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6 -3007那书记家

3006 3007那书记家

“三一五……”蒋世方沉吟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文明办提的这个要求,不算不靠谱,消费者日涉及的不光是生产商和消费者,还涉及了诚龘信经营和道德重建的话题。

但是这个事情交给文明办操作,蒋省长还真是有点不放心,他不是怕文明办夺权,事实上,消费者日的活动举办权,没什么人稀罕一一这是得罪人的差事。

蒋世方忌惮的还是陈太忠,他对此人的杀伤力有着清醒的认识,搁给别人,是不疼不痒走个形式的活儿,搁到这家伙手里,很可能酝酿出惊天的大事。

所以,虽然小陈刚表示了对文化节的支持,蒋世方还是不得不慎重考虑,他沉吟一阵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具体的事情?”

“这个倒是没有”陈太忠摇摇头,他要牵头搞消费者日的活动,主要是想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假冒伪劣的商品、不诚龘信的服务等现象的存在,涉及很多原因,但是毫无疑问,道德缺失才是最大的根源,没有之一。

“没有的话,文明办挂个名儿就行了”蒋世方很干脆地做出了决定,“具体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嗯,你要是想指定一些案例,我也支持你。”

“我想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陈太忠无奈地回答,他真是受不了啦,怎么你们都跟防贼一样防着我呢?秦连成是这样,蒋世方你又是这样。

“这个没问题”蒋世方继续点头,对他来说,只要文明办不插手实质操作,他不介意答应得多一点,只求事态可以控制这也就是说,某人一旦插手,就等于事态不可控了。

老蒋你欺人太甚,陈太忠这下是真的恼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就算再愚钝,也听出省长大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了,于是他暗暗发誓,你且等着我给你找两个重量级的话题来。

凭良心说,他现在手上,还真没有特别合适的案例,之所以想伸手,他不过是觉得,这是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结合得较为紧密的一个点而已,如果能拿下来,具备比较强的现实意义。

怀着这种不甘的心情,他悻悻地离开了省政龘府,再看一看时间,他有点傻眼,合着这么一阵,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今天他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办,不过,在蒋省长那儿呆得不爽,再加上中午在许绍辉那里的感触,他真是没兴趣一一践约,于是索性将这些应酬全部推开。

推开这些应酬,也总得有个地方去,按陈主任最新掌握的减轻压力的窍门,应该是找个新鲜的女人来,然而,连圆规腿都被他正了,在素波,已经没有等待他攻克的目标了。

去看一看老那的老爸吧,很奇怪地,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他总共就去过那帕里家一次,今天居然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实在是奇怪得很。

不过,想到就做了,他给老书记打个电话,说是帕里走了,我一直都没去您那儿招呼,实在是不应该,今天略略空闲一点,想去蹭一顿饭,有点冒昧了啊。

接电话的是那老书记,他登时就长叹一声,“想来就来,住家里都没问题,唉……社会走进步了,不过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也是越来越复杂了,我这一个退休老头,你想来就来了,还打什么的电话,小陈,帕里的嘴里,可没说你有这么世故。”

那书记其实也有点老派人的作风,等闲跟年轻人不会说那么多,不过,自家的儿子怎么搭上蒙书记的,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肯定要对陈太忠客气。

时间还有充裕,陈太忠又去了一趟省电视台,省台今天也有喜事,段天涯的新闻,终于入选申奥的“十大,了,对省台而言,这个意义一点不弱于凤凰科委大厦的鲁班奖。

陈主任过来,就是应个景儿,根本没打算呆多长时间,不成想李枫副台长发现了他,死活不肯放他走,“陈主任你来都来了,怎么也要吃顿饭再走”

其实省台招呼人,真的没有这么热情,但是陈主任不一样啊,人家不但是宣教部的领导,手里还握着让省台眼红的资源,领导加财神爷一一这种主儿谁肯放过?

“陈主任,台里最近在搞两部电视剧,你帮着指导一下”难得地,新闻中心的唐主任冒出头来了,这是个不打不相识的主儿。

陈主任当初是小小的科委副主任的时候,被蔡li的人捉到省纪检委,出来之后,口吐鲜血昏倒在地,很多人拍摄到了这一幕其中不少人,就是唐主任张罗的。

但是陈太忠对拍电视剧,真的是半点兴趣皆无,他笑眯眯地开口拒绝,“如果段天涯出演女主角,我就帮你们介绍个制片。”

“老段,你就牺牲一下吧”有人在一边起哄,“每年都要拼十大,累死累活的,不如演个女主角,找个有钱的男朋友,什么都有了。”

段天涯拿了这个奖,明天还要去北京参加颁奖,真的是身心愉悦事务繁忙,“我的男朋友就是你了,和……,过来让我舒服一下。”

这些都是题外话,为了不被褚伯琳抓住,陈太忠很早就溜芋了,来到了交通厅宿舍,这时候,那书记和爱人已经在厨房开始张罗了。

陈太忠一按门铃,老两口就已经站在门口迎接了一一那帕里在碧空已经是副厅了,还是蒙书记的体贴人,正厅是早晚的事儿,但如……,做人要饮水思源啊。

而且,那书记的家安在了天南,碧空再大的事情,是碧空的,想要在天南活个舒坦,还是要说本地的关系。

那帕里可以将两位老人接到碧空,但是老人在天南的各种关系都根深蒂固了,想去碧空容易,扎根却难——那里不是故乡。

所以,哪怕儿子不在,那书记对陈太忠也非常地客气,而陈太忠此来,除了朋友间的人情往来,他还有点别的想一一他要搞清楚交通系统的运作。

年轻的副主任之所以有这个念头,还是要拜蒋省长的态度——你要我找个很违反三一五的例子?那么好吧就是交通厅了。

“这个……不容易”听清楚他的意图之后那书记慎重地表态,“以前高胜利的时候,交通厅已经有点乱了,不过那也最多到处级,可是现在……股级都未必干净了。”

“工程上的问题也不小吧?”陈某人图穷匕见。

“工程上的问题,十年前就不小”这老派人,有时候说话确实直接,那书记也是一样,他义愤填膺地表示“不过那时候的人,还知道个廉耻,像我年轻的时候……”

接下来,就是陈主任听那书记忆苦思甜了在那书记的印象中,交通厅以前的人还不算坏,工程赚一点钱,也就是吃吃喝喝一些,而风气急转直下,不过是最近十年的事情,这是公路大发展的时期,利益多了猫腻就自然多了。

便是这十年也分了高胜利时代和崔洪涛时代,高胜利走出了名的要上进,所以经济上的问题并不是很大,风气变化主要是在工程质量上大家不再大力抓优质工程了,就是那句话你把路修得那么结实,以后别人怎么赚钱?

随着质量的降低,利润就能增加了,不过,很多工程是直接让上面的人拿走的,高厅长对下面人也还算宽松,是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一饶是如此,贪龘污腐龘败也开始盛行,不过是没有巨贪的出现罢了。

到了崔洪涛的时候,交通厅的秩序简直可以用崩坏来形容,工程质量一天不如一天不说,有些不是很大的项目,他就敢顶了首都人伸过来的手,交给自己人去做一一崔厅长这么搞,杜毅是支持的,这是扶持本地企业的意思。

但是本地这些企业……那些背景也就不用说了,总之,本地企业接的活儿是辜了,可财富也越发地集中了,比如说路桥,在刘建章没上来之前,起码单位职工的工资和奖金都是有保障的。

“打着发展地方经济的幌子,跟上面搞对抗,跟下面搞剥削,工程质量还稀松”那书记说到这里,长叹一声,“那个刘建章,纪检委整得好……,这种人不整,迟早是要亡龘党亡国的,我这不是危言耸听。”

“嘿”陈太忠哼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彻底地消化了中午的那份心情,他端起酒杯跟那书记碰一下,“上次跟市委党校的一干老干部坐了坐,大家也是说,社会风气是不整顿不行了……里面居然很多人退龘党了。”

“退龘党……这就不对了,咱们党的自我纠错能力还是很强的”那书记的觉悟,还真不是一般地高,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帕里说,你和许绍辉的儿子关系不错,知道不知道这次刘建章,会怎么弄?”

陈太忠微微一笑,学着中午许纯良的样子,做出了那个手势,接着又伸手去拿酒瓶,那书记的老妻不让他拿,主动给他倒酒,陈某人不得不站起身,表示谦让。

那书记被这个手势弄得一怔,眨巴一下眼睛方始点点头,“小陈,你坐着……嗯,确定了要动真格的?”

3007章那书记家(下)

“起码……是往这个方向努力”陈太忠哪里做得了许绍辉的主,于是他笑一笑,“而且,我是表示支持了。”

他不怕说这么明白,许书记中午跟他直言,就不无放风的意思,所以,那书记虽然是交通厅的人,却正好是他的倾诉对象。

“嗯?”那书记听他这么说,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他是当过兵的人,文革、严打还有各种运垩动见识了不少,倒是没觉得枪毙个干部有多震撼。

他是奇怪,小陈你居然表示支持?你远……,能跟谁表示支持呢?“你见许绍辉了?”

陈太忠点点头,“纯良中午回来了,我去他家坐了坐,碰到了许书记。”

“不会那么巧吧?”那书记听得笑了起来,他是性子比较直,但是能官至正厅的,能有几个脑瓜不够的?而且他还敢直说,“许绍辉这也是拉着你扛事儿,对不对?丶,

陈太忠微微一笑不做回答,接着脸色一沉,微微叹口气,“就是这样,他说也只敢保证三个月的威慑力……半年都不敢说。”

“有三个月就是三个月”那书记也跟着轻叹一声想来也是感受到了其中的无奈,而且他居然没有反驳这个说,接着他举起酒杯,“来,喝酒。

那书记不愧是军人出身,虽然都六十多岁了,喝酒是真的一点不含糊,一杯接着一杯,不过令陈太忠略感失望的是,老那没说出交通厅施工中更多的猫腻。

他只是表示能查得出的,应该是账本这些东西,一旦公布绝对会引起交通厅大地震,而那些偷工减料的做就属于不好查出的灬一施工中没抓到问题,完工后真不好查。

不管怎么说,那书记肯定许绍辉的做,这就让陈太忠心情不错——老那可是交通厅的人,他都认为此人该杀,那就确实该杀了。

七点的时候,酒就喝到差不多,正好那书记家的电话响起陈太忠起身告辞不成想老那不让他走,“再坐一坐嘛,家里也没啥人……,老婆子你接一下电话。”

“确实该走了”陈太忠还有事情要办呢现在国内是晚上七点,可是联系国外正是时候他还领着蒋省长的任务呢。

两人正说着,那书记的老妻走了过来,“老那,是崔洪涛的电话。”

嗯?这二位听得齐齐一愣,那书记看小陈一眼,“你开什么车来的?”

“开着辆桑塔纳”陈太忠也觉得,这个电话来得真的是蹲骁,“素波市政龘府的牌照。”

“哼,我就知道是这样”那书记站起身子,略带一点晃荡地向客厅的电话走过去,嘴里还在念叨,“八百年也不见他给我打个电话。”

接起电话之后,他哼哈两声,“……哦,是,陈太忠是在我这儿,他记着我这老家伙呢,过来跟我喝酒。”

交通厅就这么一栋厅长楼,崔洪涛也在这儿住,就像那书记想的那样,崔厅长回来之后,发现院里有辆市跋府的车——而且一看车号,就是正规序列的,不是挂靠的。

搁在平时,崔厅长也不会很在意,不过最近路桥被端了大半个班子,连老总被双规了,风雨飘摇之际,他就操了心,吩咐自己的秘书问一下,这个车是谁的。

交通厅的人想问车号,那真的太简单了,不多时,消息就打探出来了,甚至都打听出,现在这车是陈太忠在开邮一陈某人的座驾还没修好。

是他在开!崔洪涛一听汗就下来了,没错,陈太忠是答应他了,只查到路桥,但是这年头的人说话,不能不信可也不能全信,尤其是在波谲云诡的官场中,出尔反尔的事情,真是数都数不过来。

陈太忠来厅长楼,不可能是找高胜利一哪高厅长升了副省长之后,一开始没想把家搬到省政龘府,不过后来高崔二人矛盾渐起,高省长就果断搬走了,这叫眼不见心不烦。

甚至高云风都基本不住在这里,所以陈太忠来,只可能是找那书记,崔洪涛做出了判断,然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姓陈的这是要干什么?

那书记的儿子在碧空当第一秘,但是陈某人跟蒙艺的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此人是来讨好老那的可能。

那剩下的可能,就可怕多了,老那虽然是退了好多年,可是有辜少旧部在厅里呢,厅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瞒不过那书记一一如果他真想打听的话。

陈太忠选择这个时候来,是还想掏出什么东西吗?由不得崔洪涛不这么想,然后接着就是另一个问题一一你既然都把目标锁在路桥了,来厅里打听消息,这是个什么味道?

所以,他很果断地给那书记打电话,得知陈太忠在其家里喝酒,于是就表示说,老书记,那我现在也过去,叫太忠别走啊一一我拿一瓶八一年的红星二锅头过去。

崔洪涛要来?陈太忠一听这话也就不走了,匆匆忙忙地离开,倒像自己怕了对方似的。

不多时,崔厅长拎着一瓶酒上来了,那老太太借这个机会,又切了点熟肉,熬个丸子汤,反正州过完年,家里这些东西都齐全。

“给他剥俩松花蛋,撤一点姜末,小崔爱吃这个”那书记淡淡地吩咐一句,接着拿过那瓶酒来,“嘿,六十五度的……还真是八五年以前的。”

“八一年的”崔洪涛笑着回答,毫不见外地坐到了桌边,“知道老书记你喜欢高度酒。”

“今天不行了,就一小杯”那书记笑眯眯地摇摇头,“你说八一年就是八一年的?你知道不,八五年以前的白酒,可都没有生产日期。”

他这是闲拉家常,以冲淡某些气氛,崔洪涛笑着摇头,“绝对是八一年的,那一年我是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去北京参加表彰,带回来不少这个酒,留了一些给老爷子七十大寿用,结果……他没活到那个岁数。

“嗯,你家老爷子,也是个能喝的”那书记点点头,“新长征突击手啊……,呵呵,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活得很简单。”

“这二十年的变化,确实太大了”崔洪涛叹口气,看起来也很是唏嘘,“计划经济变成市场经济了,社会复杂了,人心也都变得复杂了。”

说话间,那老夫人就打开了酒瓶,给大家斟上酒,崔厅长端起手边的酒杯,“来,老书记不能喝,一杯就行了,太忠来……咱们先走三个。”

那就喝呗,陈太忠端起酒杯,跟崔洪涛碰一下,也做出感慨状,“上次跟崔厅喝酒,还是高厅长在的时候了,真是好久没喝了。”

“不是吧?”崔洪涛听得就笑,连干三杯之后,他禁不住张口哈一下气,这可是六十五度的酒,喝到肚子里就跟着了火一样。

接着,崔厅长猛夹几筷子松花蛋,才笑眯眯地看着年轻的副主任,“好像老书记大寿的时候,咱们还喝酒来着的,你跟小高、还有许书记的儿子在一桌,我没记错吧?”

“纯良那天去了?”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他印象中,许纯良那天没在。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丶,崔洪涛又夹两筷子菜,一阵咀嚼之后,才貌似漫不经心地发问,“对了,路桥的问题查得怎么样了?”

陈太忠不做回答,他笑眯眯地端起酒杯来,“来,崔厅……再走三个,我就跟你说。”

“好说”崔厅长也不年轻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会退缩,硬着头皮再碰三杯,他伸出筷子去夹菜,也不催促对方回答。

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沉吟一下就缓缓发话,“纪检委那边就是一个态度……,触目惊心。”

崔洪涛的筷子在空中滞了一滞,然后才将菜送进嘴里,缓缓地嚼了起来,好事天之后,他一伸脖子,将菜咽下去,方始缓缓发话,“这个成语我听不太懂……你记得前一阵咱们俩说的吧?”

“我这人,身上毛病不少,就是一个优点,说话算话”陈太忠也能猜到,自己来那老书记家,怕是吓到对方了,于是他解释得很到位。

“嗯”崔洪涛又点点头,然后将筷子放下,很郑重其事地发话,“小刘的很多事情,我也是才听说,这个人做事,很隐秘的……我相信组织,也支持组织的决定。”

“有些决定,可能会比较极端”陈太忠斜着眼睛看他,心中感慨颇多,唉,这可是曾经的新长征突击手啊,堕落到眼下这一步一灬是人出了问题,还是社会出了问题?

崔洪涛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眯,怔怔地愣了有半分钟左右,才脸色一沉,轻叹一口气,“只要是组织的意愿,我都支持,他受到的任何处理……都是咎由自取!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