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4 -3045各种风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3044 3045各种风(求月票)

3044章各种风(上)

第二天是周四,刚上班,陈太忠就来到了稽查办,他找到罗克敌,“老罗,项富强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没有,我正要去跟你汇报,”罗主任摇摇头,他很不满意地发话,“一个电话就能了解清楚的事情,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早晨,什么样的时差也都熬过去了吧?”

“给他打电话,态度再这么不端正,咱们就不客气了,”陈主任做出了指示。

不多时,罗主任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领导,项富强承认了,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有绿卡,还说正在写检查,本周就交过来。”

“这家伙,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陈太忠哼一声,站起了身子,项董事长这种试探的行为,让他非常地不爽,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接下来,陈主任要去的是组织部,九点之前,各部委也都在忙自家的内务,他来到邓健东门口的时候,邓部长的秘书认出了他,于是走上前轻声发问,“陈主任,你的事儿,一两句话能不能说完?”

“说不完,”陈太忠摇头,他也知道对方问话的意思,“你先安排部里的人,我可以等一等,不着急。”

不成想,他这一等就等到了九点十分,在他等待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真的不少,有组织部的也有外面的,当然,他看到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就看到他了。

这就是省委的办事效率,有空闲的时候,忙起来也真的忙,陈太忠走进去的时候,他身后还排着四个外单位的人。

“坐,什么事儿?”邓健东坐在办公桌后面,很干脆地发问,两人不常打交道,但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没必要客套。

陈太忠将自己昨天遇到的事情说一遍,又将自己的设想说一遍,“……我们文明办有意把项富强的事情反应给您,希望组织部能出面,要他辞职,同时可以借这个现象,探讨一下裸官该不该任一把手。”

邓健东听完之后,也不做声,他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慢悠悠地喷云吐雾,直到一根烟抽了大半,他才轻喟一声,“年轻真好啊……你还没跟潘部长反应这个情况吧?”

“没有,”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老邓为什么这么问,“主要是一个不成熟的想,先来找您请示一下,您要是能肯定的话,我就可以汇报给部长了。”

“你一次一次地跑过来吹风,胆子真不小,”邓健东摇摇头,不过听他的声音,倒也没有多少恼怒,“这涉及干部任用的原则,组织部主动提,不合适。”

那就是可以被动地提?陈太忠琢磨一下这个味道,又试探着发问,“不是组织部主动提,是我们文明办提出来的。”

“到目前为止,你们文明办也才是个副厅单位,”邓健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接着直接瞬移走了,“据说曹福泉最近很关注文明办的工作?”

要办公厅来提?陈太忠的脸上的笑容,登时就僵在了那里,当然,他知道邓部长指的并不是曹秘书长,而是秘书长背后的杜毅——真正管官帽子的是省委书记,他这个组织部长撇开书记这么搞,那是天大的忌讳。

好半天之后,陈太忠才无奈地叹口气,“杜书记对文明办的工作,一直不是很关心。”

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邓健东也颇为佩服这家伙的胆子,要知道,在蒙艺走后,他对杜毅的工作也很支持——做为组织部正职,邓部长干完这一届,下一届的位置,必然要变动,所以他没必要跟杜书记拧劲儿。

不过他对陈太忠的冲劲儿,也没有什么反感,有些事情,是必须有人出面去做的,于是他微微摇头,“我说的是曹福泉,明白吗?”

“光是曹秘书长答应了,没用吧?”陈太忠是真不待见曹福泉插手文明办的事。

“对我来说,知道他答应就够了,”邓健东不动声色地回答,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只要曹秘书长答应,我就敢认为是杜书记答应了——堂堂的省委常委,这点胆子他还是有的。

事实上,他这个答案也符合普通人的认知,要知道曹福泉可是杜毅一手提拔起来的,秘书长答应了的事情,那就是杜书记答应了的。

哪怕杜毅并不赞成曹福泉的决定,他也不可能露头表示——以省委书记之尊,居然驾驭不了自己提拔起来的秘书长,那得是怎样的一种笑话?

陈太忠听得很明白,他也没为邓健东的态度而惊讶,省委常委就该有这样的底气,不过,想到此事又要过一次办公厅,他心里就腻歪,于是他又问一句,“如果曹福泉不答应呢?”

“他不答应……”邓书记略略停顿一下,才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不支持,我也可以支持……工作中各执己见和求同存异,这都非常正常。”

我靠,老邓你也挺牛啊,陈太忠还真没想到,邓健东这么有骨气,然后,他才猛地想到一个可能,“您的意思是说……得先让他们知道?”

“能笨到你这种程度的,真的不多,”邓健东哑然失笑,接着扬一扬下巴,“好了,去吧,我的态度你已经完全明白了……杜书记要亲口反对的话,你还得自己想办。”

哥们儿很笨吗?陈太忠走出组织部,心里兀自是愤愤不平,然而,相比邓健东在半支烟的时间内,就对如此重大的事情做出取舍的行为来说,他确实……表现得不尽如人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趟组织部之行还是有收获的,邓部长是打算支持这个建议了——无论曹福泉那边是什么反应,老邓只是强调一点:这件事得先让杜毅方的人表态。

说白了这还是个程序问题,干部任用的原则上,组织部长不能跟省委书记抢着表态,但若是双方有不同见解,邓部长却可以据理力争——这是那个位置赋予他的权力。

当然,邓健东也说了……扛一扛曹福泉我没问题,惹出杜毅来,那小陈你好自为之——其实,这话虽然合理,也未必是真的,假做真来真亦假。

把思绪捋顺,陈太忠就来到了秦连成的办公室,“老主任,昨天我去了许书记家一趟。”

“嗯,”秦连成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刚才你不在,是去找邓健东了?”

老秦有点生我的气,陈太忠感觉出来了,秦主任堂堂一正厅干部,居然关心他去找谁,而且还指明这一点,那明显就是表示——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

但是!在官场里,这种示意真的很幼稚,知道的人通常不说,不知道的人才会乱说,知道的人……他又说了,这只能用幼稚来形容。

秦连成幼稚吗?绝对不可能,那就是说明了一点,秦主任对某人背着自己上蹿下跳,有一点点不满意:你俩说了什么我都清楚——找别人也就算了,找许绍辉居然不跟我商量一下?

想做点事儿,真难啊!反应过来这一点,陈主任也只能心里苦笑了,老主任,我跟你这么久了,你吃这种飞醋,有意思吗?

我肯定可以通过你传递这个消息,但是……我是真的想促成此事,多出你这么一个环节,就是多出了一份变数,不是吹牛,比扛压力的话,你是要差一点。

哥们儿只是不想把精力都浪费在这种请示来请示去的程序上,并不是眼里没有老主任。

想是这么想,但是他还不能这么说,于是他微微一笑,拿出一套说辞,“昨天林震表示出了对项富强的不满,而且他的不满我很赞同,当时我就想给北京打电话的,后来想一想,还是先找许书记请示一下吧,”

“然后许书记要我晚上去他家,由于我情绪有点激动,忘了跟您请示,我这……年轻人,还是不够稳重,老主任你也知道,请您谅解。”

老主任,麻烦你搞一搞清楚,我跟你不是一个阵营的,遇事儿首先想的是黄家,咱们只是盟友,我不可能跟你抢许绍辉的资源,斤斤计较这个,你没必要啊。

“小陈你这么说,就见外了,”秦连成哈地笑一声,接着就摇摇头,要说他不计较,那真的是假的,昨天小陈从许书记家离开之后,许书记就给他打了电话——许绍辉非常确定,陈太忠没过秦连成这一关,否则不会是如此行事。

秦主任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心里真的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他相信小陈是无心的,那厮就是个二愣子,但是……心结难过啊。

可是现在听到这么个解释,他心里就舒坦多了,“我知道的性子,这肯定是去找邓健东了,一点都沉不住气……我是想问,谈得怎么样?”

“哎呀,这个……”陈太忠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说,他自己就是抵触曹福泉最厉害的主儿——没有之一,现在却是接到一个必须要跟办公厅合作的指示,他真的是羞于启齿。

但是就算再羞于启齿,他来秦主任这里,就是请示该做出什么反应的,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表示,邓部长说了,愿意支持咱们,但是那个啥……过一道曹福泉比较好。

不管曹福泉同意不同意,咱们先把风吹一下,就是个负责的态度。

3045章各种风(下)

秦连成是何许人?他听完小陈这含含糊糊的陈述,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不管怎么说,邓健东支持的态度,那是一览无遗,对文明办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于是他表示,“小陈你的工作,真的卓有成效,老主任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你不要顾忌太多,该做的就去做。”

“那这个曹福泉……那里?”陈太忠欲言又止,他不想跟曹秘书长打交道。

“你去沟通,”秦连成的话果决异常,根本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可是……”陈太忠欲言又止,有些话他不合适说,但是想来想去,不说也不行,于是他出声提示,“是不是该请示一下部长?”

“昨天你都不记得请示我,今天记得请示部长了?”秦连成笑了起来,很爽朗的那种——其实是状似爽朗,这还是个心结,要不然他不会如此敲打,“你去办你的事,部长那儿我帮你说……为了工作嘛。”

“可是部长没有指示的话,我过去谈,这算什么?”陈太忠却不领情,他皱着眉头发问,事实上,他是从内心里抵触同曹福泉的接触。

然而,有些人的行事风格,那是天怒人怨千夫所指,比如说他陈某人,又比如说曹福泉,他都不想接触,别人更不想接触。

秦连成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相信,部长跟自己是同样的想,姓曹的一上来,简直搞得天下大乱,对此人有意见的干部不知凡几,然而,这是杜书记的嫡系,纵然有再多的看不惯,大家也只能默默地忍受——有些有点背景的主儿,已经展开了反击。

秦主任不合适去反击,起码,目前的条件不成熟,所以他只能冷哼一声,“你不要考虑那么多,反正老主任支持你……部长也会支持你。”

“而且,你不觉得,秘书长的工作,跟咱文明办很有互补性吗?”秦连成微笑着发问,他对单位的事情,也是了如指掌,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很清楚。

于是他就换了一种口气,很推心置腹的那种,“昨天没有沈百嘉的话,你跟吴林……估计就要打破头了吧?”

他只是摘了我的桃子!陈太忠初听这话,真的是悲愤莫名,不过再想一想,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假设是合理的,只是他的嘴上兀自不肯服输,“他是捡漏了,没有我前面的那么多话,嘿……吴林是那么好说话的吗?”

“所以我这么说,”秦连成点点头,“你知道,我也见不惯曹福泉,见不惯办公厅胡乱插手,但是……我不能不承认,你和曹秘书长,有很强的互补效果。”

我也承认互补,但是……哥们是真的不想去办公厅啊,陈太忠点点头,脚步沉重地离开了主任办公室,秦主任看着他的背影,苦笑一声摇摇头,我比你更不想去办公厅。

不过,能收拾曹福泉的,也就只有你了,秦连成很清楚,曹福泉在大家心中,固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主,但是省委干部真的打分评比的话,不想面对你小陈的人,远远超过不想面对秘书长的——你的杀伤力比曹福泉还大。

陈太忠出来之后,心里真的很不舒服,但是不管舒服不舒服,该办的事情还要办,走回办公室之后,他给曹福泉打个电话,说是有事要汇报一下。

也不知道是有意晾他,还是曹福泉真有那么忙,曹福泉的秘书给他安排的时间,是十一点半,陈太忠心里轻喟一声,一上午的时间,不是在等邓部长,就是在等秘书长——所谓工作时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过去的。

当然,他也知道,这二位确实是在忙,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的感慨。

十一点半的时候,他准时出现在秘书长办公室门口,所幸的是,他没有耽搁更多的时间,秘书长的秘书很直接地将他领进了办公室。

“有事?”曹福泉的态度,依旧是那么傲慢,他甚至连名称都懒得称呼,就那么大喇喇地坐在办公桌之后,“说,我最多给你五分钟时间。”

陈太忠本来就对这货没啥好印象,这次来得又是心不甘情不愿,见到这个状况,真的不可能有好态度,“干部家属调查表,调查出一个裸官……只有他自己在国内。”

“嗯,我听说了,”曹福泉点点头,真不知道这家伙每天工作多少个小时,尤其难得的是,他的思路非常地清晰,消息灵通记性也好,“天化的项富强……看来你已经确定了。”

“确定了,”陈太忠真的少见曹福泉这种领导,反正……对方痛快,他也痛快,“我想请他自己辞职,国企一把手是裸官,弊端太多。”

“哦,这你办就完了嘛,”曹福泉不以为意地答一句,接着他眉头一皱,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你……该不是想让办公厅牵头吧,遇到大家伙了?”

“秘书长,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像一个副省级干部呢?”陈太忠脸一沉,“我是尊重你,所以过来请示一下。”

他此来,为的是“裸官该不该出任一把手”这种大事,不过,邓健东只是让他放风,成不成的,组织部的决策都不会受到影响,所以他不介意表现得桀骜一点。

“你说话的时候,更不像一个正处级干部,你比我过分得多,”曹福泉很不以为然地一摆手,“证据确凿的话,办公厅支持……还有什么就说,我不听废话。”

曹某人的行事看似莽撞,实则不然,他的思路是很敏捷的,陈太忠一向抵触办公厅在文明办的存在,现在找上门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合理的要求,曹秘书长愿意支持,但是过分的事情,他也不会答应——至于过分与否,当然是他曹某人自己判断,别人再说也没用。

“文明办有意向组织部门提出建议,裸官……就是这种全家在国外的干部,原则上不能出任一把手,”陈太忠见他这个鸟样,也是很恼火的,于是直接说了,“这个危害很大。”

“嗯?”曹福泉愣了那么三秒钟左右,很明显,他听出了里面的味道,然后他哼一声,“这个事情,你跟邓健东去说。”

别的不说,两年前你敢直呼邓健东的名字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真是一朝得志便猖狂。“行,那我去找邓部长,这是秘书长您安排我做的。”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曹福泉马上出声,做事火爆的人,并不代表缺乏智商。

他先喊住陈太忠,沉吟了好一阵之后,才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你的意思……文明办一定要彻查裸官现象了?”

“不是我们要查,是情况已经严峻到不查不行了,”陈太忠心里笃定得很,有邓健东那碗酒打底,他还怕得什么来?姓曹的你支持不支持无所谓,“还好秘书长你也是支持我的。”

曹福泉眉头一皱,很不客气地发话,“我说过要支持你吗?”

陈太忠的眉头也是一皱,他沉吟一下方始发问,“那么,秘书长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支持好,还是反对好呢?曹福泉也禁不住沉吟一下,打心眼里说,他是愿意支持这个建议的,裸官……这算什么玩意儿?

虽然推动此事绝对不会容易了,可曹秘书长也不在意,事情容易做的话,早被别人办了,但是眼下陈太忠这个态度,让他真的没办表示支持。

但是让他表示反对,那也真的有违本心,他琢磨一下,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于是点点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我知道了。”

哈,陈太忠听得暗笑,他刚才没有硬顶,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哦,秘书长知道了就好……那我可以走了吧?”

“嗯?”曹福泉听得眼中寒芒一闪,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秘书长知道了就好”?他并不是笨人,略一思索就猜到了一些,“强调一点,我只是知道了,不代表任何形式的表态。”

“那是你的事儿,我汇报了,”陈太忠一摊双手,他也没想到,老曹看似粗拉,弦儿却绷得这么紧,“你指示我去找邓部长。”

曹福泉盯着他看了有十秒钟,才点点头,“嗯,好吧,我指示你去找邓部长……陈太忠,我还要告诉你一句,这么小的事件,想让省委组织部修正、补充干部任用制度,难度很大。”

聪明人面前,不说废话,曹秘书长已经猜出来陈太忠要做什么了,他这话说出来,其实就是变相的支持。

“小事件不处理,会变成大事件的,”一时间,陈太忠也有点佩服老曹了,真是敢作敢当。

“那你去吧,”曹福泉扬一扬下巴,目送着对方离开之后,他轻喟一声摇摇头,“真是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啧,可惜啊……”

(还差一百来票就一千票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