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0 -3031身体力行

3030 3031身体力行

3030章身体力行

周日下午,林莹和邢建中的谈判,还是卓有成效的,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个诚字,她答应可以由邢总控股,签保密协议也没有问题。

邢建中并不想以个人的名义控股,他有意将碧涛的旗号打响,就说那里可以是碧涛二厂或者是碧涛张州分公司。

然而这么一来,就又出现了点问题,邢建中在碧涛也不过是堪堪地控股,再跟林总合资,在张州设立分厂的话,林莹一旦跟荆俊伟联手,他有被架空的可能。

不过这就是技术性的细节了,只要有诚意,这都不是多大的问题,遗憾的是荆总不在场,所以也就是粗粗地达成一个口头意向。

有这个意向就不错,事实上,林莹一直很看好这个项目,遗憾的是她弟弟把事情搞砸了,而林海潮的眼里,又看不上这种小项目,所以才磋趾到了这个时候。

小林总虽然是林首富的女儿,但是她手上的资金也没有多宽裕,张州那地方就是如此,极度地重男轻女,在她想来,等老爸百年之后,弟弟能匀出一成家产给她,那就是很不错了。

不过对于建厂的钱,她真的是一点不发愁,“这个项目的钱,我绝对张罗得到,只要我在张州放个消息,银行就要打破头找我贷款。”

这是实情,项目太好,银行绝对不会放过,但是这话也只能林莹说,邢建中就不敢这么说,不是贷不到钱,他是担心贷了款之后,如何保住自己的产业。

而小林总则没有这种担忧,所以说,人和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比。

但是邢建中也很满意,因为随着二期工程的完工,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搞三期工程,对眼下的邢总来说,资金不是什么问题,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煤焦油是有限的。

现在碧涛的煤焦油处理技术,是全省独一家一一也是全国独一家,有那些山寨的主儿,掌握不了关键技术,但效仿一下也能赚点钱。

说来说去,主要还是煤焦油收购价的问题,由于碧涛的出现,那些需要花钱才能扔掉的煤焦油,变得可以卖钱了。

而由于随后的山寨厂家的出现,煤焦油的价格,一度升到了一个不合理的位置,邢建中不怕不合理由于技术先进,他的厂子能分馏出更多的产品,达到更高的纯度。

所以,他大打价格战,一开始真的是有人不信邪,就是没命地拼资金了,当然,最后血淋淋的结果,给了他们一个沉重的教币,所谓的技术壁垒,那就是咫尺天涯的差距。

其实当时,邢建中也拼得差一点吐血,利润全体现在不起眼的残渣一沥青上了,而那沥青的粘稠度还不够,后来他又做了技术改进,连他都拼成这样,山寨厂子的下场不问可知。

总之,由于现在还残存一些小的山寨厂家,分布在凤凰四周,那张州的煤焦油能运到凤凰的并不多,而且由于存在运输费用,凤凰这边收煤焦油的价格,还是相对偏高。

换句话说就是,如果张州能开了分厂,在当地收购煤焦油的话,价格要低很多,至于说凤凰这边的供求,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缺口,但是眼下煤焦的行情正在逐渐走强,凤凰这边的烟囱,正在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矗立一都是新建的焦厂,补足这个缺口不需要多长时间。

正经是若不在张州开加工厂,在凤凰搞第三期工程的话,由于有张州煤焦油的搅局,凤凰焦厂的煤焦油虽然增加了,价格也低不了多少一一同品质的煤焦油,总不能张州来的就比凤凰高很多吧?

所以,目前这个结果,应该说是皆大欢喜的,至于说两个厂子怎么协调收货渠道,防止焦厂随意抬价,那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垄断的优势就在这里了,想随意涨价?对不起了,张州和凤凰都是协商好的一一你要觉得不合适,可以选择把煤焦油低价处理给山寨的工厂。

这个事情谈完,陈太忠就要往素波折返了,不成想就在田甜的车即将驶上高速了道的时候,陈太忠又接到了电话,“小陈,我是殷放,听说你有意要碧涛在张州开分厂?”

“嗯……目前正在商谈中”陈太忠有点丶纳闷,心说殷市长这消息未免太灵通了一点吧,我下午谈的事儿你现在就知情了,而且今天还是周日殷市长你不该在素波陪家人吗?

不过他这么想,也未免有点小看他自己在凤凰的影响力了,陈主任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科委的副主任,他更是凤凰的骄傲,现在他回来,或者大家表现得是未必很在意,但是每一次他在凤凰公开露面,都有无数个人在默默关‘心。

“我觉得没必要商谈”殷市长打这个电话,并不是想证明自己的消息有多么灵通,他想的是一市之长的责任,“碧涛是凤凰的企业,就应该留在凤凰。”

这样的言垩论,陈太忠听得太多了,他自己就是一个山头主义情结极重的主儿,虽然他不太能理解为什寄省政府出来的人,也能有这么强的地方主义观念,但是这心态,他却是很理解的,“殷市长,碧涛的老总邢建中,本来就是张州人。”

“这个我知道,但是他的事业,离不开凤凰人的支持”殷放的态度很强硬,而且值得欣慰的是,他已经以凤凰人来自居了,“墙里开花墙外香,张州人并没有支持他。”

“但是他的原材料,已经遭遇到瓶颈问题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凤凰市没有更多的发展空间,来让碧涛成长了。”

“这个企业我一直在关注,这是咱们凤凰唯一填补国内空白的高新技术产业”殷放的回答,并不像大家认识的那种不太接地气的干部,他来凤凰时间不长,但是对基层的事情,还走了解了不少,租牛事件那只是一个意外一他只是太相信下面干部的节操了。

既然殷市长关注了,那么他就有自己的认识,“煤焦油的产量可能会形成供货缺口,但是这个缺口,可以通过行政干预的方式来控制。”

“这并不会成为什么问题……不能平价向市里提供等额煤焦油的焦厂,我可以认为他的煤焦油是非法掩埋了,这涉及到生产的环保问题,可以下处罚通知书。”

要不说有些政府决策难以抵挡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一纸文书下去不管你有再多的理由,我认为你涉嫌啥啥的了,你就涉嫌了一一如果不想涉嫌,那么你就乖乖地听话。

殷放是机关干部出身,玩这一套最是拿手不过,只要能套上大义的旗号,再多的具休情况,也可以视而不见历史的车轮,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阻挡的吗?

“殷市长你说得很对,但是凤凰的产能就是这么多了”陈太忠的山头主义,也很严重,但是他更能看清楚事实“不把厂子开到张州,碧涛最多是三期,第四期开不动了………三期的生产任务都饱满不了。”

“但是…………”殷放长长地叹一口气,好事天没有说话,足足有半分钟,他才轻喟一声,“但这是凤凰在国内唯一的拳头工业,没有丢在段卫华手上也没有丢在田立平手上……我不能让他丢在我手上。”

说来说去殷市长给人的印象,是个彻头彻尾的官僚,但是同时,他也想做一点事情留下点名声“太忠,要是别的事儿我真的就支持你了。”

“我保证,丢不在您手上”陈太忠对这个项目,也是再三斟酌过的,他的乡土观念,本质上还要强过殷市长,“是咱凤凰的企业去张州开分厂。”

“那税收呢?G凹呢,算谁的?”殷放最惦记的,还是这些。

办事处还好说,分厂的话,不给当地纳税的话,那真是不可能,陈太忠也知道这个,他苦笑一声,“张讲答应了,三免两减半。”

“那跟咱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殷放真的是怒不可遏,张州减免的税,它交不到凤凰来,你跟我说什么的三免两减半?

“殷市长,咱凤凰就是这么大的局面,碧涛想发展,必须走出去”陈太忠干笑一声,“要不然资源就是瓶颈了,您能保证每天四十节的车皮,有十节是煤焦油,那我就不说子……五节也行。”

这车皮,是殷市长跑下来的计划‘内的车皮,在凤凰算是相对紧俏的一一要说绝对紧俏,那也谈不上,凤凰发展的局限性,是全方面的,能外销的东西,本来就有限。

说句难听的,真要给凤凰一天一百节的车皮,大家都不知道该往外再运点什么了。

当然,目前这个指标还是挺有效的,起码自家产的东西,能有百分之七十以上,通过火车走了,这就是政府协调的力度。

可就是这个车皮,也是通过陈太忠完成的,虽然殷放也参与了,还在铁路局被人围观了一下,但毫无疑问,没有小陈的话,他再被人围观两次,也未必能立竿见影地拿到这个计划。

所以这些车皮,也是弥足珍贵的,那陈太忠的这话,也算有点威慑力,事实上他想说的是一一没有足够的煤焦油进来,你跟我说个蔡国庆啊?

3031身体力行(下)

资源,这就是瓶颈,殷放非常明白这一点,就算通过某些政府手段,但依旧不能控制这些东西,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那么好吧,相关的情况,我是跟你表明了,但是我有一个态痴…小陈,你做的这些,我个人是不支持的。”

“要这么说,那碧涛永远只是凤凰的品牌,走不出去”陈太忠不打这个马虎眼,他有板有眼地回答,“我们难道不能通过兼并的渠道,来发展壮大自己的企业?”

“别的企业可以,碧涛不行”殷放对碧涛也不是一般地了解,他很直接地表示,“这个技术一旦泄露出去,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你也知道,邢建中的很多技术,是没有办法申请专利的。”

陈太忠嘿然不语,他当然知道邢建中总抱怨别人山寨,但是碧涛才是最大的山寨,邢总做为工程技术人员,虽然是竭尽全力地绕过了一些专利,可从根子上讲他没有太多的属于自己的知识产权,那就没办法申请专利。

这年头就算有专利都未必保得住自己的创造,就别说没专利了。

而且,碧涛龟缩在天南的话,倒也不是很大的问题,一旦走出去,那不但要面临各种山寨、技术泄密,更可能引起某些专利拥有者的关注一一这才是最可怕的。

“只在张州开一个点”陈太忠轻喟一声,殷放说得很明白,他也就不能再装糊涂了“邢建中应该管得过来。”

“唉,其实我是打算劝他,把分厂建到素波的”殷放无奈地哼一声“碧涛的第二大股东就在素波,协助保密肯定没有问题,也能帮着省会把环境搞上去,你下手倒是快。”

“素波的焦油也跟不上嘛”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悻悻地嘀咕一句,素波的煤焦油产量甚至还不如凤凰,这个厂子建到那里有意义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经过这次的短暂交谈陈太忠算是彻底想明白了,邢建中的碧涛想再壮大,那真是要看运气了,目前在天南也就两个厂子顶天了。

这个意向达成,不但殷放知道了没过多久连章尧东都知道了,于是他通过许纯良,向陈太忠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市长和市委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态度走出奇地一致。

不过在细节上,章尧东的看法跟殷放不同,他认为碧涛不需要走出去,直接扎根凤凰,在凤凰就把企业做强做大一至于说煤焦油价格高?嘿,你真要做大了,有那远处的煤焦企业,直接用火车运煤焦油过来了。

反正这也就是些抱怨的话,有陈某人的支持,只要邢建中愿意去张州,殷市长和章书记加起来都挡不住。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开始新的一周的工作,令他郁闷的是,奥迪车还没修好,而郭建阳却是在一大早,就将桑塔纳送回了市政府建阳这态度也未免太端正了点。

“这怎么去6春天里 呢?“陈走任刚琢磨着,是不是该我华安要辆车,可是转念一想,市政府的牌子都惹出那么多事儿,省委的牌子……会更麻烦吧?

但是这个墓地,他也必须要去看一看了,琢磨一下之后,他给袁望打个电话,“你给我随便派辆车,到省委门口来等着,回头我要出去。”

不多时,袁总将车派过来了,很普通的一辆富康神龙远望公司不是没好车,但是陈主任人在省委,却走向外面要车,那肯定是想保持低调嘛。

陈太忠对这辆车也挺满意,他此次去上谷,也是想着抽查一下,看看墓地搞成什么样子了,根据谢大庆的说法,是相关的设施都差不多了,就等三月十二号的仪式了。

但是这种事情,陈主任觉得自己还是亲自去一趟的好,别的不说,到时候陈省长要去呢,万一出现点什么不妥当的东西,那就没意思了一哥们儿好歹是树葬办的正职。

陈太忠对上谷不是很熟悉,而这墓地所处的位置有点偏,前前后后他一共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找到了那个山头。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柏油路就变成了渣石路,压得倒是挺瓷实,不过也能看出来,这只是临时措施上谷的三通搞得还是有点仓促。

渣石路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占地差不多有五六十亩,里面有两排瓦房,但是更多的是简易的活动板房,院门是钢筋焊接成的门。

车到门口停下,门房没啥反应,直到陈太忠从车里走出来,门口才走出一个中年人,隔着铁栅栏门,他漫不经心地看一眼年轻人,“这荒郊野地的,你来干什么啊?”

话问得很随意,不过这实在太正常了,来的人是开车的,那就是多少有点身份,他这个门房的主要责任,是看管院里物资,既然对方不可能是小偷,那就是拉家常了。

“听说这儿要起个墓地”陈太忠笑嘻嘻地一关车门,向院子里走去,“我过来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

“嗯,你在门外看吧”中年人手一伸,不让他从小门进来,“院子里就这点东西想了解什么,你直接问我就行。”

隔着铁栅栏门陈太忠看一看,发现院子里的地面已经硬化,而且离院门口不远,还有四个篮筐,看起来是比较标准的两个篮球场。

看到这里,他微微点头,居然能注意到职工的精神文明生活,这个是值得肯定的,“这院子里,有多少人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门房警惕地看他一眼“小伙子,我们工地里没值钱东西,给死人盖墓子,能有什么好东西?”

“工人们的伙食怎么样?”陈太忠又问一句。

“嗯?”这下门房更愣了他上下打量陈太忠几眼,冲山上一指,“这个你去山,今天有厅里的领导下来,在那边视察呢。”

这山还真是够荒的,跟东临水的荒山,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土少石头多不过这里还没石漠化青草和灌木随处可见,就是没几棵乔木。

陈太忠顺着他的指点走过去,这路就更难走了,车是开不上去爬了差不多一里地的山路,他看到了一群人那厅里领导不是别人,正是树葬办副主任谢大庆。

谢主任正背着手说话呢,猛地看到他,登时就是一愣,“陈主任,你怎么也来了?”

“我能不来吗?这都二月底了,过来看一看情况”陈太忠笑一下,这时候谢大庆赶紧介绍一下,合着他身边不但有素波林业局的副局长,上谷林业局的局长也来了。

“嗯”陈主任矜持地点点丶头,四下看一眼,发现不远处搭起一个高架的大棚子,工人们正在忙着固定支架什么的,“这是,…简易会场?”

“这才是个框框,回头还要装饰一下,布置线路”上谷林业局局长笑着发话了,“到时候省里领导要来,不能太简陋了。”

“也不用太好”陈太忠摇摇头,无非就是一个奠基仪式,你们活生生搭起这么大个架子……这是一次性消费啊,“陈省长那人我知道,她挺讨厌铺张浪费的。”

“这是李老大的意思”谢主任听得就笑,他对陈主任的节约有点感触人家为了节省办公室,居然要身体力行地将两人的办公室合并。

但是,这确实是李无锋指示的,谢大庆也认为有必要讲一下形式,于是他解释,“整个仪式也花不了多少钱,能控制在二十万以内。”

“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我说,钱不能这么造吧,搞一个奠基仪式,居然就要二十万?”

“这也不多啊,除了领导之外,还要邀请媒休、上谷市的领导、乡干部,各种接待费用、车马费下来……,这点钱真的不多”谢大庆低声解释,“而且有了这个项目,这些钱慢慢都能挣出来,只说安排咱林业系统子弟,就能节省好大一块费用”

“啧”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他对搞仪式这一套也很熟了,且不说他参加的甯家工业园奠基、科技厅挂牌,只说当初驻欧办挂牌,也是花了一笔钱的。

但是,林业系统这两年,还真的不富裕,不过谢主任将话说到这样的程度,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谢主任的面子,他是要维护的,“我是说,还不如先把路修一下,起码……咱不能让陈省长爬这么远的山路吧?”

“哦,那是您上来走的路不对”这时候,旁边有人插嘴,这位是素波林业局的副局长,兼这个墓园的筹委会主任,他笑眯眯地指一指另一个方向,“那边车能上来,然后再趴十几节台阶,就到这儿了。”

陈太忠侧头看一看,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远远地还能看到几辆车,然后,他的眉头猛地一皱,“怎么还有人在林场里放羊?”

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