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7 -2968风头太盛

官仙 2967 2968风头太盛(求月票)

陈太忠实在没办法不发火”他将秦主任领来,就是要体现领导的权威,不成想这短短的一天,屋主甚至连牌子都做好了这简直是在打领导的脸。

总算是他有点怀疑,此事是不是那个郭队长自作主张,所以在问话的时候,还保留了一点客气。

奚望可不知道某人在发笑时,才是最可怕的,于是他笑着回答”

“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也是诚意,我非常愿意配合领导们的工作”等您真的定下房子,我就买空调这些。”

“是你做的?”陈太忠听得越发地纳闷了,他冷哼一声,“看来你对租出去自己的房子,很有信心嘛。”秦连成听到这话,嘴角就泛起了一丝笑意,说实话,刚才看到那个牌子,他心里真的有点不是滋味要知道,他今天完全没必要来的。

不过是陈太忠盛情邀请,他也觉得这是彰显权威的同时,能标榜两人关系和谐,才肯答应前来,否则连陈某人都认为是屁大一点的事”他怎么会放在眼里?

基于这种前提,乍一眼看到牌子,秦主任确实不痛快,他倒不是怀疑小陈会背着自己搞什么,但是尼玛…………这个现象有点过分哈。

眼下证明,这是房东一厢情愿所为,关键是旁边的一干人也都听明白了,真相不会被误读,更不会以讹传讹,那他也就无所谓了,“太忠”先看看再说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领导能知道这不是他安排的,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然而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个细节,止步看向房东”“我记得,昨天好像没跟你说,我们是什么部门的吧?”

对于这一点,他也较为肯定”别的不说”看那牌子上写的是什么东西,“1省文明办办事处”小你能写得更外行一点吗?

“这个……,是郭大队长跟我说的”奚望笑着回答,那笑容不无巴结之意”“说这里会是文明办的办事处,这么写没错吧?”

“郭队长让你这么写的?”陈太忠眉头一皱”合着还是姓郭的示意了?

“这个……””奚望明显地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苦笑一声,“不是他的意思”就是我的心意,我都说了”价钱什么的好说,保证令各位领导满意。”

“这个牌子写错了””秦连成手一指标牌,很严肃地发话了”“我们不是省文明办的,我们是省纪检委的……,你这点性质都弄不明白,这房子没法租。

“不是吧?”奚望的眼睛登时就直了,好半天他才愕然摇头”“没道理的,昨天我请郭队长喝酒的时候,他说的是省文明办啊。”旁边的人都知道秦主任在开玩笑”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却是不敢笑出声领导开玩笑,谁该先笑谁该后笑,这也是有说法的,而且眼前的房东并不是小女娃娃,是大老爷们儿”谁敢比陈主任先笑?

“昨天你请他喝酒?”陈太忠听清楚事情原委了,不过,一个想租出去房子,另一个想留下他,有这样的饭局真的不足为奇。

“嗯””奚望点头,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请人喝酒,基本上就是邀请对方犯错误,于是他解释说,“郭队长挺关心省里领导的办公环境,我跟他仔细介绍一下。”

“啧””听到这话,陈太忠已经有点不想再上去了,但是秦主任既然来了”就要表现出一个亲民形象,“嗯,有人认可,看一看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面包车从远处缓缓驶来,大家正奇怪怎么回事呢,车上走下来两个人,大大咧咧地发话了”“我说,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咦,又挂了一个牌子?”

“嗯,又挂了牌子,你觉得不顺眼吗?”陈太忠其实挺恼火这奚望的行为”但是这俩说话太大大咧咧,他也不是很喜欢,尤其是,这关系到文明办的名望,他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说不得冷笑一声,“我们的牌子,不能挂到这儿吗?”“嘿,真是笑话了,你的牌子能不挂,你说了不算”明显地”两人中有一个人的脾气不是很好”不过下一刻”他身边的人就狠狠地拽他一把”“1胡说什么呢你?看清楚再说!”

“我没胡说啊”这位不太搞得清楚状况,说不得迷迷瞪瞪地四下扫一眼”“这牌子确实是……呃,省文明办的?”

“误会啊,这就是个误会……”另一位笑容可掬地集头,他可是看得明白”这是省文明办定了的地盘”说不得笑着解释,“我们真不知道这地方是文明办定了……真的定了?”

态度好的人有福了”陈太忠也不想做什么恶人,对方有足够的尊重,他就不怕说得明白一点”“没有,正考察呢,怎么,这儿有什么不合适?”

“这儿是……”前一位有点不忿,不过后一位拽他一把,笑嘻嘻地发话了”“挺好的,没什么不合适,您几位先考察着。”

这是他看到,院子里站的一帮人,气度都相当不凡,没人说省领导该是什么样子,但是很显然”面前的这些人,真的是官味十足,这个东西是装不来的。

所以,他的态度就很明显地软化,不过”自己的职责,他还是记得强调的”“不过段市长说了,最近要抓市容市貌的整顿……,你们是省委文明办的?”

“是,我们是文明办的””罗克敌见陈主任和秦主任都不予回答,只能主动站出来,他点一点头”“市容市貌的整顿,我们也愿意支持……但是这里是怎么回事?”

“违建,要拆掉””态度生硬的那位”回答很直接”但是另一位态度就很端正,他微笑着发话”“我们建委的陈主任”跟你们陈太忠主任关系很好……你们是文明办的吧?”

陈太忠才待发话,秦连成回头冷冷地扫他一眼,硬生生地将他的话憋了回去。

“我们就是文明办的”秦主任压制住那刺头之后,才笑眯眯地发话,“陈主任是我们的领导,嗯……,你要是敢说他坏话”后果自负啊。”

“我说他什么坏话?”那位双手一摊,苦笑着发话,l,他跟陈老板认识,我说他的好话还来不及呢……,但是……算了,我还是给领导打电话吧”“你先等一等打电话”秦连成调戏陈太忠有点上瘾了”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在这点小事,不过老话说得好,没有恶趣味的领导,就不是好领导起码你没有了解事态的决心,是的,那叫沉不下去。

于是他笑吟吟地发问,“你们是市建委的,没错吧?老板是陈放天,但是你看到我们文明办的牌子了,还要打电话,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陈太忠主任面子了?”“大哥”话不能这么说”好说话的这位脸一沉,“咱们都是办事的”我倒是想给陈主任面子呢,但是……,有那个机会吗?”

“没有!”这位摇摇头,很坚定地自问自答,“所以这些事儿,就是该咋办咋办,你要是秦连成”那倒都好说了。”

“秦连成……那是什么人?”秦主任绷着脸发问,他这些问题”真的不无装逼的嫌疑不仅仅是装逼,而是非常地装逼。

不过实话说,白龙鱼服也就是这个效果”他现在想牛逼,也有点突然了”更别说他心里微微地有点那啥一小陈的名声,好像比我还响?

“秦主任,那是陈主任的老领导……,算了,跟你说这个没意思,我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文明办的”连秦主任都不知道?”总算还好,那位的反应还算中规中矩,他愕然地看着秦主任。

秦连成对这话,还是比较满意的,他笑一笑不再说话。

但是他满意了,陈太忠却是不爽了,“我听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房子我们不合适租了,是不是啊?”

“租是可以租的”这位才说半句话,冷不丁下半句被同事抢去了,“这房子涉嫌违建,我们是要让他拆的……你别白交了租金啊。”

我井尼玛的,陈太忠终于知道,自己心里那点不确定因素是从何而来了,他扭头看一眼奚望,“你这房子没手续?”

“我……,这个……”奚望的嘴巴打个磕绊,方始微微一笑,“手续正办呢……办理这个,真的需要一定的时间,你们公家人自然知道。”

“不可能有手续”态度生硬的这位,作风确实比较直接,“他上次就弄了一块武警涂阳支队联络处的牌子,害得我们专门去给涂阳打电话求证。”

“什么?”听到这话,连秦连成都吃了一惊,他饶有兴致地看一眼奚望”“看不出来啊,连武警的牌子你也敢乱挂。”

“他们非要拆我的房子嘛”奚望悻悻地嘀咕一句。

2968章风头太盛(下)

事情说起来真的很简单,这块地在规划中早就是要拆迁的,奚望听说征地只看房产证,院子里的地不算,他索性直接在空地上盖了栋二层楼一之所以是单面楼,也是怕盖房子的时候把平房摧毁了。

他认为自己的不满很有道理,我这地比房子大多了,这么征我要吃亏的”然而在他盖楼的时候,区建委就有人来干涉了,说是你这么搞不对。

不过他跟区建委把关系搞好了,对方也默认他的说法,最后说这样吧,你要是能把老房子推了,这房产证我就给你换了那已经是危房了。

其间涉及到的利益纠葛,那就不用再说了,反正他二层楼的房产证还真就到手了,而眼下,这块地是确实要征了。

要说这奚望还真是个人物”当初他盖楼的时候,打的就是四层楼的地基,只是当时钱不就手,只盖了两层,所以他又在房子上加层。

这个时候”区建委跟他交好的领导已经退休了,别人就不认这个账了”所以他盖第三层的时候,不但区建委来人阻止,后来市建委都来人了。

第四层他是不用想了,但是他就是这么撑着把第三层盖完了,建委要求他主动拆除,否则将来不但是只算两层楼,第三层的拆迁费用”都得你自己负担。

奚望不想拆,他就想了一个歪点子,弄了一个“武警涂阳支队联络处”的牌子挂在三楼这是公家说的房子”来”你再给我说违建?

这一招还真的把市建委的人弄懵了,不过他们也没法坐视,要说奚望这院子,以前是宅基地,但是跟那些城中村的宅基地还有所不同。

这里早就被划1为市区了,房屋的产权证也早就确认,管得比那些城中村严得多只是由于历史原因”院子里的地没个明确的说法”总之,基本上不见那些种楼现象。

别人怕房子一拆,连盖的资格都没有了”不敢轻易动手,奚望这就算是个有胆识的,下手搞了这么一出来,现在周围的住户,一直在观望一只要建委的口子一松”无数幢楼会在一夜之间长出来。

为了防止开发成本剧增,市建委的人必须看住奚望”打压下去这股子风气”正是因为如此,建委的人隔三差五就过来骚扰一下。

面对武警的牌子”要是小事的话,市建委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这个事情实在太大,于是他们硬着头皮去联系”结果才知道是假的。

建委的人受惊了,对奚望的态度就更不友善了,奚望面对的压力挺大,不成想昨天刚好被他撞见陈太忠找房子。

一听说是省委的人找办公室,他这个喜出望外,建委的人最近为啥态度这么恶劣,他心知肚明,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公家办公室,他当然要抓住机会。

等奚望把人领过来之后,那就是绞尽脑汁地逢迎,只要对方肯住进来办公”别说李云彤要的空调了,房租全免他都无所谓。

昨天陈太忠等人前脚走,他后脚就去张罗做牌子了,只是这个牌子上该写点啥,他实在不确定,于是就找到郭队长,想知道这是省里的什么单位。

此事对郭队长也很重要,他就很热心地指点一下,两人甚至在一起喝了一顿酒。

“这位领导,你跟秦主任和陈主任说一声,不是非租不可的话”请他们考虑一下我们工作的难处”难说话的那位解释完这些,苦着脸央求陈大忠——?他再难说话,也不敢跟陈主任的人呲牙,其实,都是公家的事儿不是?

对他来说,那个中年眼镜更像是个领导”但是那人连“秦连成”是谁都不知道,那他就只能找这个也像领导的年轻人哀求。

陈太忠听完之后,扭头看一眼秦主任,递去一个疑问的眼神,老主任也没了调笑的心思,缓缓地摇一摇头,“算了,去看下一家吧。”

“能不能通融一下呢?”奚望见是这种结果,一时间就有点恼怒,明摆着的”市建委的人怕这帮人——?最难说话的那货都得苦苦哀求”他们真要能租下房子,那绝对就是天下太平了。

所以他认为,你是在坏我的财路啊,伸手就能帮忙的事情你不干,一定要让我损失?“我牌子都做好了,郭队长也挺欢迎你们来……,这价钱什么的都好商量。”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语气中就难免带出了点怨怼,陈太忠一听登时就恼了,心说我不找你麻烦也就算了,你这么跟我说话?

于是他脸上笑容大盛,抬手一指远处交通厅的宿舍楼,“你知道不知道”那两栋楼原来是二十二层,现在变成十七层了?”

“没错,这个我们能作证”昨天才办了手续”市建委的两位齐齐点头,说起这个他们神采飞扬,“他们的加层手续不规范,交通厅的楼呢……那又怎么样?省文明办关注一下,他们就得乖乖地听话,五层都没了。”

“那是公家的事情”奚望轻声嘟囔一句,心里的怒火更矢了”你们这么牛逼,就不知道随便伸一伸手?

“所以说啊,小子,你是在抽我们文明办的脸”你知道不?”陈太忠笑得非常灿烂,“交通厅的违建,我们都能喊停,你一个私人,

敢惦记拿违建房间让我们做办公室,你说你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

“是啊”说话难听的那位狠狠地点头”“这对省文明办可是太不敬了,还是咱省委的领导看得远,要不回头”您让陈主任关注一下这儿?”

你小子张口一个陈主任,闭口一个陈主任,老秦肯定脸上挂不住啊,陈太忠有点恼火,说不得他轻咳一声,使个极细小的眼色,笑着发问,“为什么不是请秦主任关注呢?”

“秦主任”这位的话说到一半”那位有眼色的主儿赶紧就发话了,“秦主任那领导太大个,我们不敢乱说。”

“不用请我关注,该扒就扒”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他玩够了,就懒得再藏头藏脑了,“连我们文明力都敢糊弄,胆子不小。”

这两位听得齐齐就是一愣”好半天,有眼色的主儿才迟疑地发问”

“您就是……”……陈主任?”

“那是我们秦主任”陈太忠冲秦连成努一努嘴,“连领导都不满意了,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走吧”秦连成笑一笑,迈步向外走去,在这里他的风头被陈太忠抢去不少,不过怎么说呢?他真的知道,陈太忠、许纯良和陈放天的关系极好。

总算是他不拘一格地开几个玩笑,不但打造了一个诙谐亲民的形象,也让他的存在感表现得非常超然,所以说学会适当地开玩笑,也是为政者的领导艺术。

接下来看的另外两个地方就包括客运办”秦主任都不是特别满意,直到看到天南日报社劳动服务公司的印刷厂”他才表态,“就是这里吧。”

这个印刷厂是紧邻天南日报的,承接各种印刷品制作,规模不算小,临街盖了三层房的门面出租,不过这门面房也有几间是对院内开门的”要过了门房才能进入。

秦主任是看重这里同为宣教部一系,要不说这阵营之分,真的是深入官场中人的意识当中,当然,这里知道是文明办的人租房子,也会格外地照顾。

像现在就是,知道文明办的大主任要来看房子,不止是印刷厂厂长,连劳动服务公司的老总都来了,恭恭敬敬地站在院门口迎接。

“不用太拘束”我们就是随便来看看”秦连成淡淡地吩咐一句,走到李云彤看好的办公室前,随意扫两眼,“行了,就是这儿吧……刚腾出来的房子?”

“原来堆的也是杂物”服务公司的韩总陪着笑脸,“李主任说要两间”其实三间也腾得出来,电话马上就能扯到,院里停车也方便。”

“一两天把合同鉴了吧”秦主任看李云彤一眼,当即拍板。

“嗜,还签什么合同”韩总微笑着回答,“咱都不是外人”文明办能在我们这里设联络处,那真是太荣幸了。”

“你这自收自支的公司……按规矩来吧”秦连成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诚然,这里也是宣教部的下属,但这日报社可是窦草命的地盘,两人同为宣教部副部长,有些东西还是撇得清楚一点好。

“哎呀,这个”韩总讪讪地笑一笑,凭良心说他也不想白送人房子住”单位里的房间永远都是紧张的,尤其是老一点的单位一像这次腾的房子,原本是服务公司一个退休的副总的儿子占着的,也就是文明办要找房子,他才能借此把人撵走。

所以他若是不收费,也容易被人诟病,更别说秦连成跟窦社长不是一回事儿,但是秦主任亲自来了,他可真不敢说要钱。

所幸的是”秦主任也挺明白这路数,直接说按规矩来,他就不敢再多嘴了,倒是李云彤点头附和,“没错,都按正规渠道走,规范化。”

小李这也不算太傻嘛,秦连成侧头看她一眼,外联办虽然要低调,但是必须讲个名正言顺,“好了,这看了一下午房子,也该回了。”

就在这个时候,院门口有人招呼,“陈主任,陈主任!”

这是谁啊?陈太忠不满意地回望”哥们儿我不能总抢秦主任的风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