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7 -3068似曾相识

第一卷 3067 3068似曾相识(求月票)

3067章似曾相识(上)

鲁卫红说到这里,真的是异常地愤怒,声音也因此而高亢了起来,“只有一个人反应的问题,居然就不叫问题……有胆子的告状的人,能有几个?信息反馈回厂里面,是要遭到打击报复的,这些人也太官僚了吧?”

“还真是年轻啊,”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他能理解年轻人的血气和愤怒,但是他并不认同对方对某些人的评价,“你们厂反应问题的人太少,相关部门就不好出面干预,这要讲一个度……这么回答的人,他未必存的是坏心,你有正义感是好的,愤世嫉你就不好了。

“这个……也是,”年轻人显然缺乏类似的思考,像他这个年龄的人,热血而冲动,却并不檀长体谅别人,不过还好,他愿意接受正确的引导。

而鲁卫红能考上大学,脑瓜也是够用的,然后他就推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论,“可要像您说的这样,他……不是有煽动工人们闹事的嫌疑?”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年轻人的思维很敏捷,但是事情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你们厂总共也出不了几个有胆子的,煽动得起来吗?”

事实上,他还有别的话没说——就算煽动起来了,这板子也打不到暗示者身上,你们厂长遭殃,那位也遭殃不了:说来说去,没遵守劳动就不对嘛。

鲁卫红听到这回答,马上就是一脸的沮丧,年轻人真的不檀长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过下一刻他眼睛一亮,又盯上了陈太忠,“幸好遇到了您这样正义感很强的领导,您会管的吧?”

你还真不知道客气,陈主任对这个问题有点无语,不过看到面前的年轻人衣着简朴,上身夹克的袖口处都磨损得起毛了,可见那个家庭供养这个大学生,也是殊为不易。

那就管一管吧,说句良心话,陈太忠更愿意看到工人们自发地争取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然而非常不幸的是,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工人们闹事,容易引发太多不确定因素,正经是上面有个领导表示一下对厂子的关注,那基本上就没问题了,这才是时下社会的主流。

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也不想再推脱了,他微微点头,“你刚才说的那个相关部门,是哪个单位?接待的科室名字叫什么?”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鲁卫红的脸登时就涨红了,他没不脸红,领导都表示要关心了,他却是不能正确地提供消息来源,所以只能强撑着回答,“但是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家人都在工具厂啊。”

“……”陈太忠很无语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叹口气,“我很愿意帮助工人们,但是你这让我怎么帮嘛,我可不能空口无凭地瞎指挥,这不是个负责的工作喜度……相信你也不希望我是这样的一个领导。”

“我现在就给我家邻居打电话,”鲁卫红红着脸回答,然后他又提出一个很过分的要求,“我能用一下您的手机吗?”

“……”陈太忠点点头,将手机递过去,他是彻底地无语了,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这鲁卫红,没准跟傻大姐李云彤有亲戚关系,不过某人要讲形象,那就只能学习雷锋了。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鲁同学的邻居也只是听说过这个消息,具体的人和单位都不是很清楚,他很尴尬地向陈主任表示,“我让邻居叫我父亲去……我家没装电话……”

“算了,”陈太忠伸手要电话,“电话那边是什么人,你清楚,但是我不清楚。”

“我……”鲁卫红年少气盛,听到这话,就觉得自己受了侮辱,不过最后他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我准备不充分,主要是我没想到,能跟您这么近距离对话,我的错误我认,但是,工人们是无辜的。”

“我也没说不管吧?”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看他一眼,揣起手机头也不回地再开,跟这情商不够的主儿说话,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他甚至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众仙合力打得穿越了——这姓鲁的实力远逊于我,都能缠得我如此头大,想当年在仙界,哥们儿的拳头可是很大的,不服的就揍。

不过,陈主任确实有足够的理由抱怨,对他来说,工具厂工人的烦恼,真的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联系一下劳动厅副厅长钱诚就足够了,唯一的前提,就是有实打实的证据。

而鲁卫红偏偏提供不出来这个他怎么能不生气?陈主任我很忙的,你这么搞,不是瞎耽误工夫吗?

工具厂的工人反映情况,最合适的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劳动口,一个是**口——总工会真的不顶事儿,陈太忠能确定其中一点都行,偏偏地,那家伙连这个消息都提供不出来。

当然,就算陈主任没有确凿证据,打个电话给钱诚,要他关注也没问题,虽然钱厅长级别比他高,以往犯的错误,也通过实际行动纠正了。

然而,他要是真的打这个电话,那不仅有欺人太甚之嫌,更是要欠下一份人情——官场里的人情何等宝贵,那是要用游标卡尺量的,一丝就是一丝。

更别说,万一陈太忠了解的情况比较片面,哪怕只是万一,也会换来别人的耻笑,以陈某人的骄傲,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么,他也只有安排郭建阳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下午来到单位他才知道,郭建阳被省综治办的叫去配合学雷锋活动了。

综治办又称综治委,全名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是由政委书记夏大力兼任的,其主要职能,从全称上就能看得出来,是个协调机构,主要领导全部是兼职的。

这个综治办搞学雷锋活动,听起来有点不搭调,其实不然,有p个众所月知的奖项,主要就是综治办拍板的——见义勇为奖。

见义勇为跟学雷锋,这就挂得上号了,综治办主任夏大力本来是想请陈主任参加活动的,不过秦主任表示小陈挺忙,让他一通讯员去吧?小郭级别不高,行事却还稳重。

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老秦也是头疼自己瞎折腾不过他打一开始,就不是很喜欢学雷锋这种活动,因为他觉得这个活动真的比较飘渺,属于务虚范畴。

所以老秦不支持,他也没兴趣计较,但是在这个学雷锋的日子里,接下来他没有什么事情做,就琢磨着我去工具厂转一圈吧,把情况落实一下。

天南工具厂也是在工业老区双龙区,离市区并不是很近,陈主任将奥迪车停在一个宾馆的停车场,剩下的一里多地,他是晃晃悠悠走过去的——“被蒙蔽”是做领导的职业技能,想调查清楚事情真相,就得低调。

一路走一路打听,他就将工具厂的外围情况看了一化七八八,这个厂子不算小,但也绝对不大,方圆不到四百亩地,真的是有愧招牌上的“天南”二字而厂区更是可怜巴巴的两百亩多地。

剩下的一百来亩地,就是生活区和宿舍区了,工具厂在职职工不到一千人,加土离退休人员地方是尽够住了。

这里的地方足够偏,发展前景也不好,职工们又不缺住房,搞房地产置换开发,绝对是死路一条,陈太忠溜达到厂门口,就做出了如此判断。

厂子周围的门面房,最多就是两层,门面房距离街道很远,中间的场地异常空阔,可偏偏都看不到几辆车停着,周边的寂静,无声地阑述着这里的萧条。

临到厂门口,门面房略略地热闹了“点,但是一看挂着的牌子,就让人生气,不是“炽市工具厂驻素波办事处”,就是“oo工具商店”。

陈太忠对这些很熟悉了,凤凰电机厂同围,曾几何时也是这番景象,这是对国企剩余的品牌价值的蚕食,而必须指出的是,湖西区跟双龙区一样,也是工业老区,这不是巧合。

当初的凤凰电机是省优产品,很多乡镇企业在崛起的时候,很多外地电机生产商想扩大市场的时候,就会想到来电机厂门口设个点,抢夺电机厂的客户——甚至本厂有些有办的职工,能从本厂弄到较高折扣率的电机,也在门口设个小店。

凤凰电机厂在红火的那些年,是坚决制止这种店铺开张的,门口的店铺也不愁租,烟酒店、小吃店,工人有钱,消费能力强嘛。

但走到了后来,厂里一天不如一天,厂里人就认为,房子租出去总比空看好,至于说在培养竞争对手,咱先活过今天再说吧。

而且那些门面租出去,租房的人未必能获得满意的回报,更别说还可能形成一定程度的规模效应——到时候咱不安电机,就租房子也未必就活不了。

总之,支持的理由是五花八门,也未必完全没理,但是这不能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只有实在不景气的厂子,才会在竞争对手在家门口叫卖的时候无动于衷。

可是,就是这么不景气的厂子,陈太忠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铁栅栏做成的大门关得严严实实,小门倒是开着的,但是旁边坐着两个穿着深蓝色保安制服的主儿。

3068章似曾相识(下)

还真是穷折腾,越穷越折腾!陈太忠暗叹一声。

他进这个厂子,是半点困难没有,不管是掏出省委的证件,还是找个地方穿一下墙,想进去太方便了,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想不引人注目地落实一点情况。

抬手看一看时间,三点二十,抬头看看天空,再云密布,偏偏地这温度还不算低,十四五度的模样,想起去市委党校的暗访,陈太忠索性在旁边的报亭买了两份报纸,取一份垫在底下,坐在厂门口的马路牙子上看起报纸来——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吖。

他在这里慢条斯理地看报纸,厂里那俩门卫看着就苛怪了——厂子在市郊,生意又不是很好,门具真的比较冷清的,就算有人来办事,联系一下厂里的人,就进门了。

他看了约莫有二十分钟的报纸,一个门卫按捺不住好奇心,走了出来“我说你干什么的,怎么坐在我们厂门口?”

他的话虽然生硬,但也还算客气——眼前的年轻人有点不知所谓,但是看穿戴做派,绝对不是一般人,撇开气质什么的不说,正经的好衣服档次就在那里,哪怕不看标牌,一看也知道不是便宜览。

“我等个女孩儿,长头发,大眼睛,”陈太忠收起报纸笑眯眯地回答,一边说,他一边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了过去,“抽烟。”

门卫没想到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他下意识地接过烟,然后才发现自己接的是什么烟,“软云?这得四丰块一盒“有钱啊。”

“家里拿的,”陈太忠笑着回答,软云烟刚出来的时候,是六十八一盒呢,他不能拿出大熊猫来,那是对牛弹琴,“我就不抽烟……你再来一根。”

“啧,有抽的就行了,客气什么”门卫嘴上说得谦逊,把手里的烟往耳朵上一架,又接过一根,自顾自地点上,美美地一口,自顾自地喷云吐雾。

陈太忠都不知道被学习了多少回了,这点耐心是有的,等了等之后,见对方不说话,又低头去拿报纸。

门卫是想晾一下这个年轻人,见对方不上套,而他自己都抽上烟了,也不好再僵下去——好好招呼一下这位富二代,没准有什么别的收获呢。

于是他不再沉默,而是矜持地发问,“你等的人叫什么名字,我帮你通知一下。”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陈太忠抬起头,微笑着回答,“就知道她长头发、大眼睛,个子差不多有一米七,皮肤很白……她没跟我说话。”

你这活脱脱一花痴嘛,门卫心里很鄙视,“你能确定是我们厂的?”

“也不能确定,不过周围……就这么大,”陈太忠微笑着回答,笑容里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赧然,“我才要跟她说话,她上了一辆车走了,我就到处找她……我真不是没胆子跟她说话,真的,只是没想到她走得那么匆忙。”

“你就是没胆子跟她说话,你这种人我见多了,”门卫点点头,很不耻地一笑,我要是你这样的富二代,什么样的女人不敢搭讪?

“我不是,”陈太忠的面色涨得通红,他大声地抗议。

“好吧,就算你不是,”门卫点点头,他嘴里正叼着软云烟,也不好太反脸无情卸磨杀驴,左右是闲着无事,只当消遣了,他就又问,“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二十……左右吧,”陈太忠以一种非常不确定的口气回答。

“啧……我们厂就没这么个人,”门卫脸色一整,他很热情地指出,“你说的最像的,是厂微机室的打字员和王总的女儿,但是她俩一个年纪大一点,一个个头低一点,不过嘛……周围的人,我也能帮你了解一下。”

“那谢谢了啊,大哥……你要能找到人,我谢你一条软云,”陈太忠一脸的欣喜,心里却是一阵冷笑,这就是个不存在的人,你找得出来条件相符的,我也得认吧?

“我这人……实在,不信将来信现在,”门卫冷冷一笑,他将手一伸,“那包烟给我,你把她的相貌说清楚了,找得到,我再跟你要剩下的九盒。”

“这么大个厂子……你不至于这样吧?”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还是把烟拍了过来,“工具厂的效益,现在很差吗?”

这叫有心算无心,他想了解的是工具厂的现状,女人什么的那都是桃子,而门卫对这个花痴,也没什么警愠心——富二代,不宰白不宰,哄得他高兴就行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再里,陈太忠了解到很多,厂子里从来没有加班工资这么一说,而偏偏地,领导还看得很严,节假日休息的时间也很少。

工人没有加班工资保安也没有,所以说话的这位,也很有点怨气,“能折腾的人,不走出去了,就是被厂里收拾服帖了,这有没有加班工资的,谁还能掀起个风浪?”

“其实这礼拜六日的,上不上班无所谓的嘛。”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继续试探,“叫大家来也没意思嘛。”

“你知道什么?”门卫不屑地哼一声,在他眼里这个年轻人就是马路上见了一个顺眼的女孩子,就一见钟情硬要追到手的主儿,这种富二代,真的是浪费他自身拥有的资源!

总之,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根本不懂得底层劳苦大众的感受,门卫没看过老舍的书,但是相关的情感还是具备的,他很明确地指出,“越是这种非常时期,越要强调集体的凝聚力,给大家找点事干,总比无所事事要强……老话说得好,无事生非啊。”

这个理论,其实是很靠谱的,但是陈太忠非要叫个真,他很刻薄地发话了,“你在门卫的地位,操着老总的心,真的不容易。”

这话就太狠了诸多的打脸,根本都是无用语言来形容的,门卫听到也恼了,甚至连脏话都骂出了口“你他玛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知道我是一个门卫,但是我是工具厂的门卫,我咸吃萝r淡操心不用你笑话,我就知道一点,工具厂要垮了,所有人都要遭殃,惨的是大家啊,我也躲不过……麻痹的你知道不,凤凰仿织厂的女工,都变成小姐了?”

我**大爷,不带这么打脸的,陈太忠真的有掀桌子的了,遗憾的是,他面前没有桌子可掀,于是他只能干笑一声,“所以你觉得这个加班不给钱“是改革的阵痛?”

“这个……”门卫发泄过后,又恢复了正常,他沉吟片刻之后,无奈地轻叹一声,“厂子里秩序抓不住,人心会散掉,我是这么认为的。”

“你知道自己维护的是什么秩序吗?”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此人的心态他很理解,有些现象,真的不是能用愚蠢与全来解释的,身处那个位置,总要做出一些不得已的选择。

“不管是什么秩序,反正像你这种不愁吃喝的人体会不到,”门卫无精打来地回答,他没兴趣再争这个问题了,“知道这条街上倒闭了几个厂子吗?”

“那你觉得没事的话,周六周日也该来上班?”陈太忠不说加班费了,他换一种方式发问,“这不是瞎折腾吗?”

“这你就不懂了,”门卫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有心多说,两句,但是年轻人刚才的缺德话言犹在耳,所以他不打算多说。

但是,他还是要点一下,以彰显自己的眼界不凡,“领导就是要欺压得大家不敢吭气,工资你都不敢要,他们做点什么别的事儿,你敢往上捅吗?”

啧,陈太忠听得挺无语,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厂领导不是简单地穷折腾,在强调凝聚力的同时,也在极力地打压工人们的抗争能力——这个行为坚持下去,会造就一种惯性,大家的棱角都磨平了,也就好管理了。

至于说领导们做点“别的事儿”,那就太正常了,再穷的厂子也穷不了领导,手底下的工人都有刺头精神的话,领导们行事自然有诸多不便。

真是无聊,一时间他有点意兴索然了,其实,对天南工具厂的领导苦心经营厂子,不得不使用一点手段,他并不是完全地持反对态度,可是这样的手段背后,还掺杂着一些私心杂念,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了。

“没意思,走了,”陈太忠站起身,弯腰拾起地上的报纸,将两份报纸一起递给了门卫,“送给你看。”

“不等着我们下班,看看有没有那个小姑娘?”门卫接过报纸,似笑非笑地发问。

“不等了,”陈太忠转身离开,“我回去关注一下你们厂加班的问题,尽快取消这种不公正的待遇。”

门卫才待再说什么,听到这话,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苦笑一声,“艹,合着我跟一个神经病说了半天话……”

(还在第十六名,其实距离前面也不远,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