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9 -2990遍地蛛网

2989 2990遍地蛛网

2989章遍地蛛网(上)

跟曹福泉的谈话,令陈太忠的感触颇深,秘书长说话做事非常有性格,这还在其次一一他陈某人更有性格。

他是真真正正地没想到,姓曹的居然是一心做事的人,而且人家表示,不怕杜书记有成见,因为自己走出于公心。

这个情况,就实实在在地太罕见了,陈主任一时都以为,这货是不是在什么花样,于是他给李无锋打个电话求证,曹福泉走出身于林业厅的。

“那家伙就是个愣头青,当初在厅里,就不服任何人”李厅长听说这个名字,也是一阵苦笑,“听说他去了寿喜之后,一个常务副市长就要压下市长和市委书记,你该能想到他有多霸道了吧?”

这还真是大牛人物,陈太忠听得也禁不住咋舌,就算曹市长身后站着省委书记,做为空降兵能同时力撼党政一把手,那也走了不得了一一更别说那时候杜毅还只是省长。

“曹福泉那人,是个做事的”接下来,祖宝玉也对此人做出了评价,“但是太忠,这个人看着性子直,其实心眼也不大,他不阴人但是记仇。”

这简直是哥们儿的翻版嘛,陈太忠有点明白,这尊福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哥们儿也从不阴人姐嗯,好吧,是很少阴人。

那么今天跟秘书长的对话,就应该是真正的共识了,不过同时,陈主任也很清楚自己怕是要跟姓曹的一直敌对下去了。

敌对也无所谓,只要大家都是做事的,那就算了,陈太忠也没想着要跟杜毅的人搞好关系,曹福泉想跟他搞好关系,他也不会稀罕。

事实上,对陈太忠和文明办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个分析出来了可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办,仔细想一想,啧,合着是忘了跟秦主任汇报一声了一老秦都知道自己要跟曹福泉碰面了,今天的事情就不要藏着了。

于是年轻的副主任给领导打个电话,简单地说一下见面的情况“……反正我跟他不可能成为朋友,不过据我的多方了解,这个人说话还是算话的。”

“嗯,我也跟部长反应了一下情况”秦连成在电话那边回答,对于小陈能主动打电话过来,他还是很欣慰的,“部长说了,正好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让办公厅多分担一点压力,反正全国各地都是宣教部副部长兼任文明办主任的。”

“问题是这个:曹福泉这是一厢情愿,他根本就不知道,杜毅为什么不支持文明办”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指望他分担责任,还真是未必能如愿。”

“他要是不履行义务,那就不要享受权力”从这个回答上来听,秦连成对曹福泉还是有一些怨念心这是非常正常的,撇开曹秘书长那极具个性的做事方不提,头上一个婆婆变成俩了,谁会高兴?

不过对小陈秦主任还是很愿意掏心窝子的于是他微微地透漏一点口风,“据我跟绍辉书记的分析,对文明办的工作,杜毅就算不支持也不会拖后飚……,尤其经办人是曹福泉的话,他进可攻退可守啊。”

啧明白了,陈太忠这才明白,为什么曹秘书长虽然一开始表示了惊讶,然后就表示说,不怕杜书记计较。

此人做事出于公心是一方面,但是没准老杜也略略暗示过一灬你想插手文明办?嗯,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对你是放手使用的嘛。

莫非是上面风向又有变化?陈太忠不得不这么猜刻,换届已经拉开了帷幕,最近各大媒体上,关于一号长南巡指示的宣传,力度不减反增,这意味着某些必得之心。

而对于杜毅甚或者蒙艺来说,他们的不表态,并不是说一定要反对,只是他们所代表的圈子想得到更多罢了,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留给双方的时间也不多了。

没错,一号固然想让他的精神上纲要,不惜为此付出一定代价,但是想借此狮子大张嘴的主儿也得看清了加一时间真的不多了。

那么相互间开始做一些试探和让步,也是有必要的,所谓讨价还价,可不就是这样吗?

想到这个可能,陈太忠甚至有点疑惑,曹福泉这次的莽撞,是不是装出来的?没准啊,这人是杜毅有意安排进来的棋子一一老主任说得好,由省委秘书长出面,杜老板这是“进可攻退可守”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还真是扑朔迷离……他禁不住暗叹一声,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感慨丢到了脑后一一这跟哥们儿有什么关系呢?

不管杜毅支持不支持,文明办的工作都是要进行下去的,而曹福泉愿意支持固然好,丫如果阳奉阴违的话——你敢阴人在先,就不要怪我阴人在后……虽然哥们儿真的很少阴人。

反正换一个领导,下面人就要跟着变化一些做事风格,这也是常态了,陈太忠一边这么碎碎念着,一边驱车向湖滨小区驶去,他很少有这每早回去的时候。

不过遗憾的是,回去之后他还要办公,别看还不到七点,雷蕾已经来了,她递给他一篇稿子,“帮我看一看,这么写行不行?”

陈太忠拿过来一看,才知道是天南日报想要报道一下,省文明办在报社设立了外联办,他禁不住哑然失笑,“我们租的是服务公司的印刷厂啊。”

再一问,他才知道,合着服务公司的韩总将此事汇报给了报社,一般人彝了也就算了,可是胡主任听了就关注一下,给雷蕾布置一个任务…一看能不能出篇稿子。

雷记者不好为这点事联系陈太忠,于是就步行过去,却正正地撞上李云彤刚签了合同,在跟其他两个人收拾房间。

李主任见雷蕾也不止一次了,知道这娃娃脸记者跟自家领导有点……反正是关系不错,于是就热情地介绍了一番,不过,傻大姐虽然耿直,却也没提及未来可能的展哪怕这记者是领导的好友她只是把意义讲了一遍。

那么,雷蕾真的就写不了多少东西,其实胡主任对这篇文章的定义,就是豆腐块,除非能挖掘出比较深层次的东西然而很遗憾,深层次的东西有可不宜现在说。

“这个稿子……明天你可以联系一下新任的省委秘书长曹福泉,看他什么意思,“陈太忠看过之后,就评价了这么一句。

“省委秘书长?“雷蕾听得登时傻眼,她可没想到,自己能主动采访这种级别的领导,“那是省委常委吧?要廴…让我们胡主任过去?”

“你去就行,去的级别太高,反而不好,“陈太忠摇摇头他只是想试探一下,看曹秘书长到底是如何行事邮一老曹今天能不拘一格地见他一面,他自然也能送点主动给对方。

要是真让胡主任去采访,消息传到老潘和老秦耳中那俩可不比曹秘书长这个棒槌,万一两人将疑问藏在心里不说,多少也会给他造成一点困惑。

“要是他不肯见我呢?n雷蕾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该怎么说?”

“不见就不见嘛”陈太总微微一笑,伸手去捉她微凸的下巴,“我还担心呢,那是常委没准我家的小虎牙要移情别恋。”

“你……”雷蕾听得大怒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跟你说,认识你之前,我一直洁身自好认识你之后,也就你这么一个情人…你不要侮辱我!”

“哪儿有?”陈太忠禁不住干笑一声心说哥们这嘴也真的不好,惹得雷蕾生气,于是他迅扭转话题,“对了,李云彤没跟你说,我在梅林街遇到的事儿?”

“没说,遇到什么事儿了?”雷记者顺势接话,她背叛丈夫背叛得心安理得,但是她不认为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太忠刚才的话,真的有点伤人,虽然她知道他只是想表示在乎自己,是无意的。

陈太忠将自己租房的经过说一遍,原本是想博佳人一笑,不成想雷蕾一个激灵,“什么?梅林街的强拆?坏了……晓1ì已经去了,那个房主好像被防暴队锋人打伤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刘晓1ì这是唱的哪一出?“三层拆成二层的?不会这么巧吧?”

“就是那个,关键是房主被打伤了”雷蕾点点头,“有人爆料,她就去看一看。”

“这不是胡闹吗?”陈太忠苦笑一声,“同情弱势群体没错,可她要了解清楚因果吧?”

“但是同情弱势群体,容易博眼球嘛”雷蕾笑着回答,“商报是社会性报纸,要讲个销量和效益的。”

“她别是忘乎所以了吧?”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心说新华北报可不就是这样滑入深渊的?因为利益的介入,媒体失去了公正的立场,最终沦落为摇旗呐喊的打手。

他本来是想由其展,看刘晓1ì会不会迷失了本心,但是转念一想,这点香火情还是要讲的,而且刘记者现在相当于是他的御用,出点事情,他的脸上也不好看,于是抬手拨个电话,“刘晓1ì,你采访奚望去了?”299o章遍地蛛网(下)

“有人爆料,我就过来看看”刘晓1ì回答得很直接,然而事实证明,社会大学才是最磨练人的大学,她早不复当年的青涩了,“事情经过,我大致了解清楚了,现在正在跟郭队长吃饭,刚才要给您打电话,您一直占线……要郭队长跟您说两句吗?”

“跟郭健吃饭?”陈太忠觉得自己这个电话,打得有点多余了,可是这也没办,谁要刘晓1ì是他的代言人呢?“电话给他,…,

敢情,就在今天下午,梅林街上演一出全武行,市建委的拆迁队过来了,奚望找了五六个小伙子负隅顽抗,建委的人正一筹莫展,防暴三大队过来二十多个小伙子。

防暴队的人来,那是真的敢动手,奚望找的人三两下就被解决了,奚老板拿起一桶汽油就浇在身上,不过他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就被防暴队员制服。

事实证明那个汽油……是掺了点色素的自来水,他身后的煤气罐也都是空的奚老板这么大的家业了,为这点小事搏命,划不来。

当然,防暴队员们冲上去的时候是为了防止意外生,动作难免大一点奚望受到点小磕碰那也是难免的,然后他的亲友团试图拿此做文章,给各种有影响的媒体记者打电话加一刘晓1ì就是其中之一。

但刘记者也不是菜鸟了,她甚至都不想亲自去,不过听到梅林街三个字,她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去防暴队一打听,她就知道,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需要细细落实所以她没有接受一些莫名其妙的红包。

然后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了,郭队长说你们不要随便报道一灬你是谁啊?刘记者说我是天南商报刘晓1ì,一直配合省委文明办搞这个精神文明建设。

哎呀这就是文明办陈主任一手抓的啊,郭队长马上表示,我是有组织的,不成想刘记者笑着回答,那太好了,当初就是陈主任把我扶起来的删我也是有组织的。

所以这俩就坐一块吃饭了,郭队长还想给陈主任打电话,不成想领导的电话真的太忙了不好打进去。

“这个奚望得狠狠收拾一下”陈太忠搁了电话之后,悻悻地抱怨一句,“自己明明盖的是违建想占国家便宜,还要理直气壮地找媒体曝光。”

“续吞国有资产数额比他大的人,真的太多了,也不见你要收拾谁”雷蕾不满意地哼一声,大部分的人,骨子里还是有个是非观念的,雷记者也不例外当然,若是涉及到自家利益,那就是另一说了。

“但是那些人做事,都是藏着掖着,谁敢像他这样叫屈?”陈太忠很不屑地一笑,“直接就找媒体曝知…有那胆子吗?”

“哼,真的有”雷蕾骨子里,也有一点不平之气,于是她点点头,“那些人都不用找媒体叫屈,直接就在媒体上喊反龘腐倡廉的重要性了,一脸的正义一一一一一一结果还没下会场就被纪检委带走了,比这奚望还丢人,性质更恶劣。”

“个例,个例”陈太忠干笑一声,心里却是暗自腹诽:我这些同事们,也真的太不给面子了,没信心保住自己,就不要瞎喊什么反龘腐倡廉嘛。

两人正聊天呢,田甜推门进来了,见到陈太忠居然在家,她就是一愣,“奇怪,这还不到八点,你怎么就回来了呢?”

“你也奇怪啊,不到八点,怎么就回来了?”陈太忠笑着答一句,田甜是天南新闻的主播,这个节目是八点才开始播的,一般而言,田主播回来都是八点以后了这不是现场播报,但是没准有什么要更正,一般没事的,主播要在台里待命。

“今天有个好消息,天南台有新闻在十大候选”田甜笑着回答,“还就是段天涯那家伙抓的,真的命好啊。”

“哈,那你说一说”陈太忠一听也挺感兴趣,“跟咱省精神文明建设,有什么联系吗?”

经过鲁班奖一事,他是有点领教这宣传的魁力了,六十多个奖项,天南抱回一个来就这么轰动,他自己都要考虑开讲座了,那这个全国十大,岂不是会更轰动?

“根本就是文明办组织的”田甜听得就笑,“还记得去年的万人长跑吗?”

这新闻十大,就是一年的新闻总结,那总结的,肯定就走过去的东西了,当时天南十四个地市同时开动,每个地市都有市台跟随拍摄。

所以,按说是没省台什么事儿,但是省台也不可能错过这么一个机会不是?于是他们也派出团队拍摄,但是这些冉队,大部分就在素波拍了。

拍摄是分好些点的,段天涯对口的几个点中,有人拍到了一幕:一个人跑不动了,旁边有人搀着他跑,跟跟跋跑冲向终点。

既然是终点了,旁边的长枪短炮肯定少不了,不止一个人拍到了这一幕,然而,只有段天涯做的节目,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为什么呢?因为段天涯做了一个处理一吣将相关环节的声音掩盖了,别人拍的片子,都是乱糟糟的一片,这俩人的声音也被录进去了,有人能分辨出来,说搀人者当时说的是,“奥运精神,重在参耳……马上就到了”

而段天涯在后期制作中,偏偏将这一段的声音抹去了,他就是给搀人者的面部来了一个特写,声音是听不到,画外音解释一一“重在参与。”

同一段录像,角度略略有所不同,但是一个是在嘈杂的声音里辨析这句话,一个直接通过静默和口型,分析出这话,如此高下立判。

评委的观点也很一致,声音太嘈杂了,不好辨别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喊的是“奥运精神,重在参与……马上就到了,呢?

这东西不好量化,而且还有作假的嫌疑,可新闻讲究个什么?第一讲究的就是真垩实!

但是口型这个东西,就好通过技术手段来鉴别了,起码通过专家来一分析,就知道人家差不多喊的是这意思,所以一一段天涯处理过的片子,因为真垩实而入选。

什么叫老手?这就叫老手,也许那一家现场拍片的人,也能确定自己听到的是这样的话,但是他们选择的表述方式出了错,那么,淘汰就是必然的。

段天涯得到过一次十大,这回是第二次候选,成不是幸致,而是他的大确实用到了,失败者无须怨天尤人,懂和不懂就差这么多。

“才是候选啊?”陈太忠干笑一声,他对这个,兴趣真的不是很大,“嗯,老段需要支持的话,你跟我心……,咱有实力,就不能被别人欺负了。”

“估计够呛”田甜低头换鞋,款款地走上楼来,“这个新闻的属性上十大有点难,而且今年是申奥年,倒是上申奥的十大新闻,那是铁板钉钉的,反正都是十大。”

“申奥十大啊,这可有点扫兴”陈太忠撇一撇嘴,拿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这可不是手的问题,是新闻的素材问题”雷蕾听得就笑了起来,“与其埋怨别人扫兴,还是太忠你没做出更好的事迹。”

田甜可不知道,刚才某人戳了一下雷蕾的痛脚,雷记者自然要小月、地还击一下,她讶异地看她一眼,“这跟太忠有啥关系……我说你俩吃了没有?”

“怎么能没关系呢?”雷蕾微笑着,小虎牙若隐若现,“他可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

“好好好,今年给你们做点能进十大的事儿”陈太忠也知道雷蕾火气未消,说不得站起身子,“做饭啦……”

第二天去了单位之后,陈太忠先去潘部长办公室转一圈,汇报一下那母子俩的事情,他昨天本来托秦主任转告部长,不过老秦苦笑着回答,窦明辉都要捂盖子了,你就当我不知道好了,行不行?

当然,潘剑屏听的就是完整版了,听完之后,他缓缓点头,“窦明辉想自查,就先让他们自查,这个事情你盯得紧一点……你感觉曹福泉这个人怎么样?”

他已经听秘书说了,小陈此前对寿喜的案子也有耳冉,以小陈的性子,他知道自己无须再注意这事,于是转变一下话题。

“我感觉……他要是肯讲大局,个人感觉就无所谓了”陈某人早就知道部长的态度了。

“嗯,你专心做事就行了”……部长点点头,说完这话下巴一扬,你可以出去了。

嘿,秦头儿从部长这儿得到的消息,可是跟我不一样,陈太忠走出门之后,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两人级别不同,陈某人也知道自己的性子,部长如此说,人家也是“因材施政,。

也不知道这会儿雷蕾联系了曹福泉没有,那厮又会是个什么反应?一时间,他有一点小小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