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 -3011不知自爱

官仙无弹窗 3010 3011不知自爱(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3010章不知自爱(上)

陈太忠可是没心思跟鄱华杰玩花样,他只是依着规矩,带着鄱市长走上四楼,这里是稽查办的办公地点。

这时候,稽查办的三位主任已经在罗克敌的主任办公室等着了,除了罗主任之外,还有林震和李大龙,邱振东和李云彤职责不匹配,就没必要前来围观副市长了。

陈主任将这三位的身份一一介绍一下,而且他强调,林震和李大龙,分别是省委组织部和省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干部我不跟你玩什么虚的。

介绍完之后,陈太忠就假巴意思地表示,说罗主任你想了解什么就问吧,我要办公去了,可是罗克敌哪里读书答应?这不但是第一个走正式程序约谈的干部,连人选都是陈主任选的,领导要是这么走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发问。

“陈主任您还是监督指导一下吧”他笑着发话,“鄱市长很配合这个调查,您也得多支持我们的工作啊。”

“唔,那你们相互沟通,我只旁听,你们就当我不在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走到罗克敌的办公桌之后坐下,开始翻看桌上的报纸。

罗克敌的办公室不大也不小,约莫二十平米左右,原本林震也挤在这里办公,后来又有房子腾出来,林主任就搬走了。

这里就是很普通的一张办公桌,旁边又拼个小桌,上面摆着传真和电话什么的,后面几个夹件柜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里居然是省委一个处级单位一把手的办公室。

桌前也不过是一个饮水机,还有一个四人座的口组合沙发,再加上一个茶几那就是全部的家当了。

现在,罗克敌和鄱华杰两人并肩坐在那个双人沙发上,林震拿了纸笔,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随时准备记录的模样。

这是态度非常端正的调查手段,同志们没有把鄱市长做为犯罪分子或者准犯罪分子来审查,而是很平等地在沟通除了被调查者的官职高于调查者之外一切正常。

李大龙的态度也很端正,他甚至站起身来,去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端过来递到鄱市长的面前,在坐进另一个单人沙发之后,又摸出一盒红塔山,递了一根过来“来……抽烟,就是随便问一问。”李主任表现得极为客气,但是鄱华杰差一点吓得夺路而逃,他可是记得这人的身份纪检委的人,请我喝水抽烟?

他摆一摆手表示不需要但是另外那俩不客气,接过香烟就点着,喷云吐雾了起来。

罗克敌还是很注意形象的,他吸了一口烟之后,就转头看一眼身边的人,“鄱华杰同志在沟通之前,我要先强调一点,接下来的谈话涉及组织机密希望你能配合。”

希望能配合,那就不止是不让随意泄露更是某些婉转的提示,鄱华杰很明白这个,说不得将自己的手包向桌上一放,“这个……请你们先代为保管一下。”他是堂堂的副厅级干部,等着这些处级甚至科级干部主动要求,那就太没意思了,人都已经来了,再在这个细节上较真,有**份。

“嗯”罗克敌也不说话,将手包拿起,站起身走到桌后,打开一个铁皮文件柜,将手包放了进去,然后又走回来柜子门只是碰上了,没有反锁,没必要那么小家子气,有那一层铁皮在,手机没信号,录音机也录不清楚。

这只是一个极其正常的前奏,可是李大龙的眼中,却掠过了一丝异彩一这个鄱华杰,看起来还真有点问题。

他虽然年轻,但是在纪检委干了这么些年,见识和听说过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只从这两人简单的动作中,他就看出了一些端倪,纰漏出自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细节:鄱市长没有关手机领导的手包该是秘书负责的,副市长现在带进来的话,里面读书定会有通讯工具。

类似的场景,被调查对象该会出什么样的反应,李主任真的太清楚了,被调查者做为国家干部,绝大部分人在交出通讯工具之前,会一脸悻悻地关掉手机。

这手机开关,其实意思不大,机主关机,别人照样能打开,就算你有开机密码,那么好吧,把你的卡插到别的机子上也能再。

至于说锁机锁卡,一般的干部没那么无聊,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反倒容易引起别人调查的兴趣、

你锁机锁卡了?没关系,我们再办一张卡,省纪检委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

所以这个关机,就算是无声的抗议,心里没鬼的要抗议,心里有鬼的,也要假巴意思地抗议,但是连关机的姿态都懒得做的,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

一个条件就是,机主有这个自信,手机怎么都不会接到不合适的电话,这个条件不难达到,撇开机主日常里就可能具备的小心不提,陈太忠是上午约谈的鄱市长,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鄱华杰有机会做出一些安排。

上面的条件不重要,下面的条件就很重要了:同时,机主还得认为,自己的通讯工具被暂扣,是合情合理的,那么他们才能不但不底虚,也没有抵触心理。

像纪检委收人通讯工具的时候,很多情况下,都还要做出一个,“请你理解”的姿态,而被收缴手机者,都难免要泛起一点悻悻之色。

但是文明办这种…………这种较为边缘的部门谁授权你收缴别人通讯工具的权力了?

可偏偏是在这种情况下,鄱华杰很痛快地把手包交了出来,脸上也没什么不平,蹊跷处必定有缘故是的细节决定成败。

当然,这只是李大龙内心的猜测,基本上属于,“自由心证”的范畴是不能拿出来说的,但是毫无疑问,他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判断,这个鄱华杰……怕是真的有问题。

罗克敌没有这么直观的认识,隔行如隔山这话不是白说的,在他想来,组织找干部谈话下面人有这样的反应,是非常正常的。

“请你来的原因,陈主任应该已经解释清楚了”罗主在缓缓地发话,语与平和措辞得当,“你现在有什么不理解的吗?”

这话问得相当地客气了,搁给纪检委的人问话一般都要生硬很多一情况我们都已经掌握了,你先主动交待,不要自误。

不过这个差异,也是正常的,文明办就不具备纪检委的职能可以发问调查,但是不能像那些部门一样不讲理,他们只是协调机构,而不是暴力机关。

“我确实不太理解”鄱华杰点点头,他跟纪检委打交道不多但是身为曾经的财政局长,他听说过的种种行局辛秘和规矩,只会比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多而不会少。

像眼下,他就听出这个罗主任说话确实不怎么气粗,态度远好于传说中的纪检委,至于犯罪分子遇到警察,那更是不用指望享受类似待遇。

他的侥幸值登时就暴涨,所以试探着发问,“你们把我叫过来,到底是为什么?”

真是给你脸你不要,罗克敌心里有点无奈,没错,宣教部的人平时少接触这一行,但是听说类似的消息也不会少,更别说这次的调查,是四部委共同发起的,大家是群策群力。

这种情况下,罗主任不可能不熟悉问询的技巧,就算他最初不熟悉,但是对李大龙来说,这是专业,稽查办一干领导坐在一起碰一碰,取长补短之后,绝对能保障了问话效果。

说来说去,还是稽查办现在的地位,有点不尴不尬,罗克敌很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集用合适的问询方式,也是必须的哪怕陈主任很强势,但是名不正则言不顺。

不过,好歹是代表省委四部委问话的,面对鄱华杰的反扑,罗主任很镇定,“为什么请你来,陈主任应该跟你说了吧?”

一边说,他一边瞟一眼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翻看报纸的陈主任一别太嚣张哦,我们老板就在这儿坐着呢。

陈太忠说了…“是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儿,鄱华杰真的很清楚,但是这个时候,谁主动提出这个话题来,那就是气势上弱了,于是他微微一笑,“我不清楚问题在哪里,罗主任,请你明说吧。”

说白了,鄱市长是看准了,文明办似乎有所忌惮,说话做事也不敢出格,他就要尝试着进攻一下口要是能激出对方的底牌,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至于激出底牌之后再怎么操作,那就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了,总好甚现在懵懵懂懂。

“明说的话,就是你填写的干部家属调查表,有部分失实的嫌疑”有底气和没底气,就是不一样,文明办没有太多玩弄玄虚的资格,这是天生的短板,罗主任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就很直接地回答,“而且这个表,我们再三强调了,领导干部一定要认真对待,不要受到家属的蒙蔽,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个我真的知道”部华杰点点头,他并不怕这个环节出问题一出了问题也不怕,“政府工作,事务相当地繁忙,但是我跟家里人,是一再强调过这个重要性。”

换句话说,就是鄱某人在家里已经强调了,但是家里人是不是听话,那也是不好掌控的,非战之罪嗯,他负责政府工作,事务繁忙吖。

3011章不知自爱(下)

对鄱市长试图的抵赖,罗克敌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但是现在,问题出现了。

“我可以知道,是什么问题吗?”鄱市长涎着脸发问,他不太相信,真的有人能查到什么问题一他儿子的经商,没有注册公司,是游走在规则的边缘。

至于说绿卡什么的,他也是打定主意要否认了,说到底小鄱是已经自立了非要瞒着我这个做老爹的,我也没办法不是?

“…………”罗克敌默默地看着他,沉默了大约二十秒钟方始叹口气缓缓发话,“鄱华杰同志,你一直是这个态度的话,就不好了。”

这是罗主任第一次说重话,说得还是相当婉转的这种,然而,正是因为这份婉转鄱市长的侥幸心理,是越发地强烈了这帮人似乎有顾恶于是鄱华杰沉默,他不说话,夹家就都不说话,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烟丝在空气中读书阁烧的“咝咝”的声音。

这样僵持了差不多有五分钟,“哗啦”一声轻响传来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却是陈太忠看完了一面报纸,翻转到了另一版上,他头也不抬,只当是没看见眼下的怪异了。

鄱华杰见状也不好跟罗克敌硬顶下去,说不得借这个机会,悠悠地叹口气,“要不这样,罗主任你提示一个开头。”

“据我们了解,你儿子的实际情况跟你在调查表上填写的情况,有较大出入”罗克敌见他这么说也只能略略暗示。

“你们是据什么了解的?”鄱华杰听到这个回答,马上就反问他直勾勾地看着对方,状似坦荡,实则是在施加压力,“有文字性的东西,给我看一下吗?”

“想看,那就看吧”罗克敌看一眼李大龙,李主任不动声色地推过来两封信,“这只是关于你儿子的部分。”

这两封信,有一封就是单纯地举报小*的问题,另一封看起来,却是从什么长信中截取出来的一部分,主要也是说鄱华杰的儿子狗仗人势、平日里玩弄女性作恶多端,后来“仗着鄱华杰贪污受贿下的钱,在素波开工程公司,非法敛财上千万之多””“”

总之,这封长信一看措辞和语气,那就是鄱市长不共戴天的敌人,鄱华杰扫视两眼就放到了一边口举报过他的人太多了,他真的不在意,捕风捉影的举报,真的无所谓的。

不过现在,他是不敢多看,人家只让他看儿子的部分,其他部分都没拿出来,这个味道他有点搞不懂,也暗自心惊,哪怕是这封信看起来,也是不太靠谱的那种。

事实上,举报信上有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不靠谱,但是既然有流言传出来,读书定也是有一些缘故的,而省纪检委有能力将这些缘故挖掘出来。

所以对这封信,他看一看就放在了一边,尽量不去刺激文明办的人,省得把纪检委招惹出来,然后他又拿起了另一封信。

这封信他看得就比较详细了,写信的人自称是素波电信局的普通职工,当然,他到底什么身份,那无关紧要,关键是他点出了小鄱同学几个工程队之间的猫腻,以及拥有美国绿卡。

鄱华杰看这封信,看了足有五分钟,然后他才放下信来,看一眼身边的罗克敌,“施工队和工程公司的关系,我不是很了解,孩子毕竟是大了,他也不会事事都跟我说,但是他跟我保证了,自己没有开过任何一个公司,但去……,……

说到这里,他的脸一沉,语速也放缓了,用很坚定的语气表态,“但是他要敢办美国的绿卡,不说别人了,我就第一个放不过他“……,关于这一点,我支持你们的调查,而且,我愿意全力以赴地配合。”

“嗯”罗克敌点点头,“其实想调查他是不是拿了绿卡,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们更愿意主张干部自证……既然你能读书定儿子没有绿卡,希望你能自证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自证?”鄱华杰听得眉头一皱,这个要求有点侮辱人,你查我,你主张就该是你举证,不过,他还真不敢这么说,因为一旦让对方举证,儿子的绿卡没准就要露馅了。

绿卡这东西,想查并不是很难,从护照的出入境记录就能分析个**不离十出来,说白了就是,没人查什么事儿都没有,有人非要查的话,怎么都查得出来。

鄱市长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美国绿卡,所以,哪怕他表现得再不情愿,但其实他是愿意自证的”真要让文明办的人出手”没准就会查出来,儿子在澳大利亚那一块有问题。

说来也有意思,还是他本人叮嘱儿子,说你去澳大利亚熬时间的时候,最好是不要直飞,而过境美国之类的国家,小鄱也听话了一这也是美国绿卡谣言的源头。

“那么这样,我托人去美国大使馆查一下,输入孩子的名字,看有没有这个记录”鄱市长选择的,是最稳妥的一种手段,他可不想跟出入境记录之类的打麻烦。

“你先把孩子的护照,拿过来看一下吧”罗克敌觉得这个回答,实在有点舍近求远,“我们想查出入欺已录,也是有点不方便。”

“护照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而且我是我他是他“……,他还是孩子”鄱华杰越来越明白,文明办是怎么想的了,于是他大包大揽,

“我想办法让美国大使馆出证明……”……其实陈主任也认识不少外国人,去美国移民局一查,就知道我孩子有没有绿卡了。”

听他又把话题扯到陈主任身上,罗克敌等人禁不住扭头看一眼办公桌处,却发现领导低着头,还在专心看报纸。

似乎是感觉到了大家的目光”下一刻,陈太忠抬起头来,看一看在场的四人”然而微微一笑,“哦”谈得差不多了?要我说就没那么麻烦,“……

“鄱副市长你愿意自证的话,让孩子在国内安安稳稳上两年班,每天打卡就行了”他微笑着发话,“这多简单明了。”

陈太忠好像是在那里看报,实则是在听他们说话,对于鄱华杰的心思变化,他看得也是一清二楚——老鄱真的会审时度势,很好地利用了这个错误的举报信息,而不是指责文明办办事轻率之类的。

不过他都听到耳中,却是不读书插嘴,一个是他既然都已经说放手了,另外也想看一下自己这帮人的办事能力如何,顺便再分析一下鄱华杰的心态。

鄱市长为什么欣欣然自证,陈太忠也听得明白,你丫担心不自证的话,没准我们会查出来别的东西,他能理解这种心态,但是他不能忍受鄱华杰在自证了之后,小鄱依旧持有外国绿卡。

说白了,陈主任跟鄱市长没有丝毫的个人恩怨,但是文明办搞这个调查表的意义何在?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是要对祼官摸底排查啊。

而且这是第一个约谈对象,我都约谈你了,你还心存侥幸打算保留绿卡,这也欺人太甚了吧?而就在谈话过程中,好死不死地,鄱市长又点了陈某人的名。

于是陈太忠抬头,讲出了上班打丰的话,如果这么要求小鄱,一年中不能有半年以上时间居住在绿卡所在地,这绿卡也得作废。

陈主任觉得自己这个要求真的太低了~甚至享受的都是田强那种待遇了,不过,他确实是只想把事情办好,而他跟老鄱,真的没有任何矛盾。

上班打卡?鄱华杰听得沉吟一下,要是他一进门的时候,文明办就如此要求他,那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无非就是不能移民澳大利亚了,但是加拿大、美国什么的,回头还可以再办至于那点运作的钱是白花了,那算多大点事儿?能保得住自己,钱可以再赚的嘛。

可是耳听得文明办都这么好说话,连出名难缠的陈太忠,都是要求孩子实实在在上班打卡即可,鄱华杰心里,禁不住就又生出点侥幸来。

说白了还是善财难舍,既然绿卡能保住,那何必扔了?他犹豫一下,皱着眉头回答,“我一直在劝孩子,要端正工作态度,不过孩子确实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努力劝吧,…这个美国大使馆,我读书定要去找人查的,自证不能含糊。”

“唉”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声,他将手里的报纸往桌上一扔,抬手一指鄱华杰,脸上是无奈的苦笑,“老鄱,不瞒你说,我一直想给你面子的,…”

鄱市长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雪白。

“但是你实在太不给我面子,也太不懂得珍惜了”陈主任双手一摊,两眼向上翻着,“美国移民局算什么?澳大利亚移民局,我也找得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