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8 -2999代言

2998 2999代言(求保底月票)

2998章代言(上)

周瑞听到这怨气十足的话,也禁不住笑一笑,“你呀,就是怪话多……老人家说了,美籍华人当干部,咱们党是有这个胸襟的,白求恩还葬在中垩国丶立了雕像。”

“但是!如果有人偷偷地加入了外国国籍,并且使用欺骗的手段获得组织的信任,并且加官进爵的话,这是耻辱,是党的耻辱,是天南的耻辱!”

“老人家的眼光还是那么高屋建瓴,指示也一针见血,这个表态大快人心”陈太忠笑了起来,“不过这个案件还在侦破过程中,我插不进去手,今天,那个死者的孩子,我在素波给他安排好了借读的学枷…我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

“这个我们都知道”周瑞淡淡地发话,“老人家也不会插手,他就是表个态……嗯。”

啧,明白了,陈太忠这才想到,人家周秘书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他黄家代言人的身份说的,只是陈某人一向不怎么把这个身份当回事,所以才如此地后知后觉。

“那我知道了,周哥……嗯,周叔,我刚才听您说,这是先问的一点小事?”

“嗯,确实是,这个态度已经有人知道了,不过老人家真的很生气,我就再问一问你,看调查的结果出来没有”周瑞的态度很坦荡,他并不介意告诉对方:你不是第一个放风的。

至于说他打这个电话,也是一件小事,“听说你搞的树葬陵园,下牟月要奠基了?”

“嘿,您还真是消息灵通”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得,不用问,这肯定是李无锋跟陈洁说了,然后陈洁联系上了黄家陈省长可是正儿八经的老凤凰系人马现在还是领军人物,联系黄家的渠道都不止一两条。

可是这个效率……也未免太高了一点吧?陈太忠看看时间计算一下,他离开林业厅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这一点时间里李无锋联系上陈洁,陈洁联系上了黄家黄家都做出了反应,联系上子他陈某人,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按普通人的联系方式,这个信息周转时间是足够了,但是陈某人身在体制内,实在太明白其间的种种等级差距,以及悬殊地位导致的沟通不顺了别的不说,一个要紧人物的电话有多忙碌?要好的朋友一个小时打不通电话都是正常的。

更别说黄老这种共和国硕果仅存的领导了想把事情反应到黄老那里不是很难,但是想及时反应过去,那就不是一般地难了。

所以陈太忠有点咋舌心说陈洁不吭不哈的,手里还真有货,轻轻松松就联系上了黄老。

殊不知,他这也是想得左了主要是李无锋把下午发生的事儿,汇报得太详细了,说是曹福泉如何地跋扈,小陈又是如何地嚣张力

对于本家的嚣张,陈省长完全能接受——小陈也算是她的人,嚣张一点无所谓,多数的女性干部,处理问题都要带一点感性而陈省长也确实喜欢护短。

没错就是护短,对于新任的省委秘书长,陈洁原本就有点看得不顺眼,这个人真的有点太跋扈了撇开杜系标签不提,老娘当副省长的时候你还没当上副厅长呢。

所以她是真的抵触曹福泉,不过眼下杜系势大,她也懒得理会,等杜毅走了你还这么嚣张,我再慢慢收拾你都不迟一一不出意外的话,曹福泉这种人,这辈子也就止步于副省了。

不过,曹秘书长在视察省教委的时候,能蹦出来这话,这让她越发地恼火,心说陈太忠和李无锋都把话说得明明白白了,那个时候你还在视察我的教育系统,居然会表示不介意跟我一起参加陵园的奠基?

这真的太欺负人了,陈省长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略略地逊于秘书长,等参加奠基的时候两人一起露脸的话,必然是曹福泉抢尽风头。

当然,她要不想让曹福泉抢风头,也有的是手段,不管什么样的风头,总是要通过各种途径来体现的没有宣传手段,谁知道你占了上风?

而偏偏地,陈省长跟天南省电视台的窦革垩命也有交情,到时候天南新闻里,给秘书长半张脸,给陈省长整张脸,实在是是轻轻松松,那么……到底谁是胜利者?

所以,陈洁心里也恼火,省委的人视察省政府的工作,本来就过界了,还不尊重相关领导,于是她就要将这个情况尽快反应上去一一由于愤怒,她选择了比较直接的渠道。

周瑞对其间的因果,并不是特别了解,事实上他也无须了解那么多,听到陈太忠说自己反应快,他就笑一笑,“但是这个事情……嗯,太忠,我得说一声抱歉。”

“嗯嗯,能理解……你说什么,抱歉?“陈太忠正哼哼哈哈地舒爽呢,猛地听到敏感字眼,于是立刻表示出了疑惑。

总算是,这么些年的红尘历练不是白给的,所以他没有太过失常,“为什么要抱歉呢?不来就不来了,周哥你这么客气,我真是受宠若惊。”

“我去没问题,但是,我是为老人家服务的”难得地,周瑞很认真地解释,“别的活动无所谓,我直接就去了,耳你这是墓枷…犯忌讳,荆老都给黄老打电话了,说这是好事儿,老人家也说是好事,但是搁给我们这些人看,那就是犯忌讳。”

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黄老现在是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元老,虽然不怎么活动了,但是元老就是元老,平常的起居饮食,都不知道牵挂着多少人的心。所以周秘书这话,很是能代表一些人的想,黄老活得好好地,你们说什么的墓地,怎么看起来,有点像交待后事呢?

或者,黄老本身不会在意这个,毕竟凤凰黄的祖坟都被人扒了,他也没觉得有多么不能忍受,但是——以黄家现在的地位别人不能忍受啊。

“没关系,这有什么?”陈太忠听他这么说,只觉得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可是他又没办说那么明白,“我是说过一阵可能要去北京见了黄二伯或者您,提一下就行了。

“哦是这样啊”周瑞听得笑了起来,他听的可是陈太忠要请上面的人下去,不过对他来说,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表明意思了,“大概什么时候来北京?”

“这个还没定下来”陈太忠听得这叫个汗颜,心说一句谎言,要用十句谎话来遮掩果然是这么回事。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他发现自己刚才的思路彻彻底底地被打断了,一时间也就懒得再想这“学雷锋纪念日,怎么搞了,而是站起身来做几个扩胸运垩动放松一下。

想到周瑞要自己放出风去,陈太忠琢磨一下,跟老窦放这个风似乎没有必要,但是……许绍辉和夏大力那边,却是应该说一说的。

这么想着,他先拨通了夏书记的电话,“你好,我是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想找夏书记汇报点事情。”

一阵静默过后就传来了夏大力浑厚的声音,“是小陈啊,有什么事情?”

“我现在方便过去吗?n陈太忠不想在电话里说,“刚才听到一点消息。”

“嗯……”夏大力沉吟一下方始发话,“那你过来吧快点儿,我马上要出去。”

夏大力的办公室,离文明办也不远,五分钟后,陈太忠就走了进去,夏书记正在接一个电话,好像是关于什么综合治理整顿行动的。

放下电话之后,夏书记饶有兴致地看他两眼,方始笑着发冉,“什么消息啊?”

“是关于……寿喜那件案子”陈太忠相信,夏大力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案子,“上面有领导指示,说是如果有外籍华人在国内做官,还欺骗组织的话,这是党的耻辱。”

“嗯?”夏大力听得就是一愣,他拿起手边的钢笔,两指轻槎着捻了几下,才不动声色地发问,“小陈你心…是在跟我说?”

“对啊”陈太忠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说的事情应该归许绍辉考虑,但是,“所以我觉得,那个案子的侦破工作要加紧了……这不是怕您不知道这个消息吗?n

“哦”夏大力微微地点点头,他确实是不知道这个消息,不过这对他来说也并不重要,因为他相信,窦明辉应该知道这个消息——窦厅长知道的话,那自然不用他多费心。

发生在寿喜的事情,别说那两桩人命案,只说这个警垩察局起火,就是很严重的问题,夏书记知道省警垩察厅很重视,也知道潘剑屏和陈太忠在关注,在他看来,案子已经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他想的是,窦明辉未必喜欢自己关注此事,不过现在听小陈一提,他才反应过来,如果王立华和王刚真的出了问题,省纪检委过问的话,他这个政委书记,最好还是做点什么。

此事在前期调查的时候,他无动于衷,那是因为案子迟迟没有告破,但是现在上面发话了,这王立华和王刚,怎么都得先处理一下,跟省纪检委协调,肯定是他的事情。2999章代言(下)

想到这一点,夏大力发问了,“王立华在接受了省厅问询之后,目前是监视居住……嗯,现在让纪检委出面,合适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夏书记不会连这点分寸都把握不了,老夏这么问,多半还是试探的意思。不过这也是意外之喜了,他正琢磨着怎么提示许绍辉呢,老夏直接表态,倒是省去了他的麻烦。

夏大力确实是有试探的意思,不但试探小陈的心性,也试探黄家的意思,见到对方如此乖觉,他就笑了,“你倒是滑头,惹了事儿自己不管……唉,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这话说得有点前后不搭界,不过他最后的感慨,是针对陈太忠“黄家代言人,的身份去的,区区的一个正处,就能替这么大的势力传递消息,这样成长下去的话真的太可怕了。

“我倒是想管呢,省厅说我不是警垩察,“陈太忠笑着回答,“夏书记您还有别的指示吗?”

这是要告辞的意思,夏大力却是沉默了好一阵他才发问,“查不查王刚?”

“啧,陈太忠听得叹口气,他知道夏书记的难处,警垩察厅重新查魏国庆的命案,有充分的理由去找王立华了解情况两人认识嘛,而且对潜在的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也说得过去,甚至纪检监察部门,也能为此出动,但是找王刚没什么理依据,程序也不正确。

然而很显然从护照问题到年纪轻轻位居高官,再到警垩察局火灾,这一系列的大手笔事件,根本就不是王立华一今年轻人能搞定的这些事件的背后,必然有王刚的影子,是个人就想得到这一点。

虽然因果关系极为明白,但是还是那句话,逻辑推理代替不了证据,没证据什么也白搭一一起码,人家王刚现在还是政委书记,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冤枉一下也不要紧的那种。

那么夏大力确实会有点头疼这案子这么查下去……肯定会查出点东西,可是在这期间,王刚父子俩有什么异动比如说跑路了,这算谁的责任?

没有黄老的关注的话跑也就跑了,起码毒瘤是挖出来了但是现在人家关注了,这时候再出纰漏,那就未免太不尊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龘命家了。

陈太忠能理解这些,于是他整理一下措辞,才缓缓开口,“王刚肯定是要查的,纪检委那边肯定有他的黑材料……先查那些嘛,您说是不是?”

“哎呀,这个话我可不好跟许绍辉说”夏大力听他说得这么,就知道自己怎么做都没错了,于是笑着发话,“要不太忠……你帮我打个招呼?”

“还是不要了吧?”陈太忠听得苦笑,最近他可是真没少麻烦纪检委,从张峰、王志君到刘建章,有间接关系或者影响的,还有楼宏卿、江川等。

所以他觉得,自己跟许书记开这个口,还真不容易,“近期已经麻烦他很多事了。”

“哎”夏大力无奈地叹口气,他确实不好跟许绍辉说这个话,不过总算还好,他两人之间,倒也有其他的传话渠道,干是他站起身,好了,我还有事,也要走了。”

陈太忠跟夏大力一起出了楼!这个行为马上就被人发现了,尤其是大家还关注到,夏书记上车之前,还跟陈主任握手道别了。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消息就传遍了文明办,不过敢当面问陈主任的人并不多,当然,李云彤绝对是其中之一。

陈太忠正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傻大姐就镊手镊脚地进来了,他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于是头也不抬地问一句,“有什么事?”

“听说您昨天跟夏书记在一起来的?”李主任小心翼翼地发问。

“嗯?“陈太忠抬起头,讶异地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去写字,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找他说点事儿,正好一起出来。”

“是这样……”李云彤犹豫再三,还是发话了,“您能不能安排我弟弟进警垩察局?就是那个五子……为他的工作,我小姑也头疼得很,他也没别的本事,总不能开一辈子出租车。”

“啧”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奈,啥也不如…就会当警垩察?他对那个五子印象还可以,而且傻大姐也算得上是他的心腹,随叫随到的。

但是有些事情,口子也不能乱开,做领导的需要把握处事的分寸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所以他沉吟一下,才缓缓发话,“你说的我知道了,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吧,…警垩察系统的话,你还是不要想了。”

“哦,我知道了”李云彤略微一错愕,就点点头,领导不解释原因,她自然也就不敢再问,不过心里面,她还是略略地有点遗憾,她那堂弟脾气直胆子大,除了开车什么都不会,做警垩察就是最好的出路了。

至于陈主任考虑的把握分寸,对傻大姐还真不太适用,随着陈某人行情的水涨船高,积威也一点一点地加重,他又肯放手让下属捞一点外快,李主任哪里还会不知足?

主要还是家里人撺掇得厉害,她也实在却不过那些亲情,才不得不硬弄头尖求情。

陈太忠不知道她想的这些,又低头写一阵,才抬起头来,“你今天没事?那这样……去外联办盯着吧。”

“那地方,这两天我不想去”李云彤苦笑一声,“曹秘书长做了一个指示,搞得好多人上门打听消息,我怕说漏什么……还是让行动科的人在那儿吧。”

啧,陈太忠终于停下笔来,最近这曹福泉的强势,确实挺压人的,他虽然扛得住,但是下面人的工作都受到影响了一一令出多门,做事还真是难受。

“要不这样吧”他沉吟之后做出了决定,反正有些东西,他不是很感兴趣,丢给老曹算了,“你去办公厅问一问,马上要开始的学雷锋纪念日活动,曹秘书长有什么好建议。”

“我去?”李云彤讶然地发问,她工作的性质,可跟办公厅没什么对应的。

“就说你在外联办,感受到办公厅的重视了嘛,所以过去请示一下,“陈主任轻描淡写地做出了指示,“别说是我的意思。”

李云彤领命而去,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她一脸悻悻地回来了,“那帮人一直让我等着,东扯西扯的,现在才告诉我曹福泉不在,这帮混蛋。”

“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他让李云彤去,就预料到了多种可能,而眼下这种可能是对他最有利的,他不高兴才怪,“没事,回头我帮你出这口气。”

曹福泉上任之后,也是非常忙碌的,忙着熟悉各种工作,他是十一点四十才回来的,州一回来,就听人汇报说,文明办的李云彤过来了一一这女人是负责外联办的。

啧,又来这一套,曹秘书长一听,就又知道是陈太忠的试探,问一问她的来意之后,他大手一挥吩咐自己的秘书,“给陈太忠去个电话,就说,学雷锋纪念日,这种务虚的东西,我不感兴趣,他想怎么折腾,由他自己去。”

曹福泉也品出来了,这陈太忠似乎在意的是实事但是我曹某人也是做事情的,不跟你扯那些没用的东西。

有杜书记的支持,他并不在意那些飘渺的名头,正经是抓一抓实事,能抓到实权也能将劳落实。

陈太忠这时候刚出了省委,接到秘书的电话,心里也禁不住感叹,这曹福泉跟我也太像了吧?堂堂的省委秘书长,居然能说出对务虚不感兴趣的话来。

但是感慨归感慨,该说的话他是要说的,“李主任把事情向我反应了,请你转告曹秘书长,以后我们都不会请示了……我们耽误不起这个时间。”

“哎,陈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秘书一听这话,不是个事儿啊,总算他记得秘书长的叮嘱,所以很客气地发问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问一问你负责接待的人吧”陈太忠冷笑一声,压了电话。

做秘书的一打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办公室的人原本对文明办就有点对立的情绪,又阵说李云彤不过是个正科或者副处,觉得你们文明办派这么个人来,就想请示秘书长一一这也太牛逼了一点吧?

而且李云彤长得还不错,跟美艳少妇聊天,这个工作显然令人比较愉悦,于是这边就扯着她聊了好一阵——当然,关于这一点,接待的那位是不敢承认的。

秘书了解完这个经过,一时间竟然就这么无语了,在他看来,自己接待的人是有点问题,但陈太忠你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说白了,下级等上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白等了,也只能咬牙受着删去北京跑部的人多了,面对那些接待的人,不但得一天天咬牙等着,你还得陪着笑脸塞钱呢。

陈太忠居然会为这点小事发飙,这也太难伺候了……

(三更到,月初才排第十八名,有点低了,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