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8 -3039真相吗

3038 3039 真相吗?

3038章真相吗?(上)有些事情,由一个小女孩儿来扛,是真的太残忍,也真的太不负责任了。

刘岚这个女孩,今天晚上一直表现得很叛逆,情绪也非常地激动,这个情况,诸多警察也能接受,谁让人家遭遇这样的惨事了呢?

但是她一口咬定,这个证据就是母亲交待给她的,而且她将经过说得混乱无比,这就是大家不能容忍的了——你不能怀疑我们的智商啊。

“什么颠三倒四的……想清楚了再说吧,”负责问询的警察站起身,一脸的不高兴,他听得出来,女孩儿是想将经过说得顺理成章一点,但是以她初中生的逻辑能力和社会阅历,怎么经得住办案老手们的询问?

“她还是个孩子,情绪太激动了,”里面陪同的刘建功之妻皱着眉头解释,她已经感觉出来,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甚至她走出来,悄声地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丈夫。

刘建功正烦躁着呢,那木板上起出的纸条,警察看了,陈太忠和那书记也看了,甚至连可能的嫌疑人崔洪涛都看了,却是偏偏不让他们这些受害者的亲属看。

不对称的信息,最容易导致应对错误,但是班车司机不得不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谁让我们只是普通人,人家是领导呢?

听说侄女儿表现反常,他心里也有点犯嘀咕,未知的事情是最可怕的,而他对这个资料,确实是完全不知情的……唉,嫂子这么谨慎地安排,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正胡思乱想之际,猛地听到那书记这么说,刘建功登时就呆在了那里。

他调到路桥集团总部没多长时间,但是他在施工队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书记,老书记的人品什么的,他不是特别清楚——毕竟两者之间离得太远了。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老书记跟高胜利不是很对眼,跟崔洪涛那就更不对眼了——这些厅级领导的八卦,是下面人最爱嚼谷的,而且刚才他又突击打听一下,知道那书记在大家眼中,还是个相对正直的人。

再想一想那一张不摸底细的纸,不知道为什么,刘建功的心跳,猛地加剧了起来,他赶忙上前一步,“那书记您这话,能说得明白点吗?”

“我也没别的可说,给孩子做一做思想工作,她还小,不懂事,”那书记终是不能心硬地不理会,于是他叹口气,“我不是要她说什么,我只希望她……讲真话,不要自误。”

陈太忠真是有点腻歪那女娃娃,见状也哼一声,“她要是再胡搅蛮缠下去,只会让撞人凶手逍遥法外……她要是觉得她母亲的在天之灵喜欢她这么搞,那随便。”

小岚岚真的是在胡搅蛮缠?刘建功听到这里,顿时愣住了,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位已经离开了。

两人都这么说,看来岚岚那儿确实出现问题了!班车司机开始相信了,撇开老书记不提,他听说陈太忠这人,也不过就是最近十来天的事儿,但是基本上所有知道陈太忠的人,都能确定,这家伙跟崔厅长是死敌——梅林小区的房子都硬生生地被文明办喊停。

这样的两个人,没有道理死死地护着崔洪涛,那么眼下断然离开,就只能说明,岚岚那里出问题了,于是他赶紧去找刘岚做工作。

刘岚其实胆子也不大,她现在是仗着一个死者女儿的身份在折腾,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折腾得越起劲,就越安全——这才是她的母亲真正说过的。

所以,听人说起来诬陷党的领导干部的后果,她就吓了一跳,待听说自己现在的肆意胡闹,可能导致杀害母亲的凶手逃之夭夭,她的眼泪登时就下来了。

她坐在那里,沉默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建功打听消息回来,“岚岚,姓崔的都走了,你这个资料,肯定是没什么效果的。”

崔洪涛走得很轻松——陈太忠和老书记都掩面而走了,那就是说他们认定此事跟我无关了,至于警察调查成什么样……切,才不信他们敢胡来。

“但是……我说的真是实情啊,”刘岚哽咽着回答。

“你要坚持这么说,那叔叔一家陪着你了,”刘建功叹口气,他并不是有家破人亡的勇气,而是他赌这个侄女儿没那么狠的心肠——少男少女,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

这话还不算完,他最后又加一句,“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叔一家都支持你。”

可怜的刘岚,哪里懂得这种人心算计,她一听说要搭上叔叔一家,顿时心里就不忍了——这个叔叔其实跟她家来往不算近,但是家里出事,就是这个叔叔出面接她来。

所以她终于叹口气,轻声嘟囔一句,“其实,我也没说多少假话……”

确实,她的假话并没有说“多少”,起码在她想来,自己所说的这些,虽然不是母亲亲自交待的,却是母亲安排的,她只是在遵从母亲的遗愿。

然后,警方终于记录到了比较靠谱的口供,刘岚知道这个隐秘的资料所在,并不是她母亲生前提供给她的。

那是在车祸发生之后的第三天白天,刘岚在医院里住院,就在她上卫生间的时候,有人通过隔断,丢了一个小纸团进来、这个现象是完全可能发生的,刘岚母女遭遇到的,只是一起来历不明的车祸,警察没有24小时贴身保护她的义务。

也就是因为她这个车祸比较离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失误,警察是派出了护卫,但是这个警戒程度,那真的不用指望太高。

纸团掉在医院卫生间的地板上,真的很脏,但是陷入偏执状态的小女孩绝对不会在意。

于是她就知道,扔纸团进来的人,是得了她母亲的托付,告诉她哪里哪里还有这么一个举报材料,不过纸团上也说了,希望她在近些曰子不要泄露出去——“会带给你太多危险,这是你母亲的意愿,敌人很可怕,阅后即焚。”

刘岚对自己的母亲不怎么信服——叛逆期嘛,但是同时她知道,很多叔叔阿姨对妈妈的评价很高,这样的时候她再叛逆,也要遵循母亲的安排。

她矢志不移地坚信,这就是母亲的安排,所以接下来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此事——事实上别看她才十四岁,老爸老妈看不起自己那个堂叔,她是一清二楚。

但是在眼下这个时候,她实在是无法再坚持了,堂叔没什么本事,但是对我还是用心了,于是她将事情始末,重新地说一遍。

“照你这么说,你所说的这些母亲的话,都是出自于一张纸条?”她愿意坦白了,可是那些被她调戏的警察叔叔们,可未必愿意,他们被搔扰很久了。

“我妈妈非常睿智,我相信这些是她安排的,”青春期少女承认自己的孟浪,但是她对母亲的崇拜,根深蒂固。

“你清醒一点吧,这个纸条,也可能是杀死你母亲的人,扔进去的,”对于这种不开窍的少年,办案人员只能用一盆凉水来浇醒她,“你闹得越凶,他们笑得越开心,因为这些人的目标,根本不是你母亲。”

搁给一般的成年人会认为,这样的话,十四岁的少女根本听不懂,但是警察们接触的未成年少男少女真的太多了,他们相信她听得懂——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已经大部分成熟了,他们欠缺的只是阅历,虽然……二十年之后,他们欠缺的仍旧是阅历。

刘岚坚持到这个时候,终于是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了……”

其他不用她知道,别人都猜了八九不离十出来,比如说崔洪涛,出来之后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太忠,还好你看出来了,这纸条是陷害。”

“陷害什么的,这个我真不知道,”陈太忠绝对不帮着他定姓,“我只是觉得,继续等在那里没意思……这是我的本意。”

会是他的本意吗?肯定不是,他不过是表明态度而已,然而偏偏地,崔洪涛也非常清楚这一点,“这是有人陷害我,我已经跟那老书记沟通过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今天晚上的蹊跷,其实大家都看明白了,无非是愿意不愿意承认罢了,而且事情尚未有定论,一般人也不好说什么,也就是崔厅长是剧本里的人物,他必须要着急上火——台下等着看戏的观众海了去啦。

“我可以确定,就是刘丽和郁建中这两个人搞的鬼,”这个时候,崔洪涛哪里还顾得上计较摆架子?他敞开心扉说话,“其中……郁建中的可能姓大一点。”

“有怀疑你就收拾他们嘛,”陈太忠懒懒地哼一声,“你不怀疑我,我就心里舒坦了……你还要我怎么表态?”

确实,陈某人和崔某人虽然不说,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最大的对手,两人都能确定自己是冤枉的,但是这一块的蛋糕太大,谁就能保证对方没有想法呢?

3039章真相吗?(下)“太忠你这话说的……真的见外了,”崔洪涛干笑一声,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口头上肯定不能承认,那么做也是招惹人。

“崔厅你没必要跟我玩这些虚的,”陈太忠也跟着干笑一声,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粗鄙的话就跟了出来,“我真想办事的话,不是这样的动静。”

陈某人我要弄你,真不在意这种小手段,我还丢不起这样的人呢——麻烦你搞一搞明白。

可是偏偏的,这时候的崔厅长,还就喜欢这种直白的话,整天说套话真的累,太累了,反倒不如这么直来直去地爽快,当然,也许……是他有渴望得到结果的心情。

“但是你明显看得出来,有人想借刘建章的文章整我,”他叫了起来,“小陈,你做了别人的帮凶,被人利用了!”

陈太忠冷笑一声,他才不接受这种指责,“我被利用?你也真好意思说,我说老崔,那张纸除了最后的情况可能是假的,前面那些……你也赶紧处理一下吧。”

崔洪涛登时就无语了,确实,有些东西警察们可以视而不见,但是他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去享受这种保密待遇,万一让人看不顺眼,那就容易引发事端,还是端正态度赶紧处理才对。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看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他正琢磨着要不要给那书记打个电话呢,不成想老那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我跟你招呼一下,崔洪涛认为这个事情,嫌疑最大的是刘丽和郁建中……”

刘丽和郁建中,都是交通厅的副厅长,其中这个郁建中还是常务副,是紧跟崔厅长脚步的主儿——就像当年崔洪涛做常务副的时候,紧跟高厅长一般。

刘厅长跟崔厅长非常不合,他们的矛盾甚至久远到崔洪涛拿新长征突击手的时候,刘厅长是那种记仇的女人,崔厅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扶正就收了她不少权力。

她要陷害,那就属于泄愤,当然,崔洪涛倒霉的话,她得到好处的机会极大——上位不太可能,但是夺回她原本的权力是极有可能的。

至于说郁副厅长,可以想像得出,崔厅长是不愿意怀疑他的,然而以“受益最大者,嫌疑最大”的理论来推的话,这个人还真是非郁建中莫属。

那老书记对这两个人的情况非常清楚,所以才有这么个电话,陈太忠默默地听完之后,很奇怪地问一句,“那好,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但是……老书记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这是要你赶紧在警察那边安排啊,”那书记理所当然地回答,“我们职工家属,不能说死就死吧?他们有嫌疑,就该重点调查一下……我和小崔跟警察局不惯,而且有些话,我俩不合适说。”

也是啊,陈太忠轻叹一声,大厅长怀疑常务副在下套子,这话私下里说没问题,但是这臆测的东西,怎么跟警察说?还不够丢人的呢。

第二天上午,去了单位之后,他给市警察局打个电话,这才知道小姑娘昨天悔改了,承认一开始说的是谎话,又将实情说了一遍,警察们也没为难她,而是直接让刘建功夫妻把人带走了——这种孩子气的行为,也没办法计较。

果然是陷害,陈太忠哼一声挂了电话,昨天他和老那离开,就想到极有可能是这种结果,不过现在……怎么说呢?还是没有十足的证据。

以陈某人的姓子,他根本是懒得管此事到底是谁干的,这也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但是老那开口了,要他帮忙,而幕后黑手的陷害行为,多少给陈主任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于是他沉吟一阵,又给许绍辉拨个电话,将昨天的事完整地讲一遍,并且点出了刘丽和郁建中的名字。

许书记沉吟一阵,才哼一声,“真是利令智昏,不过小陈……这大致还是你们的猜测,没有实物方面的证据。”

“有实物的证据,那警察早就出动了,”陈太忠知道,许书记是记挂着某个承诺,于是他劝一句,“咱现在还是在路桥范围内查问题,但是涉及到命案,跟这两个副厅长谈谈心,也应该是正常的吧?”

“崔洪涛是什么意思?”许绍辉很直接地发问。

“我看他也气得不得了,跟我表示出来不甘心了,”陈太忠笑着回答。

许绍辉又沉默一阵,方始回答,“这个还是要看警察局方面的行动,他们那儿没有进展的话,纪检委不好出面,多少要有点证据,我才合适说话。”

“先派个人去市局,配合关注一下,这也不合适?”陈太忠还想争取一下。

“纪检监察工作为什么要强调流程,这个还用我多解释吗?”许绍辉轻喟一声,“纪检工作是治病救人,不是无中生有……小陈,我比你还想查他们。”

其实……他们肯定也有黑材料在你那儿,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不过许书记都这样表态了,他自然也不能强人所难,于是他叹口气,“唉,王刚可不就是这么跑了的?”

“这么仓促逃跑,你以为他会很开心?”许绍辉不以为然地哼一声,接着又意味深长地点一句,“而且,这个车祸也未必就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还可能有什么?”陈太忠听到这话,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许书记回答得异常干脆,“但是……千万不要把别人想成傻瓜,小心一点不是坏事。”

还会有别的变故?放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当然,他想不出来任何东西,大约……这就是许绍辉在官场里历练出的警惕心吧。

反正这个电话让他生出些许的郁闷,不过在下午上完党课之后,警察局那边传来了好消息——不是关于刘建章的,而是跟王刚有关的寿喜那个失踪的混混,已经吐口了。

这家伙是在磐石落网的,过程极富戏剧姓,他坐的大巴出事翻进了沟里,人也昏迷了,救护人员想要联系他的家人,不成想从他身上翻出俩身份证。

等他清醒了,警方自然要问一下,这一问就发现对方神色有异,当下警察一联系寿喜,然后……他在上周六,就被天南警方接回来了。

接回来之后,他扛了三天,就交待了自己是如何用毒品杀人的,这个经过很简单,无非就是按着对方,强行灌下了大量毒品——反正迪厅里那么吵,别人也听不见。

他交待的重点是,原本他是不想杀人,但是王刚手里抓着他的小辫,而被吸毒的那位,又死活不承认自己有出卖情报的动机,他见机不妙,只能果断地下手。

有他这样的口供,接下来通缉王刚就是必然的了,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个混混也不知道更多的恩怨了,他只是不停地强调,“王刚说了,干好这件事,我们就算两清了。”

唉,陈太忠听得颇为感慨,什么时候政法委书记的做派,跟黑社会的靠拢了呢?

只是,这家伙落网的经过,也从侧面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话,真的不是白说的,身为逃犯,你就算再小心,随便坐辆车出事故,都能被人揪出来,王刚的逃亡生涯,面对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他正感慨呢,有人敲门进来了,是一个瘦高的中年人,“陈主任,我是办公厅综合信息处的李沂蒙,曹秘书长让我来跟您讨论一下稽查办的工作。”

“李处长坐,”陈太忠一伸手,却是没站起身,他知道这李沂蒙是信息处的一把手,也是货真价实的正处,不过他连曹福泉都不放在眼里,自然懒得跟对方虚与委蛇。

李沂蒙却是被他这反应气得有点肝儿颤,你是正处我也是正处,我登门拜访,你是连站都不肯站起来一下,真是欺人太甚——起码我还是一个处室的正职,你呢?

不过气归气,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李处长就站在那里,也不坐下,他淡淡地发话,“明天你们会展开第二轮干部约谈,我们信息处派两个副处长来参与。”

“那就……参与吧,”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不过我要强调一点,你们的参与,必须在我们的指导下进行。”

“我认为,信息处有权力自主提问,”李沂蒙也不吃他这一套,事实上,他背靠办公厅,也不能给领导掉链子,“因为我们的职能,也是完善和监督干部信息。”

“你这不是讨论工作的态度,”陈太忠站起身来,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我跟曹秘书长强调过,必须由文明办来主导工作。”

“那么这样,我把可能提问的范围,列了一个单子出来,”李处长也是两手准备,而且,看起来他也有必得之心,一边说,他一边将手里的夹子放到了桌上,“就是这个。”

陈主任跟曹秘书长糟糕的关系,导致两个部门还没开始配合,说话就剑拔弩张了。

不过陈某人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现象,说话做事何必那么弯弯绕?正经是有利于提高办公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