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9 -2970紧跟领导

2969 2970紧跟领导(求月票)

2969章紧跟领弄(上)

陈太忠悻悻地扭头一看,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防暴三大队的郭队长,他一身警服站在院门的门房处,冲自己摆手。

“嗯?”秦连成奇怪地看此人一眼,又看小陈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一声轻哼说明,他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这就是那个三大队的郭队长……”,陈太忠低声解释。

“哦”,秦连成点点头,他在来的路上,对几个地方的优缺点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了,小陈租违建房子是闹了一个笑话不假,但是想方便联系隔壁的防暴大队,这想是没错的。

所以他也就懒得再问了,只是点点头,“这个分寸你来掌握,我就不管了……多几个处警渠道也不错。”

交待完这件事之后,秦主任就扬长而去,罗克敌等人本来是要留下的,陈太忠扬一扬下巴,“你们都走吧,李主任留下就行了。”

郭队长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地离开,根本把自己当作无物,不过他也不敢抱怨,因为他看出来了,陈主任都对那个中年男人客客气气的,那一定就是秦连成了。

人家堂堂的一个正厅干部,凭什么要关注到自己?科级和厅级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人家肯眼角扫他一眼,那都是天大的面子。

看着陈主任和那个美貌妇人走过来,他笑吟吟地迎上去,“陈主任,我可是一路尾随着追过来的,你们看的那栋楼,我跟老杜说好了,腾两间房子出和……他很愿意省里的支持精神文明建设。”

陈太忠登时就明白了,老郭这家伙,指不定向那杜总施加了多少压力,所以他心里那点悻悻也不见了去向一一被人追着效力,那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算了州才我们秦主任定了就是这里……”,他摇摇头,接着眉头微微地一皱,“老郭不是我说你,你连驻地周围的事情都不关心下午弄我一个好大的难看。”

“是啊幸亏我们老大心胸豁达……”,李云彤也皱起了娥眉,显然对此事很是不满意,现在秦主任离开了,在陈主任面前她就敢畅所欲言,“要不然我们领导真的要被动。”

郭队长的脸色,就有点难看了,他当然知道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儿,当时他确实在跟小杜谈房子的事儿当他接到队里的电话,说是奚望来找自己,有要事的时候,登时回转。

回去一了解情况他二话不说返回了杜总的办公室……”小杜,不怕说句难听,现在这房子,你腾也得腾,不腾也得腾,没空房间?好游……把你的办公室让出来!”

杜总能承包了这么大的楼,也不是一点办没有的他交好郭队长的目的只是想为自己的企业上一层保险,图个便利罢了,真要说起来,他也不是很怵对方。

眼见郭队长如此恼羞成怒他也没怎么生气,商人是以求财为目的错非不得已他不会硬撼,所以他先问一下情况,然后果断拍板一一“陈主任肯回来的话,二话不说,我的办公室腾了,实在不够的话,机房也让给他。”

他这次是真的豁出去了,是个人就能想到这件事的后果。

陈主任在秦主任和同事们面前丢脸了,这种事可大可小,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就算是胸怀再豁达的主儿,以后对上郭队长,也难免心里要有点不舒服。

到那个时候,想解释什么都晚了,更别说对方就不可能让你解释,官场里做事讲的是个含蓄,你一解释,人家反倒可以借这个机会翻转面皮一一我艹,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个小肚鸡肠的领导?

但是郭队长很明白,陈太忠到底是什么气量,就算昨天他不明白,一晚上的时间也足够他打听明白了,而他这么一说,杜总也了解到了严重性,登时就表示,机房我也能让出去。

得了这个承诺,郭队长才敢衔尾直追,而追上之后,也不敢说什么奚望之类的话题,就是说您一直惦记的这个房子,我帮您搞到了。

果不其然,他这个小手段起到了一些效果,陈主任起码是很坦率地说出了下午的窘相一一肯说出来就是好事,怕就怕,别人藏在心里不说。

但是对李云彤的指责,郭队长也是有点无语,我是防暴大队的,又不是片龘警,你指望我很清楚驻地周围的人和事,这要求也是有点太高了。

当然,想是这么想,他真不敢说出来,好不容易得到了陈主任的谅解,再这么说就又是态度不端正了,于是他微微一笑。

“我就是想能跟在陈主任身边,多学习了解一些东西,所以挺在意文明办在我们那里租房子的事儿,没想到被奚望那家伙骗了,陈主任你放心,我跟市建委的人说好了,他们拆房子的时候,三大队过去维护秩序。”

你这也够黑的,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昨天还能跟奚望喝酒,今天就能脸一翻,帮建委的人维持拆房秩序,跟红顶白世态炎凉,也莫过于此了。

不过感慨归感慨,他也不认为对方做得有什么不妥,不跟奚望刻清界限,那就等着接受陈某人的报复吧,非此即彼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

“你要怎么搞我就不管了……”,他一摊双手面无表情地发言……”,你也看到了,这个地方更合适我们文明办拿来做联络处。

“这里…确实更合适一点……”,郭队长叹口气点点头,这是事实,他必须承认,“都是宣教系统的,比我们那里,正式得多。”

“是啊正式得多……”,陈太忠感触颇深地长叹一声,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也是带给了他一些启迪,既然是体制里的人,做事最好还是循着体制的规矩去做。

静芳介绍给他一个路边摊,就遭遇到了种种古怪甚至是违建,但是李云彤找个服务公司的印刷厂,秦主任立马就拍板了一一印刷厂这楼也未必就是手续齐全,但人家有组织不是?

这就是差距!

总算是印刷厂这房间也有不便之处,郭队长就赔着笑脸指明,“正式很重要,但是顺手也很重要咱防暴队大部分是粗人,可是领导指到哪甲,就打到那里一真的好用!”

“嗯,”陈太忠点点头不置可否,但是他心里很清楚,日报社虽然有武龘警,但是这显然不是文明办能调动的力量,找窦明辉活动武龘警的调用,真的是白日做梦。

那么,调用素波的防暴大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不但用着方便,关键是覆盖范围广,这一点,跟交龘警之类的大队不同。

交龘警的大队有具体的行政区域划分,超出范围的话,那就是另一个大队的事儿了,跨区办案的话,是很犯忌讳的你抢别人的饭碗呢。

可防暴大队不同,他们也有自己的行政区域刻分,但是跨区域办事,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小事一桩,也就是说,三大队愿意支持文明办的话,素波市范围内可以随便伸手一一哪怕是超出素波,也不是不能商量。

但是陈主任对郭队长的印象很一般,这货虽然会巴结,但是奚望那边实在有点太掉链子了,他对这个三大队的行动能力,不是特别放心。

“配合我们的主要是省厅治安总队的直属支队和大队……”,这个时候,李云彤又笑吟吟地发话,“郭队长你的三大队,是个很好的补知……但是这需要领导的认可。”

“陈主任,我支持精神文明建设的决心,真的是很坚定,很热情”,郭队长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太忠,“还请您充分考虑了。”

啧,陈太忠真的有点恼火这个让自己在下午丢人的家伙,可是想一想,要想在素波干下去,警龘察方面只靠西城的冯局长和赵明博,力量未免有点薄弱了。

别的不说,他有事的时候,只找老冯和老赵,真的有使用过度的嫌疑一一像他这次去永泰,都不好意思用赵明博了,可他再要找的话,就是市局局长孙正平、省厅厅长囊明辉,乃至于省政委书记夏大力了。

高层的关系,他不是很缺乏,但是低层的人脉,他还真的差得很多,而他遇到的很多事情,是无须惊动高层的。

所以严格地来说,他在警龘察系统,口碑是有了,但是尚缺人脉一一少些摇旗呐喊的小弟。

“嗯”,他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他觉得这个郭队长做事虽然土气得很,不脱下层官场的办事习气,但是此人本身……还是比较求上进的。

当然,经过这一世的历练,他已经很明白了,收小弟也不能着急,撇开人品心性的考察不说,你收得太着急了,别人也不知道珍惜不是?

“我这儿愿意竭诚地配合李主任,真的”,对郭队长来说,陈主任这个表态,就是意外之喜了,“省厅顾不上的话,我这边随时可以配合。

“要讲程序正确的”,李云彤冷冰冰地插一句嘴,她州被秦主任表扬了懂得规范化,那么,她肯定要妩范化办事。

当然,她也不是食古不化的,接下来她微微一笑,“你别看我……陈主任要是认为你程序正确,我就是跟着领导摇旗呐喊了。”

“您就是领导了,还摇旗呐喊什么?”郭队长干笑一声,“李主任,您就别拿我们这些可怜人开涮了,以后我就响应您的号召了……”2970章紧跟领导(下)

事实证明,郭队长的上进心确实挺强的,见到陈主任原谅了自己,居然顺杆爬了上来,“陈主任,不知道晚上您有空没有,想请您吃顿便饭。”

“没时间,回头吧”,陈太忠微微摇头,他哪里肯如此放低身份?在他看来,稽查办行动科的剥科长,都够资格跟对方吃饭了。

“主要还是有点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郭队长小心地看一眼他,又看一眼李云彤,“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

“嗯?”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不过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他点点头,“那就回头说吧,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最近我是真的忙。

他确实忙,今天晚上的饭局也定了,是汤丽萍请他吃饭。

陈主任这两天遭遇意外,真的是憋得够呛,而圆妩腿同学连着给他打好几次电话了,说是最近有意外收获,想请他吃饭一起开心一一今天就是个不错的日子,他已经答应了。

那货把钱给她了?陈太忠已经忘了省卫生厅的那个副处长姓什么了,不过他倒是挺好奇,几百万的现金,是怎么转到小汤同学手里的。

反正对于今天晚上,他有一些期待,就懒得再跟郭队长虚与委蛇了,记下电话号码之后,看一看时间已经五点了他招呼李云彤一声……”,走吧?”

“这儿还承印着咱们搞的《贪腐干部访谈录》呢”,李云彤笑着回答,“不一起去看一看?”

“啧,州才忘了跟秦主任反应此事了,”服务公司的韩总听得就是一咂巴嘴,看起来很有点追悔莫及的意思,接着他轻拍一下额头……“总算还好,陈主任还在。”

“是这儿承印的?”陈太忠还真没想到,不过想一想也正常,都是宣教部自家的地盘,不过他今天是没心思去看了。

再看那就到了留饭的点钟,他给不给人家面子?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李云彤,“回头李主任你拿几本给我就行了……上车吧。”

看着桑塔纳缓缓地驶出院门,韩总郁闷地摇摇头,对于秦部长,他没有攀附的心思,但是他是真想交好陈太忠来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潜力股遗憾的是人家根本不给他这个面子……”,牛气冲天啊。”

陈太忠能想到韩总的想,其实对一般级别相似的干部来说,吃一顿饭也不会拉近多少交情,他只是不想多事,驶出印刷厂之后,他才发问,“对了,那本访谈录什么时候下发?”

“快了吧”,李云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发,“我只是听说印了五万册,到时候咱们和部里联合发个文件,下面过来领书就行了。”

“五万册……这么多?丶,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天南的干部是不少,但是印这么多,得处级以上的干部人手一份还有多吧?

“以前这种手册,印一两万册是正常的……李云彤做为立明办的老人,对这个还是比较清楚的,“这次听说是潘部长重视,要求多印一点,要保证下发到乡镇一级。”

“这又是不少钱”,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抓这个精神文明建设,也得有物质基础才行啊。”

“淤……”李云彤怪怪地看他一眼,接着就笑了起来,“这不是福利也不是文件,要是算成学习资料的话……十有他们得买。”

“哦,也是”,陈太忠点点头,也跟着笑了,宣教部搞的书要卖,哪个单位敢不买?这就跟订《天南日报》的性质一样,一时间他有点好奇,“一般多少钱一本?,丶

“不知道,这种书很多时候不标价钱……就是有钱也买不到……”李云彤对这一套确实熟,“反正从日报社的渠道,就能收到钱。”

两人一路说着,很快回了单位,眼瞅着就五点半了,秦主任一个电话将陈主任叫了过去,“最近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你也接触到了种种不良现象,汇总一下……证明这个对干部的成长和发展,还是存在部分消极影响的。”

这是抓壮丁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他也不能抱怨,接这么一个活儿,说明秦主任和潘部长下一步要搞大动作了。

所幸的是,身为领导,自然有领导的便利,陈某人回到办公室,将郭建阳和罗克敌叫来,安排这个汇总的工作。

这俩笔头子都没问题,而陈主任掌握的种种不良现象也足够多,从通德的王志君到粮食厅跑路的张峰,从楼宏卿的儿子到展涛的儿子……

所以他到正泰房地产公司的时候,就已经是六点过五分了,汤丽萍正站在大厅门口东看西看,她上身穿的是陈太忠送她的白色隶皮大衣,下身是黑色短皮裙和黑色裤袜,足蹬一双中腰棕色小皮靴,黑白搭配显得异常显眼,活力四射的同时又娇艳无比。

猛地发现一辆桑塔纳车停在自己跟前,她也不低头去看一一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一些麻烦。

等她眼角扫到副驾驶的门被推开,这才讶然低头一看接着轻笑一声,就钻进了车去,“你怎么换车了?”

“车祸那辆车最少得修十天……”,陈太忠想起来就挺头大初见她时的那种蠢动也减少了不少,“害得我差一友送命。”

“哦那可太可怕了”丶汤丽萍讶然地张大了小嘴,仔细地上下打量他半天,这才微微一笑,“还好,人没事就行。”

既然小汤同学请客,地点自然是她来定,陈太忠也不想把她带到港湾之类的地方一一韩忠了解他的也不少了,再多容易出问题。

她选了一家叫“蓬莱”的海鲜城,这饭店在素波可是一等一的高档由此可见,小汤同学还是挺有诚意的。

包间是四人包那种小包间,汤丽萍先脱掉大衣,露出白色紧身羊毛衫和浅黄色小马甲才扭动着腰肢坐下,拿过菜谱点起菜来。

她的菜点得很快,点完之后服务员离开,她才笑着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这个动作,让她鼓胀的胸脯显得异常醒目,“呵呵,我早就想看来这里一次痛痛快快地吃一次海鲜想怎么点就怎么点……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点的这些菜,恐怕得有三四千块钱,陈主任常年腐龘败,自然知道这个行情于是他微微一笑,“你搜刮了多少钱?”

“百五十万……”汤丽萍笑眯眯地回答,眼中满是喜意,对一个月前还拿着小灵通的她来说,这真是一笔巨款了。

“怎么给你的?”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这是他今天要了解的重点,小汤这娃娃不是很懂事,要是这钱出了纰漏,还得费手尾。

“哈我卖给曾学锋一个宣德炉……”,汤丽萍得意洋洋地回答。

敢情,曾处长答应赔钱之后,她就接了两套房子的装修,曾学锋不敢再招惹她,但是她还是很敬业地拿出了设计方案。

曾公子见她没有借机刁难,就说其他钱你等一等,目前机会不是很好,汤丽萍也听陈主任说过还会有,一问才知道还有三百万一一但是现在没合适的路子给你。

她这一下就上心了,就问自己的老板,想行贿的话什么手段比较隐秘,杨总的公司不算太大,可也是搞房地产的,于是就随便指点她两招。

再然后,她就依着那建议,查一查资料之后,去一趟古玩市场,花五千块买了一个据说是高仿的宣德炉,回头笑眯眯地拿给曾学锋……”五万块钱淘换了一个真品宣德炉,不错吧?”

“扯淡不是?”曾学锋心里有顾忌,但他才不会相信她会花五万买个宣德炉,然而就在当天下午,他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哎呀,我走眼了,你那炉子好像是真的……百五十万,转让给我吧?”

然后,就是曾公子带了两个据说是专家的主儿,看了看那炉子,两个不到三十岁的专家确定是真的无疑,于是小汤同学买的宣德炉就出手了。

“他当时没反应过来后来肯定是问他老爸了……”,汤丽萍如此总结。

“了不得啊,你这还没当官呢就学会索贿了……”,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他还以为曾处长会采用一些比较隐秘的子把钱转过来,不成想小汤同学直接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了。

由此也可见,唾手可得的财富,对人的诱惑有多大了,小汤不过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女孩儿,觉得那钱是自己的但拿不回来,都能想出这样的子。

那么,那些局长县长之类的,看到账面上一串一串的钱数,发生再离谱的事情,都不足为奇一一当然,他们的手段不会像小汤一样粗鄙。

他正感慨呢,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防暴三大队的大队长,“陈主任你好,我是郭健,您也在蓬莱吃饭呢?我看到那辆市政龘府的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