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7 -2988一对棒槌

2987 2988一对棒槌(求月票)

秦连成说得不是很客气,可是曹福泉更不客气,“宣教部就等于省委吗?听说文明办马上要升格为正厅,那么,必须强调省委的直接管理。

正厅……猛然间,秦主任又有点拿不准对方的来意了,对方是来放火的呢,还是真的想纳入有效管理,还是游…想借这个光往文明办塞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曹秘书长气场真的太强大了,总算是秦连成也有点底气,所以他没有直接草鸡,而是强调一句一一老子这主任是副部长兼的,不是副秘书长,“那我还是要向潘部长请示,身为宣教的副部长,我是协助部长工作的。”

悸”曹福泉不满意地哼一声,就站起了身,“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但是我这么坚持,也是为了文明办发展,我曹某人是做事的人,你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最后我强调一遍,文明办要纳入省委的有效领导。”

“劳动厅的事儿,是陈太忠操作的,“秦连成真的受不了啦,终于拽出终极大杀器,“这个事情,我做为领导,是放手让他去做的。

“我会找他谈的”曹福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走出门之前,还冷冷地留下一句,“我做事也会放手。”

你欺人太甚了吧?秦连成抬电话给陈太忠,可是想一想秘书长最后的话,居然就那么愣住了,好事天才叹口气莫非姓曹的还存了将陈太忠裹挟进杜毅阵营的心思?

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一点,秦主任有点苦恼,遇上这种胡乱出牌的领导,他还真的有点无奈,只能感慨传言非虚曹福泉的办事风格,真的是犀利得很。

看来,是得找部长汇报一下情况了,秦连成也等不到明天早上了,站起身走了出去,不过去一打问,知道部长出去还没回来。

就在他转身回去的时候,身后跟过一个人来,正是陈太忠,他喜眉笑眼地发话了,“头儿,我知道文化节该搞什么了……多亏荆老的提醒。”

“你先等等吧”秦连成又好气又好笑地打断了他的话,权把子都要被人抢走了,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听喜辜儿?“来我办公室……”

“这货也欺人太甚了吧?”陈太忠听完下午的事情之后,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他自己是不规矩的典范,但是遇到同样不规矩的主儿,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就这行事风格和情商,比之哥们儿都略有不及一一这样的人也配做省委常委?

所以他摩拳擦掌地表忠心,“我该做点什么,您只管开口。”

“这个人的能力是有,只是在下面跋扈习惯了,还是没有很好地融入省委这个困子”秦连成淡淡地点评一下,“我能顶他几次,不过必要的时候,太忠你也得帮我分担点火力。”

“没问题”陈太忠一边点头,一边就摸出了手机,“他要找我谈话?要不这样,我主动去找他谈吧?”

“也没必要,没准他是试探”秦连成笑着摇摇头,反正他现在对上小陈,不需要隐瞒什么,“太忠你应该学会静观其如…嗯,荆老给你提了些什么建议?”

他疑问的尾音未落,陈太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一眼,脸上的表情登时变得异常古怪,“这个……其变,来得还是真快。”

给他打电话的,正是曹福泉的办公座机号,陈太忠并没有记录这个号码,但是省委的电话,是自有的万层号,而省委的核心办公区域,是一个千层号,其中又分百层号以标识各部门,这里面是有规律可循的。

对于熟谙规律的人来说,省委的各主要领导、各部门负责人,号码基本就不用记,看一眼也能猜出个不离十来。

打电话来的,是曹福泉的秘书,“是文明办陈副主任吧?秘书长要你马上到他办公室来。点”

“我正忙呢,回头再说”陈太忠一听这命令的口气,登时大怒,一抬手就压了电话一一你一个小破秘书,什么时候轮到你跟哥们儿得瑟了?

“曹福泉的秘书是谁?”下一刻,他笑眯眯地问秦主任。

秦连成早知道他的脾气了,见状微微一笑,“你跟他一个小秘书叫什么真?这世界上从来不少跟红顶白的,加强自身实力才是硬道理。”

“看他用的这些人吧”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是看不惯曹福泉,也懒得搭理,但是既然姓曹的想跟他谈一谈,他也就不怕去谈一谈。

只是这个秘书的语气实在有点成问题,他很自然地回击了。

下一刻,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笑着回答秦主任前面的问题,“荆老的意思,是搞个重阳黄酒文化节,我觉得这个挺办…,

“确实不错,听得我也愿意支持了”秦连成听完之后点点头,又笑着看他一眼,“你还可以夹带曲阳的私货,嗯,荆老想问题确实周到。”

其实,这是他的玩笑话,下一刻他面容一整,“不过太忠,这仅仅局限于咱们一省的话,意思也不大,最好能顺便搞个全国黄酒博览会。”

“嘻,全国的黄酒博览会多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搞曲阳黄的时候,就了解过类似信息,结果曲阳人告诉他,这样的博览会,曲阳区参加过几次,真的没什么意思一一“就是黄酒行业内部的厂商参加,自弹自唱的性质,群众不是特别关注。”

当然,他若是拿黄酒的出口份额来勾人的话,也不愁吸引来一些厂家参加评选。

但是欧洲市场是他陈某人赤下来的,凭什么为了配合省里的文化节,让出凤凰人的黄酒份额呢?老百姓已经被牺牲得很惨了,他不会代表老百姓去欣然接受这个牺牲一一哪怕这个市场,是他打下来的。

“口碑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秦连成不同意他的看法,“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尽心尽力的话,一点一点地来,把文化节变成订货会,将素波发展成世界黄酒之都,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老主任,我觉得你往常说话还算靠谱的,今天怎么这样啊?陈太忠心里禁不住腹诽起来,嘴上也不是很留情,“黄酒之都一一一一一一老主任,你大看得起我了,连行业协会都搞不出这么个东西来,我怎么可能呢?”

“行业协会跟你比,算个什么?”秦连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义乌的小商品之都,也不是谁封的,成绩都是做出来的……如果你能在这个文化节上投入十年精力,完全有可能。

“您的期限,倒是比荆老厚道一点……只有十年”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不过这话,大体上也是正确的,他要全心全意地去推动这个文化节的,这个目标是可能实现的。

然而,全心全意枷……,这可能吗?陈某人来红尘为了是历练,蒋世方又不是他爹。

见他不说话了,秦连成也沉默了起来,小陈若是在文明办呆十年,那也真是可惜了,大好前程会毁个差不多,干部升职,对岗位和资历都有一定的要求。

这就是现行体制的无奈了,为了防止地方主义盛行,岗位要讲个轮换,尤其是一把手,不管是谁,任一届两届没有问题,要是任第三届,真的就有点奇葩了。

“不管怎么说,先搞起来吧”秦连成撇开那些飘渺的想法,做出了决定,“能做多少算多少,大家都是为单位好的,有些东西想得太远也没意思。”

同一时刻,曹福泉拿着几份文件在看,看着看着,他猛地感觉,似乎有些什么事情没办,说不得按一下对讲器,“我州才让你干什么来着?”

“您让我联系文明办陈太忠”秘书小心地回答,“还要我半个门、时之内不要打扰您。”

哦,原来是这么个事儿,曹福泉想起来了,他才回到锋公室,就听说陈太忠回来了一一省委真的不大,于是他就让秘书通知此人前来。

而就在同时,他又吩咐秘书,你半个小时之内不要打扰我,我才接受秘书长这个位子,有太多的资料要看,太多的情况要了解。

他说的是实情,但是他想给陈太忠一个下马威,也是实情,听到秘书如此回答,他信手又拿起一份文件,“那行,让他进来吧。”

说完他撂下电话,拿起文件看了起来,听到门响,他更是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一一劳资看文件呢,没功夫搭理你。

“秘书长”秘书的声音响起,但是很遗憾,下一刻不是介绍来人,而是秘书歉疚的声音,“我通知了练太忠,他不肯来。”

“嗯……什么?”曹福泉很自然地点一下头,接着愕然地抬起头来,深深的眼窝中寒芒一闪,“你……把对话经过复述一遍。”

听完秘书的复述,曹秘书长嘿然地摇头,“你态度太冲了。”

可是我对别的不对眼的人,也是这个态度啊,秘书觉得有点委屈,却又不敢辩解,只能点点头,“我知道了。”

2988章一对棒槌(下)

“你不知道”曹福泉将手里的文件很随意地卷成纸筒,在桌上轻敲两下,“对陈太忠……我能说冲话,可是你不行,别看你也是处级干部,还是我的秘书。”

“那是我理解错误”秘书连连点头,“现在我再给他打个电话,语气和蔼一点……您看行吗?”

“不用了”曹秘书长看一眼桌上的时钟,很随意地一摆手,“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我给他打……,他还在省委吧?”

“还在”秘书诚惶诚恐地点点头,跟着曹头儿是爽,自己错了也能知道错在什么地方,然而曹老大一旦觉得秘书不合手了,换的时候也是毫无商量。

陈太忠州从秦连成办公室出来,就又接到了电话,一看还是那个号码,他真的有点不耐烦了,说不得接起来,很干脆地回答,“我的事情还要忙一会儿。”

“那就六点半,我是曹福泉”令某人吃惊的是,电话里传出的,居然是秘书长的声音,“六点半,翔凤酒家见,没问题吧?”

陈太忠知道,翔凤酒家离省委也就一千米出头,曹秘书长居然肯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问题,做为一个堂堂的省委常委,对一个正处能有如此的态度,不能说是不体谅人。

可是曹福泉的做派,愈发地激起了他的不服气,心说见就见吧,我还怕你不成?“没问题,我尽快去。”

陈太忠是六点二十五到达翔凤酒家的,一说找曹福泉,服务员就将他领入了一个包间,这个酒家不大,就是个三层楼,曹秘书长在二层的一间包间。

陈太忠敲敲门,不待对方回答,就推门走了进去,四下一看,只看到一个高瘦、深眼窝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包间里只有曹福泉一人。

不等曹秘书长发话,陈某人就大喇喇地走上前,很随意地坐到了沙发上,“秘书长找我,有何贵干?”

曹福泉上下打量他半天,差不多沉默了一分钟,才沉声发话,“说句实话,我对你这个人的印卜……,非常糟糕。”

“实话好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差不多笑了五秒钟,他才笑眯眯回一句,“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不需要改动一个字。”

“那么,我们已经就彼此的立场达成了共识”曹福泉的眼睛微微一眯,从桌上摸起软中华,抽出一根自顾自地点上,根本没想着让对方一根。

“这是一个很坦诚的开头”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手向口袋里一伸,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盒红色的香烟,他很随意地将烟盒一撕两半,从里面捏出一根来点上,同样的,他也没向对方让烟……,希望接下来的谈话,一样如此。”

曹福泉扫一眼那红色烟盒,微微一笑,“我的印象中,你好像不抽烟的。”

“我不抽烟,抽的是气势”陈太忠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吐个烟困,“要是你觉得这烟味道淡,我可以换雪茄。”

“不愧是背景深厚,特供熊猫随便拆”曹福泉的脸上,泛起一丝嘲讽来,“明人不说暗话,文明办的工作,办公厅要抓起来”

“我不同意”陈太忠又猛猛地吸一口烟,接连吐了几个烟困之后,才微微一笑,“我最烦摘桃子的了,而且我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哦”曹福泉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生气的后果也很严重一一一一一一真的n……

“你能隔着秦主任叫我过来,我也能隔着杜书记让你向某些人汇报”陈太忠侧头看一眼门口的服务员,“给我来一提青岛啤酒……那么,你生气的后果,可以跟我说一下吗?”

“啧”曹福泉听到这话,也禁不住嘬一下牙花子,他早知道姓陈的不好对付,却是没想到棘手若斯,“越过杜书记找我……比如说是谁?”

“你确定要试一试?”这次,轮到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了。

“实话实说吧,你这个人,我非常不欣赏”曹福泉能做到省委秘书长,也不是单纯的二愣子,他避重就轻一一没办法,他虽然官大,但是比靠山的话,他真的比不过陈太忠,尤其这货比他还不讲理……,但是你做的工作,我认为是有意义的。”

“我也这么认为”陈太忠大喇喇地点点头,然后话题一转,“那么,你想得到什么?”

“我不想得到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工作需要支持”曹福泉很坦然地一摊双手,“现在的社会风气,已经是不治理不行了……我不认为宣教部能单独完成这个工作。”

你能说得再惊世骇俗一点吗?陈太忠狐疑地看一看对方,然后略略一思索,才苦笑着摇摇头,“如果盛华说这个话,我可能会信。

“这些成绩,应该是在宣教部和省委办公厅的协作下完成的”曹福泉不以为意地撇一撇嘴,“如果说我想得到什么,那么就是这些了。”

陈太忠怔怔地看着他,居然就那么无语了,好事天他才摇一摇头,“真奇怪,你这种人也能上了副省。”

这话说得太过冒失,但是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而他的腰板硬实,所以一个小正处,也敢跟省委常委如此地挑衅。

“别以为只有正处才配有正义感”曹福泉不屑地哼一声,“是非公道,留给别人说吧,现在,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

“你确定要加强对文明办的管理?丶,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有话直接说,不要这么怪模怪样的”曹福泉冷哼一声,很干脆地点点头,“我确定,文明办必须纳入办公厅狗体系。”

“这话,你跟杜老板说去吧”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正在此时,服务员拎着一提青岛啤酒进来了,他很随意地用手指掰开一瓶,看一看瓶盖上的日期,“过期了……这瓶我喝了,其他五瓶你给我换了。”

不顾服务员惊讶的眼光,他拿起啤酒咕咚咭咚灌了两口,才笑眯眯地看向曹福泉,“你知道不知道,杜老板为啥不支持文明办的工作呢?”

“啊?”曹福泉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一一这道理不是很简单吗?只要是黄家支持的,杜书记就要反对啊。

不怪他这么想,想他曹某人,几年前还是苦求一个林业厅的厅长还不得的主儿,眼下蹭地蹦到省委常委了,缺少相关的积淀,上层建筑里也没发展什么人脉,哪里考虑得到这些?

但是这话,陈太忠居然这么这么郑重其事地问出来了,说明里面必有缘故。

难道是……涉及上层博弈?曹福泉的脑中,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个念头,于是他淡淡地看一眼服务员,“还等什么?去换。”

秘书长能点这个酒店,服务员也自然知道这位的能量,忙不迭转身走了,借着这个机会,曹秘书长的脑子疯狂转动,但是很遗憾,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真的太震撼了一点。

见到此场景,有人可能会说,杜毅做得不厚道,你既然把曹福泉提起来了,相关的忌讳你总该点一下吧,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了一各位看官想一想,你要是杜毅,会点吗?

所以,曹秘书长真是被打了一记闷棍,事实上,这个可能性秦连成也想到了,秘书长过来抓权,没准……是懵懵懂懂的。

但是,秦主任是想到了,可他不像陈太忠一般,敢这么直接点出来,毕竟双方地位差了不止一点一一也就是陈某人,敢直接说出来。

脑子里各种念头一闪,曹福泉发话了,“杜老枷……,一向也很重视文明办的工作的。”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就这个答垩案,已经让他明白,曹福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一一说来也好笑,因为他敢问,所以知道了,倒是秦主任心存忌惮,目前还在苦思冥想曹秘书长插手文明办的各种动机。

“光笑没意思吧?”通过对方的反应,曹福泉已经知道,自己的答案出了问题。

答垩案出了问题,那就是丢了面子,但是他现在计较的,不是丢面子与否,而是他越发地重视起了这个问题一、杜毅为什么不重视文明办?

答垩案是他不想接受的,但是偏偏地,他已经找到了真相,于是他轻咳一声沉声发话,“我做的事情,都走出于公心,我并不会收回对文明办的支持。”

我艹,陈太忠第二次被震撼到了,直到这时,他才正色看一眼曹福泉,“可能会有点不合时宜……你确定吗?”

我真不敢确定,曹福泉心里苦笑,但是他这人办事就是犀利”……我非常确定,我的公心会得到杜书记的认可。”

他说这话也是有把握的,杜书记一向也是放手使再他的一一就算做错了,只要动机是好的,就能得到杜老板的原谅。

一时间,陈太忠也有点佩服这货了,于是郑重表态,“我们不要干涉,只要支持。”

“必要的引导是必须的”曹福泉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肯让步。

“那么,就引导吧,我们有权力反对”陈太忠也表态了,不过这是属于他个人的表态,老潘答应与否,跟他真的无关。

“好吧,那么接下来,饭就不用吃了吧?”曹福泉这货做事,还真的有个性,“我真的看你不顺眼。”

“你可以点上,自己吃”陈太忠站起身向外走去,“服务员,买单……六瓶青岛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