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4 -3015小王志君

3014 3015小王志君(求月票)

对陈太忠而言,今天都华杰所做的事情,简直一无是处。

一开始试图蒙混过关,这就是大错特错,然后试图跟自己讨价还价,还是个错,都已经对好口供了,却又将项富强拖了出来一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陈主任可不想让此人的爆料,打乱自己的节奏,他相信其他人也不会问鄱市长到底立了什么,现在倒好,此事由暗转明了。

事实上,虽然都华杰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合时宜,但这只能说,此人的运气太背,陈太忠也承认,这厮做事,其实还是很有章的。

像今天便是如此,很多细节鄱市长处理得都不错,感知能力很敏锐,逻辑分析能力够强,做出决定也极果断,然而遗憾的是一一每次判断形势,他总是要选择错误的一边,然后才没命地拾遗补缺。

这样的运气值,真的是很悲催,陈太忠细细地看一下记录的上下文,眉头皱一下,“奇怪,没人问,他怎么会主动说这事儿?”

“这我还真不知道”林震笑着一摊手,“其实大家也不稀罕听他说啊,有些东西,知道还不如不知道,您能肯定了他的立行为,那就足够了……我们哪儿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陈太忠轻喟一声,深有感触地点点又,“唉,知道不如不知道,确实是这样……那以你的分析,他为什么会猛地冒出这句来?”

“他大概……是想证明自己确实立了”林震琢磨半天,也皂能如此回答。

他现在对自家的头儿,真的是无比地佩服,关门谈上十分钟,再打开门的时候,堂堂的赢市长就有什么说什么,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然而,领导的光环太强大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以至于大家不太好通过一些普通的逻辑推理来确定某些猜测不是我们没能耐,而是领导太变态。

“这真是……莫名其妙,“陈太忠翻一翻眼皮,他对这个消息提前泄露出去,是要多不满有多不满姓都的你难道不知道,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吗?

反正,事情还没办已经被人嚼谷了,这个事实让他相当地不满,如此一来,就丧失了隐秘性和主动性,说句更难听的,他就算想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也是不可能了。

不过话说这时代,走向前发展的,他也不能拘泥于旧事,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事物,于是他又问,“那他不觉得,有些话不该让太多的人知道吗?”

这介,问题,就有点诛心了,可是林震偏偏不这么认为,他轻笑一声,“其实,他提供的线索……我也早在调查了。”

林主任是组织部的派驻干部,就是负责调查表的整理和归档,他虽然办事跳脱,可这脑瓜是一等一的聪明,记性也极其地好,“项富强本人,确实也是个争议人物。”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陈太忠随口问一声,也没多少关注的意思。

但是林震在这些资料上下了大夫,他也想让自己的辛苦得到别人的承认,于是他很直接地回答,“确实是这样,这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

这个项富强所在的天化集团,是天南省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正厅级别的企业,项董事长原为化工厅的副厅长,执掌这个厂子已经有七八年了。

项总的女儿在澳大利亚有绿卡,这个他没有隐瞒,甚至他的外剁子就出生在澳大利亚,这更是瞒也瞒不住的一一至于说小家伙有没有澳大利亚的国籍,那……就说不清楚了。

他的爱人,在女儿生孩子的时候,专程跑到澳大利亚去照顾那母子俩,而他的儿子,目前在澳大利亚读书。

就是这么一个家庭,项总在调查表上,填写上了女儿嫁给了澳大利亚人,是有绿卡的,但是儿子和爱人,他就没写那个。

林震对这个人的印象极深,因为此人的情况,太有代表性了,首先,他是承认自己的孩子在国外有绿卡的,其次,据别人反应的情况,此人可能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裸官,、除了他自己,其他的直系亲属已经全部获得了外国的永久居留权。

“哎呀,是这么一个人?”陈太忠听得也略略有点意外,他一直关注的,是那些隐瞒不报的干部,像这样报一半藏一半的领导干部,他还真的没时间和精力去关注。

“嗯,项富强的情况,也有不少人反应”林震正色点点头,“他是比较特殊的一例,但是因为他承认他女儿有绿卡,目前咱们还顾不上调查他。”

“……”陈太忠默然,好事天他才轻喟一声,爆了一句粗口,“这他妈的,全是咱党的干部,嗯,都华杰说没说,他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能不能确定?”

“能确定,因为他的儿子在申报绿卡期间,知道了这个消息,这是同一个中介公司操作的”林震也跟着叹口气。

合着都伟的绿卡,并不是在澳成的天南分公司办理的,而是在北龘京总部直接办鼻,其间在办理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小纰漏,总公司的人为了稳定人心,出具了一批运作成的名单。

这其中,就有项富强儿子的名字,郏伟就暗暗地记在心上一都是天南人嘛。

到后来,他的绿卡也办了下来,出于好奇或者说别的什么原因,他特地打听了一下项富强家人的情况。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绿卡大军阵营里的一员了,别人也不是特别地提防,而他又刻意逢迎,得到一点真相,并不是很难。

陈太忠和林震都不知道的是,这个都伟,原本就不该出现在澳成天南办事处的业绩名单里,只不过办事处为了增强说服力,才将此人的名字划了进来一一由此可见,这中介公司也不是特别让人放心。

总之,因为有这样的曲折,陈主任在澳成的办事处里,知道了都伟的状况一一那里连原本的身份都记录着,换成杨伟这名字也没用,但是他并不知道,项富强的一家,都移民出去了。

“这是在给咱们找事啊,陈太忠长叹一声,这样的裸官不抓真的没有天理,虽然按照政策来说,没有什么必须要抓裸官的政策。

中组部等单位,早就发文强调提防裸官了,但是总的来说,这是意识形态范围的事,没有出台该有的相关处理措施,大家就算发现裸官,也仅仅是……发现了。

“我倒是觉得,这个项富强该纳入咱们的约谈名单里了”林震还年轻,拥有年轻人所应该的具备的,他振振有词“这才是咱们最该关注的。”

陈太忠看他一眼,没有发话,心说我也想关注啊,但是麻烦你搞一搞清楚,这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你知道这货背后有多少人在支持吗?

陈某人的初衷,是将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推行下去,并且保证这个表的权威性通过这个来构建一条钢铁战线防微杜渐,是的,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调查而调查。

简而言之,调查项富强是必然的但是目前就去调查,似乎时机有点不太成熟。

这介,思路是陈太忠最觉得憋屈的,但是他还不得不捏着鼻子受了,他的目标不限于一斤,都华杰或者一个项富强,那么目前,只能选择隐忍。

犹豫一下,他就果断地发话,“关于项富强的内容,抹了……“……

“完全抹了?”林震用一和奇怪的眼神看辜他领导,听到他交待的,不止我一斤,人,你要掂量好了啊。

“你们想记,就自己记下来,但是在这个约谈记录上,不能体现出来,“陈太忠不杭烦地吩咐一句,这个态度就很明确了,我不怕你们拿这个做文章,但是目前……大局为重。

换句话说,就是我早晚要收拾那货,但是现在不合适,时机不成熟,哪怕你们不服气去告状,我都担着了。

林震迟疑一下,终于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可以看得出,他大概有点抵触情绪。

下面人有情绪,陈主任做为领导,就有负责疏导的义务,否则班子内部自己就要乱,他轻喟一声,“查是早晚要查的,但是林震呐……,现在时机不成熟。”

林主任不傻,恰恰相反,他能在省委组织部脱颖而出,是很精明的一个人,他也感受到了主任的无奈和不甘,于是低声问一句,“头儿,要不我找人私下了解一下情况?”

“…………,陈太忠直勾勾地看着他,好事天才微微点头,“行,你有这个心就去查,不过别以为这是多么容易的事情,我能保证的……也就是你的人身安全。”

人身安全?林震听得也是一愣,接着又微微地一笑,“有这个就足够了,头儿,那我上去处理一下,让他签字了啊。”

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看着林主任离开的背影,心里居然冒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这样的赤子之心,林震你能保持多长时间呢?

想当初,崔洪涛可也是新长征突击手呢……3015章小王志君(下)

下班时间,轻轻松松地到来了,除了稽查办的人,再没有人知道,有关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第一个约谈,已经圆满地结束了。

秦连成一直在关注着此事,整整一天里,他外松内紧,就是想得知结果,所以,当陈太忠走出楼去,来到车前的时候,接到了老主任的电话,“太忠……还顺利吧?”

“嘿,遇到个极品,“陈太忠苦笑一声,说实话,都华杰还真是斤,极品,眼神、能力和反应样样不缺,偏偏是预判能力,糟糕到一塌糊涂,不过不管怎么说,“还算顺利吧。”

“他承认做错了?”秦连成真的想多知道一点,这是文明办第一次的约谈,尤其是…………,小陈约谈的证据,不过是一到不靠谱的举报信,就算还有一点从纪检委找来的材料,份量也是有点不够。

“嗯,稍微教育了一下,他就知道错了”陈太忠可不能轻率地回答,很多信息的传递就是在这样轻描淡写的沟通中完成的,哪怕是面对老主任,他也不能随意。

“好的开始,就是成的一半”秦连成听得就笑了起来听得出来,他很开心“需要单位支持的时候,你尽管开口。”

“明天又约谈了三斤,干部,上午一个,下午两个”陈太忠笑着回答,“主任您要是想谈,我让给您一个。”

“哪三个干部?“秦连成关心地发问了。

“下面地市两介,省政府一个”陈太忠沉声发话,“我现在取车呢不太方便,您真想知道,那明天上午我去找您汇报。”

“呵呵,我就是问一问“秦连成压了电话。

接下来,陈太忠就是补昨天的应酬,一直忙到八点,连赶五个饭局,其中有三个是号称“陈主任不来就不开动,像这最后一个就是其一,王启斌在小王的酒店里,宴请陈主任。

陈主任赶到的时候,身边是带了汤丽萍反正三个人吃饭跟四斤,人吃饭差不多老王也说了,这是自己人坐一坐,没外人的。

小汤对这个小王,也是听说过的人家靠着王处长,帮丁小宁哗哗地往外卖房子赚了不少钱,眼下都开起这么大的酒店了。

要是搁在半年前,小汤同学肯定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都是卖房子的,同工不同命,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现在她的腰包也鼓了,就没有多少愤世嫉俗了,她甚至在琢磨,我是不是也该搞这么一个酒店一嗯,回头问一问小宁姐吧。

然而,她羡慕的那位,眼下却是不想干这个酒店了,这正是王启斌将陈太忠请来的原意,“太忠,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说一下,小现在想找个工作。”

“她不是在帮小宁卖房子吗?”陈太忠奇怪地看小王一眼,又摆一下手,“还是这么大酒店的老板,还要找什么工作?”

小王的嘴巴动一下,最终却还是看王启斌一眼,王处长见状,就笑着解径,“这酒店干得有点累她打算让她的弟弟接手一一一一一房子也能接着卖,关键是她现在不愁钱,想干个公务员端个铁饭碗。”

你衡是真敢想啊,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小王,哥们儿都没琢磨把自己的女人弄进体制呢,他微微点头,“这和事儿…………启斌老哥,你手里拿着官帽子呢。”

“我这地方……它不接地气啊”王启斌苦恼地叹口气,又看一眼小王,才缓缓发话,“太忠你这熟人多路子厂,安排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我这……也是没能力,“陈太忠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他看一眼小王,眉头微皱,“你这卖房子开酒店,日子过得多舒坦,‘卜宁也没进官场的想,那是上杆子找虐呢,你知道官场有多可怕吗?“

小王可怜巴巴地看一眼王启斌,综合干部处处长只得又开口,“太忠,你跟段卫华,跟田立平关系都那么好,随便安排个人,是多大点事儿?”

“田立平现在是通德市长”陈太忠看一眼王启斌,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来。

“嗯,马上点是市委书记了,这个我知道”王处长点点头,“门丶王去通德上班也无所谓,她本也学了车也买了。“

“通德的王志君,是我扳下采的”陈太忠呆呆地看辜面前的酒杯,好事天才轻喟一声,“启斌老哥……你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吧?“

王启斌登时语塞,王志君的事情,省委里都不少人知道,那女人原来是个殡葬馆的临时工,十五年就爬到了通德市委党群禹书记的位置上,这次她被双规,翻出了往日的提拔过程,搞得跟她有关的那两位,都被人暗地里笑话。

他沉吟好事天,才侧头看一眼小王,“我觉得太忠说得不错,你玩一玩,轻轻松松就把钱赚了,丁小宁也是一样没进体制……你何必搞得自己那么累呢?”

小王嘿然不语,沉默片威之后,她点点头,苦笑一声端起酒杯,“陈主任,这是我胡思乱想的,对不住了啊。”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丶也端起了酒杯,心说别说你也姓王,连你这相貌和身材,都跟王志君有几分相似圆盘脸和略略丰膜的身材。

四介,人吃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陈主任起身告辞他赶了五场,肚子早就饱了,无非是汤丽萍还没吃饭,他等一等而已。

“家里还有点事情”王处长见状,也站起身,表示今天得早点回去,‘卜王挽留几句,然后就将这三位送到酒店后门再远也就不方便了,容易被人看到。

这时候,王启斌才干笑一声,低声跟陈太忠解释,“太忠,我也不赞成她进体制,不过她闹腾得我头疼,才把你叫过来……她可是知道你厉害,你看你说一句,比我说话强多了。”

“王处懂得怜香惜玉,这才是性情中人,我做恶人也值了”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他这话纯属瞎保,看王启斌这个样子,他就有点明白,王志君当年是怎么混进组织的了。

不过,当初这小王还是湘香张罗的,陈某人和那某人合力,将洁身自好的王处长拉下了水,所以对今天晚上这件事,他也没办多说。

真要说什么的话,他也只能感慨人心变得太快,以前的小王,只是新人求罩求包养,然后卖房子赚了钱,又开了酒店,现在的目标是越发地高了居然想做公务员。

以陈太忠的感觉,这个小王的野心膨胀得如此之快,极有可能变为另一个翻版的王志君,别看她现在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人要变起来,那也可以日新月异的。

很显然,王启斌也是听到王志君这个例子之后,才下了决心,不招惹那么多的麻烦省得将来被人戳脊梁骨。

陈太忠默默地开着车,好事天才无奈地摇头笑笑,顺便侧头看一眼旁边的汤丽萍,“要是搁给你的话,你愿意进体制吗?“

“搁在以前,我肯定愿意啦,有机会吃拿卡要,“小汤笑着回答,她以前真的很愤世嫉俗,“不过已经跟你在一起了,那就无所谓了……正经是在那些单位里,不能穿时髦衣服,也不能打扮得太显眼,那有啥意思?“

“嗯,没错,就是这样,“陈太忠点点头,‘卜王那也是爱打扮的年纪,居然惦记着进体制,“幸亏我这人讲原则,把她放进来还真的麻烦。”

“其实啊,我看王启斌也不是被逼的”难得地,汤丽萍居然点评起了王处长,“你要不坚持的话,安排了也就安排了,他绝对不会反对。”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他当然知道,王处长那么说,不过是表示两人的关系不会因此的产生任何的变化,至于老王说的“被逼,到底是不是真相计较那么多也没用。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最终的结果,是现在这样子”他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脸蛋,顺便开导她两句,“其实事情的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嗯,我知道了”汤丽萍笑着摸一摸自家脸上的大手,轻声发话了,“好了,就这儿停了吧。”

自打陈某人接二连三地被出租车认出之后,他每天回湖滨小区,就要将桑塔纳停得老远,如果不幸又载了小汤或者董飞燕之类的人,他还要先将人放在小区门口不远处,然后自己再去停车。

于是小汤同学在进了别墅,信心满满地告诉其他人,说我是搭太忠的车回来的,他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

不成想这个“一会儿”时间还真长,大家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才有钥匙声响起,然后陈太忠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打着电话出现在门口。

下一煎,他冷笑一声挂掉电话,嘴里还轻声嘀咕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