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5 -2976匆忙补漏

2975 2976匆忙补漏(求月票)

2975章匆忙补漏(上)

“你俩还真是胡闹,一对儿活宝,”秦连成看着面前的陈太忠苦芜

陈太忠很清楚,许纯良之所以打电话给自己,而不是打给秦主任,那是因为老秦跟褚伯琳是平级,不是很方便说话,而他不但跟褚台长有交情,关键是他还是凤凰科委的人,出面张罗真的名正言顺。

但是对他来说,这种事情,还是跟秦主任打个招呼为好,所以才来主任办公室汇报,不成想却落了这么一个评价。

不过秦连成这么说,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他认为这种全国性的奖项,你们怎么才去一个主任领奖?这明显是不给领导露脸的机会嘛。

“就算范晓军去不了,省建委去个副主任那绝对是妥妥的,”秦主任苦笑着一摊双手,“你们哥俩不声不响就弄回这么一个奖项来,置诸多领导于何地?”

“可是……”陈太忠皱一皱眉,老秦批评他,肯定是为他好,而这批评也有道理,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可是这件事,您也是早就知道的啊。”

“那不是你俩一直在说,伞不准吗?”秦连成理直气壮地回答。

“对啊,确实拿不准,整个科委大厦才花了不到六千万,项目金额太小了,没准的事情,领导跟着去,不是丢人吗?”陈太忠觉得自己占老大理了,我看老秦你还说啥?

“我听纯良说,乔小树那人脸皮挺厚的,写了一半的书,都能无视读者呼声不写了,”秦连成点出一个人来,他好歹也在凤凰干了那么久,对那里的局面非常地熟悉,“他分管科委,去北京总可以吧?”

“他确实是能放得下架子,”陈太忠点点头乔市长面对各种荣誉和利益,能伸手的时候,绝对不吝伸手,但是这个人的成事能力极差,他和许纯良都不是特别喜欢这个人“但是我俩都觉得,他书生气太重。”

书生气太重那就是不谙世事一一没准会帮倒忙,秦连成听得懂这话,于是他点点头,“纯良没啥心机,但是很要面子,我理解他,不做准的事情他不会乱说。”

“看,您也知道是这么回事,”陈太忠笑着一摊手,“这顿批评我挨得真的太冤枉了。”

“一点都不冤枉,”秦连成瞪他一眼,“小良做人单纯,你做灿……可没有他单纯。”

“单办……这是贬义词我知道,”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

“啧,”秦连成无奈地嘬一下牙花子,又好气又好笑地发话,“太忠,我也不跟你费那么多嘴皮子,这奖都已经到手了,小良要你争取省台拍摄你就只安排省台拍摄?”

“明白了”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前期凤凰科委办事不跟领导汇报,老秦并没有太当真,人家生气的是都尘埃落定奖杯在手了,你们两今生瓜蛋子怎么就想不起邀请相关领导,分享这份喜悦呢?

“这个奖项,其实含金量没那么足,“他干笑一声解释,当然,这个解释大抵的意图还是遮丑,虽然它的舍金量确实不足可舍金钱量真的很足。

“足不足的,要看领导怎么理解了,”秦连成淡淡地看他一眼,事实上,主任大人也知道这厮是在负隅顽抗,但是有些事,又何必那么叫真呢?

他只需要点出客观存在的现象就行了,“按照小良说的,鲁班奖已经跟天南绝缘了最少六年,这个奖引出范晓军来,都是很正常的……如果他没有更要紧的活动的话。

范晓军……是会在省政府的小会议室接待许纯良吧?陈太忠承认存在这种可能性,但是指望范省长去机场,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那您一定是会支持了?”他笑眯眯地发问,来主任办公室,就是要请示主任的意思,这一点初衷,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不管我支持不支持,省台都会支持的,”秦连成微微一笑,他虽然不是宣教部出身,但他是团系人马,对宣教口重要性的认识,远在普通干部之上,“这么大的事情,看了昨天的新闻联播,省台肯定已经关注到了,也许……褚伯琳已经在给乔小树打电话了。”

给乔小树打电话,这事儿真的很恶心人,但是很显然,省台做出这种决定,并不会以陈曰或者许凹的意志为转移,对省台而言,这只是一个值得挖掘的题材,仅此而已。

不过令陈太忠高兴的是,他才离开秦连成的办公室,就接到了褚台长的电话,“哎呀,我才听说,凤凰科委拿了鲁班奖……太忠你了不得啊。“

“嗜,快别说了,我正愁该请哪些领导呢,纯良这家伙,直接把摊子丢给我了,”陈太忠苦笑一声,“真的太突然了,还好有猪台长您帮忙惦办……凤凰的领导,您已经请了吧?”

“没有,我谁都没请,我是才知道消息,”猪伯琳很果决地表态他可是听得出来对方感激之言背后的味道……”,我第t个电话打给许纯良,死活打不通,我第二个就找你……咱天南电视台的办事效率,你也清楚,这鲁班奖名单这么多……新闻联播里也没全念。”

这就是天南台反应慢的缘故,新闻联播固然是播了这个消息,但是指望人家把获奖名单一一念一遍,那就太过分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那个节目更关键的,是把参与仪式的主要领导的名单和职务念全。

所以,褚台长这个时候才知道科委大厦获奖,真的是很正常的,虽然结果在之前大家都知晓了,但是没公布之前就不算数寿喜劳动局的常务副,可不就是因为接受不了类似情况,而精神失常的?

练太忠听到这个解释,心里也很舒坦,“纯良估计是上飞机了,这些事儿他安排给我了……我打算先跟范省长汇报一下,对了,省台去机场拍摄一下,不会很为难吧?”

“嘻这是多大点事儿?”褚伯琳笑一声,“你不通过我,自己也安排得了,你在台里多少熟人呢……不过这个事儿,你要找范省长?”

“那您觉得我该跟谁呢?真的一一我挺尊重您的意见的……陈大忠干笑一声

“这我是真不知道了丶,褚伯琳多少年的老油条了,哪里可能在这种事情上犯错?“我要是你,就一级一级地上报,领导们怎么想不要紧,关键是你尽了自己的本分。”

这个观点,跟秦连成的截然不同,充分地体现出了两种为政风格的差异。

秦主任的主张是挑选阵营,好为其贴金;而褚台长则是基层干部那一套,有困难找上级,有利益和名望也贡献给上级咱不参与。

这个差别,其实就是有底气和没底气的区别,更是衙内和草根的不同行事风格所致。

“嗯,我明白了那我联系吧,”陈太忠压了电话,他为官好歹也有几年了,刻意地探询了其中关窍之后,他能辨知这两者的不同味道。

所以他没有着急给范晓军打电话,他第一个通知的是殷放,“殷市长,北京传来了喜讯纯良主任和我都觉得应该跟您汇报一下……”

殷放正跟着市政府的人走访五保户和下岗职工,搞“送温暖”活动呢,这个活动年前没顾上搞,十五以前肯定是要亡羊补牢一下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一一总算是他的秘书知道什么人的电话该注意,所以才能汇报过来。

不过,等殷市长听清电话内容的时候,就没了那份不耐烦他干笑一声……”,鲁班奖……这可是大喜事儿,太忠你们科委给凤凰争光了,不过我现在还在走访五保户,时间紧得很,没准章书记会有空。”

这种裸的试探,陈太忠听得出来,无非是老殷要落实一下章尧东的反应这种手段,对殷放这种机关丰部来说,真的太拿手了。

于是他笑着回答,“纯良主任就是安排我帮着联系一下省台的摄像……他是个喜欢一心做事的领导,我主要是想着,这怎么也是咱们凤凰市政府的成绩。”

凤凰市政府……”……的成绩,殷放实在没拒绝这个诱惑,要是一般的成绩,他也就懒得争了,毕竟许纯良跟章尧东是穿一条裤子的。

但是这是全国性的奖项啊,尤其是陈太忠表明要给自己这个机会了,于是他犹豫一下发问,“你有没有请相关的省领导?”

“分管是晓军省长,我只见过他几面,不是特别熟,”陈太忠不知道殷放是什么意思,但是卖人情他总是会的,“所以先跟您说了,这首先是咱凤凰的成绩……您说是不是?”

还”先”跟我说?你不看现在几点了,殷市长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太忠你真是……太能干,也太会打人冷不防了,这样,我先跟其他领导沟通一下,马上回你电话。”

估计殷放要跟章尧东了解一下情况,然后亲自过来了,陈太忠如此判断,他相信以章书记的骄傲,不会抢殷市长这个风头。

说白了,许纯良都没想着通知章尧东,证明许家和章家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最差最差的可能,也是纯良不会做人情纯良做事,真的太随心所欲了。2976章匆忙补漏(下)

陈太忠是这么想的,没想到十分钟之后,殷市长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你和小许的运气不错,省长正好下午有空,他表示说,这个鲁班奖是青定咱省的经济建办……他会到场的,同时他希望宣教部能有主要领导到场,这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

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他还琢磨着我要是殷放,该怎么跟章尧东暗示和试探呢,不成想殷市长直接拽出了王牌,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剑手要决斗了,其中一个蹭地拔出一把手龘枪一你这也太作弊了一点吧?

但既然是蒋世方露头,那章尧东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许绍辉来了也白搭,想一想许纯良辛苦半天,自己老爹出面前抢不回这份荣誉,陈主任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

说白了,还是纯良这个人……太纯良了当然,也许人家就不在乎这点虚名,有需要的时候,真正的实力碾压过去蒋家这点底子,比许家差得多了。

有点欺负人的要求是蒋世方希望潘剑屏到场,“宣教部主要领导”这七个字其实指的就是某个三个字的名字,你没必要拉一个省委常委陪绑吧?

想是这么想的,陈太忠当然不会这么说,他婉转地试探,“世方省知……是会到机场吗?”

“科委的办事处、市办事处都可以,其他地方不是很方便,”殷放这人有一点好处,就是该说明白话的时候,觉得不会含糊,“我个人对这两个地方的选择没有意见。”

啧……老蒋还真是有空啊,陈太忠听得禁不住咋舌,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居然肯屈尊去一个地级市行局的办事处一一这么个破奖真的很重要吗?

当然,这只是他的腹诽,这种奖项要说不重要,真的是很不重要,但是省政府一把手愿意关注的话,去一趟也无妨毫无疑问,这不会有损蒋省长的形嘉

“那我建议肯定就是去科委办事处了……”他干笑一声想到对方是执政凤凰的一把手,他又补充一句,“市长,我们科委太需要宣传了我人虽然不在科委,但是还很念旧。丶。

殷放沉默片刻才轻哼一声,“念旧是好事,对了,我马上动身,去机场接小许,你……宣教口上的事情,你安排一下。”

这话听起来是说省台的摄像,但是实质上,是要落实请出潘剑屏的事情,殷市长不会说得那么明白,但是他相信对方听得懂。

这个要求,对陈太忠来说真的有点残忍,他一个区区的正处,哪里能随便请得动堂堂的宣教部长?更别说两人还不是绝对意义上一个阵营的。

不过他也不是善碴,应了一声就压了电话,“好的我争取请省台的人进机场拍摄……”请不清潘剑屏什么的,你别全指望我。

我怎么就不知道,这小子还这么滑溜呢,殷放在电话那边撇一撇嘴角,不过,他已经将蒋省长的意思表达出去了,那就够了,对方不执行,那就不是他的事儿了。

陈太忠说是这么说,但是潘剑屏那儿他必须也得试一试,就算老潘不肯答应,人家流露出片言只语来,他就能据此演化出各种借口。

当然,在找潘剑屏之前,他得先跟许绍辉打个招呼没办,许纯良把沟通的任务交给他了,结果稀里糊涂地惹出了蒋世方,许书记平日里跟儿子联系得不多,好像是各行其是,但是这个招呼打不到,没准就惹人了。

许绍辉还真是和气,电话里一点都听不出纪检委书记的威严来,不过当他听说对方想来拜会自己一下,也禁不住一愣,“嗯……不能电话里说吗?”

说拜会,其实大家都是在省委里办公,就是串门的意思,不过很显然,陈太忠直接在电话里说,就太不礼貌了一一巨大的等级差距,造就了这种默认的礼节。

许书记想电话里问,陈主任自然就借坡下驴,他干笑一声,“电话里说,就是有点不尊重您……是这样,纯良在北京拿上鲁班奖了……”

许绍辉自然知道儿子拿上鲁班奖了,昨天他就接到电话了,不过他培养儿子确实相对比较放手,而且他出身京城,对这个奖项也不怎么看重,就是笑一笑,说个不错就完了。

正经是小陈要面见他,他心里还禁不住要颤一下,心说这家伙不是又整出什么大动静了吧?要知道,他可是纪检委书记!

待听说是这种事情,他禁不住就笑了起来,以他的眼界,哪里会在意这点小事?前文说过,许书记的性情中,有一份任侠之气。

至于说章尧东会不会因此怀恨一一这屁大一点事能怀恨到哪儿?许绍辉并不想过度干涉凤凰的局面,说句更直白的,就是章尧东在凤凰一手遮天的行为,也不是他授意的。

“这种事情,你们小字辈商量就行了,蒋省长愿意支持这很好啊……”……许书记爽朗地笑着,最后还不忘记开个小玩笑,“不管怎么说是对你俩工作的肯定嘛……我还以为你要叫我也去接机呢。”

事实证明,他心情真的挺好,蒋世方跟他不是一回事,那又怎么样呢?关键这荣誉是儿子自己争回来的,许书记再豁达也有望子成龙之心。

陈太忠没想到,老许居然还会跟自己开玩笑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马上找到潘剑屏,这几个电话下来,眼瞅着就要到十一点了。

他去潘部长那儿,就更是串门了,遗憾的是部长不在,他一打听才知道,合着潘剑屏去省文联开会去了,中午都不会回来。

那他只能驱车直奔省文联,而进省文联的时候又耽搁了一阵文联虽然是很不起眼,但好歹挂着天南省三个字,今天又有重量级领导到场,戒备森严也就是正常的了。

他在会场外出现的时候就是十一点半了,他扯住一个人报出自己的名号,不多时,赵丹青走了出来。

陈太忠也不想直面潘部长,于是就将凤凰科委获奖的事情说一遍,又说蒋省长挺重视的,他也希望咱们宣教部重视一下……我就是带个话啊。

赵秘书一听是这种事儿,根本不敢说什么“太忠主任我现在就去汇报主任,请你多等一等。”

不多时,潘剑屏黑着脸出来了,他一听陈太忠专门跑过来就觉得可能不是什么好事,等秘书把事情跟他简单说两句之后他心里就真的很不爽了一一尼玛,你蒋世方用我用得也太顺手了吧?

“蒋世方怎么跟你说的?”潘部长的问话很直接,他心情确实不好。

“是殷市长转告我的……”丶陈太忠能理解老潘的心情,所以他解释得也明白一一当然,他不会说是自己主动找的殷放,“这是凤凰的业绩,他就联系上了蒋省长,蒋省长说,他会去凤凰科委驻办事处庆,还游……希望宣教部主要领导高度关注一下。”

“嘿,我的行程……自己都做不了主?”潘剑屏哼一声,原本他就是个黑脸膛,现在脸色就更黑了。

陈太忠见老潘发飙,也只能悻悻地站在那里不说话,等了一下之后,见对方还没有说话的意思,他才小心接建议,“我就是转述一下,您的行程既然安排好了,确实也不宜更改。”

“嘿”,潘剑屏又哼一声,看他一眼之后,才又发话,“不过既然是小陈你的事情,那我就破个例吧,下午的时候,我会去一趟省台。”

他其实就是单纯地不爽蒋世方把自己调来调去,不过这个事情既然是通过两个人转述的,那证明蒋世方也没有逼迫他的意思一一否则的话,蒋省长直接打个电话给他,他还能不动?就像初一去省台那次。

尤其是这件事儿涉及到了小陈,所以该发的牢骚他是要发的,但是同时他也没太多的抵触情绪,反正科委的办事处,他是绝对不会去的一一王不可能见王。

正经是宣教部长去省台视察,顺便关注一下这个鲁班奖的事儿,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好,我陪您去吧?丶,陈太忠主动请缨。

你不去凑省长的热闹,跟着我干什么?潘部长讶然地看他一眼,却见这厮苦笑巴声,“唉……其实我也不是科委的人了,那种场面我也不合适去,虽然最开始,那个鲁班奖是我龘操办的。”

潘剑屏沉吟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默默地点点头,转身向会场里走去,“中午没事,就一起吃饭吧。”

“他的飞机要是准点的话一点半就到了……”,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

“黑”潘剑屏听得苦笑着摇头,心说我只顾着自己抱怨了,刁、陈心里也不好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说,接人他得去,可省长会见的时候,他又要跟着自己走了。

我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小子很懂得牺牲自己顾全大局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