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1 -2992众皆不满

2991 2992众皆不满(求月票)

陈太忠回到办公室,处理起了今天的工作,其间还要接待来人和接各种电话,直到九点之后,他才稍微轻松一点。

然后,他是在跟郭建阳在一起,翻看各地市送上来的文明县区的评比申报,这个东西去年就开始了前期准备工作,今年前半年要展开评比。

按说这一套是洪涛分管的,不过秦主任对这个工作异常重视,表示说三个副主任协作一下,一定要把这个工作抓起来这是文明办年初的两项重点工作之一。

另一项就是陈太忠分管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了,但是很显然,有陈主任坐镇,这个工作不难完成,其实这个敏感的活儿,就算秦主任打算让大家协作,别人也未必有胆子伸手。

所以陈太忠得空的时候,就能琢磨一下这个文明县区的评选,当然,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他和郭建阳要做的事情,也无非是挑挑看,里面有些什么不合理的东西和漏洞。

这期间又有人进来请示各种工作,大约是九点半的时候,涂阳的宣教部部长居然亲自登门,说是拜访过秦主任了,现在过来是要跟陈主任了解一下,关于媒体监督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宜涂阳人最近配合得一直不错。

陈太忠的态度也很客气,跟他说了半天之后,又将人送到楼梯口,楼内有人见到陈主任对某人这么客气,禁不住纷纷侧目。

哥们儿的威信真的变得这么高了吗?陈主任走回办公室,一时间也没心思看文件子然后他就猛地自己忘了点什么事儿忘了继续关注寿喜的事儿了。

昨天赵连生都查出那么多了没理由今天什么消息都没有,于是他就拿起电话,给赵处长拨一个“连生处长,我陈太忠啊。”

“*,一直在忙,忘记通知您了”赵处长尴尬地咳嗽一声,“是这样,经过出入境记录我们已经可以确定,王立华持有美国绿卡,甚至……刘愚公已经移民美国。”

“然后呢?”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光查出来不算完?

“然后就是内部自查,还有调查死者魏国庆跟他们的关系”赵处长苦笑着回答,“陈主任我跟你说这些,已经是违反纪律了,其他的事儿,您跟窦厅了解。”

合着你不是忘了,而是不敢给我打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悻悻地撇一撇嘴,他有心再给窦明辉打个电话,可是想一想,办案终究是〖警〗察的事情,自己知道进度就井了,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老窦。

等到了中午雷蕾给他打过来了电话,说是上午见到了曹福泉,而且她只是报了一下工作单位和要办的事情秘书长马上就安排她去省委,“…………只跟我说了三分钟我想拿稿子去给你看的,又害怕你不方便。”

“嗯”陈太忠哼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他倒是不怕雷记者过来看自己,但是适当地控制一下频率,也是很有必要的,“曹福泉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说外联办只是个雏形,将来会设置专门的机构”雷蕾如此回答,“他还说要强调一下,这一点是办公厅指出来的。”

我晕n陈太忠听得是真无语了,这曹福泉也真的二到一定的境界了,这话你动一动嘴皮子容易一知道我们文明办要因此多出来多少压力吗?

于是,下午一上班,他就将这个情况反应给了秦主任,当然,他不会说是自己建议雷蕾去找曹福泉的,他就说写这篇稿子的记者,跟自己关系不错,得到这么个指示,就知会自己一声想必老秦不会怀疑我跟曹福泉有勾结?

秦连成哪里会在意这些小节?他听了之后,也是久久地没有发话,过了差不多半分钟,他才苦笑一声,“哎呀,怎么是这么一个人呢?啧……我也没办法再去找部长请示啊。”

没错,他昨天才就此事请示了,今天又请示的话,那成什么了?宣教部的副部长负责是协助部长工作的,只知道请示一点能力都没有,你还做井么副手?

陈太忠也只能跟着苦笑,他太明白领导此刻的心情了,于走出声安慰,“不过,看起来也是个想办事的人。”

“办事和坏事,只差一个字,好心办坏事的人,多了去啦”秦连成面无表情地回蕊“那……”陈太忠沉『吟』一下,果断地表示自己愿意冲在前面,“要不我再去找曹福泉,建议他暂缓做出这样的指示?”

“那怎么可能?”秦连成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他一眼,“你与其去建议他,不如去跟那个记者商量,撤掉文章里关于秘书长的指示。”

“这不合适?”陈太忠一摊双手,“省委常委都发话了,一个小

记者哪里有胆子不写上去?换给窦社长也不敢。

“对啊,省委常委发话了…………他都已经发话了”秦主任白一眼自己的部下,“你觉得你找过去,要他收回他说过的话,可能吗?”

这个理由陈太忠认可,但是这个试探的点子是他出的,不成想得了这样的结果,他心里懊恼,就要坚持一下,“就算不要他收回,也要反应出咱们的不满,他不能信口开河瞎指挥。”

秦连成沉『吟』半天,最终还是笑着摇摇头,“算了,就是你说的那话,他是打算办事的,回头有人问起来你外联办的事,你就说这是秘书长的意思,咱们不知情。”

这就是潘部长的原意,有权利就有义务,秦主任也是要将曹秘书长推到第一线去扛雷,反正出了成绩,宣教部占的怎么也是大头。

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真的是恼火,“可他这个瞎指挥的习惯,会带给大家太多不便。”

其实让小陈出个面也未尝不可,秦主任见他如此义愤填膺,心里禁不住又动一下,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该据理力争的时候退缩,容易养出更大的野心。

然而他再想一想,这么强大的战力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真是太可惜了,于是微微一笑,他不过是拿个指挥棒,听不听的,还不是在咱们身上?”

陈太忠也知道,曹福泉『插』手未必是坏事,但是心里总觉得不自在”

文明办确实很需要办公厅的支持,但是这没婆婆的日子过惯了,眼下发展得还不错,那么,为什么要多个婆婆出来,还是很不讲理的这种?

今天他回家,就晚了一点,先是去防暴三大队一趟,证明奚望确实未经允许,就制作了省委文明办的标牌,这种事情他其实无须亲来的”

但是奚望被打得挺惨关键是《都市晨报》的记看来了,其他人来,未必镇得住场子。

这个地北省的都市晨报的『性』质”介于《新华北报》和《天南商报》之间,也是社会『性』报纸,特别爱曝光,上次陈太忠在马坡村的绿柳小区打人,就是被他们捅出来的。

但是他们曝光的力度有限,立场也不是特别偏颇,影响只限于周边几省,所以重视他们的不多,但是别人去了也未必管用,所以陈某人亲自走一趟。

说白了,是奚望受的伤比较重,这个重伤不是在现场造成的,而是他被抓进去之后,媒体给三大队造成了一定的困『惑』,这货还不觉得是自己错了,而防暴队员们整天工作压力挺大,情绪也需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所以……就被教育了。

处理完这件丰,他还得去参加市反贪局高局长老爸的七十大寿,陈太忠跟老高不是很熟,可这是许纯良的朋友,他也通过老高办过事情。

天南的惯例,祝寿主要是在中午,事实上昨天中午也办过了,但是高局长的很多朋友中午不方便出来吃饭,而今天是周末,正好补办两桌,也就是官场里处得不错的弟兄朋友们坐一坐,图个乐呵,为此,他包了一个档次尚可的小酒店。

就连许纯良都很给面子地来了,陈太忠自然也要来,不过由于有事情耽搁,他来得还是晚了点,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动。

他一进门,许纯良就站起来冲他招手,“太忠,来这儿。”

这一桌在角落里,是今天级别最高的一桌,陈太忠走过去之后,发现除了许纯良和高局长,他只看着上首位那位面熟,其他人都不认识。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他走过去捡个位子坐下,十人桌只坐了七个人,有的是位子,一边说,他一边笑『吟』『吟』地点点头。

搁给别人说这句话,难免有攀附的嫌疑,随便一个人过来,就跟上首的说我见过你,不过陈太忠真有这个印象,所以也就不怕说,“好像是……奥申委的?”

“哎呀太忠好眼神”许纯良率先鼓掌,周围一帮人也跟着起哄,敢情这位还真是北京奥申委的,过年忙得就没责回来外国人不过春节啊。

这次回来了,就被高局长拉来了,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副司长,但是人家来自国务院,许纯良也得给人家个面子,让其坐首席。

对陈太忠来说,奥申委也就是那么回事,所以普通一阵寒暄过后,大家接着喝酒,然后高局长的老父亲出来敬酒,大家又陪着喝两盅,不过敬这一桌的时候,看得出来,老高也是心怀敬意,一个劲儿地感谢各位领导的光顾了。

陈太忠来,是应个景儿,呆了半小时就站起身告辞,搁给外人看,他和高局长是平级,虽然高局长还是手握反贪局的大印的实权人物。

但是高局长心里最清楚,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主儿,所以他非常客气地将此人送到了门口,当然,陈主任也再三地表示,自己有事,早走一步实在不好意思huāhuā轿子人抬人嘛。

有意思的是”他一走”许纯良也跟着走了,坐的还是他的车,这个现象让主家略略有点尴尬、

不过那二位都是少年得志”别人想说,也说不了什么。

倒是在送纯良回家的路上,陈太忠发话了,“好不容易抱个鲁班奖回去,不好好地宣传一下就回来?”

“有屁的宣传头”难得地,许纯良这种主儿都口出脏话”他不以为然地哼一声,“这不是拼能力,是拼关系呢,胜之不武……亏得殷放还把它当今宝,他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是受不了,就同素波来啦。”

“形式上的东西”你何必这么在意呢?”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芜然而,说人易说己难,陈太忠回了家之后,也是忍不住要在意一下形式上的东西,“小宁你们在啊”怎么雷蕾不在呢?”

“雷说了,她昨天偷吃,心怀愧疚,今天没脸见大家了”张馨笑眯眯地回答,昨天她和丁小宁等人都有应酬”回来得晚了,发现雷蕾和田甜正赤着身子大张着四肢在chuáng上喘气、姐妹们心里不平衡。

这也是张经理在近两年内的变化,搁在以往”这样的话她真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现在”她的脸皮就厚得多了,“蕾姐说了,她那一份儿,今天算到我身上了。

“张馨你真不害臊,你和太忠去北京,占了大家多少时间”雷蕾的声音自楼下响起,“我就是回去看一看孩子,大后天他就要开学了。”

雷蕾的胆子,比一般人大一点,『摸』着黑就把鞋换了,她蹬蹬地走上楼来,“馨儿啊,你背后说人坏话,今天你的配额……我征用了。”

“今天我就没配额”张馨咯咯地笑了起来,“一会儿小汤要来,预定了一个配额。”

“现在不说这个,那是一会儿的事”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了话,扭头看向雷蕾,“今天你的稿子拿回来没有?”“拿回来了,不过……最终定稿,是胡主任决定的”雷蕾是带了手包上二楼的,她翻一翻包包,掏出了两张纸。

陈太忠才拿过来扫一眼,就怔在了那里,“不是说……,

……,是个豆腐块吗?”

“本来是豆腐块,但是我去曹福泉那儿了,回来以后,领导就让我给稿子注水”雷蕾无奈地撇一撇嘴,“扩成六百字的稿子。”

对若干年后的网络写手来说,六百字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天南日报上六百字的稿子,那真的不算小稿子了。

陈太忠翻看一眼,也有点瞠目,这篇稿子,比昨天他看的要多得多,尤其是稿子里关于曹福泉的指示不少,尤其是后半截。

令他更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由于是周末,而晚上别墅里睡的人不少,他辛勤耕耘了很久,七点钟才起chuáng。

他醒来的时候,汤丽萍兀自蜷缩在他的怀里呼呼大睡,一条t腿很不客气地搭在他的大t腿上,圆规中间的部位,完全敝开着,她睡得非常酣畅。

经历了**之痛之后,昨天是她人生中最享受的时刻,甚至在关键的时候,张馨和刘望男帮着扛着她的两条t腿,这个现象很正常一刘大堂是大姐大,而张经理被人欺负的时候,小汤挺身而出来着。

希望我的女人,都能像你这样,每天酣畅淋漓地入睡,醒来时心情愉悦!陈太忠看着她微笑着的睡容,心中居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受到这种情绪的感染,他禁不住探嘴去亲wěn一下她的额头,然后侧头看一看,发现张馨离得也很近,禁不住又伸头亲她一下。

张馨跟刘望男和田甜不一样,她睡觉可是非常警醒的,撇开别的因素不谈,她每天上班的时间卡得很死,被他这么一sāo扰,登时就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里,有些许的血丝一凌晨大家玩得太疯了,不过看到他责着自己,她还是微微一笑,“不要了,我真的不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通过薄薄的丝被可以看到,她的双t腿还是略略张开了些许,如果某人坚持的话,晨练不是梦想,只是伸手掀开被子的问题。

但是陈太忠确实能感受到,张馨确实需要这么一场觉”于是他微微一笑,站起身出去了,脑子里却是还在琢磨,小汤这……好像不算名器?

汤丽萍跟他”这是第二次在一起,第一次那就不用说了,纯粹是开荒,没有任何乐趣可言,这次的话,小汤被开垦过了,没了那么多的阻碍”但是,她虽然紧窄,可从名器谱上查询的话,似乎……找不到对应的类型?

他这么想着,走出房门的时候,却见身材交o小的雷蕾从楼下跑了上来,她的手里挥着报纸”一脸的喜悦,“太忠,我的报道…………头版啊。

“嗯嗯,我家小虎牙的报道,上头版很正常……什么”头版?”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揪,脸上却是没什么意外反应,他笑着点点头”“拿过来,让我分享一下你的喜悦。”

陈某人分享的不是喜悦,看着头版上《省文明办设立外联办,省委办公厅表示要大力支持新生事物》的标题时候,他有点……想把报纸扔到楼下的冲动。

这个标题……上头版?陈太忠真的是欲哭无泪,这一下”真的是想低调都不行了,“雷蕾”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给我一个惊喜,但是这个惊喜,实在太惊喜了……我还没刷牙呢。”

“我也不知道文章排到头版了,这不是我的问题”最初的惊喜过后,雷蕾也意识到不妥了,“这个报道应该在第四版的……这应该是办公厅的意思,最少也是报社的意思,我走的时候时候,都问过,确实是第四版。”“头版就头版了,那又怎么样?”最初的惊讶过后,陈太忠恢复了平静,他冷哼一声,左右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

“这里面问题大吗?”雷蕾确实急了,她在报社多久了,这点味道能闻不出来?

“能有什么?”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顶了天不过是天南日报,还能是天南省委不成?”“这是风向标啊”雷蕾轻叹一口气,她只知道有问题了,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太忠微微一笑,眼见她着急了,才又一笑”“好了,你别这样,大概不会有山杳。”

这是陈某人的又一大优点,他很少在回来之后说工作,尤其是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情,工作和生活要分开。

然而事实证明,陈太忠真的想错了,潘剑屏在中午的时候,都打个电话,问一下窦草命,这篇文章怎么就放在头版了呢?

“曹福泉的秘书给我的助理打电话了,说是办公厅挺支持精神文明建设”窦社长解释得很到位,“希望这篇文章能排得尽量靠前。”

“哦”潘部长哼一声就挂了电话,窦草命跟潘剑屏也不是打了一两天交道,他很明白,这里面发生了点事情,而部长不便说。

人家不说他也就不问,其实想一想就知道,潘剑屏和曹福泉…………这俩之间发生什么事儿,哪里是他该问的?躲远一点是正经,更别说文明办里,还有新秀秦连成和陈太忠这种狠角儿。

潘部长这里是随便问一问,但是当秘书把报纸拿给杜毅的时候,

杜〖书〗记一看,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啧,这个曹福泉搞什么飞机?”

天南日报普通的头版新闻,杜〖书〗记根本不放在眼里他不是个没肚量的,但是这次不同,因为日报在前两天,才刊登了严抓干部家属调查表,并且希望媒体监督。

对于文明办的这些宣传,杜〖书〗记不闻不问,不支持也不反对,反正你们再怎么折腾,省管干部的进步与否,是我说了算的。

可饶是如此,都有人打电话给他,有的是反应情况的,有的走了解事态的,还有表示不满的,当然,也有表示支持的,从上到下都有其实不光是对天南的干部,对兄弟省份、对上面,文明办这都是个不小的动作。

但是杜毅还就置之不理了,反正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不需要跟别人解释太多。

可这件事的风波还远未停息之际,文明办的外联办出现在头版,而且曹福泉居然公然表态支持,于是他哼一声,“毅单,联系一下曹福泉,让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