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1 -2972头啖汤召唤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2971 2972头啖汤(召唤月票)

2971章头啖汤(上)

我早就该想到,开公车来吃饭是不合适的,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已经是这样了,再推脱也矫情。

“那你过来吧,二楼这匙……云海亭,不过别人就不要带了,”陈主任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心说索性借这个机会,听一听那货打算汇报什么工作。

不多时,郭健走了上来,进来看到汤丽萍的时候,他有一个极细微的愕然,接着就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打扰陈主任这私人空间了。”

“坐,”陈太忠一指座位,接着不动声色地发话,“今天还真是巧啊,郭队长也来这儿吃饭,太巧了。”

他说一个巧字那还无所谓,连说两遍,郭队长就知道,自己必须解释,于是他笑一笑,“这地方我也不常来……太贵了,今天是朋友请客,结果州一下车就发现您的车了。”

他不解释不行,陈主任跟一个漂亮女孩儿在一起,这事儿没准有点敏龘感,万一人家怀疑自己跟踪的话,那后果就更严重了。

所以他不但解释,坐下之后,更是说出事情原委,“一个小混混,当兵复原回来,总骚扰他家以前的邻居,砸玻璃半夜敲门什么的……六

“这邻居现在是交行行长了,他就是想找一份工作,行长的儿子找到我了,我让人把那小子抓回来,教育了几天,放了以后,那边家里平安了,所以跟我和弟兄们表示个谢意。”

“现在无无天的人太多了,”陈太忠点点头,他很满意对方的解释,否则的话,这次巧遇真的会让他有点疑惑,老郭果然是明白人。

“是啊,有些小混混,你越不想惹事,他就越欺负你,”郭队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又看一眼汤丽幕,“陈主任,请问这位是……”

这个问题很犯忌的,领导没主动介绍的人,那就是不想说,而敢这么问领导的人,就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

“嗯?”陈太忠也觉得奇怪,侧头看他一眼之后,才淡淡地发话,“小汤,汤丽萍,是我的朋友……很要好的那种。”

然而,郭队长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笑着点点头,伸手跟汤丽萍握一握,“幸会,小汤你既然是陈主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是防暴三大队的队长郭健,你叫个邦哥就好了……”

“郭哥是粗人!也没别的本事,比陈主任差远了,不过要是有坏人欺负你的话,你给郭哥打电话,我帮你收拾他们……喏,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看着郭健和汤丽萍说话,陈太忠有点时光逆转的感觉,这活生生地就是张馨和赵明博嘛他当然不会认为,郭队长有胆子挖自己的墙角。

老郭这人,绝对是个明白人,虽然丫挺的午间喝酒……违反了警龘察部的禁令。

不过这么下去也不成个体统,陈主任轻咳一声,“老郭,你也知道我为啥让你进和……你说你的事。”

“这个嘛……”郭健挠一挠头,看起来是在组织语言,然后他才抬头直视陈主任,“太忠主任,听说省文明办最近,在严查干部家属调查表一事?”

嗯?陈太忠有点意外,这个事情,最近在省管干部里传得很厉害,但是你这科级干部,连市管干部都算不上啊,最多就是个市局管的干部,瞎操的什么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文明办的宣传深入人心了,这个是值得肯定的,他点点头,“这是完善组织考核程序,以讹传讹的比较多……你想说什么?”

“是这样,我听说在去年八月……寿喜市警龘察局的出入境管理处被烧了,所有资料烧了个干干净净,”郭队长小心地看他一眼,“这是重大事故。”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警龘察局被烧,那肯定是重大事故,我们科委筒子楼被烧还是重大事故呢,“你说重点。”

“着火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呢,”郭队长意味深长地笑一笑,“能烧了整个出入境管理处的火,结论居然是一场意外……嘿,怎么也是纵火吧?”

“确实有点古怪,”陈太忠点点头,下雨的时候失知……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火大到不可控制,听起来就比较异界了。

不过,见识过了太多捂盖子的行为,他倒也不是很奇怪,有人刻意回护的话,这个小小的火灾真的容易压下去,于是他淡淡地发问,“那么,你有什么想?”

“您不觉籽……这很匪夷所思吗?”郭队长的眼中满是愕然……“这里面有说道啊。”

“我当然知道有说道了,”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翻一翻眼皮,他已经是官场菜鸟了,却是没想到,有人比他还菜鸟。

其实,陈主任这也是妄自菲薄了,他虽然是官场新星,但是接触到的事情,绝对比大多数官场老鸟接触过的还多。

尤其是他身边接触和倚仗的,不是老鸟中的老鸟,就是一方势力的代表,所以他的视野,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而这些人眼光、思维,又影响了他的认知。

不管怎么说,陈主任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么地匪夷所思,他关心的是事龘件背后会有什么样的味道,“现在就等着听你的说道呢。”

“听说是要查护照的问题,”郭健轻声地嘀咭一句,又看一眼汤丽萍一一陈主任,你得跟这个女人叮嘱一声,传出去要出大问题的。

这种场景和暗示,再想一想他州才在小汤面前的热情,真的给人一种浓重的违和感。

“听谁说的,又涉及到了谁?”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说一句,顺手夹起几片三文鱼送进嘴里,连酱都不蘸,就吧嗒吧嗒地嚼了起来,满不在乎地发问,“我怎么感觉,有点道听途说的意思?”

他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但是偏偏地,郭健心里长出一口气一一不怕你认为我道听途说,就怕你什么都不说。

认为此事道听途说,这是对事龘件的负面评价尼玛,这种不好的事儿,你也乱说。

但是啥话都不说的,那就太可怕了,所以相较而言,郭队长更愿意跟陈走任细细沟逍他犹豫一下方始发话……“大家都说,是寿喜那边的班子烂了。”

“他们那边,可不早就烂了吗?”陈太忠表示不理解,这两年寿喜也是连连地出事,九八年洪水的灾后重建掉下来个市长,紧接着假酒死人案又掉下来个市委书记。

再然后是烟草局的窝案一一要不是寿喜烟草专卖局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涂阳卷烟厂这边想崛起,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红彤彤”的牌子别说在省外了就算是在省内,都已经被寿喜卷烟厂的“金寿喜”“福寿喜”打得找不见北了。

然而,好端端的烟厂,一夜之间就垮掉了谁要真想细说的话,那也是无数的故事了,外面不懂的人,也就只能以讹传讹,连陈某人都不能掌握真相。

“我只能说这场火灾,不是意外,”郭队长递给陈太忠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要是懂了,那就是懂了你要不懂我也就不再说了。

“那我明天要让办公室的人关注一下,”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小样儿,跟我玩深沉你还差了一点。

“这个就没必要了,”郭队长也吓了一跳他今天来说这个消息,也是巴结的意思,巴结不成反倒惹人,就有失本意了,“您想知道什么,我都能帮着了解。”

“哦,”陈太忠点点头不为己甚,“那你现在,已经了解到了些什么?”

“我怕……误导您的思维,”郭队长不说他不知道,只是说有可能误导,陈主任立刻就判断出了一一这货十有跟寿喜的某些人不搭调。

“你随便说,那我就随便听,”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不是装的,事实上他对于这样的八卦,确实抱着L种可听可不听的态度。

他现在就分外能明白,当初蒙艺为什么对他说的事情,是那么淡然的态度,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事情,你想说固然好,不说也无所谓。

至于说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切,陈太忠才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防暴大队的队长,能知道多么大的事儿一一就像当初的蒙书记看陈某人一样,人家根本不怕听。

这就是官场历练中扎扎实实的心态成长,曾经的罗天上仙,现在是越来越有官僚味儿了。

郭队长倒没觉得陈主任这个态度不对,事实上,他认为这才是领导的风范,于是他笑一笑举起酒杯,“我先敬您三杯,我干了您随意。”

陈太忠很无奈地举起酒杯,“对了老郭,我记得警龘察部有什么禁令之类的,以后中午少喝酒。”

“那是那是,”郭队长笑着点点头,心说这陈主任也不是那么不讲理一一他今天中午没喝酒,是昨天喝了,陈主任现在才提起来,证明人家当时就注意到了,只不过不计较而已。

当然,现在开口说,那就是有接受我的意思了,意识到这一点,郭健真的很开心。2972章头啖汤(下)

郭健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走,到这个时候,陈太忠和汤丽萍吃喝得也差不多了,又坐了十来分钟,小汤同学招呼买单,然后收获了一张楼面经理的名片。

这张名片可不是随便能拿到的一一一顿饭吃了五千出头,蓬莱的饭菜真的不便宜。

下楼之后,陈太忠将桑塔纳随便开到一处,然后下车搂着汤丽萍打出租车,郭队长能发现这辆车,他可不想再让别人在小区外的停车场发现。

“车后面没东西吧?”小汤谨慎地提示,这里根本就走路边的空地,她又知道陈主任的后备箱里,经常藏着好东西,像她身上的隶皮大衣当初就是这样放着。

“小偷偷车,也要看牌照的,政府的车谁敢随便偷,”陈太忠微微一笑,正在这时候,一辆出租车靠了过来,他一边上车一边发话,“你没看见老郭对我多客气?”

“他们那帮人真的肆无忌惮,”汤丽萍感慨一声,这个感慨非是无因,州才她很好奇地问一句,防暴大队是怎么教育那个小混混的郭队长随口答她,皮带、警龘棍之类的嘛想起来就打一顿一一那货出去之后,先去的是医院。

“有的人,你跟他讲道理没用,”陈太忠并不认为老郭做得不对,他一边笑眯眯地回答,一边就将她搂在怀里,探手去摸那笔直的长腿,瓷实而又有弹性,手感……真的不错吖。

“是有的人就没办讲理……”司机接话了,又通过后视镜看他俩一眼,遇到如此美貌的年轻女孩,这个反应很正常“两位去哪心……咦,你是陈主任吧?”

“去……咳咳,”陈太忠被后面的问题噎住了,他猛猛地咳嗽两声,才清一清嗓子,“去豪情迪吧。”

“这大正月的,那儿晚上不够热闹,”司机真是热心人他又看一眼汤丽萍“小姑娘好福气啊,像陈主任这种乐于助人的好干部,真的不多了……”

这货纯粒就是一话痨,他一边开车一边叨叨合着自打文明办关注了市客运办之后,出租司机被碰瓷之后也能讨说了,有些消息灵通的司机就知道,这是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微服私访之后,带来的影响,而陈主任又经常上电视,那被人认出来也很正常。

车到豪情迪吧,陈太忠下车之后呲牙咧嘴地苦笑没办,还得接着打车,虽然司机夸奖他夸得很开心,但是……啧啧。

汤丽萍则是不住地笑着,她觉得蛮有意思的,两人接着又拦一辆车,司机看着陈太忠若有所思,“哥们儿,咱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真的是有点残忍,直到第三辆车,汤丽萍主动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那司机才不看陈太忠,而是时不时地瞄小汤两眼。

直到走进小区之后,陈太忠才轻叹一声,“这也太累人了,没个车真是不方便。”

“主要是你们做领导的,讲究太多,”汤丽萍笑着低声回答,她的声音略略有一点颤抖,这固然跟她穿得少有关,却也跟她的心情不无关系,她非常清楚,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

“啧,果然是没人陈太忠老到院门口,发现整个别整黑乎乎的一片,黑暗中传来空调室外机轻微的转动声,证明这屋子不是空闲的。

进门之后打开了廊灯,接着又连按几个开关,屋里顿时亮堂了起来,他侧头看一眼跟进来的汤丽萍,“等着,我给你拿双新鞋。”

饶是小汤同学再是准备好了,也禁不住有点面红耳赤,她强自镇定地换上了拖鞋,将大衣挂在衣橱里,但是走上二楼之后,她忍不住出声哀求,“太忠哥,咱们先聊一会儿吧?”

“在哪儿聊还不是一样?”陈太忠这时候可再也憋不住了,他一伸手,拦腰就将她抱了起来,“走,咱们上床聊。”

有意思的是,汤丽萍的手包里还带了白手帕,就在陈某人伸手去解她衣扣的时候,她从包里取出手帕,很庄重地铺放在**,缓缓地抻展,“太忠哥,轻一点,我还是第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个动作让某人心里微微一颤,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触动抛在了脑后,男人嘛,最难管住的就是下半身的冲动了。

相较而言,小汤同学却理智得很,她甚至将自己的皮裙和羊毛衫都折叠好了之后,才刺溜地钻进被子,然后从被子里拿出了自己的裤袜。

“盖什么被子?”陈太忠一把将被子掀开,他最是想欣赏的,就是那一双笔直的长腿,以及享受那长腿箍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不过这第一次,真的难搞得很,小汤先是紧张得全尊颤抖,然后又是痛苦地咬牙,折腾了小半个小时,小太忠才彻底地充满了她。

然而这个时候,她已经浑身是汗,有气无力地喘息着,“太忠哥,让我歇一歇行不?”

“嗯,”陈太忠懒洋洋地趴在她身上,顺手轻抚着她结实圆润的大腿,“第一次难一点,以后你就会很享受了。”

“这我知道,”汤丽萍勉力笑一笑,樱桃小口轻吻着他的脸庞,“我很棒吧?”

“嗯,很棒,”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怎么所有的女人,都很关心这伞问题呢?

“比你其他的女人呢?“果不其然,接涛而来的就是这个问题。

“怎么说呢?各有所长吧,”陈太忠现在已经是品花圣手了,自然品得出小汤的好来,“你今天太紧张了,慢慢来吧,比如说你的腿就不会用劲儿。”

“没有我会用劲儿,是吧?”门被推开了,董飞燕笑眯眯地探头进来,她的发誓高耸,手里还拎着半截可乐瓶子。

“来,先用一用,憋得难受,”陈太忠冲她招一招手,接着缓缓撑身起来,随着“啵”的一声轻响,汤丽萍咝地长吸一口凉气。

“嗯,我也觉得你在浪费时间,”董飞燕笑吟吟地走进来,她只穿着一件半长的睡袍,下身两条白生生的光腿,走动时双腿间偶尔能看到些许阴影。

这女人在家里,连内裤都不穿的吗?汤丽萍心里暗猜。

下一刻,她的猜想就被证实了,只见这女人将睡袍的扣子解开两个,然后就笑着往**一躺,连衣服都不脱,双腿微曲向两边一分,“来吧。“

“你一个怕是不行,”陈太忠笑眯眯地伏在她身上,侧头对门。喊一声,“小宁你们也进来见……”

一通乱战结束,就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汤丽萍虽然最后承受了仙灵之气,但是她才融入这个困子,也不敢多说话,就是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手帕一一那手帕上已经不止两三个人的体液了,不过宛然的血渍并没有被冲淡多少。

“飞燕你怎么想起来这儿了?”陈太忠对董飞燕能出现在这里,是分外地奇怪,丁小宁和刘望男白天的时候,有空会过来,晚上出现倒也不是特别地意外一一事实上,很多人都默认丁总是陈主任的情人,甚至连杜毅都知道。

“我在林莹那儿呢,”董飞燕笑着冲一个方向努一努嘴,那笑容很有点深意……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小林总今年春节过得不是很愉快,所以没到十五就来了素波,她还不想去海潮集团的别墅,就住到了这里,但是她一个人住又有点害怕,就联系董飞燕,要她过来陪自己。

这个时候,林莹也已经知道,陈太忠有小窝在这个小区,于是两人一边聊天看电视,一边张头张脑地看那个方向。

猛然间,董飞燕发现,那小别墅的灯亮了,就招呼林莹一起过去,不过小林总心里还是有点不自然,就说你先过去,要是没别人我再过去。

董飞燕也有点犹豫,她没房子的钥匙,但是她不愧是走南闯北多年,胆子极大,最终一个人下楼走了过来,不成想正碰上丁小宁和刘望男回来。

三人一进屋,发现屋子里静悄悄地没人,登时就轻手轻脚地来到主卧门口,大家都是一个心思一一你说这两天不宜过来,那又是谁让你破戒呢?

说到这里,董飞燕叹口气,“唉,林莹还在那边等我打电话呢。“

“听墙根听得太入神了,”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她,然后就站起身子,裸地走到卧室门A,从平柜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拨个号码,“嗯,是我,你过来吧,我让飞燕去门口接你……没事,小区平安得很,就这样啊。”

“怎么这样啊,”董飞燕嘟囔一声,爬起来穿衣服去了,刘望男则是沉声发问,“太忠,你那个事过去了吗?”

“展枫今天凌晨就要被带回来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又冲汤丽萍努一努嘴,“反正是没事了,正好小汤今天又有时间。“

“他居然用假名字,这帮公子哥都是胆小鬼,”丁小宁对这个展枫,是非常恼火的,她不能想像,万一太忠哥真的出事,自己会面对怎样的局面一一虽然她的太忠哥真的很难出事。

“今天州听了一个胆大的主儿,”陈太忠苦笑一声,又想起了郭队长说的事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