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0 -3041初次配合

3040 3041初次配合(求月票)

3040章初次配合(上)

李沂蒙并不是一个情感外露型的主儿,但是跟陈太忠谈话,他却是态度非常明确,不同意的事情绝对要据理力争,不搞那些什么模糊的暗示。

这就是领导的风格决定下面人的风格,曹福泉工作作风硬朗直白,别人多少也要受到点影响,更别说李处长知道,自家的老板和老板的老板,跟陈太忠尿不到一个壶里。

那么他必然要干脆果决地跟对方划清界限,合作是合作,但那只是工作,更别说陈某人不讲理的声名在外,他若是表述含糊,导致被对方利用,到时候怕是连辩解的机会也不会有。

陈太忠却是被他折腾得有点疑惑,心说我没听说李沂蒙是这么个人啊一在省委里,类似的行事风格,就只能用另类来形容,而干部一旦另类,名声很容易传出去的。

陈主任没想到的是,李处长在离开文明办之后,也是长出一口气,“这陈太忠的脾气,真是有这么臭,幸亏我早做了准备,不用自己过来……按照传言,我这么跟他说话,他应该不会记在心上吧?”

敢情,曹福泉给信息处安排工作的时候,说的是“这件工作,要做为信息处上半年的首要大事来抓”按照正常的官场逻辑,就该是李沂蒙亲自出面。

但是李处长真的不想掺乎进来,这陈太忠简直就是个太岁,谁沾上谁侄霉,他才不想为这点小事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所以,他就决定派两个副处长过来,自己是绝对不过来,秘书长在省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就是办公室主任,所以李沂蒙对他的脾气并不陌生。

领导是耿直了点,但是他注重的是效率,在没有明言的前提下,事情办好就行了,是不是李处长亲力亲为的,这个并不重要。

其实,就算他不到场,两个副处长也够稽查办咋舌的了,稽查办的老大罗克敌不过才是个正处待遇,其他副主任,都是享妥副处待遇的正科。

第二天一上班,文明办又开始约谈干部,不过这次约谈的干部,就全是在素波办公的了一一其中的原因,前文已经讲过了。

按照惯例,这次文明办依旧是分作两拨,考虑到信息处来的是两个副处,陈太忠没有大撒手,他亲自坐镇一方,领导监督林震的工作,另一方则是罗克敌这个正处待遇为首。

然而,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信息处来的两个副处长里,有一个居然是背后带括号正处的副处长没办法,省委里涨级别相对要容易一点,但是合适的位子,就是那么多。

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叫沈百嘉的正处,划到了自己的这一边。

文明办这次约谈的,是两个正厅,前期的微风细雨已经有了,反思时间也留了差不多,这次就要抓点大个儿的,正是敲山震虎的意思。

陈主任谈的这个,是天南大学的党委书记吴林,这位可是在陈洁家里都不止吃过一次饭,不过他已经跟陈省长打过招呼了,陈省长的反应则是“不会吧,他都跟我说过,女儿在美国有绿卡了,怎么就不往表上写?”

在陈洁想来,这个表填也就填了,无非就是家人在海外嘛,吴书记也是没有什么盼头的主儿了,在这个上面弄虚作假,真的……很没有意思啊。

天南大学里,也有不少老师能证明,吴书记的女儿,定居美国六七年了,早几年就有了绿卡,现在没准连国籍都有了。

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但是吴林偏偏地不这么填,他甚至都放出了风声去,女儿是女儿,我是我,我就不知道她有没有绿卡,而且我不认为,我有必要知道这些。

这属于抗拒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死硬派,他只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是比较难啃的骨头,所以陈太忠留给自己了。

对付这种死硬派,陈主任就是以硬对硬了,“照你这么说,国家干部家属的去向,我们就不该管,不该问?”

“你们该不该管,这我不好说”从吴林的谈吐中,不难判断出,这是个自垩由主义倾向极为严重的干部,他傀侃而谈,“我只是认为,自己的子女一旦成年,他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这是对公民**权的尊重,在这一方面,我们国家有缺陷,有太长的路要走。”

“你是国家干部,是管理这个国家的一员”陈太忠对这种唯外国先进论的主儿,也见识得太多了,“你们的相关信息,不应该是**。”

“这是官本位思想,我是不赞成的”吴林很直接地摇头,“美国总统的女儿,一样可以加入英国或者澳大利亚国籍……而且不被人诟病,什么叫民垩主?这才叫真正的民垩主。”

“那么,在你看来,美国是个什么本位的国家呢?”陈太忠微笑着看着他,这个话题已经超出了今天的谈话范畴,不过,约谈不是审案,允许自垩由发挥的,“嗯,你不要告诉我说,他们是金本位的国家……布雷顿森林休系已经垮了。

这话其实就是打脸了,美元跟金本位脱钩,本来就是美国不讲国际责任的直接休现一那些购入美元的国家,猛然间发现,美元的发行不受黄金存量的制约了。

那就是说美国人想怎么印美元,没有红线卡着了,而美元印的多了,就是通货膨胀,美国人借此掠夺全球的财富,这是彻头彻尾的无赖行为这也叫民垩主?民垩主地掠夺吧?

当然,美元不是美国政府印的,而是美联储的决定……有人会这么强调的,美联储是独立于美国政府之外的。

这话没错,但是鬼才会信……没有国内官场休系支持的干部,那叫国家干部吗?跟美国综合国力无关的美联储,那还是美联储吗?

“起码美国的民垩主,是扎扎实实地摆在那里的”吴书记实在中毒太深一起码在陈主任看来是这样,他很认真地辩解,“他们只对选民负责,而且在美国,政府意愿,不能强加到资本意愿头上……商人的地位,要高于政府官员。,丶

“这就是我问你的本位问题”陈太忠一抬手,轻轻地拍一下桌子“中垩国是官本位,这个我承认而美国是资本本位,当然,你可以不承火……,我就问你一句话,一个国家,掌握在官僚的手里好,还是掌握在资本的手里好?”

“我认为……”面对这个问题,吴林也卡壳了,他生平最恨的便是官本位,因为在他眼中,中垩国的这些官僚实在没有起了什么好作用。

但是要让他承认,来到世间之后,“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的,的资本,才更合适掌握一个国家那也是很为难的事情。

不过,为难归为难,他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一这是屁股问题,于是略略迟疑之后他表态,“资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相较而言,我觉得资本没有官僚那么烂……他们更合适。”

“官僚的存在,为的是统治没有统治就没有官僚而资本不同,他们只会吞噬……”陈太忠笑一笑,“吴书记,你的辩才很让我失望。”

吴林才待再说什么陈太忠却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你觉得官僚来掌握这个国家是不合适也是不民垩主的,我这个理解正确吧?”

“我觉狗……,我扪该多听一点民众的声音”吴书记觉得这个问题,好像是有一些陷阱,于是他谨慎地回答,“人民民垩主专政的国家……,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总是不会错的。”

“那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女儿的情况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廉洁干部队伍,需要干部们的配合,而你不是很配合。”

“我觉得这是侵犯了我的**权”吴林不以为然地回答,“我的儿女们做什么,是他佴的事儿,跟我无关。”

“但是你也强调了,中垩国就是官本位社会”陈太忠想都不想,抬手就将了一军出来,“你承认了,这个社会缺乏民垩主。

“当然不够民垩主”吴林冷笑!声。

“但是,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民众想了解一下官员的相关情况,你居然觉得是侵犯**,不够民垩主”陈太忠哈哈大笑,“这到底是谁错了呢?”

吴林登时无语,好事天之后,他才强自狡辩,“民众的意愿,是最根本的民垩主,但是现在,是组织调查我的情况,这代表不了民众。”

“调查结果,我可以公示”陈太忠微笑着回答,“你能不能代表民众,大家说了算,怎么样……敢不敢试一试?”

“别开玩笑了,大家说了的,怎么可能算?”吴林应付类似的场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在最初的恐慌过后,恢复了平静,‘6在中垩国,组织说了才算。”

“那你可以脱离组织嘛,我绝对支持”陈太忠实在有点不想跟这货嚼舌头了,于是直接捅到底线,“让公众知道,谁才是为大家着想的人。”3041章初次配合(下)

“离开组织的话,我说话还会有人听吗?”吴林冷笑着回答,“陈主任,你这个激将法,有点太幼稚了。”

“你既然舍不得离开组织,还要骂这个休制,我总觉得,你比我还要幼稚”

面对这个问题,陈太忠正色回答,“你已经是既得利益阶层,还要骂这个组织,我真的觉得,组织的流程出了问题……,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还是这么理直气壮。”

顿得一顿之后,他微微一笑,“组织里,怎么就能出现你们这么一群王八蛋呢?”。‘夏虫不可语冰”非常奇怪的是,吴书记面对这样的侮辱,他并没有掩面而走,只是很不屑地笑一笑,“陈主任,你也就是这样的素质了,没命地维护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坐井观天,真的很可笑。”

“那我不坐井观天,只要求省委考虑,你是不是合适继续呆在这个位子上,这总可以吧?”陈太忠发起泼来,还记得怕谁?他冷笑一声“反正听起来,你不是很稀罕这个党组书记的位置……不够民垩主,是吧?”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赖啊?一时间,吴林有点无语了,然而就是那句话了话赶话没好话,他心一横拍案而起,“我就是不稀罕这个位子,你把我弄下来好了。”

“弄下来你?你想得美”陈太忠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能理解对方的心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经济上没什么问题,就是理直气壮了?”

这年头就是有这样的干部,虽然不多,但是确实有他们觉得自己经济上清白,就一切都清白了,具休到眼下这个案例,最是能说明问题。

吴书记敢跟省里的人这么叫板肯定有他的仗恃,起码在操守上,他不会有任何的心虚,这是可以预见的,所以陈太忠能断定,此人的经济不怕查一至于说他女儿到国外的钱,堂堂的天大书记,这点费用私人也能解决的。

“嘿我作风上也没什么问题”吴林冷笑一声,国内官场,可不就是这点事儿吗?你查不了我的经济就查我的作风一一当然,这些其实都是幌子。

“啥问题没有你也可以下的”陈太忠狞笑着回答,“吴书记,你都知道了,咱国内就是官本位的,我看你不顺眼,就要让你下。”

“嘿,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吴林冷冷地一笑,“我就是中垩国民垩主政治改革道路上的先驱,不过这个结果,我不后悔。”

“嘿,我还就是要让你后悔”陈太忠恶心人的本事,真的是一等一的,“我不但要弄下来你,还要通过媒休告诉大家,有些干部,早就是外黄内白的香蕉人了……你们在绑架民意,你自己知道,你没有自己说的那么高尚。”

“我高尚与否,跟你没有关系”吴书记正色回答,“就算你认为某些人卑劣,他们也有权利保护自己的**。”

“那你应该主动请辞,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对官本位的失望,我正好还省事”陈太忠冷笑一声,要说恶心人的话,谁能比他更多?“你现在的位置,不说岗位级别,好歹也是占了事业编制……何必恋栈不去?”

这句话就太恶毒了,好悬没逼得吴林一。血喷出去,他之所以一开始就乱填调查表,就是对官场里这一套走形式的东西很不感兴趣,相当于是无声的抗议了,反正他都五十八岁了,再有两年原地退休是必然的。

再后来,文明办摆出不依不饶的架势,这个表也越炒越厉害,这个时候,吴书记多少有点后悔自己的孟浪,不过他跟陈洁说得上话,又是无欲无求,倒也不怎么害怕。

等到前一阵约谈干部的消息传出,吴林更是横下一条心了,他倒不是想骗廷杖博名声,实在是他对这个**被侵犯,确实非常不满这里面掺杂了一点个人情绪,就是他这个党委书记的大权空落了。

天南大学现在挺火爆,但是招生什么的权力,全集中在校长手里,吴书记虽然在人事上还能说一说话,但是校长根本不理会他这年头,连党的领导都不要了,还说什么干部家属的经商和绿卡?

但是陈太忠绕来绕去,最后要他主动辞职,他怎么肯答应?而且那厮嘴皮子太过灵光,说得他想掩面而走n其实,还是皮袍下的小露出来了。

跟别的处级干部谈话,吴林可以摆一摆老资格,也可以不讲理一点,但是跟面前这厮说话,他还真没这个底气,一来是这家伙出名的心狠手辣,二来就是……这家伙比他还不讲理,并且不怕表现出来。

当着一大堆人的面,张口闭口就是我要弄你下台这可是在省委,不是在什么乡政府镇党委之类的地方。

不止是吴书记,就连一边坐着的沈百嘉,听得都有点眼直,陈太忠的嚣张他早有了解,但是也想不到,能嚣张到这一步。

“你是要我辞职?”吴林终于发问了,不过他的声音不再洪亮。

“沈处长,你看到了吧?”陈太忠不正面回答,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权力要求正厅的干部辞职,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沈百嘉,“有人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对待组织调查和干部约谈的。

“吴林同志我认为你这个态度很不端正”沈处长终于发话,他是得了李沂蒙的机宜来的做为正处级的副处长,他跟李处长的关系很一般,但是这样的场合下他要掉链子,那就是丢了秘书长的脸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的措辞也相当强硬,不过,他绝对不会完全跟着陈太忠的脚步走,办公厅这次派大家来文明办,是刷存在感的。

眼下,既然陈主任给了他一个说话的机会,那他就不客气,“你是老同志了,希望你能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尽快地改正自己的错误。”

其实沈处长这话,才是真正的跟厅级干部约谈的态度,跟他相比,陈主任的手段未免有点过于简单直接和粗暴了。

但是偏偏是这句话给了羞刀难入鞘的吴林一个台阶,吴书记堂堂的正厅,被一个小正处挤兑成这样,还真是想拼一个鱼死网破,不图别的,只为一口气也罢。

然而眼下有了这个台阶,他就有机会就坡下驴,当然这是不是对方红脸白脸的双簧他就无意去计较了,正经是这沈百嘉身后,可是还站着曹福泉一日报上说了,秘书长很重视文明办的工作惊动曹秘书长的话,陈洁也保不了他。

“我只是单纯地反对各种形式主义,吴书记叹口气,“好吧,我该做些什么?”

嗯?陈太忠很不满意地侧头看一眼沈百嘉,心说我浪费半天唾沫星子,最后倒是你来做人情,就知道你们是摘桃子的。

不过说良心话,虽然他非常看不惯吴书记的错误立场,更不耻其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行为,可是他也没有一棒子将人打死的意思,有这样的结果,他也可以满意了。

“补报一下,也就行了”沈百嘉果然当仁不让,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吴林也是老同志了……您看?”

“大龙”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李大龙,这可不是他有意威胁吴林,而是这约谈就分了两组,罗克敌和林震一组,李大龙自然就跟他一组了。

李主任见状,知道领导不满意这个结果,他也有点不服气,心说你信息处的副处长,怎么就敢做了我们文明办的主呢?

反正他的底气也足,背靠陈主任,头上还有纪检委这块大招牌,伍也不怕这沈百嘉,“吴林同志,你补报完了之后,请在周五上午去省纪检委监察四室,做个简单的情况说明,文字材料也要准备上。”

“省纪检委?”吴书记听得嘴角**一下,他可以倚老卖老,但是听到这四个字,腿脚不哆嗦的主儿,还真的不多一就算他再标榜自己经济没问题,可是普通的人情往来还是有的,只要有人愿意查,没问题也能查出问题来

“太忠,没必要吧?”他皱一皱眉头,轻叹一口气,他跟陈洁交好,哪里不知道陈主任也跟她交好?这时候他真的不得不软了,连“太忠,都叫出来了一我跟你有渊源的。

“本来是没必要,写一份检讨就行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又扭头看李大龙一眼,“但是我既然让李主任决定,那么,他的建议我是一定要支持的……领导朝令夕改随便插手,下面的工作就不好干。”

沈百嘉的眼皮下垂,心里却是暗恨:你推一个小副处出来,就是为了扫我们信息处甚至办公厅的面子,但是你有必要说出来吗?

李大龙却是心怀大畅,跟着头儿干就是好,他不动声色地回答,“吴林同志,就是一个简单的情况说明一一自我反省一下就行,就事论事的,你不要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