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 -3001磨合三千章

官仙无弹窗 3000 3001磨合(三千章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秘书的腹诽归腹诽,但是他还是要把真实情况向曹老板汇报一下,“秘书长,电话我打给陈太忠了,他那边有点抱怨…………说以后都不清示工作了。”“嗯……嗯?”曹福泉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之后,猛地就是一愣,我不过就是说我不喜欢务虚,你就敢这么跟我说话?

再想一想,他又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于是又发问,“他没说为什么吗?”

“他说嫌咱们的人接待不好,我了解了一下情况”秘书将自己打听到的事儿重复一遍。

“以后有话一口气说完”曹秘书长很不满意地白自己的秘书一眼,接着才又发问,“不是你授意这么做的吧?”“不是”秘书忙不迭地摇头,接着他才又解释,“我主要是觉得,陈太忠这气性也太大了,他派一个副处过来,就想跟您请示工作,而咱这边无非是让他等了一等……这算多大的事儿?他就呲牙咧嘴的。”

“啧”曹福泉听得嘬一下牙花子,其实他心里认可陈太忠的理由,对党政机关拖沓的工作作风,他也是深恶痛绝的,他甚至都打算好了,下一步就要抓一下这一块。

但是轮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他禁不住就要踌躇一下,其实说白了,主要问题还是在手对方是陈太忠,要是换个别人来投诉,他并不介意拿自己的下属开刀。

他跟陈太忠争得实在太凶了,姓陈的以一个正处的身份”扛他这个省委秘书长都不落下风”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省委里明白人很多,但是糊涂人也有,更有那阴险的主儿”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消息传来传去,难免就会传走样堂堂的省委秘书长,被小小的正处逼得对自己手下人动手。

曹秘书长确实看不惯拖沓的工作作风,而且他行事也一向果决,但是这一刻,他是真的犹豫了,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悲哀想要坚守本心,真的太难了,哪怕是公认的二愣子,也有他的不得已。

他沉吟了好一阵,又看一眼自己的秘书,“那个……李云彤来,不一定是要面见我的”称应该明白这个吧?”

“我是明白,但是……”秘书想说别人未必明白,可话说到一半,他真是不敢说下去了,于是就选择使用这种欲言又止的表达方式。

事实上”他很清楚,大家也都很清楚,李云彤来只是传话的,并不是一定要见秘书长,在省委里混,鲜有脑袋瓜不够用的一个副处待遇的主儿”还是外单位的,没有预约就想见省委秘书长,这现实吗?

接待的人无非是要借题发挥出一口气,秘书很清楚这一点,而且他相信领导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不敢再往下说了那些人如此借题发挥,容易让领导陷入被动。

“但是什么?”曹福泉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他: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试图蒙蔽我,一分钟内我就让你滚蛋。

“但是他们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秘书正色回答,就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做出了果断的选择,“所以他们假装不知道,借此上纲上线假公济私。”

“你还没笨到家”曹福泉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既然你都知道他们的私心了,该怎么处理……你去处理吧,我就一句话,做了错事,要认!”

“但是他们,也是为了维护咱们这个团体的形象”得,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秘书居然也会直来直去。

事实上,他知道领导喜欢直脾气,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他在领导的滔天怒海中荡舟捉贝,以求探颜得珠其实眼下是求自保,“我个人也认为,文明办一开始做得不太好,同志们有看法是可以理解的,嗯……只是他们采用的手段,太没有大局感了。”

“好,你们都有理,我给陈太忠打电话”曹福泉冷哼一声,抬手去抓桌上的电话,“你们都讲尊严,耽误工作是有理的……我的面子无所谓。”

“老板您别生气”秘书赶紧上前,接过了电话,他哪里敢让领导拨出去这个电话?于是他干笑一声,“我让他们怎么把人撵出去的,就怎么把人请回来……您看行吗?”“我看行不行,这个很重要吗?”曹福泉无可奈何地笑一声,他真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要我看,这些人都该自己辞职,哪怕不辞职,滚回家去不用上班了,工资该开多少开多少,他们不上班,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教……这根本就是社会发展的反作用力!”

秘书知道,领导这么说话,是又要暴走了,不过对他来说,这真是无所谓,饭碗保住了比什么都强,于是他就默默地听着暴风雨已经来了,彩虹还远吗?

“这就是我的意思”出乎意料的,曹福泉这次暴走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也并没有因此失态,“我要听到那个女主任当面向我请示。”

曹秘书长此番举动,不无掩耳盗铃的意思,他不想向陈太忠认输,但是又要找下面人的毛病,说白了,这也是转移注意力的一种手段我不是怕了你陈太忠,我是在整顿自家的工作态度呢。

当然,像这样的手段,明白的就明白了,不明白的也就不明白了,但是毫无疑问,如此一来以讹传讹的流言会少很多,秘书长起码不会那么被动了。

“那我去安排”秘书点点头,他马上就心领袖会了,其实这种大家也见得多了,无非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找一个正确的台阶。

有意思的是,办公厅给李云彤打电话的时候”傻大姐还就坐在陈太忠的车上”两人讨论着一个问题,“网吧规模化是必须的,有便于加强管理。”

“这个问题”你应该跟刘爱兰谈”陈太忠的印象里,网吧总是跟“未成年人”这四个字挂钩,如果是成年人……又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话,谁会去网吧?

眼下是劲1年,家庭里拥有电脑的人不算太多,可也不算少了”这些电脑里,能上网的差不多占了一半,有能上网的电脑,谁还会去网吧玩!

“这个你还真不了解”傻大姐对这一点,做过充分的调研,要说这网吧未必轮得上文明办去亲历亲为,但是素波市文化局副局长高乐天,就栽在了类似的事情上“那还是去年的事儿了。

“有些联机游戏,还就是在网吧里玩比较来劲儿,比如说《半条命》什么的回家就没那个气氛了”她的话有理有据,“在未来几年中,网吧会是一个热点,不仅仅限于青少年“……,刘爱兰也这么认为。”

听说那里是一夜情的发源地,陈太忠很想来这么一句不过这个话,有点不配他的身份,于是他干笑一声“刘主任支持,我读读书∷阁吧一夜情,也太搞笑了……那里能有什么好货?”

我跟张强吵架的时候,还在网吧玩过呢,李云彤实在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地图炮,但是……她还不好解释,正在犹豫呢,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正是上午调戏她的那位,奉了领导的指示,前来修好跟文明办的关系,不过这调戏的话说习惯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小

李……”忙不忙?”

“领导检查工作呢,对我的效率很不满意”李云彤冷冷地回答,傻大姐想当年也是省委数朵花里的一枝,虽然后来插在了牛粪上,但是有了这经验,对普通的牛粪也就免疫了,“张处长有什么指示,请说。”

“你的来意,我跟秘书长说了”这边的张处长,哪里是什么处长,不过是一个助理调研员,他还卖好呢,“秘书长想听一下你的汇报,你现在过来吧……“……,这可是个机会。”

“谢了,不用”李云彤果断地回答,要说这傻大姐,真是傻人有傻福,陈太忠回答的时候,她就坐在车上,根本都不需要领导的指示,就直接作出了回答。

也就是李主任神经粗大,随便换个副处来,猛地听说省委秘书长要亲自听汇报,怕是都要震撼和盘算一阵,可偏偏地,她拒绝得毫不含糊,“领导已经指示我了,以后文明办的事,文明办自己解决。”

说完这话,她就挂了电话,兀自不忘笑眯眯地看一眼自家领导,“怎么样,我这个话说得还不错吧?”

“呵呵”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李主任的傻气,有时候还挺能让人身心愉悦,“有长进,以后跟他们说话,尽量含糊,你觉得把意思表达出来了就行,他们能不能理会,那是他们的事儿。”

他俩聊得开心,可是那边的张助理调研员着急了,秘书长亲口发话,要我把人请回来,这尼玛“……,算了,我去文明办找人还不行吗?

然后他就一路疾走,来到了宣教部,不成想正见到大家纷纷下楼,下班时间到了,他好不容易看到个熟惯的人,走上前一问才知道,合着李云彤跟陈主任出去办事,早就走了。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这位的脸登时就白了………,

劲1章磨合(下)

陈太忠带李云彤出来,是收到了陈洁的邀请,吃午饭来了。

陈省长也有自己定点的饭店,这无需赘言,不过他俩赶到的时候,副省长还没到,两人只能在后门处等着。

还好,陈洁没有晾人的意思,五分钟左右她就来了,看到两人在那里规规矩矩地站着,禁不住笑一笑,“好了,不用这么客气,走吧。”

进了包间之后,陈省长才看一眼李云彤,又讶异地看一眼陈太忠。

“我们稽查办的副主任,李云彤”陈太忠介绍一下,以前他不怎么注意这些,不过中午饭在哪里不是个吃?他索性带个女陪客。

大家入座之后,他看一眼陈洁左手边的空座发现她的秘书没坐过来于是问一句,“一会儿还有人来?”

“哦,是高伟”陈省长淡淡地回答,高伟是文化厅的厅长,她知道小陈跟高厅长关系尚可,“正好一起坐一坐“…昨天我接到李无锋的电话了。”

“嗯,我想到了”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李厅长对工作还是挺热心的飞”

“你也不错”陈洁淡淡地看他一眼,她今天叫陈太忠来吃午饭,本来就是个奖励的意思,你帮我顶住曹福泉了,有功就该奖。

他俩在说什么,李云彤就完全听不懂了这就像陈太忠在丰四号院吃饭时,听蒙艺和郊健东的对话一样,说话的两人说得非常简洁,不明白的人听起来都是些废话,但是实际上双方就已经达到了沟通的目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李主任在的缘故,否则的话,陈省长倒也能说得明白一点。

“会有谁来?”简洁的废话还在继续,陈洁这么问,是关心黄家那边要来什么人。

“唉有点不吉利”陈太忠报之以苦笑,周瑞是来不了啦别人能不能来也不一定。

“啧”陈省长听得咂巴一下嘴巴以黄老的高寿,别人忌惮这个东西,她也是能理解的,不过听小陈的意思,北京未必来不了人,于是她指示,“嗯,你尽量吧。”

就在这个时候,高大微胖的高伟笑眯眯地走了,才一进门他就解释,“车子半路熄火,好不容易打辆车又遇上堵车…………太忠也在?”

“我们可是提前来了,态度很端正”陈太忠笑着跟他开玩笑,两人其实没见过几面,不过高厅长性格比较豁达,又受到过荆以远荆大师的指点,说话不是很见外。

既然高伟来了,陈太忠和陈洁的对话就该停下了,再然后酒店开始上菜,不过陈省长吃饭是细嚼慢咽,倒不像其他领导三下两下就解决战斗。

于是酒桌上大家就能说点事情,高伟也是个爱喝酒的,居然陪着陈太忠喝起酒来,然后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网吧。

“网吧这个东西,麻烦就是大”难得地,高厅长的眉头也皱一皱,“消防隐患、未成年人管理、境外不良信息这些都是要防范的,说起来涉及很多部门,其实一旦有事,板子还是打在变化系统身上。”

“那可以搞这个规模化经营”听他这么一说,陈太忠就想到刚才车上的话题了,听到这些,他才反应过来,似乎网吧这东西,确实不止是刘爱兰的事情。

“规模化经营,在搞啊”高厅长点点头,他这个厅长还算称职,对各种规定都记得极牢,“去年就发文了,地级市八十台以下的网吧不再新批,五十台以下的要补足五十,今年开始执行“……而且,一年后,这个标准会提升到一百台。”

“我说的这个规模化,不仅仅是提升硬件”陈太忠正色解释,他知道高厅长的意思,网吧越大就越得正规,否则的话封你几天或者说没收设备,业主得吐血这是一边设置资金壁垒,一边用巨额投资来约束业主,使其加强自律。

但是他要说的,可不是这个,“我是说网吧可以搞成连锁形式,一家有问题的话,所有连锁加盟店都要承担责任,这不比几十台机子强?”

“这个嘛……”高再长听得有点心动,但是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那这么一来,会不会造成某些程度的垄断?”

“这个市场,垄断起来太难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侧头看一眼李云彤”恍如说全国最大的网吧,那不是也是连锁的吗?叫飞什么来的…,李主任?”

“飞宇”李云彤小心翼翼地补充,在这个桌半上,她是没有主动发言的权力的。

“嗯,飞宇啊,我知道”高厅长果然业务熟练,他先是点点头,然后就陷入了沉思里。

陈太忠却是信心满满地看着对方,连锁的网吧管理起来的便利,根本不是那些零散网吧所能比较的,当然,下面具体办事的人少了一些好处这是必然的但是能拿下连锁牌照的主儿,又岂是那些小办事员的能量能撼动的?

这就是让网吧市场由无序转化为有序的过程,其间读书定是涉及到了利益再分配的问题不过这是不可避免的。

有人会觉得,都搞成连锁形势的话,自家赚的利润难免要受到影响,挂靠费你总得交吧?但是不管怎么说,麻烦和应酬是少多了一对真正的瞢通人来说,这才是最难过的一关。

而且这也不是只有支出没有效益的,公共资源方面的支出会因此减少比如说租用带宽的资金,几个网吧绑在一起就能谈得下来。

不过这些连锁牌照都捏在文化局的人手里的话,似乎也不好,垄断总会提高门槛,想到这里,他脑瓜一转”恍如说前一阵我见了市移动公司的邓总。”

“移动公司也有放带宽的任务”陈主任侃侃而谈,事实上他跟郊总没有接触过,可他总不能说是市移动公司数据部经理吧?

张馨确实跟他提过这一点,虽然在大家的印象里张经理就是个花瓶人物,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张馨去年搞的ip公话就得到了上面的认可。

而今年,她更是想将公司的数据流量放出去,为此她手下的到处在放带宽,不少时候她还得出马亲自跟对方谈。

甚至,连陈太忠所在的省委,她都打上了脑筋不但想放带宽,还想拿下集团用户的单子于是陈主任不得不正告她想拿下省委的单子,起码得是一个省委副秘书长开口,你不要胡乱打这主意了。

“移动?”果不其然,听到这两个字,高厅长的眉头就是一皱,如果有三分奈何,他是绝对不会支持运营商也卷进来的这本来就是文化厅的一亩三分地儿,他可以抱怨累,可以抱怨不容易,但是别人插手进来,他可不愿意接受。

“小陈的建议不错”陈洁听他俩说了半天,终于插话表态,“如果能搞成加盟连锁形式,管理起来确实方便多了,现在的网吧,根本是粗放型管理,接下来要一步一步地正规起来~

而且这个建议具备推广性,很多市场混乱的行业,都可以这么借鉴看来规范。

“确实不错”高伟也点头,虽然他不愿意别人伸手进来,但是他更怕麻烦,再说了,就算给移动一个连锁牌照,最后的审核握在文化厅手里就行了,“我是在考虑,现有的网吧,该不该强行合并……这些细节问晃”

“最好不要”陈省长和练主任齐齐摇头,然后副省长看副主任一眼,下巴一扬,你说。

“强行合并,容易酿成社会矛盾,继而引发激烈冲突,这个不可取”陈太忠摇摇头,“以前是交给市场选择,现在要强调引导,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多少下岗工人被阵痛了,总不能让网吧业主也被阵痛吧?”

“强烈的手段,能体现出决心来”高伟笑一笑,当然,他这也是个很随意的辩解,“太忠你心系群众是好事,不过……,这个网吧建设,跟文明办也有关系的。”

“一步一步来吧”陈太忠听得出来,老高这是调侃自己,有政绩却不要,不过对他来说,强行合并这种政绩,有点血淋淋。

于是他出个歪点子,“也可以变通一下,那些措施不得力的网吧屡教不改的话,超过某个数值,就勒令它强行合并……当然,这个数值得公示。”

“嗯,这就是细节了”高伟点点头,他一个堂堂的大厅长,对网吧这种小事,也没必要说得太多,“回头让他们搞个文件,给你文明办拿过去“…………这顿饭吃得还真值了。”

高厅长这话也有点客气,小陈的建议固然让他省去了一些麻烦,但终究就是个小建议,不过,谁让小陈跟陈省长关系好呢?

但是对办公厅办公室的张姓助理调研员来说,中午这顿饭他吃得是太心不在焉了,下午才一上班,他就又来到文明办的稽查办,“请问李主任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