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 -3013各取所需

3012 3013各取所需(求月票)

3012章各取所需(上)

郗华杰可真的没想到,陈太忠居然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一一连这个都知道的话,一开始也没必要绕这么大的围子,这么做,真的太装逼了。

听到这样的话,郗市长想到自己洲才的装模作样,全被对方看在了眼里,一时间他是又气又恼,差一点就要拍案而起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但是这气恼,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现在要考虑的,是陈太忠打算干什么。

这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如若一开始,文明办就表现出对情况的了解的话,郗华杰自然会按照自己来素波时,所做的设想来行事,大不了就是儿子有绿卡了,那又怎么样呢?

而眼下,他是被陈太忠彻彻底底地打了一个冷不防,这个闷棍是如此地有力,真的是让他都顾不上想别的了一陈太忠这是一定要拿我开刀吗?还是说,…真的一开始打算给我机会来着?就这么一句话,再加上鄱华杰的反应,在场的其他人也看明白了,得“…这个郗市长的问题,怕是被领导抓住了,看脸都白成什么样了。

不过同时,大家也都明白,陈主任为什么会第一个约谈郗华杰了,敢情是有别的材料啊,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在意材料从哪里来的,大家想的更多的是果不其然,我就知道,陈主任此举大有深意。

事忙发展到这斤,地步,连罗克敌都不敢说话了,万一一句话说得不合适,影响了领导的布局,那他可就是辜负了陈主任的信任,于是,他就看林震一眼。

林震是四个,赢主任里最嘛脱的,心思也活泛而且他是派驻干部,跟文明办的人没什么位置冲突,所以他跟其他的一正三赢四个主任,关系都还不错。

眼见罗主任这一眼,林主任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味道老罗是稽查办一把手,不合适问什么话我这个赢职是可以冒一下头的,反正我也不是宣教部的本部人马。

正好,他心里正痒痒地,于是就果断出口发问,“头儿,澳大利亚怎么回事?您这也别话说一半啊。”

“澳大利亚的绿卡”陈太忠见郗华杰还在那里发呆,恼怒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他冷哼一声,“鄱市长的公子好像是随了母姓,都伟这名字多好听……杨伟嘛,唉。”

“陈主任,我自认没有得罪过你,这个时候,再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了,郗华杰着了急,索性是心一横。

反正稽查办这三个主任,看起来跟姓陈的关系都不错,那他也就直说了,“你有什么建议,请游……孩子就是孩子他背着我干什么事儿我都认了,请您指示,我愿意配合。”

“我都说了,是你逼我的“这一竞,陈太忠心里是真无奈了你欺瞒组织在先,现在反而是问我需要什么,“本来是想让你心里明白一点,悄悄地把擦干净就算了,非逼得我把实话说出来。”

“我现在知道错,也来得及吧?”郗华杰愕然地发话。

“这是省委,你当是在辽原市啊?”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哼一声,“晚了……机会我给过你,本来不想撕破脸的。”

他确实不想撕破脸,原本他是想着,我文明办第一个约谈,找个不靠谱的举报,那边乖乖地默认,这就算齐活儿了是的,文明办是个人畜无害的单位,而被我们谈话的,也有很高的觉悟,愿意积极配合,不声不响之间,单位的推行的事情就被大家接受了。但是这个郗华杰,真的是太不知道好歹了,那么大家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

“好吧,我承认我管教不严”郗市长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不过就是个儿子有绿卡嘛,认就认了,“我愧对了组织的信任。”

“嘿,看把你美得,光愧对组织的信任就完了?”陈太忠的脸一沉,他既然选了此人做突破口,相关的情况也就摸了不少。

“这不光是组织信任的问题,还有都伟这个资金来源的问题,“他微微一笑,“关于这些资金走向,大心“纪检委要调查清楚,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嗯,许书记也经常这么教育我们”李大龙一直没做声,直到领导点名的时候,他才阴森森地出声,“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陈主任你要调查什么人,我坚决拥护,想来许老板也会支持的。”

“可是我没看见你的实际行动”陈太忠的回答,真是咄咄逼人,恍如说现在,我就觉得,你的反应有点迟缓。”

“我现在就去跟老板汇报,“李大龙站起身,就作势向外走去,郗华杰见状,轻叹一声,“李主任,请先留步。”

郗市长也是见惯风雨的,见到这番做派,他心里已经有数了,官场中很多事情的暗示,幼稚和直接得可怕,他要是连这一点也看不清,也枉为副厅了。

于是他很直接地表态,“想要我做什么,请陈主任直言。”

他很清楚,自己的一些行动,已经落入了对方的眼中其实他的那些贪污受贿,虽然能在太多的举报信下安然无恙,但是同时他也清楚,这些东西,经不起有心人的调查。

很多小说上都说,扳倒一个人需要繁琐的程序和切实的证据,但是鄱市长清楚得很,有太多的东西,根本就经不起人琢磨再小心的官员,都有无数的小婷子可以抓。区别只是在于,别人想不想抓,合适不合适抓,他知道如果任由这个李主任走出房间的话,很多事,就不可能再挽回了哪怕能幸免,也要付出沉重乃至于惨重的代价。

“我还能有什么直言?“陈太忠一摊双手,很坦率地回答,“无非就是弟兄们想做好本职工作,鄱华杰同志你不是很配合,大龙同志觉得有必要跟组织汇报一下。”

这样的言垩论,搁在省委真的是很粗鄙的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说,真的是没有任何形象可言,连兄弟们“这样的措辞都说出来了。但是唯其粗鄙,反倒是表现出了说话者的底蕴,我就是这么说话了很多说话比我还文雅的朋友,现在还在区委混呢我都已经到省委了一一说白了,这是对掌控能力的一种自信,我就敢这么说话。

“陈主任,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说,“郗华杰发现,自己不能再这么消极抵抗下去了,于是他沉着脸发话,“希望你能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对你对我都好。”

“嗯”陈太忠沉吟一下终于缓缓地点头,说白了,他想搞个开门红,却是不想搞得血淋淋的这有失他的本意。

他俩说着话,别人就渐次退了出去一这是省委办事的章,在郗市长接受调查的期间,他可以做这样那样的要求,但是有些避讳,必然是要讲的。

陈太忠可以将郗市长带走,细细说事,但这是违反程序的哪怕这稽查办是他分管的但别人的歪嘴是必然的,为了程序上的公正,他必须注意说话的场合。

所以,别人的退出才是正常的像罗克敌一样,很果断地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饶是如此郗华杰依旧不是很放心,他站起身来,很随意地打量着办公室,虽然这办公室看起来,真的是简陋异常一目了然。

“在这儿你尽管放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练太忠沉声发话,“我的时间不多,郗市长你的时间也很宝贵。”

“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郗华杰心里有一些猜侧,洲才不合适说出来,现在就能说了,“这个约谈工作,想必是对文明办很重要的。

这叮,话真的有点犯忌一一哪怕对于眼下都是如此,很多东西大家了然于心即可,说出来就有失体统了,这话,刚才不合适说,现在也不合适说。

“文明办的工作,都很重要”陈太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暗暗的惊讶。

凭良心说,要不是文明办想抓个典型,他不会将脑筋动在郗华杰身上,为什么要动这个人,图的就走动静小,还抓得出东西省委省政府,他耳以做的文鼻有一大堆。

然而话说回来,在郗华杰身上,都遭遇这样的抵抗,对文明办来说,略略有失本意了,文明办真的不想这么高调,要知道,干部家属调查表在出台的时候,就有点杀气腾腾的味道这一点,诸多省管干部都体会得到的。

这是陈太忠低调处理的原因之一,文明办展开约谈了,那么在前期,就尽量低调一点的好,最好能低调到大家都感觉不到起码不能感觉到威胁。

而偏偏地,郗华杰感受到了,文明办操作此事的初衷就是不想大张旗鼓,不愿意给大家造成咄咄逼人的印象,于是他就试图利用这一点做一做文章。

当然,这样的感觉,他只能跟陈太忠私下说,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那不但是不稳重,更是对文明办裸的挑衅。3013章各取所需(下)

于是郗市长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可以表示支持,也可以让孩子交回来绿卡,但是我这么支持文明办的工作,“能得到什么?”

“你可以选择不支持”陈太忠微微一笑,他已经听出来了,郗华杰看出了文明办有不想把事情搞大的初衷,这很正常,赢市长呢,猜这点东西真是小儿科。但是陈某人平生最烦的,就是别人威胁自己哥们儿抓精神文明建设,是为了这个社会好,你觉得发现文明办的谨慎了,就要以我们的工作来要挟,那我不介意狠狠地抽你一顿。

说完这句话,他就不再说话,而是淡淡地看着对方,等了差不多半分钟,见对方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唉……不知自爱。”

“我都说了,我愿意配合,“郗华杰终于开口。

“晚了,你让我烦了”陈太忠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一拉房门就要向外走,他是真的烦了一我一直照顾你,给你留面子,你倒觉得我软弱可欺,跟我提条件?

“陈主任你听我说,郗市长飞身而上,直扑房门下一竟,房门被他撞得重重地关上,然后他扭身看向陈主任,“你听我说,我没有要挟你的意思。”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犯贱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抬手一指对方,“我想听你说的时候,你不好好说话,现在,我没兴趣听了你给我滚开!”

“我……我争取立!”郗华杰马上又抛出一个绣球来。

他刚才吞吞吐吐的,肯定是想提一点条件,他想淡化此事,他想不让纪检委调查他还想再把官做下去一、我很情愿地配合你了,那么,…“你能给我点保证吗?不过凭良心说,他关住门只是想讨价还价而已,没有一点要挟的意思,那市长只是告诉对方一我很清楚,我的配合对你也是很有意义的。

不成想,姓陈的马上就毛了,人家不跟自己谈了郗华杰立刻就发现自己的表述方式出了问题一事实上,他拿腔捏调地说话,还是有点画厅的架子在里面。

然后他就紧跟着放下了架子,甚至他都不管陈太忠听不听自顾自地就说了起来,“据我所知省天化集团的老总项富强,子女和妻子全部都在澳大利亚。”

“你说你这个人,还真是贱得可以”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他哭笑不得地指一指郗市长,“我发现啊,对你这和人就不能好好地说话……连打带骂,你就老实多了。”

“我主要还是想把这个市长做下去嘛,“郗华杰到了这个地步,也直接说了,他绕来绕去说半天话没用,正经是没命地举报了一个人之后,才有继续说话的机会,所以他就直接提要求了。

“是副市长,不是市长,“陈太忠先强调一遍,“你的官能不能做下去,关我文明办什么事儿?我们只要求你解径清楚,为什么不如实填写干部家属调查表就行了。”

“我是因为儿子偷税漏税,他通过介绍工程项目,赚了一些钱,,要不说这能当了副市长的,就没一个简单的,郗华杰的理由,是张嘴就来。

他知道机会难得,而且陈主任已经表示,你给我把事情解径清楚了,我就不追究你了,至于别人怎么想,我就不管了。

所以他马上就表态,“儿子办卡的资金从哪里来解释不清,我也是心疼他,就犯了这个错误,嗯……通过文明办对我的教育,我深煎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现在向组织坦白。”

“就这些?”陈太忠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其实这个理由是说得过去的,虽然郗市长是国家干部,但是他儿子赚的钱,不在他的职能范围内,而他也只是瞒报了儿子拥有绿卡,也没让儿子主动报税,这错误可大可小。

“我如……”郗华杰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再说点什么,他真的不想引咎辞职,“嗯……我回去以后,会劝他补交税款的。”

啧,陈太忠听到这家伙如此说,也是没了脾气,郗市长的肯定不干净,要不然不会吓成这样,但是他的一一真的不归文明办管。

而且人家现在配合成这样,他也没有再往下查的道理了,文明办约谈干部的初始,动静能小一点就小一点了,否则的话,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强烈反弹。

这就是官场的无奈了,明明知道有些人有问题,还就是没查,但是就这鼻轻轻地放了郗华杰,陈太忠也觉得有点不甘心,于是他哼一声,“那伟以后几年……老老实实地打卡上班,就这样。”

“啧……不处理不行吗?我可以让他停薪留职,“郗市长听到这话,还是有点不甘心,他本来是想着,既然儿子的绿卡不得不露出来了,那就大明大方地承认了,正好等过几年,儿子的外国国鼻拿下来,他又退了休,直接过去养老就完了。

“看把你美得,到时候你好往外跑?”陈太忠冷哼一声,抬手一指对方,“你好歹是干过财政局长的,有过点什么事儿我是懒得关心……但是你儿子的绿卡露出来了,如果还不报废,你因此受到别人关注的话,跟我可是无关了”

“好,我让他老实上班,郗华杰真是聪明人,一听到这个缘故他马上就做出了决定,陈主任这个理由真的很强大。

鄱市长也是光想着保儿子的绿卡了,却是没想到陈某人答应不动他,并不代表别人不动他,而郓伟继续持有绿卡,这就是最容鼻遭到人攻击的一点。

更别说,陈太忠说是不关心,但是自己若不听话,那就是不给面子,没准人家就要授意别人动手郗华杰已经很清楚,跟自己打交道的年轻人有多么不好惹。

“嗯,记住你说的话”陈太忠点点头其实他最后这个要求,就是堵住了郗华杰携款外逃的路线一起码是已知的路线之一。

这也就算尽力了,他只是文明办的禹主任,至于郗市长还有别的外逃路线没有,或者还会不会发展出新的路线,这真不归他管,想管也是有心无力。

所以,事情安排到这一步他就该满足了文明办的约谈达到目的了;而且他对郗华杰搭建可能的外逃通道也没有坐视。

他不能进一步去调查郗市长,这个选择是必然的,查老都的话,查得再狠也不过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伙的贪腐但是文明办能加大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管理力度的话,其意义要大过查十个、百个郗华杰。

唉总有那么一和现实叫无知……,陈太忠打开房门,冲站在远处的那三位招一招手,罗克敌三人就一起走了过来。

“经过我的说服教育,郗华杰同志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定认真地配合咱们的工作”陈主任对三个下属保儡而谈。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李大龙刚才老都的反应真的太掉链子了,李主任肯定猜到,这郗市长必定有点马脚怕人来查。

这个是要点到的,陈太忠知道,就算自己不说,三个下属未必敢翻天,但是自己对某些不干净的人不闻不问,似乎也有点遭人诟病,于是他又点一句,“华杰同志能揭发他人,有些环节,咱们要强调保密原则。”

既然保密了,别人再想调查郗华杰,也就不合适了,起码大家在动手之前,会猜刻一下,这位跟陈主任做了什么样的交换,才会被轻轻地放过呢?

陈太忠思索一下,发现自己没什么遗漏了,也不顾罗主任的挽留,就这么走下了楼,“你们的工作态度我很放心,等回头把记录给我看看就行了。”

然而,搞笑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半个小时之后,林震拿着几张纸,敲门走了进来,“陈主任,这是对话经过……,您审核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就让他签字了。”

这就省委机关做事的方式,跟下面不太一样,省委里大多数的对话记录,绝对不会忠于整个过程一一它们忠于的,是领导的意愿。

比方说吧,有人在接受省纪检委调查时,胡乱攀诬其他干部,这些话就不能随便记得领导授意了,才能记录上去。

罗林李三个主任,显然是深得其中三味的,在要求对方签字之前,还拿给陈主任审核一下。

陈太忠拿过记录翻看一下,确实是跟自己对过的那和口径,然而,他的眼睛扫到某一行时,禁不住一愣,“这个项富强的妻女在澳大利亚……这是你们问的,还是他主动说的?”

“是他主动说的啊,“林震一摊双手,“他强调,这就是自己的立表现。”

“这家伙今天…………作对过一件事吗?”陈太忠苦笑一声,抬手拍一下桌子,“这个立,啧,真是……我就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能当上副市长!“

(一整天才得了十票,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