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3 -3084老唐中枪

3083 3084老唐中枪(求月票)

3083章老唐中枪(上)

首长下午的安排,是去参观一下新落成的天南省科技教育中心,再去看一看高新区的素凤手机项目,2001年的手机生产线,搁在哪里也算高科技产品。

为了迎接这个视察,连许纯良都留在了素波,没有赶往凤凰,唐总理隔着玻璃,看着明亮整洁的车间,以及专注操作的工作人员,一时间连连点头,“嗯,他们手上的白手套…是防静电的吧?”

“是防静电的”,蒋君蓉笑着点头,“首长您的知识真丰富,我们接受了西门子的专业培训,非常注意这些细节……

这就是同级不同命,同为正处,树葬办主任就只能站在观礼台下,远远看着首长参加活动,而素凤手机项目负责人,则是能近距离接触首长,并且进行解说。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树葬玩的不过是个移风易俗的概念,略略一了解大家就都知道了,不需要某人在一边讲解,而手机生产则是实打实的高科技,换个旁人来,还真的说不出什么门道,而蒋主任不但年轻貌美,更是掌握了足够的专业知识。

“我想进去看一看,是不是还要换鞋换衣服啊?”唐总理的兴致很高,跟面前的美女打趣。

“这个……理论上应该是这样,手机生产对防静电和防尘的要求很高,换鞋倒不用,有鞋套”,蒋君蓉犹豫一下点点头,她也不是死板的人,理论上三个字就是对权力的让步。

“那我就不进去了,隔着玻璃也能看清楚”,首长点点头,又问几句之后,最终表态。

“别的手机生产商在国内大战的时候,你们能别出蹊径走出国门,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一定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不辜负国外厂商的信任,等你们的手机在世界上成为知名品牌,我还会再来的。”

“非常欢迎,我代表我们企业的全体员工表示,期待首长再来的那一天尽快到本……蒋君蓉笑眯眯地点头,眼中却有一丝隐忧掠过,而许纯良在远处听着,嘴角禁不住**一下。

一边的翻译人员,低声地向几个德国人翻译着首长的意嗯……

视察完素凤手机项目,首长一行来到了省委,现在已经五点十分了,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四十到四十五分钟的座谈会,谈一谈天南省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心得。

其实这个时候,陈太忠又该露头了,但是他偏偏地没来,潘剑屏见到文明办除了秦连成,只来了洪涛、刘爱兰和罗克敌,一时间很有点恼火,于是低声发问,“陈太忠呢?”

“两点多的时候,他昏倒了,醒过来的时候,去检查了一下,发现血压极低,高烧三十八度九”,秦主任低声回答,“现在在医院输液呢,状态很不好,处于昏迷中。”

“他的身体能不好?”潘剑屏禁不住皱一皱眉头,那家伙不但打架不舍糊,万人长跑支持北京申奥的活动中,小陈在正林还拿了一个第一呢。

“他这一段时间,确实有些劳累过度了”,秦连成低声解释,“操心的事情太多,我看着都有点心疼。”

“唉”,潘剑屏听得轻叹一声,没再说什么。

两位领导可没想到,陈太忠此刻,正陪着唐亦萱坐在童山的天湖中,尽情地赏雨呢。

陈太忠将荆老送回家,在荆家混了一顿午饭之后,来文明办打个小盹,不成想就在即将要上班的时候,唐亦萱打来了电话,“太忠,凤凰下雨了,记得你说过什么吧?”

“这会儿下雨了?”陈某人禁不住呲牙咧嘴,他可是知道,下午晚些时候,首长要来省委谈精神文明建设的话题,真是为难啊。

“嗯”,唐亦萱哼了一个长音,然后才笑着发话,“不过气象预报说,这尝雨会下很长时间,晚上来赏夜雨也很好。”

“你等一下,我安顿好了就过去”,陈太忠听她这么体贴人意,反倒是凭添不少内疚,于是心一横,“最多半个小时,等着我啊……”

这半个小时,自然就是陈太忠布置现场,他不但成功地昏厥了一下,又要郭建阳载着自己去医院,挂上吊瓶往病**一躺,就睡死了过去,还不忘吩咐郭建阳一声,“谁来看我,你也别叫醒我。”

他万里闲庭到三十九号,唐亦萱早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化了淡妆换好了衣服,见他一面之后,还没来得及问去哪儿,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被他搂看来到了童山的天池。

饶是小萱萱对他的各种神异早有了解,但是从家里一转眼就来到了荒郊野外,而且还是很荒凉的地方,也禁不住愕然,她四下看一看,终于臭着娥眉发问,“这是哪儿啊,不是又在家里面给我做的布景吧?”

“这是童山天池啊”,陈太忠觉得冤枉透了,他皱着眉一摊手,“咱俩来过的,你仔细看一看,上次有人在这儿,差点拿枪打天鹅来的嘛。”

唐亦萱四下看一看,似乎还真是那个地方,不过现在的童山,整个都被笼罩在朦胧的春雨中,模模糊糊地看不分明。

凤凰市区的雨是中午落下的,但是童山的海拔高,下雨的时间还早于市区,所以这里静悄悄地空无一人,只听得到细碎的雨滴打在地面和草木上的沙沙声。

“别看了,肯定就是这儿”,陈太忠当然知道自己没有作假,“下午唐总理去我们单位座谈,我都溜过来了,你这么怀教……真是令我伤心。”

“跟你在一起,真的是很难分清楚真和假”,唐亦萱微微一笑,然后探手轻轻一搂他的腰,“好了,再弄个亭子出来,咱们钓鱼吧?”

“钓鱼……我没带鱼竿啊”,陈太忠嘴里抱怨,手上却不慢,眨眼就在天池里升起了一方土台,小萱萱难得有这种小鸟依人的时候,他自然要分外珍惜,“来,咱们上去。”

童山的风景,本来就是天南省一等一的,山顶的天池,更是绝佳的风景侧览处,眼下早春二月草长莺飞,延绵春雨之下,湖光山色烟波浩渺之中,搭个小亭子钓鱼,那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了。

尤为难得的是,唐亦萱准备得很充分,她带了一大保温桶热水来,支开一个防风小炭炉,放一把小茶壶在上面烧着,又摸出紫砂壶和茶叶,冲茶洗茶忙得不亦乐乎。

看到她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光芒,陈太忠心里浮起一股淡淡的暖意,一字眉的笑容,哪里有我家小萱萱的笑容赏心悦目?今天下午及时赶来,哥们儿是做对了。

这个洗茶冲茶耽误了不少时间,小炭炉是防风的,但是想让木炭烧得大红,也得一段时间,哪怕茶壶里的水,都是保温桶里的热水。

十分钟之后,一壶开水注进了茶壶,小萱萱又从脖子上的须弥戒里摸出两支鱼竿来,递给陈太忠一根,“来,咱们看谁钓得鱼多。”

“嗯?”陈太忠接过鱼竿,又一伸手,“鱼饵呢……给我点。”

“鱼啊”,”唐亦萱嘴角一抽,居然就愣在了那里。

陈太忠见她瞠目结舌的样子,禁不住放声大笑,不成想一个粉白的小拳头捶到他肩头,小萱萱恼羞成怒地发话了,“变几条蚯蚓出本……

“那能变出来吗?得挖。”陈太忠的笑声还在耳边,人影一闪已经不知了去向湖底淤泥升起的平台里,是不可能有蚯蚓的,那里没氧气。

“嗯?”唐亦萱发现身边人不见了踪迹,先是一喜,接着又是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她的胆子倒是不小,但是这样的环境下,孤寂感是难免的。

所幸的是,没有过多长时间,她只觉得眼前一花,陈太忠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冲她摇一摇手里的纸盒,“好了,抓了十几条,应该够了。”

然后,两人就坐在阳伞搭成的小亭子下,一边品茗赏雨,一边钓鱼聊天,无比地惬意休闲,而且,唐亦萱居然真的钓起了两条二两多的小鱼,高兴得她咯咯直笑,“这马上就五点了,六点钟停止比赛。”

“比赛,得有赌注吧?”看到她开心,陈太忠也很开心,**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满足,带给人的感觉不尽相同,“我要是赢了你呢?”

“你要是不用非常规手段,肯定赢不了我。”小萱萱信心满满地回答,“茶都换了一壶了,我钓了两条,你一条没钓着。

“我保证不作弊,但是,我要真的赢了呢?”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她,那眼光是怎么看怎么**冇荡,“那咱们就夜宿童山,让绵绵的春雨和我的热情,同时浇洒在你的身体上?”

“会……会有点凉吧?”唐亦萱支支吾吾地回答,一副欲迎还拒的样子,其实她的骨子里,并不排斥那些年轻的**。

“我就是你的被子嘛。”陈太忠笑得越发地不堪了,然后手一抖,鱼竿就猛地一沉,“嘿……好巧,这是赢的预兆。”

3084章老唐中枪(下)

“都说了不许作弊。”小萱萱气得一咬牙,一下午你都没收获,这会儿刷地就来一条?

“哪里作弊了,这……明明是咬了钩啦。”陈太忠觉得冤枉无比,他鱼竿一甩,将鱼线收了回来,然后是啪地一声轻响,“你看这不是……我靠,怎么是只甲鱼?”

“哈哈。”唐亦萱直笑得娇躯乱颤,差一点就连手里的茶杯都掉落在地。

“你再笑,我现在就野外施暴。”陈太忠心如止水一下午了,眼见她笑靥如花,禁不住就生出了辣手摧花的冲的……嗯,是露滴牡丹开的冲动。

话说挺得狠,然而下一刻他就是一愣,接着皱起了眉头,“坏了,得回了,咱们收拾东西吧“…我先送你回家。”

这些东西摆开挺慢,收拾起来真是快,茶水木炭之类的,往湖里一倒就完了,算不上多大污染,这么大的天池,消化这点有机物真的太简单了。

三分钟之后,唐亦萱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眼见陈太忠松开自己,她禁不住立刻出声,“今天……还来吗?”

“这个……真的不敢保证了,那边有人找我了。”陈太忠苦笑一声,然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空气中,但是他那副无奈的笑容,似乎还凝聚在空中,久久地不肯散去。

陈某人回归本位,才发现试图推醒自己分身的,正是郭建阳,见到领导醒转,他低声发话,“头儿,北京有人给您打电话,说有王刚的消息了。”

“嗯?”陈太忠皱一皱眉头,看一眼枕边的手机,他去凤凰就没带手机走,并且指示建阳说,有什么电话你接起来,就说我病了,方便留言就留言。

再看一看,眼前输液瓶子里的**已经输完,连针头都拔了,他也就不再就豫,翻身坐了起来,“抓住了没有?”

“他跑到美国驻泰国大使馆去了,说是咱们要对他进行政治迫害,申请难民身份。”郭建阳苦笑着回答,“打电话的是一个姓阴的,要我尽快通知您。”

“这货怎么就能跑到泰国去?”陈太忠不满意地嘟囔一句,伸脚下床穿鞋,“老阴还说了什么?”

“没有,他就说这消息是第一时间告诉您的。”郭建阳知道,以领导的消息渠道,这第一时间得知,没准是天南第一个知道的,所以他不敢耽搁。

但是眼见陈主任要下地,他伸手去阻拦,“头儿,医生说了,您这情况最少得卧床观察二十四小时,好像说您的什么体征有异常……有什么事儿,我去办好了。”

“真没事儿了。”陈太忠弗开他,无非是个幌子,凤凰的事情都办了,也就没必要再赖在这里了,“有事儿再来嘛,离得又不远。”

说着话,他就穿好了鞋子,拴起外套向外走去,郭建阳拴着他的手机紧紧地追在后面,“头儿,医生真说了,你的病很奇怪可能有隐患,您再观察一下吧。”

这里离省委真的不远——医院的名字就叫“省委机关医院。”陈主任在前面大大咧咧地走,郭处长在后面大呼小叫地追,这一幕不免就落到了别人眼里。

有个老干部从卫生间出来,就听到了这一番响动,禁不住眉头一皱,“这是什么人,在这里大声喧哗?”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省委秘书长,现省老年协会的会长谭业峰,谭会长也是奔八张的主儿了,但是身体康健精神墨钰,有个头疼脑热的,直接就在机关医院处理了。

好歹是做过黄老和郑飞的通讯员的主儿,他一发话,旁边就有人张罗了解,不多时将情况报了过来,“这个人是文明办的陈太忠……”

陈太忠赶到座谈会的时候,那里的讨论已经接近了尾声,他也顾不得失礼,悄悄地推开门,不声不响地坐到后面旁听的位置上,务求别人不注意到自己。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只是坐了一会儿,就发现眼下的谈论比较热烈,有那无所事事者东瞅西看,不少人发现他来了。

现在的话题,是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唐总理表示说,大家的初衷是好的,不过这个干部选拔该不该受文明办的监督,还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必要的监督是该提倡的,但要多注意跟党委和组织部门的人沟通。

在这个话题上,他确实不好说太多,总理管的是政府工作,在干部选拔上不便随意表态,所以他重点强调的是监督二字。

首长的指示很正确也很及时,潘剑屏就表态,说自从我们文明办展开这个调查以来,得到了省委办公厅、省委组织部和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大力支持,取得了极大的成果。

在这次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积极妥善地去处理了,跟干部们保持了良好的沟通,指出了党的干部在新的历史时期,一定要坚持正确的大局感和组织观念……

他哇啦哇啦说了半天,用意无非有二:我们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搞得是成功的,而且目前看来,具备推广意义一一这种话只能他自己说,蒋世方和杜毅都不可能帮着他说。

他说得起劲,别人听得未免有点无起,唐总理待他说完,侧头看一眼杜毅,“杜毅同忐忑么看这个活动?”

“这个不是我亲自抓的”杜毅笑着摇头,然后点了一个人名,“省委的秘书长曹福泉同志一直在关注文明办的工作,让他说一说吧。”

这就是杜书记留后手的用意所在,这个时候他不能明确支持,就只能推出某人来。

曹秘书长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一张嘴也是哇啦哇啦一大堆,难得的是,这次这家伙嘴里可是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全是那些正面的、积极的意义,隐约中还有把文明办的功劳扣在办公厅身上的意思。

“不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吗?”唐总理可是没有兴趣听他再白活一遍了,索性直接发问,而且这个问题直指本心”恍如说,某些干部会不会因此产生不安定情绪?”

“不理解的时候,有情绪是难免的那就要我们去做工作,去强调一下这个调查的重要性”,其实曹二愣子说两句话,那水平也是合格的。

就在这时,杜毅隐秘地展开手上一张小纸条,看了一眼之后,又不动声色地收了起来,然后他轻咳一声“关于这个调查表,我们正打算试行一个土政策,裸官……不能出任一把手,就是说家人全在国外的干部。

嗯?他这话一说出口,大家齐齐就是一愣,杜毅对文明办不待见,是众所周知的,这一点不光是天南人知道,就连首长及其随员也清楚一一别的不说,谈到涉及文明办的事情杜书记就极少表态,有点眼色的人就看得出本……

吃惊归吃惊,但是没有人接这个话题,大家都将目光扫向了首长,这一下,副总理想不表态也不行了,他沉吟一下点点头,“嗯,这个想法很大肌…不过“不能出任一把手,的前面起码要加个定语,原则上,原则上不能出任一把手。”

其实不管唐总理还是杜书记,都不想对文明办的工作置喙太多然而眼下的事态,偏偏地发展成了这样,真是令诸多人看不懂。

一切的变化,就发生在杜毅接到那个小纸团之后,纸团上写着:部长,寿喜市政法委书记王刚,闯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申请政治避难,造成很坏的国际影响。

杜书记对王刚这个人不是很熟,但是政法委书记失踪这种大事,他就算再不熟,也知道了其中的因果,更别说曹福泉在寿喜还干过市长。

这个事儿真的太恶心人了,堂堂的副厅级干部,居然跑到美国驻外国的大使馆申请避难,你哪怕逃到美国去申请这个避难,也算不是?凭空又多了一个国家知道这件糗事。

而且,王刚真要逃到美国了,那就是该走的程序走一道就完了,美国人理会不理会的,那是美国的事儿了,但是现在可好,外妾部还得跟泰国做工作,情况变得复杂了不止一点点。

简而言之,在大多数人眼里,王刚是属于国家尚有能力把人弄回来的这种情况,但是从实际操作角度上说,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别说杜毅觉得恶心,北京那边肯定也觉得头大。

反正不管怎么说,王刚是天南的干部,这国际丑闻级别的篓子捅出来,杜书记难辞其咎,他早晚是要给上面一个说法,上面也会因此而怀疑他掌控局面的能力。

王书记是因为什么嫌疑潜逃的,之前为什么没有控制住,这些因果杜毅也很清楚,跟他杜某人真的是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不过现在说这些,就没意思了,上面人不会听这些解释的,天南省委让北京被动了,这是摆在那里的事实,于是他果断地表态,支持文明办的工作。

支持文明办的工作,不但能让他有充足的理由应对,更是能让他获得足够强大的同盟,压下这件事就是很轻松了,他别无选择。

唐总理则更是躺着中枪了,他原本就不想对文明办说什么,然而杜毅猛地提这么个建议出来,别人不敢吱声,他又是现场最大的领导,不表态是不合适的,唱反调又有违他天南之行的初衷,于是事情居然很古怪地发展到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