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9 -2980撞上了

官仙 2979 2980撞上了

2979章撞上了

一晚上鲁班奖的播放,登时令凤凰科委再度火爆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手上有筹建项目的单位,更是纷纷托人来了解,这鲁班奖到底怎么才能得上。

陈太忠对此没什么感觉,因为他跟大型建筑工程项目没什么交集,事实上除了科委大厦,他参与过的建设不过就是一个太忠库。

然而,他没有交集,他认识的人里可是有人受到了影响比如说潘剑屏。

只要敢惦记这个奖项的,除了国家重点项目、枢纽工程,就是一些大的建设项目,而这些项目中的绝大部分,都跟宣教部打过交道一一宣传的配合是必须的。

那么,有人把话递到潘部长这里,并没有多难,部长本来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短短半天,找他咨询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也有点不胜其烦。

当他的老领导打过来电话,说是有个张州的朋友,今年打算盖一栋五星级的综合娱乐中心,想问一问这个鲁班奖怎么就能获得,潘剑屏真的是没招了。

别人的问话,他糊弄一下就过去了一一我们宣教部跟鲁班奖没啥关系的嘛,但是老领导这个电话,他不能无视,于是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就给陈太忠打电话,要他过来一下。

陈主任很快就赶了过来,这以次,潘部长就不跟他客气了一一我昨天可是大力支持你了,“这次的鲁班奖,反响很强烈,不少项目负责人给我打电话,想跟你取一取经。”

“可是我现在主要负责的是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表示亚历山大,潘部长这种态度,他也就不想瞒着什么,“而且科委大厦投资不到六千万能入选鲁班奖,主要还是一些场外的因素……后期纯良也出了不少力。”

“他们就是想取那方面因素的经,丶,潘剑屏不无自嘲地笑一笑,作为宣教部长,要他公然确定某些因素的存在还真的挺让人难受。

不过,都是厮混官场经年的主儿了真的要否认这种现象的存在,那就是没有沟通的诚心,见外了,“以前咱省一直没有鲁班奖,也就没人惦记,现在你五千多万的建筑,都能得鲁班奖,别人能没有想法吗?他们缺的就是个路子。”

“路子……”陈太忠嘿然一笑,对这个词,他真的有点无语科委大厦能拿下鲁班奖,确实是找了相关的路子,而下面省市进京跑官跑钱,四下寻找路子的行为他见到的、听到的也真的太多。

所以他能做的,也只是讪讪地笑一笑,“您不是要我开个讲座吧?这种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

“搞什么讲座?”潘剑屏也真是有点服了这家伙的惫懒了,他哭笑不得地哼一声,“我是觉得,你可以把科委这次获奖的经验和收获,跟大家讲一讲,至于别人能收获多少……就是他们的事儿了。”

那我岂不是能跟南宫毛毛一样坐收渠道费了?陈太忠第一时间冒出的居然是这样的念头,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驱离了脑海,开什么玩笑挣的那点钱,还不够丢人的呢哥们儿我可是堂堂的国家干部。

在外地干部们的眼中,南宫这帮人真的很牛,在京城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是在真正的大能眼中,也是很卑微的存在左右不过是干脏活的。

像阴京华在困子里,是超越于南宫的存在,但也不过就是黄老二的跟班,他那四季春老总的位置,在官场上不值得一提。

陈太忠意识到这个,就抛去了那些抽疯一般的假设,想一想老潘昨天也算给了自己面子,他苦笑一声,“果然是要跟,大家,讲一讲,不逊……他们应该都是,对咱们宣教部的工作比较支持的吧?”

你不如问是不是支持你的文明办,潘剑屏知道这货夹带私货的能力,他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叫真,“主要是这么几个工程,素河枢纽吊索桥、省博物馆、农业会展中心……和几家准五星的酒店,没有你特别排斥的吧?”

这问题就算相当给面子了,事实上,潘部长知道存在这个可能一一求他的人里,有人跟小陈不搭调,才拐弯求到他那里,反正陈某人仇家遍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肯定都支持,经济建设和精神建设也不矛盾……”,陈太忠干笑一声,老潘给他台阶,他才不会傻得真去说自己排斥谁,而且,这些建筑里,真没什么他排斥的。

然而在走出部长办公室之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么多的项目里,老潘居然……连一个道桥工程都没有提及?

事实上,道桥工程也有提及,但那是素河枢纽桥,集风景、观光和运输于一体的桥,这个桥的构思已久,于朱秉松年代开始设计,赵喜才时代开始施工一一这座桥包涵了素波市先后三任市长的心血。

但是最该为这个桥操心的段卫华,没有出面找陈太忠,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这是赵喜才在的时候开始动工的,撇开既得利益什么的不说,段市长凭什么为别人的事摇旗呐喊?

这个桥不算的话,就没什么别的桥了,陈太忠纳闷的也就是这一点,按说省建委这边大项目不少,而交通厅那边,也大活多多,怎么就不见动静呢?

他这个想法一点错都没有,但是很遗憾,省建委虽然不少人意识到了此事,但是……公关的目标都是许纯良,没错,科委的主任是许纯良啊。

至于说交通厅这边为什么不见动静,陈太忠不久就知道了答龘案,“双境刘建章?”

进官场以来,关于双妩的事情,他听得太多了,分外明白其中的舍义,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刘建章是小人物,但是丫是有来历的。

表面上听起来,双规刘总也是将事态控制在路桥了,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这种有来路的主儿被双规,他身后的人要跟着倒霉一一最起码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但是许绍辉这么做,也不能说就是超出了路桥的范畴,范围还是在那个范围之内,只不连接下来的影响一一那就难说了——没有人能掌控所有的局面

所以说省纪检委现在的行为,已经是陈太忠所承诺的压线范围了虽然没有越线,却也是很不给人面子的,崔洪涛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是方寸大乱了。

他想的没错,崔厅长真的是有点挠头了,虽然陈某人前期做过一些许诺,说是不超过路桥啥啥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压线了啊。

而官场中的承诺,是最做不得数的一一当然,也可以是最做得数的关键是看你有没有找回后账的本钱,对没实力的主儿,撕毁承诺,就跟唾一口唾沫一样非常地简单。

当然,陈太忠并没有越线,这一点大家都承认,但是眼下不越线,不等于将来不越线一一坐视事态的发展,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所以,崔洪涛今天的大半时间,就是花在这件事情上了虽然他也知道凤凰科委拿到了鲁班奖,但是……他真的没心思琢磨此事。

陈太忠有点奇怪,心说你们搞建设的最大的两个部门都不找我来,不过那我也无须在意你们真要找我,哥们儿还嫌麻烦还多呢。

大约下午五点的时候李云彤拿过了一份文件来,是关于外联办的房屋租赁合同,年租金一万八千,“不过韩总多送了一间房子,相当于每间房子一年六千,不算贵。”

不算贵,可也不算便宜,这三间房都是院里的房子,不是临街的,每间房子也就二十来平米,三十平不到,两间房子足以,多一间那都是多余。

不过不管怎么说,印刷厂的地方不错,这个价格还算靠谱,而且水电也不用花钱,陈主任点点头,“就这友着吧,给秦主任看一看。”

李云彤点点头,她犹豫一下又小心地说一句,“那个郭心……说是想跟外联办搞一个点对点合作,说是跟您提过这个问题。”

“嗯,你看着办吧,”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的人影,模糊的面容上写着“吸毒过量”四个字一这个联想让他锋s情变得糟糕了一点。

说郭健,郭队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太忠主任,我小郭啊,那个灬那个奚望抗拒强拆,还找来了液化气罐,我这儿能不能采取井么措施?”

强拆?陈太忠沉吟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市建委的人原本是以做工作为主,因为得了自己的口头承诺,就想尽快拆掉奚望的加层。

他能理解这种心情,有那么个坏榜样在那里摆着,真的是很影响工作,眼下拆掉,也是省得夜长梦多,再出现什么幺蛾子。

但是他对这个事情,真的不便太过强硬地表态,文明办支持强拆,这听起来有点……不和谐,“先把该做的工作做到位,嗯,手续要齐全。”

“哦,明白了,”郭队长心领袖会,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什么叫手续齐全。2980(下)

搁了这个电话,陈太忠又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这次却是好消息了,“明天日报要发璧关于进一步妩范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文章,并且邀请省内各媒体监督。”

邀请媒体监督,这是秦主任做事的章法,陈主任的意思,是直接提请人民群众监督,但是文明办大主任认为,这个口子不能一下开得太大。

而邀请媒体,这就将风险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所谓媒体,都是要接受宣教部监管,什么消息可以直接上,什么消息需要经过审核,这个大家都慨

也就是说,没上媒体之前,部里就可以提前知道消息,舆论监督只是一个形式,如此一来,不但不会过度刺激某些人,省宣教部也可以借此将触手顺理成章地伸下去,更加完善自己的消息渠道,实在是一举多得。

温吞水啊,陈太忠认为这是个好消息,但行事还是不够果断,不逊……老秦年纪一大把锐气不再也是正常的。

秦连成不但锐气不够,而且还很小心,所以他打电话的目的是,“可能要面临一定的压力,如果没有太重要的事情我希望这几天你不要乱跑。”

“这个没有问题我保证所有事情都为此事让路……”陈太忠笑着回答,“一定冲锋在第一线。“

秦主任对他的态度很满意,然而事实证明,有些承诺不能过分相信,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大家都来了,陈主任却踪迹全无。

不过秦连成已经顾不上计较他了,就在上班后不久,各种信息就反馈了过来,大家已经知道文明办铁定要拿璧干部家属调查表勇做文章了,但是尼玛……你怎么能邀请媒体监督呢?

都说干部任免是组织上的事儿,可干部家属的信息,也该是秘密才对起码是接受组织的监督一一让媒体监督,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嘛。

这次,很多领导都直接前台露面了,干部家属调查,我们是愿意支持的,但是让媒体监督,这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呢?

打电话的不止是干部,各地的媒体和宣教部也纷纷打过来电话了解这个媒体监督的尺度一一对各地市的宣教部来说,这也是提升自己影响力的一个渠道,大家自然是要踊跃了解。

打电话了解的其他老百姓也不少一一当然,或者是有人冒充平民不过就算是冒充的人,也是兴高采烈地了解情况:接受不接受民众举报呢?

表主任一直忙到十点出头才知道陈太忠还没来,说不得打个电话过去,不成想那厮苦笑一声,“我一大早就被部长抓了壮丁正在省警龘察厅呢……”

潘剑屏的肠胃一直就不是很好,过年期间又有各种吃喝应酬,最近他便秘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今天一大早,他就叫上赵丹青,去松柏园喝山药羊肉汤一一这个东西滋身养胃,又有通便的功效,冬天喝挺好。

松柏园是素波的老字号了,这里的羊肉、山药和胡萝卜之类的,都是精选出来的,还有独家配方老火耗汤之类的,那也就不用说了,当然,价钱也是远超同济。不过贵归贵,冬天来这里还得来早,要不就要排队了,饶是如此,潘部长的车来到这里也没了位子,他的司机将车停到挺远的地方。

羊肉汤确实不错,几个人只吃得身体通泰舒畅,司机吃得快,放下碗就要去开车,部长发话了,“坐着吧,一会儿一块儿走过去,增强肠胃的蠕动,有利于消化。“

这一走出事儿了,走到半路的时候,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蹭地从旁边蹿了过来,二话不说就趴在地上磕头,“冤枉啊……冤枉!”

潘部长这是微服出行,身边只有司机和秘书俩人,赵丹青身子往前一蹿,就死死地挡在了部长的前面。

司机是退伍军人,处理这种事情也有经验,他转半个身子然后往后一退,正对着潘部长的侧面一一这是防备着其他方向也过来人,看起来有点怯场,其实是有说法的。

潘剑屏也有点吃惊,他可是没想到能被人堵在路上,他喝羊肉汤纯粒是最近身体不适,心血**才来一趟,心说这女人难道认出我来了?

见局面趋于稳定,赵丹青看一眼部长,发现领导下巴微扬,才走上前,“站起来说话……有什么事儿,好好游……”

然后陈太忠就接到了赵丹青的电话,陈主任,部长让你现在来松柏园一趟,有点突发的事情,需要你处理一下。

陈某人州州晨练完毕,正在叮嘱软成一摊泥的张馨,说你千万记得,查展涛的手机清单的时候小心为上,哪怕啥都得不到,也别暴露了自己。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站起身子就走人了,开着车四下转悠一困,发现一堆人围在马路边,他打开天眼一看,发现里面只有赵秘书没有潘部长

这下他就着急了,直接将车停在人群边的路中间,下车就是一嗓子,“那个谁……赵老板,出什么事儿了,咱老总呢?”

“老总……哦,老总走了,”赵丹青略一错愕,就点点头一指他开来的桑塔纳,“来,咱们有话上车说,我们老板都说了,不会不劳你们的。

部长养的小三?陈太忠听到这样的措辞禁不住胡乱猜刻一下,这女人相貌尚可眉眼间隐约有点风尘之色,不过这个孩子……嗯,长得像他妈,不像部长一样黑默默的。不过部长你不该这样啊,马主任那就是前车之鉴,你这倒好,连孩子都生下来了,要命的是,你把哥们儿扯进来干什么?

等女人孩子离开人群上了车,赵丹青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才开始解释事情的缘由一一陈主任也卸去了心中的那份纠结。女人姓赵,是来素波告状的,据她说自己的丈夫姓魏,去年不明不白地死了警龘察非要说是吸毒过量,而女人认为,自己的丈夫是被人害了。

“老赵,咱们等一等说这个,”陈太忠对上赵丹青,那真的是无压力,他沉声发问,“这女人怎么找上咱们老板的?”

“他觉得老板像个领导……”赵秘书苦笑一声“看来老板,真的是……气势十足。”

“淤……”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无语了,你随便见一个像领导的人一跪,就撞到一个省委常委这运气也真不是一般的好。

他细看女人两眼,三十多岁的模样关键是那七、八岁的孩子,皮肤虽然不错,但是脸上那两配红晕,看起来是冻了很久了,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说谎,他苦笑一声,“吸毒过量,?啧……听口音是通德人?”

“我嫁到寿喜了,”女人怯生生地回答,“孩子他办……是寿喜人。“

“寿喜?”陈太忠听得手就是微微一抖,心说不会这么巧吧?

还就是这么巧,女人死去的丈夫,听起来就是郭健所说的那个小混混一一最关键是时间比较吻合。据赵女士说,丈大确实是吸过毒,不过戒毒很久了,尤其是自打孩子上了学之后,他每天晚上陪孩子学习一一想吸毒都没这个时间。

在丈夫死前的两天,他说最近接了一笔买卖,可能赚个三万五万的,然后就吸毒过量死了,她认为老公死得踩绕,要求上省里尸检,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警龘察们告诉她,你没有资格做太多要求,要是每个死者家属都像你这么折腾,那我们的工作没法干了一一你是警龘察,还是我们是警龘察?女人是外地人,结果丈大的尸体被强行火化了,但是紧接着,她就从别人口中听说,她丈夫的死,跟一个叫王立华的有关。她对丈夫平常的交际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也知道,老公确实认识王立华,只不过王局长日渐发达,两人交往就少了。

“王立华,”陈太忠轻声嘀咭一句,然后侧头看一眼赵丹青……“老赵,我有点好奇,这种事心……这这,是该归警龘察厅管的吧?头儿怎么把我叫过来了?”

“头儿跟省厅不怎么打交道,你熟嘛,”赵丹青微微一笑,回答得理直气壮。

“可是我要出面,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陈太忠总觉得这件事挺诡异的,潘部长遇到这种事儿,就算想伸手管,照常情也该是移交龘警方,最多表示一下关注即可。

眼下他被叫过来,那就是潘部长表示,极其重视此事,这个味道不对啊,“听起来这个王立华……还是干部,我出面好不好呢?”

“头儿说了,这件事他早有耳闻,”赵丹青面无表情地回答……“往常不便伸手管,既然都遇到人了,他就希望你彻底地查一下……该还干部清白,还是该还死者清白,要有个交待。”

我艹,合着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资料储备啊,陈太忠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不过,潘剑屏这省委常委听说这种事儿之后,都没有去继续了解,官场混得越久,这无力感真的是越强……

(龙年第一更,恭祝大家新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