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7 -3088一夜春风来

官仙无弹窗 3087 3088一夜春风来(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3087章一夜春风来(上)

性质真的很恶劣吗?陈太忠撇一撇嘴巴,放下了电话,搁在以前的话,老黄这话他就信了,不过现在,他还真是不怎么相信。

国家干部到国外寻求政治避难,这确实不算小事,但是说破大天来,王刚也不过才是个副厅,虽然所处的位置比较敏感,但尚未到达危及国家安全的程度区区的一个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土皇帝罢了,重要性还及不上某些中枢机构的办事人员。

说到底,就是个面子问题,这种事情有人要叫真,那是肯定可以的,但是想蒙混过关,其实也很容易一关键还是看有没有人查。

陈太忠宁愿相信,是某些人想借此给杜毅施加一点压力,以换取某些利益或者支持。

他这么想,倒也不是臆测,昨天阴京华打电话说此事的时候毫无压力,今天老黄却是专门打电话过来警告一应该是在这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变数。

估计又是上纲要的那种事情吧?陈太忠随便猜测一下,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这跟他又没什么关系,既然老黄不让随便折腾,那哥们儿谨守本心,不主动出击就完了。

十四号下午的时候,唐总理结束了为其三天的天南之行,飞回北京,而第二天一大早,秦连成就喜眉笑眼地通知陈太忠“听部长说,省委有意加快干部家属报备的建设,尽快推出分级体系,咱们手上的活儿要抓紧了。”

老杜这次是被王刚连累了!陈太忠才不会相信这是杜毅心甘情愿做的不过官场里遇上这种事,那也是流年不利合该有难,没什么可抱怨的。

他相信老秦也清楚这一点1有些东西大家大家心知肚明即可,说明白就落了下乘,不过说到分级体系,他还有一桩事要警惕“这个分级体系,不会由办公厅牵头来搞吧?”

“他们牵头也没用”秦连成不动声色地回答他猜得到小陈在想什么,事实上,别看某人号称消息灵通,可真要说在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秦某人的消息也不差其多少。

毕竟,秦主任这么些年的官场不是白混的,有那些人脉打底子他本身又是文明办的一把手,愿意向他示好的人也不少,素波官场的风言风语,也能传到他耳中没有这个消息能力,那就是游离在主流圈车之外了于是他回答“到时候组织部会帮着关注。”

“那咱们现在能做什么?”陈太忠一听邓健东也冒出头来了,禁不住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眼下这形势一片大好,是的,不是小好是大好自打他来了文明办,就没有这么扬眉吐气的时候“继续高调约谈干部?”

“等一等吧”秦连成也高兴,但是看到他这副样子禁不住还是要提示一声“做事情,还是水到渠成最好,要等一等王刚事件的后续,不要让老杜觉得,咱们逼他逼得太狠。”

陈太忠一听,就知道老秦也是明白人,暗指老杜这一步让得心不甘情不愿一一晚上的时间不算太短,足够很多人去了解真相了,于是他皱一皱眉“王刚事件,可能有后续吗?”

“这个难说啊”秦连成摇摇头,反正党的干部遇到事情了,往美国人那里靠是比较明智的选择“只要能从泰国去了美国,1小命算是保下了他这么折腾,就是想活命,手上有人命案,跟一般的贪官还不一样。”

“嘿,我说呢”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他对这一点,其实一直有点疑惑,这王刚跑都跑出去了,还闯美国大使馆干什么?你学一学那些卷款潜逃的贪官,随便找哪个角落,逍遥下半生不就完了吗?

这年头贪一点真的无所谓,没有特殊原因的话,跑出去真的没人愿意跟你叫真,就是那句恶心人的话了~有些人跑就跑了,抓回来反倒是麻烦。

可顺着老秦这逻辑,他就想明白了,为什么王书记跑出去之后,还要寻求政治避难涉及刑事案件,国内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引渡啊。

王刚跑得那么匆忙,怕是没带了多少钱走,应该不具备销声匿迹做隐居大富豪的能力,既然不隐居,就很容易被人查得到,若仅仅是贪官,能被人查到也不怕,偏偏他手上有命案。

所以王书记做如此选择,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思只要车情闹得足够大,美国人你保了我这一时,将来就势必不能让我被引渡回去,那时候刑事案件什么的就不重要了,话在人说,就算是铁案,也可以归到“迫害”那一类里去。

尼玛,这些年国家都培养出了些什么干部啊,陈太忠听得真是无语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居然就空口白牙地颠倒是非,丝毫不考虑国体国格。

必须指出的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做为一个人珍惜生命是没有错的,但是王刚犯下的罪行,已经严重到了应该用生命偿还的地步一一这个时候不知道反省,或者低调求生存,反倒是希冀靠抹黑祖国来获得生机,做人做到这个地步,未免太没有担当,太无耻了。

要不我走一趟泰国?陈太忠听得气愤不已,不过这也就是一瞬间的念头,然后他就干笑一声“不过,我觉得美国人未必会愿意庇护他,没多大价值……美国人可是最讲实用。”“这可就难讲了,没价值也可以捂在手里嘛”秦连成笑着摇摇头,身为北京出来的主儿,这种事情他听说得太多了“姓方的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都能憋一年多呢,最后还是要结合国内国际形式来看。”

“那咱们等不了王刚一年多啊”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有这一年多时间,哥们儿这挂职早结束了,没准都升副厅了“得有个期限吧?”

“关键是摸一下泰国人和美国人的态度,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你比我经验多啊”秦连成笑着回答“你也可以主动去了解嘛,你在国外关系那么多。”

“这种事儿……算了吧”陈太忠先心一动但是想一想跟凯瑟琳谈这样的话题,还真是不够丢人的,于是他给自己找个理由:老黄都让哥们儿低调了。

“那既然算了,你还问什么?”秦连成也是有点担心这家伙犯浑,听他这么说,心里就长出一口气“今天三一五了快忙你的去吧。”

三一五消费者日,陈太忠其实没上多少心,不过这年头不尊重消费者的现象实在太多了,他都不用多收集,就有n多的素材报了过来。

有些素材是他自己就能处理了的,比如说素波的诸多中小学校反应,定制的校服质次价高,他给市教委沈主任打个电话就行了一你能不能处理?情况是反应到我这儿了……不能处理就直接上三一五了,而且,下一次再出现类似的事儿就没这个招呼了。

又比如说,有人反应在某o买车之后,服务跟不上他依旧是一个电话过去我是省文明办,有这么个事情你们最好自己协调好,否则我不介意给你曝…

遇到这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没准那边就要说我们没错,错都是客户的,他们错在啥啥啥了您曝什么的光?

陈太忠真的管不了那么多,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过他有自己的逻辑,你没错怕什么曝光?我给你个选择,要么你让他取消对你的投诉,要么我去如实曝光没准结果对你有利呢。

这种情况下,厂家就算略略地占理,也愿意破个小财免去是非,做生意讲的就是一个口碑,形象坏了那可真不好挽回其实世间很多事,平心静气地坐下来沟通,并不难处理。

真有那就觉得受了垂屈的厂家,一定讲个水落石出,陈太忠也就派人过去了解了,消费者讲理的话,我们支持你,消费者不讲理那你自己继续不讲理去,要是厂家反过来投诉你不文明的举动,我们还会查你。

这些能自己处理的素材,那都不是问题,陈太忠要考虑的,是一些带有普遍意义的、电话上又不好解决的问题一令他郁闷的是,这其中有些事情,碍于某些人的面子,他还不太方便下手。

像卫生系统的一些事情,他早就想伸手管一管了,但是架不住从陈省长到卫生厅长,都跟他认识人情大于天,他只能旁敲侧击地表示一下不满。

好在的是,文明办陈主任日前在省里也小有名气了,他表示一下关注,别人也就不好做得太过分一陈主任这是给面子了,真不想要面子,那里子也要掉光的。

3088章一夜春风来(下)

陈太忠今天推荐给315晚会的内容,一共有四个,不过省台只选了两个,一个是很热门的手机科普,行货和水货、新机和翻新机的区别,另一个则是大热门,购房中需要警惕的陷阱,和装修中需要注意的假冒伪劣和以次充好。

“楮台长你怎么能这样呢?“陈太忠很不满意这个安排“四个内容,你上不了四个也得上三个,我这都是精选过的,是负责任的态度……,不选的话,四十个内容也不是问题。”

“真的只能安排这么多啊“楮伯琳苦笑着回答,黑黄的炮牙无奈地龇着“总局下来命令了,今年的主题尽量放在环保上面……这个住房装修,只要你扛得住,我给你做成系列的,行不行?想怎么曝光就怎么曝光。”

这个态度,就不能说不端正了,这个年代的房地产商,已经有了一定的底气,一般的省级电视台想要做类似的曝光,压力也不会小了。

“那再多加一个总可以吧?”陈太忠能体谅老楮的难处,但是没有忘记对工具厂的承诺“工具好坏的辨别这个是很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

“哎呀我知道你答应赵玉宝了”一个省里,真的没有太多新鲜事楮台长也心知肚明“但是节目就这么长时间”

“我这四个上不了,起码要上三个”陈太忠见他讨价还价,也开始不讲理了“手机……我要宣传素凤手机,必须上然后给我加个工具厂的。

“难”猪伯琳摇头,他被人称之为难打交道,那可不是传说,而是真的有那么难说话“一年就这么一个三一五,你想宣传工具厂时间往后挪一挪……大不了多做两个专题。”

不过陈太忠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两人争来争去,最后各让一步,工具厂的宣传可以上,但是时间要比其他的内容短一有什么没说清楚的以后再补个专题就是了。

下午的时候,省台的演播室,开始制作晚上的节目,陈主任闲来无事,带着李云彤过来观看,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工商、质监等部门。

不得不指出的是,工具厂赵玉宝做事情还算大气,他派来的人并没有一味宣传自家产品而是结合当下社会各种类型的工具,大致地比较了一下工艺和制造成本然后再把市场价格说一遍,并没有夹杂太多的私货。

而且就这么简单的比较,还让人听得不算枯燥,倒也真是难得,其实关键还是很多人对专业的东西不太了解,猛地听到这些,就难免新鲜一点。

陈太忠对里面一个例子印象很深,那就是剪头发用的剪刀,家用的几十块钱就能买一把,理发师用的起码要两三百的那种,而高级美发师买的剪刀,动辄几千块上万的一看着他手里举着的样品,谁都看不出来,那一把剪刀就值一万多。

价格差异也就算了,解说的这位还来了一句,这种专业剪刀是不可能磨的,不过既然这么贵,想用钝也很难,尤为关键的是,耐用和不耐用是共存的这样的剪刀,不小心摔到地上就完蛋了,用还能勉强用,但是绝对校对不到出厂时的那种精度了。

简简单单地几个例子,就说明了家居工具、专业工具和精品工具的巨大差距,而且听的人还不反感,连主持人走上台的时候,都笑着感慨“不知不觉,就让你超时了,不过非常感谢工具厂为我们普及这些知识,看来回我头给家里买钳子的话,起码也得买一把三、四十块的,那样才用得住。”

“这个我还得强调一点”这位笑着发话“贵的不一定就是好的,我能确定的是,好的一定是贵的。”

接下来谈手机的甄别,两位嘉宾一位来自素凤手机,另一位来自素波移动手机卖场,都算陈某人的地盘,也就不用多说了。

至于说房间装修中遇到的问题,是今天的主要话题之一,主持人很花了点时间来举例,不过有意思的是,解答这些问题的,除了一个法学教授,一个省质监局的副局长,科技厅居然也派了一个主任过来一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的主任。

这个办公室说起来有点意思,最早就是陈太忠在凤凰搞出来的,自从凤凰科委模式在省内推广开之后,各地市也纷纷成立了这样的办公室。

但是,这个办公宴的成立,其实是抢了环保局和质监局的生意,其他地市科委想学凤凰,成功者寥寥无几,省厅接到下面的汇报之后,挂牌的时候也搞了这么一个办公室出来。

以省科技厅的地位,应该不是很在乎这种实施层面的细节了,不过下面进展得磕磕绊绊,关正实也恼火,就要这个办公室把全省的这个问题抓起来。

所以今天就出现了这糕古怪的配置,质监局那边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就这么认了,谁让科技厅现在正当红呢?

晚会在晚上一播出,又在整个天南省内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轰动,不少业界人士都认为,这是一台很成功的晚会。

这年头,媒体曝光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天南省虽然是文化荒漠,但是近年来的媒体监督力度也跟上来了,不过这台晚会,多少还是有点不同的。

往常的三一五晚会,也有曝光,有追查和结果,但多是资料录像什么的,整台晚会更像是一个社会新闻集锦,实时性要差很多,拼凑的感觉很强。

但是这一次的不一样,更多的是现场解说,极大地增强了实时性和互动性,尤为难得的是,相关部门都纷纷直接现身说法,而不是像以往晚会录像里显示的那样“得到了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在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下……”

这就是不但公示了流程,更重要的是,将具体的部门一一请到台上亮相。

这个举措,有助于大家增强印象,需要求助的时候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省得打个12315没反应的话,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找谁了。

进步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不过一般的老百姓多半也总结不出来,有人能感觉到,这台晚会跟往常的不太一样,但具体怎么不一样,也说不太清楚。

不过他们说不清楚不要紧,自然有业内人士帮着分析,第二天,不但《素波日报》、《天南商报》对这台晚会有剖析,连《天南日报》

都登出了文章,盛赞这台晚会真正地把人民装在了心中:一“政府官员和管理人员走出了办公室,走到群众面前,手把手地教大家分辨假冒伪劣产品,教大家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这就是全面开花了啊”陈太忠来到单位,翻看一下报纸,禁不住感慨一声,宣教系统不光是文明办硬气了,连猪伯琳都跟着沾光了,当然,这里面主要还是省广电局那边下了功夫做了协调。

这一些变化看起来不大,不过相较上面的微澜,下面可就众说纷纭了。

今天是周末,陈某人连着忙了好几周,好不容易有机会歇一歇,于是下午四点多就跟秦主任打个招呼,回凤凰去了。

抵达横山区宿舍的时候,是六点出头,张爱国知道他要回来,就带人去打扫房间,结果这个响动被人注意到了,等陈主任回到家中的时候,没用了五分钟,就哗啦哗啦地进来四拨异。

第一拨不是别人,正是陈太忠的老书记,现任的金乌县县长张新华,他最早是从小陈嘴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当然能非常确定,太忠在这件事里是使了劲儿的。

老书记现在叫张县长了,一直想着要感谢小陈一下,但是太忠去了素波基本很少回来,他也专门到省城找过他,但是陈太忠办公的时候是在省委,住的话是隐秘地住在湖滨小区,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张新华只能通过电话来联系,说是想见一见你,不过陈某人做事,求的是别人有那个心,不是很在意这种形式,所以他多次表示,自己很忙,确实忙等我回了凤凰,我去上门拜见老书记。

一来二去的,张县长这个感谢迟迟送不出去,今天他在金乌还琢磨,陈太忠会不会回来,接到这个消息之后,二话不说,就通知司机往市里走。

他这是一拨,杨新刚又是一拨,古昕、李乃若又是一拨,最后一拨肯定是对门于主任的,四拨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聊天。

陈太忠对金乌一直是视而不见的态度,那个地方挺敏感,而他又不待见吕清平,但是既然老书记出任了那里的政府一把手,一些事情他也就能了解一下。

其实,别看屋里都是开发区出去的一帮人,有些话还真不能说得太明显,瞎聊可以,谈正经事就有点不稳重了,而且陈太忠虽然是省委的,老书记这个堂堂的一县之长,也没有跟他汇报工作的道理。

不过关于金乌的煤焦,张新华还是能说一说的“今年煤焦企业的发展形势喜人,由于资金比较充沛,煤炭产量和价格都有较大幅度的提高,新建的洗煤厂和焦厂也很多,我一直强调的就是,降低原煤出境率,金乌不能只满足于初级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