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6 -3037是陷害

3036 3037是陷害?(求月票)

3036章是陷害?(上)

从本质上讲,刘建功是个平庸的人,他不但没能力,胆子也小,稍微大一点的是野心,不过这野心也随着堂圌哥的双规而消失不见了。

侄女儿刘岚,他是不能不管,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家庭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刚才那一枪,已经把他的老婆和孩子吓得够呛了。

岚岚手里到底拿着什么东西没有,刘建功是真的不知情,他也不想知情,不过以他对自己的哥哥和嫂子的了解,那俩若是做了这样的安排,绝对是重量级的。

若是没有的话,那他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待,如此澄清之后,他也不用再担心什么sāo扰了,对他家,对他的小侄女儿都好。

刘岚听到这话,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她才不可置信地发问,“叔叔,难道你也要跟他们一起为难我?”

“我不是难为你,是为你好,真的,”刘建功耐心地回答,这一刻,他甚至找到了兄嫂指导自己时的那种感觉,小岚岚,你叔就算在你爸妈眼里没能力,但是你一个初三的学生,审时度势的能力,比你的叔叔差太多了。

于是他耐心地解释,“如果你有,现在就是拿出来的最好机会,如果没有,你也就别乱说了……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要不说,这刘建功的官圌场知识差得太多,他根本想不到,刘岚拿出再惊天的材料,也扳不倒崔洪涛,解救不了刘建章,结果早就已经注定。

那书记虽然表示,会为刘家做主,但是他要的不是崔洪涛贪渎的证据——这样的东西,老那自己就能列出很多,他要的是崔洪涛指使人灭口的证据。

老书记虽然心系职工,但是都活到这个岁数了,早就不复当年嫉恶如仇的xìng格,只不过对那些实在看不下去的事情,才有心思动一动。

刘岚眼睛眨巴了好一阵,才冷哼一声,“哼,我还是信不过。”

“就算别人信不过,可老那书记那绝对信得过,”刘建功不等别人发话,他先抬手一指那书记,然后长叹一声,“岚岚,你要是真的没有材料,就不要嘴硬了,不但耽误领导们的工作,更是容易把你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我圌艹圌你大圌爷,好像我是杀人犯似的,你能说得再难听一点吗?崔洪涛听得这个气,简直是没办法说了,搁在往日他肯定转身就走了,堂堂的一厅之长,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冒犯?

但是今天他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走,要不然就有失本意,于是他只当做是听不见了——不信你个小丫头,手里真能有什么。

“那……”难得地,刘岚居然沉吟了起来,这可不像是不讲理的小丫头能做出来的,然而,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还在后面,良久,她看几个警圌察一眼,“警圌察也跟着去的吧?”

对她而言,交通厅的人统统不可信,那老书记的可信度高一点,却也不如她叔叔,不过让她最为动心的是,刘建功说了——在场这么多人。

刘岚的年纪不大,但这样等级的人情世故,她已经懂了,人言可畏法不责众——同学们都可以借此给老师施加压力。

不过,她总还是觉得,有警圌察跟着去的话,会更让人觉得可靠,虽然做为一个青春叛逆期的少女,她对处理母亲车祸事件的警圌察,也是怨气十足,觉得他们没有尽责——但是,警圌察就是警圌察,能给人以安全感,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个嘛……”警圌察们听到这里,反倒是迟疑了,路桥宿舍的警圌察,和公路局宿舍的警圌察,不是一个片区的,他们只是很单纯地接到了报案,就来了。

但是来了现场之后,就连傻圌瓜也看得出来,这不是简单的违法事件,后面很可能牵扯到了一系列惊天动地的事件和大人物。

这么说吧,接到110来出警的,只是

的警圌察,而

有所长,所长上面是分局,分局上面是市局,但是素bō警圌察局局长孙正平,目前也不过就是个正处。

但是后来到场的崔厅长和那书记,是实打实的两个两个正厅——哪怕是孙局长亲自到了现场,他又是暴力机关的一把手,最多也就只有发出异圌议的权力。

警圌察们迟疑了,可是那书记退休多年,既然决定伸手管某些事情了,他就不想半途而废,而恰好,他知道陈太忠在警圌察系统里的威名极盛,于是他不满意地哼一声,“这个事情,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一直在高度关注……你们,这是哪个

的?”

那书记也是复转回素bō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是归哪个

?当然,以素bō的110接警系统而言,接警处警讲的是反应速度,全市一盘棋,遵循就近原则,隔壁

的巡逻车离这里近,就必须先来,这个时候,片区划分不是很重要。

但是不管怎么划,有资格接警的

,也就是这么几个,真想查的话,调一下接警记录就全明白了,那书记这句问话,本意也就不是问询。

“陈主任关注?”接警的警圌察真的吓了一大跳,现在素bō的警圌察系统,真是有不少人知道陈主任了,这个名声肯定没有凤凰的“瘟神”响——省会城市的警圌察,接触的人还是不一样,但就算是这样,知道的人也真的不少。

“他是怎么个意思?”警圌察也顾不得矜持了,按说他们不会受理什么举报材料,更别说这还涉及神仙打架,躲得远点是正经,但是眼下却不能了。

“他的意思,就是关注,”那书记今天被抓了壮丁,心里也有几分不爽,又见这一帮人小年轻狗眼看人低,心里愈发地不自在。

“要是陈主任能亲自来坐镇,那就好了,”警圌察们表态了,这话有点冒犯那书记,不过,一个退休的厅级干部……就是那么回事儿。

这里说句题外话,就是退休干部为什么这么不遭人待见呢?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人脉、下属和圈子之类的,能量不容小觑。

这个话真的没错,很多人退休了,都拥有自己的能量,但是话说回来,别人买你的账,是买你手下权力的账,就算有人愿意买你人脉的账,却是还要考虑回报周期。

比如说这个警圌察,可能在短期内有事情求到交通厅,该卖点好处的时候,就要卖点好处——所以说就算老干部,别人也要心存一两分忌惮。

但是对没有即时需求的人来说,这个回报率是个期权,也就是说我将来可能求到你,但是……你现在都已经退休了,我目前占你余威的光尚可期待一二,要说期权,那是看跌的。

所以,退休干部的威力,真的很扯淡,尤其对那种没有即时需求的人来说,是更扯淡。

“那……我叫他来,”那老书记也非常明白这个道理,心说要是在碧空,信不信我整出你们几个小警圌察的尿来?人生,真的是一日不可无权啊。

“陈太忠不是个好东西,我反对他参与,”刘岚继续跳脚,“他跟别人一起设计我老爸,我信不过这个贪圌官。”

不过别人直接无视了这个青春期叛逆女孩儿的反应,只有崔洪涛的秘书恼怒至极,沉声还击一句,“那你说,你信得过谁,我帮你叫过来……纪检委吗?”

“纪检委也没有好人,”叛逆少女继续攻击,她还想再说什么,刘建功上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我说,你不懂事不要胡说……。”

“叫我去见识取证?”陈太忠接到那书记这个电话,也是有点……微微的愕然,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躺着中枪的精神?“那叔叔你这个电话,真的没打错?”

“你在警圌察系统的名气,比崔洪涛还大,”那书记可没什么不敢说的,事实上,他感触最深的是后生可畏,“人家都说只认你,过来一趟吧。”

那就……过去吧,陈太忠也别无选择,只是好不容易早回家一次,眼下屋里也是莺莺燕燕一片,就这么离开,心里实在有点不痛快,他赶到路桥宿舍的时候,就将近八点半了,这里围观的人众多,他从人群中穿出来,正正地就撞上了崔洪涛。

崔厅长正是一脸的不满,不过他没说话,就是站在那里看着,直到看到陈太忠,才从人群里走出来,正sè发话,“太忠,眼下就是这个样子,你看怎么弄?”

有意为之之下,他的声音很洪亮,陈太忠看一下四周的人群,就微微一笑,“那还说什么?我来就是为了公事公办……现在,无关的人,都让开!”

“我们要求,省纪检委的人来……监督,”刘建功硬着头皮走上来,手上还牵着刘岚,“还有……最好反贪局也有人在,”。

“你是什么人?”陈太忠斜睥着他发话了,待知道对方便是刘建章的堂弟之后,他冷笑一声,“你没有权力要求这个那个,你只有两个选择,配合……或者是被强行配合。”

3037章是陷害?(下)

陈主任出马,这响动就是不一样,根本不跟人讲什么客气,赤圌luǒluǒ地相威胁。

可是偏偏地,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见他强势,刘建功反倒是不敢做声了,倒是有警圌察在一边提醒,“陈主任,有些材料,我们这些警圌察……合适看吗?”

“记住保密原则就行了,”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没什么事物,是咱警圌察系统不能了解的,能管住嘴巴,那就不是问题。”

这话说完,他猛地生出一个很怪异的念头:要照我这么理解的话,这警圌察系统的保密原则,其实跟那些干脏活的人相差无几——无非是有组织的这个,能生出条例来……

刘岚的话,还真不是吹牛,她居然带着警圌察,又回到了公路局宿舍,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站在楼外向上一指,“上楼顶的木板里,有个夹层,里面有塑料袋……”

公路局的砖混楼跟时下的楼房没什么区别,每一栋楼里总有一个单元是开了天窗,以便人们上楼顶安装太阳能热水器之类的东西,这个天窗,是用一个很宽厚的木板盖着的。

有警圌察要自告奋勇地去拿,这一刻,刘建功还是体现出了他做叔叔的义气,表示说不行,我不放心你们,要上我先上,以免万一有东西的话,被你们毁了。

这就是很无所谓的要求了,在场的人各个都不心虚,于是一堆人闹哄哄地走进第二个单元,走到顶层看热闹,连不少公路局的人都惊动了。

不过,看到崔厅长和那老书记都在场,大家也不敢凑得太近,只能远远地站着,低声地交头接耳,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建功先推开木板钻出楼面,随后两个警圌察身手矫健地爬了上来,手电一照,果然发现了蹊跷,“这木板刚修补过……”

楼顶就这么一块木板,通常上楼顶的,谁会琢磨这东西?当然,若是木板破了,难免会漏下水来,所以有人对木板做简单修补,别人也不会在意。

不过这个新修补的木板,显然是有些蹊跷的,不多时,又有三四个人爬上来,这次就连陈太忠都上来了。

有警圌察戴上手套,接过递上来的工具,小心地撬开新木条的一角,还真的发现了一个塑料袋,他刚想去取,一边有人发话,“订回去,整块木板从楼上吊下去,小心,不要碰撞。”

这就是一些技术手段了,原木板整个吊下去,也方便从上面找出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这些经过就略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塑料袋被取出,里面是一张叠得很小的白纸。

带队的警圌察戴上白手套,小心地打开白纸,扫了两眼之后,嘴角lù出一个苦笑,他看一看那书记,又看看陈太忠,最后才轻喟一声,“陈主任……您过来看一下。”

“我也要看!”刘建功当仁不让地往前走,不成想被别的警圌察顺手一推,“退后……目前你没有这个资格看。”

陈太忠走上前看两眼,登时就是无奈地一撇嘴,白纸是A4的,上面打印了七八条崔洪涛的罪状,没有附带证据,就是很简单的阐述。

尤其要命的是,在白纸的最后,有这么一行字,“崔洪涛曾经警告我,说如果我再折腾下去,不仅仅建章会死,我和女儿刘岚也会死——一个母亲可能的绝笔。”

我圌艹,这也太狠了吧?陈太忠没想到,刘建章的老婆可能有这样的远见和谋划,他犹豫好半天,才冲崔洪涛一招手,“崔厅你过来看一下吧。”

崔洪涛走上前,看了几眼之后,再也无法承受这个刺圌jī了,他大声喊了起来,“胡说八道,这是陷害,近半个月,我就没见过她!”

那书记慢慢地踱步过来,警圌察想拦来着,看陈太忠没什么反应,也就不好再出手了。

他背着手慢吞吞地看完白纸,沉吟好半天之后,方始轻喟一声,“我看还是去警圌察局,把事情好好调查一下吧。”

“老书记你信不过我?”崔洪涛的脸sè刷白,哪怕是在这样的夜里,也是一清二楚。

“崔厅长你克制一下,这真的可能是栽赃的手段,”警圌察们见多识广,再匪夷所思的案例也听说过,倒不会轻易地被这么一张没头没脑的打印稿左右,他甚至已经推算出了不妥,“如果是手写的话,真实xìng起码有三成,这个……一成都不到。”

“对对,还是咱警圌察同志看问题专业,”崔洪涛忙不迭地大点其头,他甚至走上前,热情地同对方握手,此时他没有半分厅长的架子。

这个案子,自然是移交给市局了,正好刑侦支队那边,那起肇事逃逸的命案还挂着呢,这两个案子目前不好并案,真要并案,那最少也得是孙正平拍板,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正厅的声誉甚至是前途——按照程序,在并案之前,崔洪涛应该先被双规。

但是同一拨人来处理,是很正常的,当然,警圌察局也不能对崔洪涛的其他罪状进行调查,那不是他们的事儿,只能针对这个杀人嫌疑做调查。

事实上,孙正平听说这个变故之后,脑袋都大得不得了,做为素bō市警圌察局长,他对上层的动态还是很清楚的——尼玛,这崔洪涛是杜毅的人啊。

所幸的是,在场的还有陈太忠,孙局长在苦恼之余,也不得不庆幸,有这么一号主在,我的责任就小多了。

崔厅长在市局,享受的也是贵宾待遇,警圌察们就是跟他随意聊了几句,甚至没人敢大声说话,不过,倒是有个愣头青表示——崔厅您的手机……这个?

崔洪涛也真是有点无奈,这种类似于小字报的东西,他根本没必要跟着来市局,但是他生气啊,又由于那书记和陈太忠都在场,他要不来,就要考虑这两位可能的怒火。

“手机秘书拿着呢,”他不动声sè地回答,“我跟着来市局,是要搞清楚,谁要陷害我……希望你们尽早破案。”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陈太忠坐在他旁边,却是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手机,“都九点半了,这事儿闹得才邪行,唉……其实我都没吃饱。”

“太忠你怎么看这个纸条?”崔洪涛无奈地撇一撇嘴。

“这我哪儿知道?”陈太忠无所谓抖一抖二郎tuǐ,“反正换给我的话,这个纸条的最后一行,我是要手写……最最起码,得有一个手写的签名吧?”

“但是,这个女人遭遇车祸,看来多少要跟你有牵连,”那书记不动声sè地发话。

这么多领导在小会议室坐着,市局的效率那是杠杠的,起码在不久之后,大家就确定了,刘岚在出院之后,根本没有回公路局的家,所以,这不可能是她自己做的——事实上,这只是排除了一个不怎么靠谱的猜测,一个小女孩能做出这种事儿吗?

接下来的发现,就有意思了,那白纸和塑料袋上,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那么,这基本就可以认为——这个材料是假的。

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就是说这张纸未必是刘岚之母亲自放的,她一个女人去爬楼顶,也有点吃力,那么,她若是央人做此事,做事的人不想被牵连,谨慎一点也正常。

再然后,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警圌察们没有在塑料袋的上方发现水渍,反倒是塑料袋遮盖的地方,有水渍没有散去——车祸那天,可是在下雨。

听到这个消息,崔洪涛坐不住了,他看着陈太忠,脏话直接出口了,“我圌操,这他圌妈圌的是有人在兴风作浪啊。”

“你冲我说这个,有意思吗?”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在说他不是警圌察,事实上,他想表达另一层意思——这不可能是我圌干的,就算我把你掀下去,那个交通厅厅长的位置,轮得到我惦记吗?

那书记听到这里,也明白这二位指的是什么了,他无奈地摇摇头,直接就站起身了,“现在的干部,真是令人胆战心惊啊……时候不早,我先回了。”

老那虽然只是回家,却是明确地表态,此事我不管了,很明显地,尽管离最后的结果还早,但是他心里已经认定——崔洪涛跟此事无关。

这就是所谓的自圌由心证,不过那书记认为自己的判断错不了,崔洪涛明明就能安然无恙的,若是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也不会把事情搞得这么匪夷所思。

“我也走,”陈太忠也站起了身,他没兴趣再看下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女人等着呢。

不成想他俩才走出去,就撞到了刘建功,见到那书记要走,他不答应了,“那书记,您不是说要一直关注嘛?”

“先要那小丫头把事情说明白吧,”那老书记微微地摇头,“她家是tǐng惨了,但是我就不信,她母亲能把事情办成这样。”

“心里有仇恨,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要随便诬陷党的领导干部,”老那不愧是老派人,因果分说得一清二楚,他正sè警告,“你该知道,她虽然是孩子,这么做也是在犯罪。”

,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