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7 -2978喜气洋洋新春快乐

2977 2978喜气洋洋(新春快乐)

2977-2978喜气洋洋(新春快乐)

2977章喜气洋洋

许纯良乘坐的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他下飞机的时候,不但殷放、陈太忠和宋敏来了,省建委还来了一个副主任。

殷市长的活动能力不小,不经过省台的协调,就将队伍带进机场了,许主任和他的通讯员郑远一下飞机就愣住了:这么多人?

“欢迎许主任载誉归来啊……”,殷市长放下了以往两人之间的纠葛,带着一众人等,笑眯眯地走上前伸出双手,“你们为凤凰的家乡父老争光了。”

“哦哦”,许纯良茫然地点头,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一秦连成教训陈太忠的时候,他已经坐进了飞机关了手机。

猛地见殷市长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笑容满面的样子,他愣了差不多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太忠你找领导来棒场,就算不是章尧东,你也别把殷放给我弄过来啊。

但既然已经是这个状况了,旁边还有长枪短炮对着他许主任只能微微一笑……”,市长您过奖了,取得这点成绩,跟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以及单位诸多同事的配合,是分不开的。”

对某人将市委摆在市政府前面的措辞,殷市长直接充耳不闻了,他笑眯眯地冲旁边一伸手,“这是省建委的副主任高贵同志,建委也很关心咱们科委大厦的建设。”

“高主任您好”,许纯良机械地伸手同对方握一握,眼睛却是斜瞟到了陈太忠那里一一我说太忠,你这这……这搞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机场里并没有耽搁了多长时间,出来之后,许主任也没坐别人的车直接坐上了素波市政府牌照的桑塔纳……”,我说太忠,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车里就他们俩人,他不怕直说,郑远去开许主任的帕萨特了一一那是许主任在走之前放在办事处的,宋敏来的时候,特意把这辆车也带了过来。

“这只是开头,隆重还在后面呢蒋世方都要去科委办事处……”,陈太忠笑一笑,略微带一点无奈,“你当我想搞这么大?老秦提醒了我之后,我才知道,咱们的思维有盲点……”

“原来是他的意思”,许纯良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笨,只不过很多时候懒得动脑筋罢了,而且他的思维发散性也很强,他点点头……”既然是他提醒你,怪不得你不找章尧东。”

秦连成和章尧东跟许绍辉是一个阵营的,但是偏偏地,秦章二人关系很一般,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许主任自然也清楚。

“他让我找我都不找……”,陈太忠听得不满意了,他现在确实是学会尊重各种领导了,但也仅仅是形式上尊重,谁要是想强迫他违反本心做事,那别说秦连成了,就算蒙艺甚至黄老,他也未必买账,“章尧东一直对我敬而远之,我有必要上杆子去卖好吗?”

许纯良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哼一声,“咱们争这个奖的时候,没什么人帮忙,现在着急露头分功的人,倒是不少。”

“咱也没求他们帮忙啊就是给领导个面子……”,陈太忠很自然地回答,凤凰科委能走到眼下这一步,不管是当初的他,还是继任的许纯良,两人奉行的都是埋头做事的风格。

虽然陈主任背后有黄家,许主任背后也有自家人,但是很多事情他们并没有依靠后台,而是胼手胝足亲力亲为做出来的。

就像这个“鲁班奖”,黄汉祥就说了,小陈你想要就说话嘛;而许纯良也说了,这个事情他不是办不了,只是不想欠那么多人情一一所以说到底,这个奖项是哥俩自己打拼出来的,没有沾到任何的势力、省里、行业的光。

所以不客气地说,眼下来凑热闹的,还真的就是图了沾光来的一一当初谁出过力?

“唉,算了”,许纯良叹口气摇摇头,他只是纯良又不是傻,到现在为止,自己和太忠是犯了低级错误一一只顾埋头拉车,没有抬头看路。

由于有警车开道,车队很快就抵达了科委办事处,现在的办事处已经不是半年前的地方了,正经是科委自己开发的小区的铺面,客房还没收拾出来,但是办公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办事处的门口,已经挂出了一条红色条幅,看起来是临时制作的,就是白纸刻出的字别在了红布上,“热烈庆祝凤凰科委大厦获得全国鲁班奖……”,不过这条幅制作得过于匆忙,“鲁”字上半截已经被风吹去,只余下下半截的“字。

许纯良还待要太忠跟着自己进去,但是陈主任毫不客气,“接下来就是你的舞台了,我得去办公室汇合潘老板了。”

陈太忠走了,但是科委这边的热闹没完,许主任先是掏出了金光闪闪的鲁班奖小人,又拿出了证书什么的,摆在那里供众人拍摄。

然后就是许纯良从北京带回来的录像带了,宋敏接过来之后,在一边的机子里播放一下,当开始念名单的时候,大家都静了下来,等着听到自己想听声音。

这名单是如此地悠长,在大家的感觉中,念了差不多有一二十分钟,才终于传出一个项目,“天南省凤凰科委大厦……”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这个……”厦”字的尾音念完,许纯良手t抬,手里的遥控器直接按了暂停键,“就是这些,相信你们也听见了。

“啧啧,能入围鲁班奖的真的很厉害啊……”,一时间,大家纷纷嘀咭不已,但总还是有那些不晓事的,就问许主任,“这个鲁班奖,奖项到底有多少呢?”

“一共六十多个,具体的我也没记,”许纯良大大咧咧地发话了,“具体情况,你们可以通过中视的新闻来了解,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以许主任的性格,说这样的话是很正常的,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么说,就有点不负责任了一一你都拿回来鲁班奖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人获奖?

于是一时间,下面众说纷纭,说这个许主任有点……有点不负责任啊,连一共有多少获奖项目都不知道,这个奖来得,可能比较蹊跷。

现场采访的记者,不止是省台,还有天南日报丶凤凰市台、凤凰日报,甚系天南商报丶天南青年报的人都来了,于是就有人跟陈太忠反应许主任连获鲁班奖的一共有几个项目都不知道,啧……这个态度,给人感觉不太好啊。

“扯淡,许纯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陈主任对这种传言嗤之以鼻,纯良这货做事,或者是很少思考,但是绝对有板有眼,去参加个颁奖典礼,连一共有多少人获奖都不知道……这真的太不可能了。

有人觉得,陈主任这么说武断了,谁能不犯错呢?

然而,真相总是很残忍的,在场的人中,不乏有那消息灵通之辈,探听出了鲁班奖的名额,一共二个奖项。

然后大家数一数,发现科委大厦恰恰排名在第六十二位,没错,就是第六十二,如果许主任不是及时按下遥控器的话,后面接着的,就该是“共六十二家企业……”这样的话了。

所以,许主任为人率性,但却不是不懂事,他用“不解释”来掩饰科委大厦是副班长的事实一一虽然鲁班奖排名不分先后,可排名的先后,多少还是有点讲究的。

就在一片闹哄哄之中,天南省省长蒋世方来到了办事处,他很热情地跟大家打着招呼,并且表示说,天南的建筑业重整旗鼓一一这只是其中的一步。

旁边跟看来省建委的主任就表示,说凤凰科委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啊,行局的办公楼都拿了鲁班奖,我们再不振奋的话,有愧于天南五千万父老乡亲的期待一一这是建委老大刘主任说的,他既然来了,就轮不到剥主任高贵说话了。

当然,这话也是似贬实褒,说白了是承认了这个鲁班楚的含金量一一撇开蒋省长的关注什么的不谈,省里真的是多年没有鲁班奖了。

这里喜笑宴宴,旁边各种媒体的长枪短炮拍个不停,但是蒋省长还是很敏感地注意到了一点不妥,于是,没过多欠,穆海波就找到了许纯良

对穆大秘来说,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滑稽,蒋省长关注一些小事不是问题,但是关注的居然是许绍辉的儿子,这不能不让人浮想联栅。

其实,太多的浮想联翩都是多余的,不到那个位子,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在这件事里,蒋世方是很单纯地捧个场。

搁给外人看,就是许纯良摘了陈太忠的桃子,而蒋世方又横插一手,摘了许绍辉的桃子一一其实说句良心话,天底下哪里有那友多桃子?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太忠下午有事,走得很匆忙,具体去哪里了我还真不知道……”,许主任低声解释一句,然后就抱着金灿灿的小鲁班,笑眯眯地走上前台,同蒋省长共同举了起来。

一时间,镁光灯四下闪耀,这是胜利者的舞台,就连省建委的刘老大,也不得不屈居第三,三个人共同举起了这四十来厘米的小金人。

紧接着,大门外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成了一片,气氛着实祥和喜庆。2978章喜气洋洋(下)

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来到了省电视台,猪台长在小会议室已经摆好了场面,准备迎接省里领导的视察,陈主任就坐在小会议室,很随意地跟老褚聊天。

其实猪台长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中视的带子都已经开始在台里编辑了,不过部长要过来,那也是挺要紧的事儿,科委办事处那边的人要使劲地拍,而这边也不能怠慢。

潘剑屏大约是下午四点才到的省台,这个时候,机场接机的带子,就已经开始在编辑了,这显然不是一个一两分钟的长消息能解决的问题。

潘部长很关心地走访了一下新闻中心,并且他指示说,最近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省台应该高度重视和支持,其他事情可以暂缓一下,“换届年,就是考验舆论阵地的关键时候,你们该向党和祖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和……嗯,还有人民。”

直到走到音像编辑室,他才猛地想起一个问题,于是扭头看陈太忠,“那个关于劳动合同的宣传,最近搞了没有?”

“在搞”,陈太忠点点头,“劳动厅那边的分级体系做出来之后,就要全省宣传了,他们希望能做成系列的,再增加人物访谈。”

“这个事情要当做今年的重点之一……”,潘部长看一眼猪伯琳,”伯琳,这是咱省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之一,是上面肯定了的,接下来要全面铺开。”

“部长您放心好了”,褚台长笑着点头,“文明办这边,台里会全力配合的,我非常有信心跟小陈合作好。”

陈太忠笑一笑不做声,心说你还是不忘记抓我壮丁的念头,不过还好,就在这个时候,编辑室的门被推开了,正在忙碌的职员们见到部长和台长进来,齐齐地站了起来。

“你们坐继续工作……”丶潘部长扬一扬下巴,就背着手四下看了起来,他对这里也是很熟悉,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小陈,这就是你们搞的那个鲁班奖?”

这就是部长做事的风格,他在强调精神文明建设的同时,并不隐瞒自己知道此事,至于他今天是为什么来的,他也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

“就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祷台长见潘部长发话,正好操作台编辑到小金人的图像了,说不得吩咐一声,“停,把这个奖放大一下。

不得不说,猪台长还是挺了解潘剑屏,他饶有兴致地仔细打量着屏幕上的小金人。

“太忠”,下一刻,猪伯琳又笑眯眯地发话了,“你看部长这么感兴趣,还不快把实物拿过来?正好,我也没见过呢。”

练太忠闻言,侧头看一眼潘剑屏,发现潘部长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于是笑着点点头,转身出去打电话了。

科委办事处里,蒋省长座谈了一阵之后正要离开,猛地看到有人抱着小金人的盒子快步往外走,眼睛就微微地一滞。

穆海波很敏锐地跟着望去,他略一沉吟,就悄悄离开,不多时又走了回来,低声向领导汇报,“陈太忠从省台打电话过来,说是那边要摆拍一下鲁班奖。

蒋世方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摆拍什么的借口真的太扯淡了,要摆的话,这里的摄像师和灯光师都不缺,还不是一样摆?

说白了,就是潘剑屏在省台那边,也要直面小金人,不过,既然是这边结束那边才开始,蒋省长自然也不会再计较什么。

其实,潘部长对鲁班奖还是很感兴趣的,听说已经拿过来在摆拍了,他走过来左看看又看看,感触颇深地叹口气,“这个东西可是有年头没见过了。”

“部长您讲两句话吧……”,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又看一眼旁边的摄影机,“关于这个意义什么的,听了您的话,下面的同志们也就更有干劲了。”

褚伯琳听得暗暗撇嘴,他并不知道为什么部长会突如其来地视察台里,不过陈太忠先来了,那就说明,部长没准是被这小子忽悠来的,只是为了棒鲁班奖的场。

所以他丹才跟着凑趣,弄来了小金人,现在耳中听到陈太忠的话,越发地确定自己没做错事儿,不过同时他也有点感慨。

唉,看人家小陈是怎么混的,小小的一个正处,就能撺掇省委常委帮着讲两句,潘部知……大约也会卖这家伙面子的吧?

他想的一点没错,潘剑屏只是淡淡地看了某人一眼,就开始发话了,“真要说这个鲁班奖,还是跟精神文明建设挂钩的,优质工程是怎么诞生的?”

他略略停顿一下,似乎要大家接受一下这个问题才又接着说……”,你们想到的也许是工序、工艺,或者说设计丶材料,还有人要说是队伍和施工机械,这些都没说锋,但是我想强调的是三个字……责任心!”

“现在的社会环境下,强调责任心是非常有必要的……”潘部长终于展现出了符合他职业素养的口才。

在指出这正是天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成果之一之后,他才轻描淡写地提一句凤凰科委,“凤凰科委及其施工队伍,具备了这样的素质,所以才能不负众望,拿回这个奖来。”

一番话讲完,大家热烈地鼓掌,纷纷说领导讲得太好了……

当天晚上的天南新闻,就播出了这个新闻,长达七八分钟之久,不但有机场接机的镜头,更有蒋省长在科委办事处的座谈会。

像杜毅在家里看得就有点不耐烦,你说无非一个小小的鲁班奖,你蒋世方是没见过世面还是怎么着,一个座谈会说这么多,累不累啊?

然而等潘剑屏发表意见的时候,他看着就乐了,为什么?很简单,蒋省长是跟大家座谈的,就算大家再尊重省长,声音嘈杂也是必然的。

而潘剑屏是一个人在那里讲话,所以潘部长虽然是最后露面的,但却给人一种做总结的感觉,塞的还是精神文明建设这样的私货一这也不知道这二位到底是谁在利用谁。

蒋世方也看了新闻,他这次出面,固然因为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全国性奖项,也是殷放求着他帮忙出一下头一一把科委的成绩拿过来,对殷市长有着多重意义。

一个是能缓解他跟许纯良的紧张关系,表示出支持科委的态度,又能借此稍微撬动一下许主任和章书记的联盟一虽然这个联盟,其实松散得紧。

再有就是隐隐的那一层打脸的意思了,你章尧东阵营里的人做的成绩,我拿过来被糊在市政府身上了,没办法,章尧东在凤凰市里真的是太强势。

殷放下去时间不长,真的是感觉有点束手束脚一一什么时候市政府的年关福利,轮得上你市委的人指手画脚了呢?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殷市长必须要做出点事情了,这件事情的意义,许绍辉不是很看重,但是对殷放来说真的很重要,因为下面地市的干部,对风吹单动异常敏感。

对下面的人来说,谨慎地揣刻上意以及各种风向,是必做的功课,现在风头有变化,那么对殷市长在凤凰的发展,会带来积极的、正面的影响。

蒋世方并不介意支持殷放一下,但是他看到潘剑屏的讲话,也是有点哭笑不得我是被一堆人围着,你是一个人站着总算旁边还有个陈太忠……

这时候许纯良刚刚到家,他今天风头出得不小,晚上大家又是庆祝聚餐,总算是大家都能体谅许主任去北京一趟累了,所以才较早地放他回来。

许绍辉也在家里看电视,今天儿子的表现真的不错,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就在省台的新闻里占了这么长时间。

但越是这样,他反倒越要提醒一下儿子,小许进门的时候,电视里正鞭炮齐鸣,“纯良,今天这个事情,你不要跟章尧东做任何解释,他问起来的话,你就说回来之前,没跟任何人通过话。”

很多事情,解释不如不解释,许纯良对这一点很明白,于是他笑着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电视,“*……潘剑屏这讲话有意思啊。”

“嗯”,许绍辉点点头,又耐心地听电视里的潘部长把话讲完,才笑着发话,“味道有点怪,不过大致还是要借此强调他的责权和成绩。”

“没准是太忠撺掇的吧?”许纯良当然看胤陈太忠了,虽然陈主任偶尔只能露出半张脸来。

“他?”许绍辉心不在焉地哼一声,看到下一个新闻是步行街改造工程开始,他才伸一伸身子,眼睛还是不离电视,“这家伙也算懂礼貌,对了你跟他说一声,路桥那个刘建章要双规了。”

“嗯?”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是仅限于路桥内部吧?”

“仅限于内部是初衷,丶,许绍辉终于有时间侧头看儿子一眼,他笑着发话,“看到你们俩这么能折腾,老爸也心动啊,省纪检委也好久没发过威了……”

(应景儿的章节,恭祝大家新春快乐,龙年里事业财富都腾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