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7 -3078紧锣密鼓

3077 3078紧锣密鼓(求月票)

3077章紧锣密鼓(上)

老话说得一点都不假,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这王媛媛浪迹社囘会,最知道怎么样才能不着痕迹地挑囘逗男人。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动作,彻底地引起了陈太忠的反感,陈某人喜欢美囘女,这个不假,但是一般来说,他不太喜欢那种主动送上囘门的,男人嘛,讲的是个征服的快囘感。

他的女人里,只有张馨是被人送上囘门的,张囘梅和钟韵秋,那都还算主动投怀送抱,而张沛林带着张馨四处公囘关不假,但是知情的人极少。

这个王媛媛就不一样了,眼前知情的就有两个,而那个拿了他一包软云烟的保安,肯定也是知情的,真要推囘倒了这个女孩儿,他的名声马上会烂了大街。

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跟这小王发生什么,现在吃她这么一挑囘逗,厌恶感真是剧增,年纪轻轻的,你稳重一点不行吗?他可以确定,这不是碰巧。

赵玉宝无视了陈主囘任和王媛媛的暧昧,很果断地干掉了杯中酒,然后才轻喟一声,“陈主囘任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但是工具厂有自己的难处。”

又是这句话,你能换一点有新意的吗?陈太忠真是无语了,不过既然老赵今天很实诚地请自己,还投己所好地准备了一具床囘上用囘品,态度很端正。

虽然陈主囘任根本不打算使用,但他也不好一点忙都不帮,“这样,过两天的三一五消费者日有个晚会,你们厂准备一下,到晚会上介绍自己产品的优势。”

“这个……”赵玉宝沉『吟』了起来,他在工具厂呆了两年,以前没考虑改制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打算着手改制了,陈太忠的建议在他看来,就有一点多余——改制之前大力宣囘传厂子,这岂不是会让改制增加一些变数?

但是,陈主囘任这个建议,明显地还是好意,他不能不领情——这大约是因为,王媛媛碰了陈太忠的手一下?于是一时间,他有点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李无锋端着一杯酒走了进来,“嘿,太忠你来了这儿,也不知道跟我打个招呼,我都忙死了,看把你清闲的。”

“我这说点事儿,”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然后介绍身边的人,“这是天南工具厂的老总赵玉宝,赵总,这是林业厅的李大老板。”

“无锋厅囘长,久仰了,”赵玉宝这企业的正厅待遇,哪里敢跟林业厅的一把手摆架子?说不得站起身,走到李无锋身边,笑眯眯地伸出了双手。

“哦,赵总你好,”李厅囘长本来是有点奇怪,什么样的人能跟陈太忠分了上首座,听说是天南工具厂的老总,他……有点理解了。

这种老总,真的不放在他眼里的,不过看在小陈的面子上,他放下酒杯伸出双手,跟对方轻描淡写地握一下。

接下来,李厅囘长的秘囘书搬个椅子到上首的中囘央,虽然比陈太忠和赵玉宝的椅子略略靠后,但却隐隐有一桌之首的架势。

其他人当然不能介意了,赵总甚至笑嘻嘻地搭讪,“无锋厅囘长最近很忙?”

“是有点忙,”李无锋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然后喜眉笑眼地冲陈太忠嘀咕一句,“你说的事儿,陈省长早知道了……首囘长的日程安排好了?”

陈省长……首囘长?赵玉宝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李无锋对陈太忠这么客气,他能理解,不就是在搞个树葬吗?但是陈省长,这离大家就比较远了。

天南的陈姓省长只有一个,那就是陈洁,陈省长虽然低调,但却是正经的凤凰一脉,高胜利、沙鹏程这种副省长,在陈省长面前,真的不够看。

而陈省长之后,还有“首囘长”,这才是让赵玉宝震撼的,对一般人来说,可能省部级领囘导就能被称之为首囘长,但是对陈洁来说,显然并非如此。

“这我没打听,也懒得『操』心,”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又看一眼赵玉宝,那意思很明显,老李,这有外人呢。

“哦,”李无锋点点头,他见这两位是在自己这里吃饭,而小陈身边还坐着一个女人,只当两人很亲近呢,哪里想得到关系还有点微妙?

“那喝酒吧,”李厅囘长跟陈太忠碰一下,又跟赵玉宝碰一下,“一对二了啊,你们俩都是年轻俊杰,我这老头囘子可不能喝了。”

“李厅囘长您是老当益壮,”赵玉宝笑嘻嘻地回答一句,三个人一饮而尽,至于旁边的王总和王媛媛,就被三位领囘导华丽地无视了,官囘场中就是这样等级森严。

“你们聊,我走了,”李无锋发现这一桌人关系怪异,他也懒得多呆,到了他这个岁数,吃饭就吃个开心,不能畅所欲言,就没多大意思了。

一桌四个人齐齐站起来,将李厅囘长送到门口,回来之后重新落座,赵玉宝这才发问,“陈主囘任,你们说的首囘长,方便去我们厂看一看吗?”

去你们厂能看什么,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语,就你们那点破烂,也实在拿不出手不是?“这个不合适,对应的口儿不对。”

“那三一五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赵玉宝也是有决断的人,刚才他还在纠结,在改制之前合适不合适宣囘传,眼见陈主囘任比传言中还要大能,他马上就做出了取舍,“工具厂接下来的发展,希望能得到省委领囘导的支持。”

“mbo的话,我是不支持的,”陈太忠微微一笑,其实他听出来了,老赵要缩了,真要铁下心思搞mbo,肯定不会在之前大力宣囘传企业。

“改制也不仅这么一个选择,”赵玉宝正『色』回答,“陈主囘任你的指示,我可是接受了,将来囘经营上的事情,没准还有麻烦你的地方。”

“呵呵,”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接着又纠正一下措辞,“不过我只是建议,可不是指示。”

接下来的谈话,就是套话连篇了,令陈某人感到微微不解的是,不管怎么看,赵总都太给面子太从善如流了,这威力可不是李无锋简单的一句“首囘长”能导致的。

这还是有别的想吧?陈太忠暗暗揣测一下,说不得似有囘意似无意地发话,“赵总要有兴趣,回头我问问疾风厂的人,看能不能搞个交流……疾风起步的时候,也是一穷二白,还接收了自行车厂的下囘岗工囘人,现在你看红火得,市里都想收回去呢。”

“疾风起步的时候,也没负担啊,”赵玉宝很随意地答一句,然后略略沉『吟』一下,方始怪异地看一下陈主囘任,“工具厂搞好了,那什么都好说……我还年轻。”

陈太忠笑着点头。

赵总却是心知对方问的是什么,陈太忠暗示,你要是把工具厂搞上去,小心别人来摘桃子哦,而他则是很傲气地表态,搞起来这个厂子,我也未必就稀罕它。

这也是赵玉宝的真囘实想,其实按他来之前的设计,今天的谈判是完全失败的,陈太忠不但不支持他搞mbo,还摆明车马反囘对——虽然摆明态度反囘对,总比暗地阴人强。

不过由于李无锋的出现,赵总又意识到了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我若借此机会,大力抓一下工具厂的建设,厂里的局面,未始就不能扭转——有陈太忠的支持,企业起码会比以前好一点。

企业好一点,赵总手头自然会宽裕很多,要是有人来摘桃子,他就更不怕了,企业能发展到被人觊觎,这怎么也算实打实的政绩了吧?

而赵玉宝还很年轻,他也有进步的欲囘望,厂子搞好了想调我走?可以啊,给个实职的行政编副厅就行,哥们儿也不是没组囘织的——扶他的人,只能把他扶到这一步,但是小赵被人欺负的话,那位还能出个面。

想来想去,他都觉得跟陈太忠唱对台戏没有必要,积极配合陈主囘任,借好这个助力才是真的——很多人是在吃了亏之后才意识到的,而赵总很侥幸,一开始他就算是较为配合,到现在那就是越来越配合。

陈太忠不是很确定赵总的心理活动过程,但是也猜出了八囘九分,反正姓赵的打算好好整顿工具厂的话,那么顺手的小忙,他倒也不介意帮一帮。

随着酒越喝越多,大家的话也就越来越随意了,赵玉宝借着酒意发话,“王工,你家这小丫头,是越来越漂亮了……叫什么名字啊?”

赵总希望得到陈主囘任的臂助,但是这世界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说理念相合就能得到帮助的话,那也太理想主囘义了,还是多加几道保险好一点。

“孩子叫王媛媛,管囘教得少,不过她还是挺懂事的,”王德江不动声『色』地回答,他已经隐约感受到了,陈主囘任对自己的女儿,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自学了烹饪和摄影,正打算搞个婚庆店。”

“嗯,很自立,不愿意靠着你这个老爹,这很好,”赵总点点头,他停顿一下又问,“有男朋友了没有?”

“没有,孩子很洁身自好,”王德江摇摇头,继续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3078章紧锣密鼓(下)

陈太忠听到这里,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正好这时候他的手囘机响了,他接起来嗯嗯两声,“好了我知道了,马上就到。”

放下电囘话之后,他冲赵玉宝笑一笑,“有领囘导招呼,必须走了,三一五的活动,我会安排的,一两天有人联囘系你。”

他匆匆而去,赵玉宝和王德交ng却是愣在了那里,好半天,赵总才瞥一眼王媛媛,叹口气摇摇头,二话不说站起身走人。

“真是没意思,这人我就没见过,”见到赵总也走了,王媛媛才不再装淑女,她白自己的老爹一眼,“您也是,说什么婚庆店,保不准他以为我要他出钱呢。”

她勾人的手段很高,什么人会上钩什么人只想占便宜,她能判断个八囘九不离十,这个陈主囘任,是少有的对她不怎么动心的主儿,所以她就要归咎于细节问题。

“走吧,”做父qin的沉默半晌,方始叹口气站起身,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jin不住要发一句话,“他花这点钱,就跟你花两百块烫个头一样,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那个唱世界杯的,春晚能来天南,就是他张罗的。”

“瑞奇氠丁,是他请来的?”王媛媛眼睛一亮,她的明星梦不知道酝酿了多久,只不过命运多舛,遇到了太多提起裤子就走的cāo囘弹主儿,现在耳听得陈太忠接囘触的都是这样的大腕,她真是又惊又喜。

“嗯,就是这个人,”王德交n**点头,“我本来也是想给你找个出路,你要是确定你俩没接囘触过,那就算了。”

“我觉得,他还是有点点喜欢我的,”王媛媛这时候可不想退缩了,这个陈太忠可是领囘导,说话做事应该不会那么不靠谱,真的傍上他的话,做明星也没那么难,“下次再联囘系吧……他这不是有领囘导叫走了?”

“就怕他说的不是真话……那个电囘话你听到了?”王德交ng又叹口气。

王总猜得还真不假,陈太忠实在是受不了赵玉宝的拉郎配,借一个电囘话溜号了,走出门要mǎi单的时候,才被服囘务员告知,李厅囘长签字了。

走到林业厅大院,他坐上车往外驶去,才发现车窗上又是细碎的雨珠,这春雨虽好,下得多了也烦人啊。

就在他驶出林业厅大门的时候,蒙晓艳的电囘话又打了过来,“我说这都周五了,你到底回不回凤凰啊……刚才我帮你解了一个什么围?”

“我真回不去,有事儿呢,周末也得忙,”陈太忠干笑一声,看一眼窗外蒙蒙的雨丝,他想起了对唐亦萱的承诺,于是犹豫一下发问,“凤凰那边下雨了吗?素波下了。”

“下雪了!”蒙晓艳凶神『色』煞地哼一声,狠狠地挂了电囘话。

“这是更年期了吧?我真的有事儿嘛,”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声。

他确实是有事,撇开那些杂七杂八的小事不提,只说唐总囘理周曰下午专机抵达素波,他就没办fǎ离开,秦连成千叮咛万嘱咐,小陈你这两天,一定得给我dāi在素波——万一有什么突发囘情况,大家联囘系方便。

这一幕,让陈某人想起了黄老去凤凰视察的情形,那时候他才是个副科,骑着一辆jing用摩托车,带着yáng新刚在马路上维持秩序——一转眼,四年过去了啊。

陈太忠现在是正处了,但是对上副总囘理级别的首囘长,跟副科也是相差仿佛,但是不管怎么说,唐总囘理下来考察,是他运作的——虽然一字眉有自己的算盘。

所以他留守素波是必须的,副囯级的领囘导下来视察,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第二天是周六,一大早他就被liu东来的电囘话叫醒了,“陈主囘任,听说有首囘长要来视察,我和王书囘记热切地希望,首囘长能来涂阳看一下。”

guān囘场里这种消息,真的是挡不住的,唐总囘理来的消息,一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知晓,而且大多都是省委省zh『色』ng囘府的人,相应的安排也早做成了文件,比如说以陈太忠的了解,他知道唐总囘理参加完树葬活动之后,大概会去视察省科技厅和省文化厅——具体行程他就不能确定了。

而下面地市的消息就要闭塞一点,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地市的人里有大能的,也会知道消息,毕竟明天唐总囘理就到了。

“我哪里决定得了首囘长的行程?”他只能报之以苦笑了,唐总囘理要在天南滞留三天,但是这三天里除了上述的安排,总囘理已经确定的行程还有一些,比如说要去一趟正林——那是革囘命老区,最近发展得很快,这说明老区并不等于贫穷落后。

“你看着说呗,”刘东来听得就笑,他可知道总囘理级人物来访的做派,哪怕事先没有安排,有人把边鼓敲合适了,想去哪儿也就去了,下面人不可能反囘对,只要首囘长满意,改变警戒线路……那算多大点事儿?“大家都说你跟首囘长说得上话。”

“这才是以讹传讹,首囘长是荆老请来的,我跟着沾光就是了,”陈太忠绝对不会出这个风头,“我要是答应你,那叫打肿脸充胖子,太不负责任了。”

“那你尽量找机会,这总可以吧?”刘东来退而求其次,他笑着发问,“其实我听说,首囘长跟投资卷烟厂的邵总,也有点关系呢。”

两人说来说去,都是首囘长长短的,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次要来的是谁了,然而,为尊者讳也好,保密制囘度也罢,总是不能说明白了。

“那你跟邵总商量,”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回答,他倒是不知道,邵国立跟唐总囘理还沾边,不过这个也不是很重要的,“我就是知道,凃阳市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错,就这样了。”

这个电囘话放了差不多十分钟,又一个电囘话打了进来,却是交通厅的厅囘长崔洪涛。

以崔洪涛这个位置,应该是早早就知道唐总囘理要来了,交通厅可是省政囘府组成部门呢,但是天底下没有那么绝对的事情,崔厅囘长最近走背字,消息不通畅也正常。

“太忠,我跟你汇报一下工作,”崔洪涛的话,带一点阴阳怪气,厅囘长跟处囘长汇报工作,那成什么了?“高管局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完工了,国内领先,宣教系统能不能报道一下?”

“这个没问题,日报省台都好说,”陈太忠先一口答应了下来,“你定了日子通知我。”

“周一就挺好的,”崔洪涛见他这么好说话,态度也亲囘热了起来,“不过太忠啊,缺少重量级的领囘导……帮个忙吧。”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他一口应承可不是没有缘故的,刚才答应得痛快,现在就可以拒绝了,“哎呀,这个我可不行,范晓军不是分管交通的吗?要不然你找杜老板……我面子不够。”

周一就是植树节,唐总囘理是一大早去参加树葬陵园的奠基,按说赶回来的话,有足够的时间去看一下高管局的数字管理系统。

但是陈太忠绝对不会答应的,许绍辉现在正敲打交通系统呢,唐总囘理若是过去视察一下,就是对交通系统的工作的肯定,那以前的敲打将变得毫无意义,以后的一段时间,许书囘记都不好再动交通系统。

杜老板……崔洪涛听得有点无语,路桥的班子被许绍辉端了,再加上刘建章的妻子横死,还留下奇怪的遗书,崔厅囘长都被叫到警囘察局协助调囘查,杜毅这段时间,对崔厅囘长冷淡了很多。

而范晓军虽然分管交通厅,但是由于崔洪涛紧跟杜书囘记的脚步,范省长跟崔厅囘长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正经是蒋省长对崔厅囘长,还更熟悉一些。

崔洪涛打这个电囘话,也就是要改善一下交通系统的生存环境,许绍辉磨刀霍霍,系统里人人自危,这么下去不行啊。

可是这个请求,被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叹一口气放了电囘话,坐在那里怔怔地发起呆来:怎么高胜利在的时候,交通系统就没多少事情,到我上来就变成这样了呢?

放了崔洪涛的电囘话之后,陈太忠也懒得再休息了,直接驱车来到了文明办,文明办今天也没什么事儿,但是大家都得来,有首囘长要下来考察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了,大家要进一步完善一下手上的工作。

哪怕是没有需要完善的了,干坐也得坐着,为的是万一想起什么事情来,该在的人都在,就好及时处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当天晚上,陈太忠又去一趟荆以远家,明天的接机,荆大师可是也要去的,即将百岁的老人要出行,他当然要把细节关注到。

周日下午四点半,巨大的波音七三七轰鸣而下,稳稳地降落在了素波丁关机场,唐总囘理极其随员顺着舷梯走了下来,迎接他的是天南省委书囘记杜毅和省长蒋世方,旁边还有无数长枪短炮在伺候着。

陈太忠则是陪着荆以远站在一边,要不是有荆大师在,他根本进不了唐总囘理身前五十米——段卫华和伍海滨都还排在他后面呢。

(下午的时候,烧降下来一点了,感谢大家关心,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