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3005处处催

3004 3005处处催

3004章处处催

抓精神文明建设,抓到自己身了!走出许绍辉家之后,陈太忠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刚才的心态变化,就是因为自己的腰板不够硬。

这个问题,他以前可真的不在乎,甚至在他人生中第一次受贿的时候,他还很是有点沾沾自喜,钱是小事,关键是他涨情商了。

等到了后来,他发现基本找不出几个经济没毛病的干部,他就更心安理得了,大家都贪,我也不能太卓尔不群了这才叫人情世故。

总算是他自矜仙人的身份,不想把自己搞得太浑浊了,所以除了正常的应酬之外,他还真没搞贪污那一套。

就连他帮临铝跑下电解铝项目,范如霜要给他一个一年七八百万流水的业务,象征性地表示一下谢意,他都随手给了高云风确实,陈某人一向自矜是讲究人。

但是今天许绍辉决定对刘建章下狠手,亲耳听着许记杀气腾腾的话,这还是极大地触动了陈太忠,一个处长的生死,就掌握在一个省委常委的一念间一一公务员离刀口,真的不远。

其实哥们儿的屁股,也不是很干净啊,自身不过硬,凭啥要求别人呢?某人的脑子里,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陈太忠一向认为,自己进官场以来,已经是很谨小慎微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这样的感慨,那只能说是抓精神文明建设,抓出道德洁癖了。

他在办公室的小床,辗转反侧了好久,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哥们儿这是第一次把人往刑场送,所以有点进退失据,这种事情,习惯了也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这十五分钟的饭,确实给年轻的副主任造成了一定的困惑,以至于他一下午都不怎么提得起精神来其实那刘建章真的没得罪我。

然而,提不起精神来,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大约是在下午四点,陈太忠正在办公室查询资料,秦连成打电话过来十要他过来商量事。

秦主任的办公室里,刘爱兰已经端正地坐在了那里现在的文明办就是这样的格局,康楼电去正林挂职副市长,秦主任在小范围商量事,就是面对陈刘二位副主任。

洪涛就有点淡出大家视线的意思了,不过这也正常,他在跟康楼电竞争挂职的时候功亏一蒉,很久都没有缓过来劲儿,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在宣教部,他的资格可是比康主任老。

而秦连成孤身一人来到文明办任,虽然有背景,却是不能无视潘剑屏的感受,不过,洪涛这个脾气一耍,那是跟潘部长过不去,顺理成章的,秦连成就可以淡化此人的存在了。

现在,洪涛知道错了,但是事态已经发展成这样了,秦连成不给他这个机会,秦某人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仇一你要觉得我处事不公,去找潘剑屏告状啊。

秦主任也没打算一直不理会洪涛,但是在文明办升格之前,他是要晾一晾这个人,以免再出什么别的问题,而且他不怕对方胡来灬一有小陈支持我呢。

凭良心说,秦连成任文明办主任,真的是风调雨顺,没什么大动作就掌握了这个部门,里面的功臣是谁,大家都很清楚,不过有些事心里知道即可,说出来真的没意思。

这些话就扯远了,总之,秦主任和刘主任已经坐在一起了,见到陈太忠进来,他才笑着发问,“真稀罕啊,今天没出去?”

“在准备下个月的活动”陈太忠正色回答,“有点忙不过来。”

“什么活动呢?”秦主任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和刘主任商量的,也是下个月的活动。”

“嗯……引5的活动”陈太忠犹豫一下,实话实说,“学雷锋纪念日、植树节和消费者日,离得真的太近了,要好好安排一下。”

“引趴……,你也打算搞?”秦连成听得一皱眉,要说三月十五号的消费者日,文明办勉强能沾得边,但是由于前两今日子,跟文明办的关系太紧密了,照往常的惯例,这今日子,文明办体现一下存在就行了,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去准备。

“不搞不行啊”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消费者不满意服务和商品,总有他们的原因,说到底,不管是商家的问题还是消费者的问题,消费理念的冲突,还是要归到道德范畴。”

“嗯,那我支持你”秦连成点点头,他对引弛很熟悉的,以往这个活动总是被工商、质监等部门垄断,从职能讲,眼下文明办想插一杠子进去,并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

事实,他很欣慰陈太忠能不停地为文明办找来各种素材,素材的增加,意味着文明办职责范围的增加。

当然,以他多年为官的经历,要想找素材的话,能比小陈还要多,不过素材和素材不能比,就像人和人不能比一样,有人具备将素材转化为职能的能力小陈就是这样一个人。

而他秦某人,做不到这一点。

“现在,团省委想在学雷锋纪念日组织个活动”秦连成说出自己的本意,“他们请求咱们文明办的指导,学雷锋做好事……这是青年干部应该积极追求的。”

我其实更想去网抓逃课的少年,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活动,真的有点不感兴趣,他点点头,“嗯,我也支持,我记得刘主任你跟团省委的人很熟?”

“刘主任熟,我也熟,丶秦连成听得就是一笑,他原本就是团省委出来的,而刘爱兰是团市委出来的。

团市委出来的,一般进不了省里,不过刘主任是个例外,她原来是素波冉市委副记,然后兼任了省青联任副主席一一要不然,她怎么能跟团省委的人那么熟。

总之,这两位论出身都是团委的,虽然彼此之间的阵营远了点,但硬要找渊源,也不是那么难,而眼下两人更是目标一致。

“团省委的意思,是搞一个雷锋在我心中的爱心接力活动”秦连兑兑而谈,“太忠你也知道,雷锋精神,现在都是后娘养的了,但是咱们总要做点什么。”

“主任您支持的,我一定支持”陈太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真的不是很好,他伸出双手,使劲地揉一揉脸部,最后才发话,“不听话的,拉出去打靶。”

“你这叫什么话?”秦连成很奇怪地看着他。

“实话啊”陈太忠手的动作根本没停,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他心里有怨气又有感慨,“既然让咱文明办指导,他们可不能三月来四月走。”

秦连成是何许人也?一听他这话,就品出了其中的怨气,但是这个现象是客观存在的,风气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扭转的,他沉吟一下发话,“那么这样,这个活动尽量推广到九月份,新生招生教师节之后……先按半年算。”

半年总是比学雷锋月好一点,陈太忠这才放下手点点头,其实他理解秦主任的无奈,能有这么一个态度,已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微微一笑,“我可以帮他们来搞。”

“你……”秦主任琢磨一下,才笑眯眯地点头,“嗯,你有这个态度就好,不过你已经很忙了,这个事情交给小刘。”

他本来还有点想法,但是听了什么打靶之类的话,哪里还敢让这厮去做这件事?以小陈那尿性,万一团省委出于某些原因,不得不中止这个活动,这家伙绝对会折腾得天下大乱。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刘爱毒点点头,她做这种工作,还是比较拿手的。

“坚持到九月的话,重阳节的宣传就跟得了”陈太忠的思路,不知不觉地被带歪了,当然,重阳节是传统节日,跟雷锋是无关的,但是他正在张罗搞黄酒文化节不是?

“对了,你这个文化节的事情,筹划得怎么样了?”秦连成发问了,“看着时间还早,其实也不早了……部长挺赏识这个点子。”

“今年重阳是十月下旬”陈太忠听到领导这么问,一时间也有点愕然,“心……,还有八个月呢,很着急吗?”

秦连成当然着急了,要知道陈太忠可是在文明办挂职的,七月份就期满了,之后又会怎么回事,谁能说得半楚呢?

按照惯例,挂职期满是要回原单位的,但是很显然,章尧东不会欢迎陈太忠回凤凰,而且这家伙现在已经是正处了,莫不成回凤凰科委,做个带括号的副主任?

所以,小陈在文明办扎根的可能性更大一点,部长和他秦某人都挺赏识小陈,关键是人家能力也出众,半年多的时间,就把一个边缘的文明办搞得风风火火的,有充足的理由留下来。

然而这只是秦主任的猜刻,到时候到底能不能留下小陈,这还是两可的事,那么他一定要催着对方,把一般人办不了的事情,早早地安排到位。3005章处处催下

有了这样的认识,秦主任肯定是要狠狠地使用陈太忠,“反正是尽快,既然是黄酒文化节,总不能光说咱天南的黄酒,外省的黄酒也要联系啊。”

“外省的,我倒觉得没必要太着急”陈太忠不知道老主任还有别的心思,“先把咱天南黄酒的旗号打出去,吸引他们过来,这和邀请他们过来,是两个概念。”

“这个啊……,咱俩说了也不算”秦连成听得笑一笑,眼见这家伙动力不足,他就要催他一催,“你不会一直都没动作?”

“哪里,我都拟出草案了”陈太忠整天不在办公室,所以最讨厌别人说自己不专心工作,一边说,他一边就站了起来,“就在办公室放着呢,我现在就去拿。”

“你……”秦连成还想说什么,不过这家伙一转身就风风火火地走掉了,他嘬一嘬牙花子,无奈地看一眼刘爱兰,“真是说风就是雨。”

眨眼间,陈太忠就将草案拿了过来。

秦主任大致看了两眼,将稿子推回去,“嗯,你跟省政府那边沟通一下。”

“您得先报给部长看?”陈太忠有点奇怪领导的指示,这事儿怎么能甩开潘剑屏?

“草案,那就是用来商量的”秦连成果断地表态,他认为自己必须推着这家伙走,“现在拿给部长看,意义也不大,你先去跟省里沟通。”

陈太忠拿起稿子,悻悻地走了,出了主任办公室,他隐约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却是死活想不明白,很久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啧,老秦让去商量学雷锋,结果啥都没说,又派我抓文化节,领导也真是……朝令夕改啊。

说起跟省政府沟通,他有点头疼,寻思来寻思去,直接找肖劲松肯定不合适,找褚伯琳,老褚那货没准又要杆子提别的要求,还就是只能找蒋世方。

穆海波接到这个电话,请示了一下蒋省长然后做出回答,“四十五分钟以后,省长会回办公室,到时候你在就行。”

就一个草案,蒋世方也要面见我?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也是有点奇怪,他实在不能理解,省长大人的兴致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做了大省长,真的时间那么宽裕?

五十分钟之后,蒋省长接见了年轻的副主任,他的态度不知道比森主任好了多少,一看标题他就点头,“重阳黄酒文化节”……不错,这是个很好的创意。”

然后,就这两张纸不到八百个字,他看了差不多十分钟,又微微点头,“嗯,这个构思是值得肯知……,不过看起来,有点自弹自唱了。”

自弹自唱……这个中性词似乎偏贬义?陈太忠有点不满意这样的评价,不过他也没办法计较,“那请您指示一下。”

“像这个只请销售商,不清其他厂家,这个眼界……,有点小了”难得地,蒋世方的逻辑,跟秦连成一模一样,“想要办成国内一流、具有影响力的文化节,不能敝帚自珍。”

“但是他们一来,影响咱天南黄酒的销售了”陈太忠很不认可这个建议,他有浓重的山头主义情结,所以他据理力争,“这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我不认同这一点。”

你……,蒋世方对他的态度,真是有点无语,要是换个别人,他早呵斥了,但是对面前这个家伙,他还不能这么做。

于是他叹口气,耐心地解释,“小陈,你已经逐渐成长起来了,有必要要培养良好的大局观,这个大局感和小集体主义并不冲突,你想,如果三五年之后,咱们的这个文化节有了相当的知名度的话,…,…可以向订货会方向发展。”

“但是就算发展成订货会,未必能保障了咱天南黄酒的销售”陈太忠对这个前景不感兴趣,而且,三五年之后,…,…哥们儿在陪小萱萱周游世界了?

蒋省长不做声,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唉,你也是个形式主义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从蒋世方的话里,他终于听出了答案,老蒋无非就是想搞个国内知名的文化节出来一灬当然,黄酒这东西起源和兴盛都在中国,国内知名就相当球知名了。

蒋省长的这个心情,他能理解,有个知名的文化节,对树立文化形象和打造城市品牌,都有很积极的一面,而且这确实也属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范畴。

但是,…,…哥们儿还是做不到那么大公无私,陈太忠也知道自家的心性,他沉默半天之后,轻叹一声,“草案我已经做出来了,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政府这边看着处理,秦主任表示了,他会积极配合的。”

说完这话,他觉得自己如此顶撞省长,似乎有点强硬了,说不得又补充一句,“曲阳黄刚走出去,我不想让凤凰父老乡亲和黄酒企业,戳我的脊粱。”

啧,蒋世方见他要撂挑子,也是一阵叉疼,这个文化节,省政府确实能搞,但是,…,…省政府自己能搞好的话,他有必要抓陈太忠的壮丁吗?

说到底,省政府能做的不少,比如说联系销售商和厂商,甚至可以联系一些明星来捧场一一天南是艺术荒漠这一点不假,但是真想请来一些重量级的大腕,也未必会有多难,大把的银子撤出去,什么样的人请不来?

不过说到撤钱,这就涉及到成本核算的问题了,蒋省长想搞好这个文化节,却又不想在这方面被人诟病,万一被人说搞面子工程,那就没意思了别说大把钱洒下去,这再子工程还未必一定能成功。

可是说到国外的明星,那别说天南省了,去北京也找不到几个能运作的主儿,否则瑞奇马丁来一趟中国,也不会惊动这么多人。

然而,邀请外国明星来,还是很有必要的,想把文化节办好,让黄酒冲出国门是最好的噱头,而明星代表风潮,想要走向世界,就需要这样的人来宣传一一选几个国内明星,人家外国人知道他们是谁吗?

说来说去,省政府具备操办这个文化节的能力,但是办好并不容易,如何让这个活动在前夕就全国轰动、四方关注,这是很关键的一环,而一开始不能很好吸引眼球的话,后续的工作难度,是可想而知。

说来说去,想增加这个活动的成功率,陈太忠是绕不过的一环,撇开这家伙邀请别人的能力,只说会二十九门外语,这就是,…,…无人可以代替,更别说此人还有驻欧洲工作的经验。

所以蒋世方真的有点坐蜡,他跟凯瑟琳,米歇尔也打过交道,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能从她那里得到更多,人家对天南的支持,其实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一一而且就这么小小的一个文化节,堂堂的省长出面,也有点小题大做。

你这挑子撂得还真是时候!蒋省长沉吟好事天,决定让这小家伙一次,“好,今年就不邀请生产企业了,但是,…,…人家如果硬要来呢?”

“硬要来,肯定也不能拦着”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双手,对于这一点他想得很开,“我不排斥他们主动来,但既然不是咱们邀请来的,咱们就没有太多的义务。”

这个态度还差不多,蒋世方满意地点点头,其实想一想小陈的思路,也是可取的,天南的文化节要是能搞好,影响传出去的话,不愁其他企业不来,要是搞不好,苦苦央求别人过来还真不够丢人的。

蒋省长想通这一点,也不计较局面大小了,而且还让他找出个理由来,“打铁还须自身硬,你的想法也不错,跟入世一样,以这段时间来保护咱省的黄酒企业,让他们有一个借此发展壮大的机会,增强竟争力,至于抓得住抓不住机会,看他们自身了。”

要不说这话在人说呢?

当然,该强调的他也会强调,“第一届就按你的想法了,但是以后不会永远这样”…小陈,我可是听取了你的意见,这一届要是办得不好,我可不答应。”

陈太忠知道,这蒋省长也是给了自己面子,他不能不知足,于是他就问另一个关键问题,“那这个,…,…费用,您总该跟我透露一下?”

“费用,…”,蒋世方沉吟片刻,这个东西他也说不准,“反正到时候要有赞助的,你先把要请的人费用核算一下,嗯,就像那个春节联欢晚会一样,人要有名,钱要少花。”

“次是碰巧了”陈太忠坚决地抗议,开什么玩笑,五十万美元请瑞奇马丁不远万里地来一趟中国,这不是陈某人有面子,是中国的春节有面子。

“这次也会碰巧,你的运气一直不错的”蒋世方难得地看梨这家伙着急,于是微笑着回答,“我给你面子,别人也肯定会给你面子。

“我尽量”陈太忠见老蒋开始不讲理了,于是悻悻地点头,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儿,眼珠一转又提出个要求来,“省长,还有点事情要麻烦您。”

蒋世方默默地一扬下巴,说!

“今年的三一五活动,我们文明办想牵这个头”陈太忠已经做了一些准备,也打算好去公关了,但是蒋省长点头的话,政府部门配合就很轻松了。

到,要掉到十八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