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3 -3074尊严进了垃圾堆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3073 3074尊严进了垃圾堆(求月票)

3073章威严进了垃囘圾堆(上)

陈太忠打招呼的对象,是涂阳文明办的大主囘任徐国际,徐主囘任是才出任文明办主囘任的,也是正处级的宣教部副部囘长。

当然,陈主囘任这么热情地打招呼,并不是说他跟徐主囘任私交有多好,他只是很单纯地想摆脱这个张卿的纠缠。

徐国际却是没想到,陈主囘任能如此赏脸,他一路快步地走过来,满脸带笑,“这就是咱文明办的事情,我肯定要亲自过来的,其他地市也应该是这样吧?”

他这话体现了觉囘悟,但是说得也没错,《贪腐官囘员访谈录》一书,就是省文明办为主体出版的,宣教部、司囘囘厅等单位,只是挂了协助的名头。

“不完全是,”陈太忠倒也不掩饰,他坦荡荡地摇摇头,“有些离得远的地市,就是随便派两个人来,三月份咱们文明办的活动,还是比较多的。”

陈主囘任这个语言水平,还真的不错,徐国际听得有些感叹,他当然也知道,文明办对领书的人没有强囘制性要求,有工作证和介绍信就行了,他此次亲自前来,打的主意也是一样,看有没有机会亲近一下省领囘导。

他的私心实现了,见了一下陈主囘任,陈主囘任虽然很赞赏他的态度,但也没有对其他单位表示不满,而是找了一个距离的理由,既肯定了他,又体谅了别人的行为,也避免了省委文明办不被下面人重视的嫌疑,到最后,还要似是鼓励地宽慰一句,三月份咱们都会很忙。

语言的艺术,并不仅仅体现在做事的时候,闲聊才是最见基本的,也只有耐心揣摩的人,才能品出其中的奥妙。

徐国际很在意这种日常交谈的底,听到陈太忠这话,也是有点高山仰止的感觉,果然啊,成从来都不是幸致的——太忠主囘任年纪轻轻能到达这个位置,自身的素质真的不低。

如陈主囘任所想,张卿见到他俩开始谈工作了,也就不好再上前,愣愣地站了一阵之后,转身走向了外联办,那里,李云彤正忙得焦头烂额。

做事的人忙,领囘导们却是很闲,因为徐主囘任也是带了下属来的,所以他有闲情跟陈主囘任站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就在这个时候,楼房拐角处,转出了三辆平板车,拉车的三人衣着破烂,一看就是拾荒者,这真的比较碍眼了,陈主囘任立刻用目光表示关注。

他看向那里,徐主囘任自然会跟着看过去,然后他就呆住了——三辆板车之上,拉的基本上都是报纸和书籍,这这这……这个?

有这两道关注的目光,别人也纷纷扭头过来,倒是那三个拾荒者不以为然,在众人关注的眼光中缓缓前行,没有丝毫的恐囘慌。

“停下,”终于是有人发话了,却是印刷厂的一个门卫,他是刚从楼里出来的,正要往门口走,眼见不少人关注着这平板车,他就喊一嗓子,然后走上前,“停下来,检囘查。”

“陈主囘任……我们都是懂规矩的,”打头的一个男人回答一声,然后停了下来,不过脸上有明显的不以为然的神情,“就是拉了点破烂。”

陈主囘任?陈太忠看一眼这身着保安制囘服的男人,很是有点无语,这年头,真是阿猫阿狗都能叫主囘任了。

这保安却是有点心虚,他不过是个保安小头囘目,平时别人叫他陈主囘任,他就笑纳了,可眼下有个货真价实的陈主囘任在场,他哪里还敢再这么自居。

感受到真陈主囘任的这一眼,陈队长的小心肝颤得越发地激烈了,他镇定地走上前,“检囘查就是检囘查,少说那么多废话,我不是主囘任,就是个保安。”

做为安保人员,他可是非常清楚,这两天院子里正发书,往来的都是有资格从省委文明办领书的单位——哪怕大多数是普通人,总也会有几个不含糊的,轻慢不得。

他有必要向这些人领囘导和工作人员证明,自己是个合格的保安——这种事儿,院子里的人都清楚,但是外面来的这些人,他们不知道。

检囘查就检囘查吧,捡破烂的哪里敢跟保安斗?于是都将车放平,那保安去门房转一趟,手里就拎了一根大拇指粗的螺纹钢出来,长度差不多有一米,本文囘字由启航更新组无人提囘供螺纹钢的前端被磨尖,还被弯成一个九十度的钩,一看就是比较专囘业的工具。

陈队长手里的钩子连挥,只听得啪啪地乱响,纸张被他勾得横飞不说,捆纸张的绳子也被砍断,大叠大叠的书籍报刊滑落。

按说,这是服囘务公囘司的人抽检收破烂的车,没什么可说的,但是院子里的闲人太多,除了等着领书的,还有租住了这个院子,在这里办公的。

这么多人,总有几个无聊的,于是就走到不远处观望,陈主囘任和徐主囘任也没什么事情,就走上前几步,看这保安的陈主囘任会不会有枉纵的行径。

“居然有相册?”一个旁观者发现了蹊跷,一叠书籍中,跌出了四五本装帧精美的相册,他走上前捡起相册翻了两翻,然后他猛地叫了起来,“这里面还有跟我们江川江书囘记的合影……这绝对不会是废品。”

合着你是张州的?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此人,想一想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心说江川下都下了,有人要避嫌,倒也是常事,不知道你激动个什么。

他不说,可是有人说呢,人群里不知道谁冒出来一句,“江川啊,他的照片是该扔了。”

“但是这相册很精美啊,”这位也发现自己说冒了,于是他低声嘀咕一句,“这是红木镶边的相册,怎么可能卖了废品?”

“这不是卖的,是丢到垃囘圾堆的,”带头的拾荒男子不满意了,这些人怀疑他车上的东西来路不明,简直是断人财路嘛,“我在垃囘圾堆上捡的,这样的相册,我捡了不知道多少。”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一辆车旁,随手扔下一摞来,“看看,这都是相册,保不准里面还有什么市长书囘记呢,很稀罕吗?”

原本大家都站着远远的看,只有极少数人走到旁边围观,听到这话,就有很多人忍不住了,纷纷走上前翻看。

陈太忠没走上前,徐国际见状,也不去凑那个热闹,而是感触颇深地嘀咕一句,“江川的照片,居然扔进垃囘圾堆了,有囘意思啊。”

他这话不会有太多的歧义,无非就是一些唏嘘,官囘场里面这点事,果然是如此,人走茶凉人亡政息。

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年轻人快步走了过来,手捧一本相册,不动声色地发话——其实已经是颜面失色了,“徐部囘长,有个事儿,您方便过来一下吗?”

“是什么东西,你拿过来吧,”徐国际有囘意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和陈主囘任一起看一看。”

年轻人捧着本子过来,徐主囘任看一眼之后,登时勃然大怒,“这是市长年初接待省城媒体的合影照,怎么……也会丢到破烂里?这是严重的政囘治问题。”

陈太忠也看到了,刘东来端端地坐在照片中间,周边坐了七八十个人,刘市长笑容满面,后面是一个宾馆模样建筑的背景,然而同时,他的头上还有一幅红色的横囘幅,“热烈欢迎省城媒体考察涂阳扶贫工作成果”,相片日期是2001年一月。

这尼玛的有点不合适吧?陈太忠也有点看不过眼了,堂堂的凃阳市市长,拍了不到两个月的照片,就被丢进了垃囘圾箱——这也太不给组囘织面子了。

不过,眼下他是省委领囘导了,有些事情不合适轻易表态,于是他略略沉吟一下,然而就是这么短暂的一个沉吟,有人上来解围。

出声的是稽查办的傻主囘任——咳咳,是李主囘任,她轻声解释,“这里类似的东西很多,都当垃囘圾运出去了,头儿,这很正常。”

外联办就是归李云彤管的,虽然她来这里坐镇的时候并不多,但是相关的消息很灵通。

“但是,这是我们市长的照片,”徐国际轻声地反驳,他能履新文明办,还是多亏了刘东来的招呼,他不可能忘本,不过眼下的情况比较蹊跷,他不敢大声说话,“才照的。”

这个性质,确实恶劣了一点,先是江川,然后是刘东来,就算江川改非了,也不该得到这样的待遇,更别说刘东来现在正是涂阳的市长。

这个事情,有点阴囘谋的味道,他沉吟片刻,决定细细地了解一下事情的因果,“李主囘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领囘导照片?

“这些收破烂的,他们拉的不是服囘务公囘司的东西,”李云彤低声解释,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傻大姐对这里了解得很多,这种了解不是外人凭空想象能弥补的。

3074章威严进了垃囘圾堆(下)

合着这些拾荒者,主要的目标就不是印刷厂甚至服囘务公囘司,他们对的是天南日报社,那么大个报社,每天要丢弃的东西,真的太多了。

然而日报社,又不是人人都能进去和出来的,尤其这些捡破烂的平板车,真要能进进出出,那也有碍观瞻不是?

而劳动服囘务公囘司毗邻日报社,所以这就是一个不怎么引人注目的通道,反正有资格进日报社拉废品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久而久之,大家心里也就有数了。

时下的看,收破烂是个很卑微的工作,但是能搭上这个活儿的,也会有自己的关系——报社的垃囘圾堆,内容丰富得很,大多数职工又不在乎丢弃的那几个钱,如果由一家人收的话,三年内造就一个百万富翁家庭,那不是梦想。

当然,在适当的时候,服囘务公囘司的人能卡这些人一下——毕竟是经过他们的地盘了,而报社真的丢囘了当天的报纸,也是要找他们麻烦的。

这就是保安队长敢拦他们一下的缘故,检囘查——我能检囘查你拉走了什么。

李云彤把事情因果讲得很清楚,但是陈太忠还是有点不摸头脑,“李主囘任,你是想说,这些废品,都是于天南日报社里面?”

“嗯,都是于那里,”李云彤点点头,傻大姐思维比较单纯,但是跟陈主囘任这强囘势领囘导干了这么久,她也有了自己的威严,她很肯定地回答,“他们不敢在这里乱搞。”

徐国际在一边听得也很明白,这李主囘任显然是陈主囘任的人马,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能释怀,于是拍一下手上的照片,“但是我们市……刘市长的照片,不该出现在这里。”

“这个我真的无囘能为力了,”李云彤淡淡地一笑,她欲言又止半天,终于问一句,“徐主囘任你有没有想过,日报社的记者……是归省里管的?”

这话实在太诛心了,也就是傻大姐说得出口,徐国际登时语塞,一直以来,他认为市长市委书囘记之类的,那就是体囘制里的核心,应该是人挡杀囘人佛挡杀佛的主儿,我堂堂的市长愿意跟你一个小记者照相,那是给你面子了——你还不得把相片裱到家里,给众人看?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李主囘任问的那句话,日报社的记者下去之后认市长,但如果对地方上没什么想的话,回来就可以不认了,等清理办公桌的时候,那就是废品了。

陈太忠听得也有点愕然,不过再想一想,当年省台下去采访科委的时候,段天涯面对乔小树也能谈笑自如,一时禁不住有点感慨:其实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江川的照片能扔,刘东来的合影一样能扔。

身在体囘制中的领囘导,总有这样那样的优越感,其实别人用不着你的时候,也无需太过尊敬,人不求人一般高,谁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意识到这一点,陈主囘任心里不免有点悻悻,哥们儿努力争取的东西,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紧接着,他又生出了些许的纠结:这个访谈录发下去之后,会不会有一部分也成为废品?

大约是一定的,只在数量多少罢了,陈太忠很悲哀地得出了一个结论,由此引申开去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文明办目前做的是无用——制囘造废品。

干囘部的思想道囘德建设,那也是必须抓的吖……陈主囘任越发地纠结。

徐主囘任也纠结,李主囘任说得有道理,而他手里捧着的这个相册,外表有些黑黄的污渍——垃囘圾堆里刨出来的。

但是他不敢就这么丢回平板车上,那样对刘市长就太不敬了,哪怕他没带下面人来,也还是不敢,周围这么多眼睛呢,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认识刘市长?

“这个相册,我要拿走,”他很郑重地表态,那几个拾荒的主儿对这话无囘动囘于囘衷,很显然,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倒是旁边递相册的那位工作人员轻声提示,“主囘任,这个……回去也不好跟市长说啊。”

徐国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心说要不是你多事,我也沦落不到跟拾破烂抢东西的地步,于是他将手里的相册往对方手中一放,“当然没必要说……你先保管着。”

反正这件意外的小事,让陈太忠的心情有点抑郁,本文囘字由启航更新组无人提囘供他暗暗决定,以后等闲是不跟别人照相了,否则哥们儿的相片也出现在垃囘圾堆里的话,啧,闹心。

在五点左右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囘话,是天南工具厂的老总赵玉宝打来的,赵总说厂里已经展开自查了,并且获得了一定的效果,希望有机会面见陈主囘任汇报。

这家伙没必要这么客气吧?陈太忠心里生出了一点疑惑,于是他就表示说,这个事情你跟劳动厅说清楚就行了,我们文明办就是关注一下。

听说陈主囘任你搞经营也是把好手,赵玉宝可是热情得很,正好我们的经营出现了一点问题,还想借这个机会,跟您取一取经呢。

陈太忠就越发觉得蹊跷了,其实几天前他去天南工具厂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赵玉宝对他有点过于恭敬了——当然,办公室主囘任李川那种小人物不敬,他不会放在心上。

他这种感觉非是无因,首先,文明办插手劳动,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但是人家工具厂就直接认了,而且他到厂门口只花了五分钟,赵玉宝居然带着班子里的人就等在门口了。

李川的态度确实不够好,但这也从侧面说明,此人认为赵总值得追随,而赵总本人连其他领囘导都没介绍,也证明了此人是一贯强囘势的。

赵玉宝有理由强囘势,不到四十的正厅待遇的干囘部,就算他处在企业,但是没有硬关系,也绝对走不到这一步——这家伙的背景,比秦连成差不了。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背景了,陈太忠当时才会那么强囘势,我就是勒令你整顿了,不服气你来啊,把你的关系拉出来,比一比谁更牛逼——对方如果肯迎战的话,那就会从工作关系转化为私人恩怨,文明办有没有资格插手,就就不重要了。

可是人家偏偏就继续配合了,连反囘抗的兴趣都没有,陈太忠还真就有点搞不懂了,他本来还准备着打一场硬仗呢。

而眼下对方自查完毕了,还要面见他汇报,这种怪异现象肯定有说——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不是棉裤絮得薄,就是皮裤没有毛。

那么,该来的就来吧,陈太忠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主儿,正经是把一些事情消灭在萌芽状态,才是他要追求的,赵玉宝表现得太配合了,哥们儿我要挖出他配合的原因,谁也不喜欢自己身上背太多的事情。

于是他表态,“嗯,好的,正好今天我没事,六点以后,林业宾馆见。”

现在的林业宾馆,基本上也属于陈主囘任的主场了,这种来历不明的角色,他是不会放到港湾或者万豪的,林业厅的老李颇有担当,背后还有陈洁支持,再往后还有即将到来的唐总囘理,倒不信你一个赵玉宝能整出多大的幺蛾子。

再然后,凤凰市领书的人也来了,这位更夸张,居然是宣教部囘长李小波,李部囘长跟陈主囘任攀谈了很久,一再表示说,小陈你是咱凤凰走出来的骄傲。

但是说归这么说,李部囘长没有跟他共进晚餐的意思,李小波可是章尧东一系的,客气话说到就行了,亲近的行为,那是能免就免了。

所以,在五点四十左右,李部囘长表示,我还要去看一个老领囘导,那啥,太忠……等你回凤凰的时候,咱们好好地喝两杯。

陈太忠也没想着跟他喝,于是皮笑肉不笑地送客,然后又在外联办呆到整六点,这才开上车,不紧不慢地往林业宾馆驶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又淅淅沥沥地囘下起了小雨,他在六点二十左右,将车驶入了林业厅的大门,就在同时,他禁不住想到几天前,一个女人跪在这里向他求情。

而此刻,这女人已经魂归天国,他的心里又是微微地一揪:贪那么多钱,最后能落下什么?刘建章你若是知道些许的克制,又何至于落到这一步?

带着这种略微沉重的心情,他走进了赵玉宝定的包间,一眼扫去,只见沙发上坐了三人,两个人是他曾经在厂里见过的,另一个人却煞是奇怪,是一个年约二十一二的女人,大大的眼睛,皮肤白囘皙,一头青丝在脑后高高地绾起,又显出一点成熟和典雅。

完蛋,陈太忠只扫一眼,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于是有囘意不看那女孩儿,他微笑着冲赵玉宝点点头,“在发放有关干囘部思想品德教育的书,来得晚了。”

“没事,时间正好,”赵玉宝笑着站起身,又介绍一下囘身边的男人,“这是我们工具厂的总工程师王德江,正好他也来市里办事。”

果不其然,陈太忠脑中就想起了那门卫的话,大致符合他查找条件的女子,除了微机室的打字员,就是王总的女儿,不过——“一个年纪大了点,一个个子低了点。”

怎么都来这一套啊?陈主囘任心里有点郁闷,不过人家既然不点破,他自然不会自找麻烦,于是他不动声色地点头,“先吃还是先说?”

“边吃边说吧,”赵玉宝听得就笑了起来,一边说,他一边走向饭桌,还主动伸手扯出上首的座位,“陈主囘任,请……”

(马上要掉到第十七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