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3 -2894窦厅的保证

2893 2894窦厅的保证

2983章窦厅的保证(上)窦明辉皱着眉头,听着面前两位处级干部的汇报,那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了,他都要出门看望几个被烧伤的消防队员去了,却是被这俩硬生生拽了回来,“太忠你这也太能搞了吧?”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领导的意思啊,”陈太忠很无奈地叹口气,然后一摊双手,“领导布置了任务,我总不能不去完成……其实现在发现,还来得及啊。”

“这件事,你们宣教部不要再插手了,”窦明辉果断地一摆手,“不怕告诉你,这个盖子我捂定了,但是我向你保证……涉案人员,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处理结果,一定要让我满意才行,”陈太忠提要求了,这个时候,他并不在意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警察厅长,“我上面也有很多领导,等着我给一个交待呢。”

他的解释听起来很值得体谅,然而事实的真相是,这厮在威胁人,他此番前来,就是领了潘剑屏的指示,你省委常委再大,也不过是一个领导,而不是“很多”领导——那么,其他领导都在哪里呢?

政法委书记夏大力,肯定算得上一个领导不是?纪检委书记许绍辉,有权力也有能力了解一些阴暗面,分管外事办的副省长高胜利,似乎……也能关注一下。

然而,窦明辉还不是特别在意这几个人,他在意的,是远在燕京的某些领导,比如说黄啥啥的——他对陈某人的折腾劲儿,还是相当了解的。

“肯定让你满意,”窦明辉点点头,这个时候他也摆不起厅长的架子,这个丑闻——闻起来真的是太丑了,真要有人追究,他背个党内处分都不算过分。

不过好在的是,此事真的有点耸人听闻,就算有人想借此做文章,也不仅仅是他窦某人不肯答应,没错,窦明辉说的不是广义上的“捂盖子”,而是说此事要低调处理,内部消化——该知道的人,还是会知道的。

若是谁想借此难为窦厅长,那要小心窦厅长倒打一耙,官场里的盟友和对手,偶尔是能角色互换的,难道不是吗?

然而他想要做到这一点,面前的年轻人很可能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一环,所以面对小陈冒犯的话,他不但不能叫真,还必须明确表态,“小陈,这是警察厅不是文明办,我比你更在意。”

“我也这么认为,”陈太忠点点头,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这件事里可能不止一条人命,我相信窦厅会慎重对待。”

“什么?”窦明辉听得两眼一眯,赵连生已经说了,据其了解,去年八月寿喜市的警察局发生了一起火灾,损失惨重,但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你凭什么就认为,不止一条人命呢?窦厅长是真不知情,所以心里就有这样的疑惑,不过他是听得进去意见的主儿,于是就追问,“你给我说得明白点!”

我自己还糊涂着呢,陈太忠心里苦笑,他确实还不清楚很多因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劳动局那个常务副,恐怕也不是正常死亡。

“我送过来的那个赵女士,和她的儿子,肯定还有没说出来的东西,”陈主任笑着摇摇头,又叹一口气,“有些话……不合适由我说出来。”

“哦,”窦明辉点点头表示理解,事实上确实是这么回事,官场里强调个无言的默契,有些话一旦说出来,不但境界上落了下风,也容易授人以柄,真的不如不说。

“那母子俩,我会妥善安排的……她不说,我感动到她说,”他如此表态,以窦厅长的身份,既然用上“感动”一词,那肯定就是以诚相待——跟防暴大队郭队长所说的“教育”,不属于同一种词语表达方式。

得了这个承诺,陈太忠自然就可以离开了,毕竟他是文明办的人,不是政法委的人,关注办案细节真的就超出职责范围了,他有权力关注的,只是结果。

陈主任来到文明办,就是十一点了,他才一进办公室,郭建阳就低声嘀咕一句,“头儿您可算来了,曹福泉找秦头谈话,已经说了半个小时。”

“曹福泉?”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何宗良走后,这是新任的省委秘书长,这任命公布了不到三天,他就跑过来指手画脚了?“大概是什么事儿?”

“我估计是老杜不想让咱宣教部插手干部人事,”郭建阳知道领导跟杜毅不搭调,所以他说起来杜书记,也是直呼其名殊无敬意,“今天这篇报道,太犀利了。”

“狗屁,”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能艹心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部门多了,但是文明办当初有资格牵头,证明也是理论依据和组织解释的,“秦头有没有说要我回来找他?”

“他倒是没那么说,就是华安过来找您两次了,”郭处长对华主任,也没有多少敬意。

华安?陈太忠在文明办里见不得的几个人中,华主任的排名非常靠前,于是他也懒得再问了,站起身出门,走到主任办公室之前,抬手咚咚地敲门。

“进来,”秦连成的声音,从门里传出。

“主任,我回来了,”陈太忠目不斜视,看也不看曹福泉一眼,他对秦连成笑着点点头,“您说找我有要紧事儿?”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你这么说,岂不是说我叫你回来应付曹福泉?秦连成腹诽不已的同时,却是微微颔首,“嗯,我是想问你一下,梅林街小区那边……事情都处理好了吧?”

文明办最近在梅林街就是两件事,一个是停交通厅的小区,一个是在防暴三大队那边遭人骗了一次,陈太忠微微一愣,才笑着点头,“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今天又遇到个事儿,感觉干部家属调查表不抓不行。”

“怎么就不抓不行?”曹福泉直接就喧宾夺主了,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沉声发问。

“太忠,这是咱们新的大管家曹秘书长,我给你介绍一下,”秦连成不认为陈太忠会不认识曹福泉,但是该有的过场,那是要有的,“秘书长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很有一套。”

“我知道,以前就见过,”陈太忠笑着点点头。

他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挑衅之意,真的是浓郁到不可复加——我知道你是秘书长,但是我进来就是不跟你打招呼,我跟我领导打招呼,换句话说:你算个毛?

当然,该有的掩饰,他也会慢慢补足的,只不过一开始打交道,他绝对不会弱了自家的锐气,于是他笑着发话,“曹秘书长抓水土保持的时候,真的很有眼光,但是一开始,有多少人支持你了?”

这小子是跟我扛上了,曹福泉一听这话,登时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但是他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而暴走,虽然大家公认,曹秘书长的脾气不好,“大家支持了没有,小陈你别乱说,年轻人……不懂就是不懂。”

这话软中带刺,而且可以随时反制对方,正如传言中所说,曹秘书长,真的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主儿。

“对啊,不懂就是不懂,”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对方,他的眼睛虽然睁得不是很大,但是眼中的坚毅之色,是个人就能品味得出,“我们文明办认为,干部家属调查表不抓不行……您对这个了解多少?”

难得地,曹福泉犹豫了一下,做为一个有姓格的领导,他不怕跟这货扛膀子,但是这膀子扛得值得不值得,那就是另一说了,于是他点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说法?那么……陈主任你跟我解释一下。”

“各种文件都写得很明白了,我没必要画蛇添足,”陈太忠微微一笑,不无挑衅地看着对方,“您如果都看过的话,就应该了解了。”

这话说得火药味十足,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文明办陈主任对曹秘书长发起了挑衅——我认为你做事轻率,没了解此事的姓质之前,就先入为主。

“这就是你的态度?”曹福泉一时大怒,他可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你陈太忠再牛,官场里的规矩和组织原则,你总是要讲的吧?

“小陈,”秦连成及时出声制止,他怎么能坐视这俩在自己办公室互掐?“你先回办公室去,我一会儿再喊你。”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旋即他就意识到自己是先入为主了,曹福泉这次过来,未必就是找文明办的麻烦,要不然主任怎么会先让自己离开?

换个稍有城府的领导,这个时候就该借坡下驴了,不跟这小正处一般见识——至于说以后是怀恨在心还是大度地不以为意,那都是后话了。

可这曹福泉却是个另类,堂堂的省委秘书长了,却是直来直去,他哼一声,“不用回,我就是不懂这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重要姓,来,你跟我说一说。”

2984窦厅的保证(下)陈太忠又是一怔,心说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一时间他有点懊恼自己的冲动了,不过已经呛到这种程度了,他自然不会在意曹秘书长的指派。

所以他扫一眼曹福泉,才笑眯眯地看向秦连成,“主任您还有别的指示吗?”

“去吧,”秦连成摆一摆手,心里也有点发苦,小陈这脾气未免太大了一点,居然摆明车马不买曹福泉的账,给你当领导,真的也很心跳啊。

曹福泉见状,也不好再出言挑衅,要不然就太没个省委常委的样子了,等陈太忠出去之后,他才不满意地哼一声,“小秦,你这办公秩序也该整顿一下了……”

曹秘书长是五分钟之后离开的,秦连成拎起电话就将陈太忠叫了过来,等他一进门,主任就苦笑一声,“太忠你这姓子,也太急躁了。”

合着今天曹福泉过来,不是为那些被调查的干部张目的,他只是来了解干部家属调查表出台的前前后后,同时他表示,今天报纸上登这个文章,你该跟我打个招呼才对。

秦连成不想跟他弄得太僵,就说这个事情,我早就跟何宗良汇报过,潘部长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了,所以就要我抓一下——麻烦你搞一搞清楚,宣教部才是文明办的主管部门。

这个我能理解,但是现在秘书长是我,曹福泉很干脆地表示,我新上任,以前的事儿就不说了,以后类似的事情,你得跟我汇报以后再行动。

这姓曹的是来抓权的,秦连成有点明白了,以前何宗良对文明办,基本上就是无视了,不成想换个秘书长来,却是对文明办很感兴趣——这是看到文明办兴旺了,还是得到杜毅的什么授意了?

那我也该先跟部长汇报吧?秦主任皮笑肉不笑地发问了——当然,原话不可能是这样,反正谁也不喜欢被人摘桃子,秦主任亦然。

他身后本来就站着一个省委常委,而潘剑屏也是省委常委,所以他并不是特别害怕这个常委中的副班长。

潘部长那边你们怎么沟通,我不管,我也没兴趣管,曹福泉很明确地表态,但是文明办也是要接受省委、接受办公厅领导的,我的要求是正当的!

这新上任的秘书长,真的是太强势了,秦连成甚至从此人身上,看到了章尧东的影子,禁不住心里暗自嘀咕,姓格像你这么冲的省委常委,也真是少见。

章尧东强势不?也强势,但人家在凤凰市就是老大,强势是可以理解的,但就算是章书记,也懂得强势要分场合,这姓曹的简直就是一愣头青。

然而接下来,秦主任发现,这曹福泉也不是一无是处,听取了干部家属调查表前前后后的经历之后,居然还问了几个很切中要害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闯了进来,曹福泉那脾气,哪可能对一个正处客气?说到这里,秦主任笑了起来,“我这才发现,你的脾气比他还大。”

“那他对这个调查表,是支持……还是不支持呢?”某人讪讪地笑一笑,“我只当他是来找麻烦的呢。”

“他要关注这个表,是好事,也不是好事,”秦主任苦笑,有曹福泉的注意,文明办的腰板肯定要硬一点,但是婆婆也多了——尤其这是个很强势的婆婆。

陈太忠自然也听得懂这话,于是他笑着点点头,“没事,您享受那些好事,有什么不是好事的事情,推到我身上就行了,倒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了。”

他对杜毅的人,有本能的排斥,尤其曹秘书长又是如此的强势,他自然不喜。

“你的老主任也不像你想的那么没用,”秦连成笑一笑,他做为一个正厅的领导,不好坦然接受一个正处的下属顶缸的表态,“事情也许没你想的那么坏。”

可是想一想章尧东的霸道,他也有点些微的担心,姓曹的可是比姓章的还要不规矩,“不过这家伙真的强势,没准隔着我就直接指挥你……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冲动。”

“只靠着强势,曹福泉是走不到这一步的,他肯定有他的能力,越级指挥也未必是多大的错误……太忠,他跟张汇不一样啊。”

“嘿,”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曹福泉确实跟张汇不一样,而秘书长也真的能把手伸到文明办,这是多重管理带来的必然后果——人家可以上压下。

这种猜测一旦发生,他所倚仗的“师出有名”的底气,就不是很足了,当然,他可以把事情推到主管的老主任身上,但是他刚才已经表态了不是?

可饶是如此,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他想不讲理,我就能更不讲理,他敢隔过老主任你指挥我,我就敢找人,隔过杜毅指挥他……不过是个秘书长而已。”

“合着我还不如个秘书长呢,”秦连成笑一笑,也是不无自嘲之意,“好了,不扯这些了,部长抓你什么壮丁了?”

“这个……”陈太忠苦笑一声,就有心蒙混过关,却见领导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一副不听不罢休的样子。

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分钟,做下属的终于扛不住了,他悻悻地撇一撇嘴,“本来跟您说也无所谓的,没想到到了后来,那个窦明辉……他要捂盖子。”

怎么又扯上窦明辉了?秦连成听得有点无奈,“哦,是这样啊,那你跟潘部长说就行了……我主要是有点好奇,你说今天的事情跟干部家属调查表有关。”

跟潘部长说就行了……你这话说出来,哥们儿怎么再瞒着呢?陈太忠也只能心里暗叹——事实上,他相信以秦连成的消息渠道,最后也会知情的。

只不过这消息从他嘴里说出来,未免给人以大嘴巴的印象,陈某人的官场形象已经很那啥了,能守口如瓶,是他拿得出手的优秀品质之一。

别无选择的陈某人只能硬着头皮,讲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秦主任一开始听得倒是有点心不在焉,到最后却越来越认真,甚至连几个电话都不理。

“真是为难你了,”听小陈说完之后,他才轻叹一声,区区一个正处,夹在潘剑屏和窦明辉之间,绝对好过不了,“那母子俩倒是好运气……对了,你说的这个干部调查表,跟这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很大啊,”陈太忠知道老秦对警察系统不熟,比自己这个二吊子还不熟,“像这个刘愚公,能常年居住在美国,肯定是有因私护照的。”

“嗯,”秦主任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干部的因私护照,办起来手续很多……比一般人难办多了,其实偶尔出一趟国的话,有公务护照就够了。”

“公务护照是外事办来办理的,对干部来说真不难办,而刘愚公是以养病为名呆在美国,并没有公派工作,但问题在于,省厅都没有他的因私护照的记录,”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这就是不但寿喜市局出问题了,省厅的出入境管理处都出问题了。”

“嗯嗯,这个我知道,”秦连成点点头,他接触警察不多,但是这么多年官场下来,大致的结构还是了解的,“你是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寿喜市局的……那把火?”

“对,那把火能烧掉很多东西,”陈太忠点点头,“对寿喜人来说,大家都知道刘局长是有因私护照的,所以他们很看淡他的出国养病,但是省里完全不知情……他不是省厅直管的干部。”

“上下沟通的渠道,脱节了,”秦连成点点头,“这时候省厅里再有人消掉记录,这个人就可以完全合法地拥有一张调查不到的护照……但是,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跟外事办都没啥关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又一摊手,“最多也就是潘部长撞上这个苦主了,所以窦明辉不许我声张。”

“嗯,能理解,”秦连成点点头,相较省警察厅的尴尬,他更在意自己的业务范围,“但是这个调查表?”

“这场火灾是有前因的,”陈太忠沉吟一下,犹豫该不该说出王立华的身份,以及他是王刚儿子的关系——他刚才并没有讲出完全的真相。

然而,就在犹豫中,他猛地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王立华为什么要补办护照?

因为他可能拿到了美国国籍,那就要用美国护照了——对美国有入境记录没有出境记录的中国护照,这回了国以后还怎么再用?王刚再大能也没用,必须新办一个。

至于说这俩护照再怎么折腾,就能互相换着使用,陈太忠一时就想不到了,不过这就是属于技术问题了,他相信办到这一点不难。

见他沉吟不语,秦连成也就不想再问了,因为他听到的消息,已经够震撼了,“等这件事完了之后,你再跟我说吧……你啊,不折腾得心跳就不算完。”

陈太忠走出门去,猛地就想到,传说中某人疯疯癫癫地大喊“王立华是美国间谍”,他心里就说不出地腻歪。

间谍什么的,他倒觉得这个可能姓不大,但是想一想,一个可能是拥有了美国国籍的主儿,居然在中国当官,这都是什么事儿嘛。

不行,这件事情我还是不能坐视,陈太忠坐在办公室里琢磨半天,又翻出了窦明辉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