能对口联系了。”

这个对口联系,就是职能相对应,各地市有文明办对应省文明办,但是省里各厅局,很少见这种部门,警叉厅也没有。

但是这种对口联系,也是要讲一定程序的,地市文明办归所在的党委管辖,想要向上一级文明办反应情况,最好是经过党委,否则这流程就有点问题。

程序这种东西,没人惦记也就算了,有人认真琢磨就是要命的事儿,那么眼下多了这个外联办公室,对口单位就多了一个反应问题的渠道,其他文明办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把问题反应上来——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这是官方的渠道,符合程序。

窦明辉很能明白这个渠道的份量,所以他支持的力度很大,“我话焦保国干这个文明办主任,太忠,你应该知道他的。”

陈太忠当然知道焦保国,那是窦明辉的亲信,当初警叉厅下属的市局县局,办公楼的加层就是焦保国负责的。

“谢谢窦厅您的支持,”警叉厅组建文明办,这个支持是意外的收获,他笑一笑,“现在是开个试点,主要是需要……咱省厅的反应能力。”

快反啊,窦明辉有点明白这个意思了,他果断地回答,“配合文明办的工作,那是必须的,但是太忠……总得有个相关的负责人。”

这就是说啦,陈太忠你的面子我认,别人的面子未必好使,我警叉厅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指派得动的,你指定个负责人吧。

“我就是先跟窦厅打个招呼,获得您的支持,”陈太忠干笑一声,负责人什么的,真没提到他的议事日程,他也不怕暴露自己的窘迫,“我这个外联办,现在连办公地点都没选好呢。”

“啧,你早说啊,”窦明辉听得哭笑不得,他还以为这个电话有什乒说呢,不成想只是一个事先的招呼,“我省厅周边,六栋高层写字楼,想租谁家你说话……我派人帮你协调。”

“只求警叉厅用得顺手了,真的,”陈太忠轻喟一声,“租房子的事情,我再想一想,可能不会去写字楼——领导说了,要低调。”

这就是上午的事情,还有一桩事,也是有点腻歪人,碾压儿童的王从,终审判了死刑,他的爱人打电话过来骂陈主任,嫌他多事,还说此事没完。

“这货的脑子有点问题,司解释都明示了的。”陈太忠最烦的,就是这种老娘们的事儿了,于是他吩咐李云彤,“你查一下她的来电,她再拎不清的话,行动科跟警方协调一下,看能不能判她几年……她老公死刑没理,那碾压儿童就有理了?”

“嗯,这个没问题,”李云彤点点头,以她现在的行情,操作这点小事不难,事实上,她的心思全在正业上,“省文化教育中心的楼,咱文明办当初参与了,弄两间办公室无所谓……要不咱去这儿?”咱们差这点费用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事实上飞一工很清楚,想拿下文化教育中心的楼,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陈洁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

他能去找陈洁关说,但是为这点事,真的太不值得了,“秦主任都说了,低调……一定要低调,对了,素波客运办,那里是不是有些位置?”

素波客运办,是上次大家查素波出租个问题的地方,陈主任借五子的出租车开,也是在这个地方——客运办的地方宽敞,能腾出不少办公位置。

甚至,素波客运办早就希望省文明办或者市文明办在这里设点,那样的话,很多事情和费用就好操作了,收费,总是需要一个名义的。

然而遗憾的是,这傻大姐也有自己的主见,她告诉领导,“咱们的外联办设在这里,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那里人来人往的。”

陈太忠想一想也对,又想到秦连成昨天的话,他摇摇头,“我看秦主任的意思,是想等咱文明办级别升上去之后,慢慢地壮大外联办,等规模上去了,再找个正式的落脚点。”

“那……我给客运办打个电话问一下?”李云彤倒是知错能改。

“你先联系吧,也不用说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想起了凤凰科委在素波找临时办事处的时候,许纯良可是指定了三家供宋敏挑选。

那么陈某人找房子的时候,也要多找几处,到最后领着秦连成——看一看,要主任自己拍板——老秦或者没兴趣拍板,但是他得替领导想到。

要不说这一世的历练,陈太忠长进得太多了,连这样的问题都能想到,“多挑几个地方,供秦头儿选择。”

秦主任要求的是低调,不过在文明办内部,这样的事情还是传得很快的,中午下班的时候,陈太忠正跟着郭建阳往外走,碰到了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

“陈主任,听说稽查办要找房子?”郭科长跟陈主任也很熟了,倒是不怕问他一句,“前一阵我听说,防暴三大队旁边有房子。”

“防暴三大队?”陈太忠一听,就来了点兴趣,防暴大队应该是素波市警叉局的编制,不过这个无所谓,让省厅指定一下就行了,也符合秦连成的设想,有顺手的人马可用,但是他还真不知道这三大队在什么位置,“这个地方在哪里?”

“在梅林街上,我家也在那儿住,”郭芳笑着回答。

“那儿啊,”陈太忠点点头,他对素波还不是特别地熟悉,但是梅林街他总是知道,交通厅的小区可不就在那儿?”倒是离咱们不远,下午上班,你带李云彤……算了她没车,你带我去看吧。”

2966章租房风波(下)

梅林街是比较短的一条路,也不算繁华,陈太忠很愕然地发现,防暴三大队离南门小学直线距离不超过四百米,也不知道当初堵路的时候,这些警叉为啥连基本的秩序都不维护。

这就是各司其职吧,陈主任无奈地撇撇嘴,开着车驶进了防暴三大队所在的院子,由于他开的是市府牌子的桑塔纳,门卫问都不问,直接敬个礼就放行了。

三大队的大队长姓郭,听说省委文明办来人了,忙不迭地迎出来,他不过是小小的科级干部,李云彤来了他都得热情接待,就别说陈主任了。

郭队长的小日子过得还将就,起码一说话,嘴里就酒气冲天,“陈主任,您来我办公室谈吧?”

“这个倒不用,些陈太忠站在院子里四下打量一番,发现这里的建筑也真有点砢碜,满打满算就是一个转角的小二楼,另一侧就是平房。

等郭队长知道,省文明办有意在附近租房子,马上就拍板了,“还租什么的房子,我这儿给您腾再间就完事了,电话也现成,省委能在我们这儿设立联络处,那是我们的荣幸。”

“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有点明白秦主任为什么不愿意要免费的房子了,文明办的外联办公室虽然不起眼,可是跟防寨三大队,那终究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说算了,但是郭队长不答应,开什么的玩笑,能借此搭上省委的人,这是通天路,他怎么舍得放走呢?

但是陈主任的态度很坚决,直到被缠得有点烦了,他才淡淡地解释一句,“我只是看一看,拍板还得请示领导,要是附近能找到合适的房子,到时候咱们的联系不会少了。”

“哦,那成那成,”郭队长听他这么说,忙不迭地点头,他只求能搭上这条线儿,要说办公条件,他这里还真不如那些出租的房子,“我跟着您一起去看看。”

郭芳说的房子,其实是一个小集体企业的四层办公楼,不过现在这个企业已经不存在了,楼被私人承包,装修之后对外出租。

遗憾的是,她的消息有点晚了,大家进来一问,才知道房子都租出去了,陈太忠觉得有点可惜,因为这个地方确实挺不错,既不临街离街道也不远,正是闹中取静的味道,而且还有门房。

郭队长观察到陈主任的表情,在大厅里就大声嚷嚷了起来,“小杜呢?让他出来见我,没房子,他得给我腾。”

这个小杜就是承包了这楼房的主儿,不多时就出现在了大厅,他四十开外了,被三十多岁的郭队长叫做小杜,不过杜总的涵养不错,他笑眯眯地解释,“郭队长,我这儿是真没房子了,最短的都是租了一年,我也不方便把人家撵走不是?”

“当初你还答应给我一间治安办公室呢,我是没要你的嘛,”郭队长很严肃地发话,“现在这是省里领导要租办公室,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我太愿意租给省里领导了,真的,”杜总苦笑着一摊手,“省里的办公室,一租就能租多少年,但是我现在确实没有空房间。”

“哎呀,还是我面子不够,”郭队长点点头,威胁的味道甚浓——搁在平日,他也不会这么裸地强买强卖,但如……尼玛你没房子,老子这条通天路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得了,没有就算了,”陈太忠摇摇头,转身就要走八,山不喜欢郭队长这样威胁人,对下面人维护领导的迫切心情,他非常理解,但是何必欺负小人物呢?

“我再给您找一套,”郭队长实在不甘心,“您有什么要求?”

“没什么要求,就是闹中取静,最好有门卫和停车场,这就足够了,”陈太忠能感觉到对方强烈的攀附之心,所以就直说了。

尼冯……郭队长心里又骂一句,附近符合这个条仵的地方,还真只有这里,说不得他又回头狠狠地瞪子杜总一眼,小子你狠,给我等着。

“喂,郭队长,要不租我的房子吧,”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高中年人发话了,大家说这些事儿,就是在大厅,这位是诸多围观者中的一员。

郭队长扭头,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

“小姓奚,奚望,”中年人笑眯眯地回答,“我也是第一次见郭队长,这不是听大家说起来,有领导要租办公室吗?”

“嗯,在什么地方?”郭队长点点头,大包大揽地问道——可见这下面人做事,真的是比较不讲究,“远的话就不要说了。”

奚望说的这个地方,还真的不远,在防暴大队的另一面,同样是非临街的——在一栋临街的楼房背后,一个装了栅栏的院子里,有一栋装修还算精致的三层小楼,还是单面楼,不但来光好,楼梯也在楼外。

“这是我的私产房,”奚望带着大家走上楼去,“虽然没有门卫,但是北边这栋楼挡着,我这儿又有栅栏,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感觉有点不太正式,陈太忠撇一撇嘴,侧头看一眼李云彤,李主任比较关心的是盥洗的问题,“卫生间在哪儿呢?”

卫生间是公用卫生间,这一点倒是无所谓,办公地点嘛,关键是看起来比较干净,看得出来不是临时收拾的。

“没有空调”李云彤表示出了些许的遗憾,正好,陈主任也觉得这里不是很正式,于是转身打算下楼,“那就算了。”

“没有空调,我可以装啊,”奚望见状,忙不迭地发话,“只要你们肯租房子,空调、饮水机什么的不是问题,价钱也好商量。”

“人家省委的单位,差你那俩房钱吗?”郭队长不屑地哼一声,他这话状似不买帐,实则是在提醒对方——快换条件,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嗯?”陈太忠听到价钱好商量,却是有点心动他不缺钱,文明办和宣教部也不差这点钱,但是这个外联办是多出来的处室,能省一点就是一点——奢麋之风不可长啊。

反正只是个暂时的地方,他也无须计较太多,关键是这里离防暴大队足够近,他哼一声,“我们不可能跟个人签租赁合同。”

“这个我能帮着处理”郭队长非常踊跃地发话,他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我也开了个小公司,”奚望笑眯眯地回答,他敢请公家人过来看房间,自然算计好了。

这么一来,此事就算告一段落,陈太忠隐隐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不过屁大一点的事情,他也懒得多琢磨,等回到单位,差不多就五点了。

“这时间真不经过,”陈主任轻叹一声,随便办一点事情,大半个下午就过去了,倒是李云彤不怕麻烦,又看另一个点去了。

他正嘀咕呢,罗克敌敲门走了进来,递过来一份资料,“关于外联办的流程,大致就写了这么多,您先过一过目。”

外联办虽然是李主任负责,但是既然要跟督查办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罗主任必然要张罗此事——否则就有架空正职的嫌疑,傻大姐晏然直爽,官场待了这么久,还是明白的。

陈太忠随手翻看一下,发现罗主任弄点东西还真是拿手,很好地贯彻了他的思想:行政科一正三副四个主任分成两班,轮流在外联办值守。

该休息的时候,外联办也休息,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那时候外联办应该跟警方已经做好了沟通,人赶不过去,打个电话也不愁调动警方的人马。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外面象征性地设了一个联络点,除了多了两间办公室,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有了这么两间办公室,就完善了流程,多出不少便利。

尤其难得的是,这个操作方式符合秦主任要求的“低调”二字,而且同时,一旦条件成熟了,想扩编也非常地便利。

“这个不错,”陈主任对认真工作的下属,并不吝于夸奖,他笑眯眯地点点头,随手递过去了文件,“你去跟秦主任汇报一下,请他决策。”

秦连成对这个方案也并无不不满,第二天一大早就递给了潘列屏,等下午上班的时候,他打电话将陈太忠叫过去,“部长准了,现在就是房子和电话的问题了。”

“李云彤看了几间房子,拿不定主意,”陈太忠笑着看着自家的领导,“要我的意思啊,还是得领导您拍板。”

“你这如……越学越滑头了啊,”秦连成笑眯眯地看着他,随即又点点头,“我真的懒得去,不过既然你有这个心,那我就去看一看。”

秦主任出马,排场又不一样,陈主任要跟着,罗主任和李主任也要跟着,精简到三辆个,实在不能再精简了。

李云彤也会做事,第一站就安排在了梅林街,毕竞这是陈主任发现的地方,三辆车来到地方,推开小院的门一看,秦主任的眼光,有个微微的停顿。

下一刻,陈太忠也发现了不妥,敢情小楼旁边竖起了一个大大的牌子——“省文明办办事处”,再看三楼,好像连木牌都做上了。

一时间他勃然大怒——这不是在领导跟前给我上眼药吗?他手一指上面,笑眯眯地看着奚望,“麻烦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