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7 -3108各种奇葩

3107 3108各种奇葩(求月票)

3107章各种奇葩(上)

“省财委的啊……军官奇怪地看他一眼,“独立于财政厅之外的公司,本来财委要搞个试点,关于金融投资方向的……

原来,这双天以前不叫这个名字,93年成龘立的时候,叫天南金鑫实业公司,成龘立之后就是为了摸索各种投资方向,财委没给公司拨多少钱,但是给了政策。

遗憾的是,这今年代天南人的投资理念还很不成熟,公司又没什么钱,索性干起了倒卖物资的勾当,由于能贷到钱又有政策,所以当时的效益非常好。

96年初的时候,公司就有差不多一个亿资金了,于是尝试进行金融投资,结果因为某省领导热心介绍的项目赔了两个多亿,这个责任得有人承担不是?

正好,航天集团天南分公司要开展一些民用项目,就跟这个公司合作,其时翟锐天还只是副总,但是已经是大权在握——老大赔得把裤子都当掉了,也就挂个虚名。

翟总拉关系跑门路还是很有一套的,除了帮航天公司完成业务,同时还继续倒买倒卖,仅仅用了一年多,就赚回了亏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老丈人去世了——那是一个副省级的离休老干部。

人走茶凉人亡政息,呕年的时候,双天实业继续倒买倒卖赚钱,不过由于禁止部队经商了,双天的效益开始下滑,翟总一见不妙,决定重新返回金融投资领域。

然而,他没做这个决定还好,毕竟他老丈人死了时间不长,暂时没人去惦记他的位子,一旦做出了这个决定,省里可就不答应了,省里又成龘立信托投资公司了你们不用瞎惦记了。

不但不让瞎惦记,还把双天赚到的钱划给了信托投资公司,然后飞起一脚将双天踹了出去一一以后你们就是航天集团的人了,自生自灭吧,赚多赚少我们不管了。

可是航天集团不想要这个公司,组织编制是一个问题,同时,这双天实业里,刺儿头也太多抓过来管不了就麻烦了,于是就表示,你们先挂靠着吧。

再往后,双天实业里有关系的人,就一个个地走掉了在哪儿也是个活,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但是这个翟锐天,还真是个能折腾的,老丈人有点人脉他死去的老父亲也是个副厅干部,就在这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局面下,靠着这点人脉又陆陆续续地赚了五、六千万,当然,可以肯定的是,越到后面钱就越难赚了。

这五六千万怎么花?这是一个问题,他不能再在账上挂着了,但是又不敢揣到口袋里一一双天的编制没进了航天那就是说以后省里再拿回去也正常,钱还不能乱动。

所以他就投资股市,投资洗浴中心,觉得什么能投资,就把钱扔进去,翟总还优先考虑了大家的住房问题,在公司还有三十一个人的时候,他集资给大家买了房,人手一套。

现在的双天只出不进,连上外聘的也不过二十一个人正式在编的只有五个,不过,既然连外聘的人都有房子,这就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这种只有五个人的国营公司,陈太忠能听说过,那才叫咄咄怪事,可有意思的是,就这么个公司,它的级别是副厅,翟锐天在来金鑫任副总之前是某个副厅级企业的副厂长。

所谓奇葩,那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有那么奇葩陈主任听到这里,都禁不住出声发问“翟锐天是副厅干部?”

“他还享受正厅待遇呢,虽然是企业的正厅……军官苦笑一声,“现在的问题,是他不好回去了,回去就算降半级去了行政的话,一个正处没有问题,他是自谦,才说自己副处。”

“这也算……能人了……陈太忠点点头,说实话,听到这里,他还真是有点佩服老翟了,就算倒卖物资不算本事,但是就凭一个五人公司,就能赚这么多钱,那没点本事是不行的。

最关键的是,翟总这人不独,眼见公司都没有出路了,先给大家把房子买了,这种胸襟,一般的干部可真做不到,这年头谁不是可着劲儿地往自己怀里搂钱呢?

“翟总的能耐真的不小,跟他干的人全挣钱,当年双天搞内部集资,集资三年,平均年利百分之四十二,有人投了一百万,三年赚了一百二十七万。”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呢?陈太忠一边点头,一边很不厚道地琢磨,没准这个内那集资……你们部队上的人也入股了吧?

不过这个话题,就有点太敏感了,他不会追问,于是他表示,“那他应该静一静心,找个好一点的项目,把实体做起来,比如说搞个施工队,承建路桥工程什么的,或者索性办工厂……这么一直空对空的,不能持久。”

“路桥什么的不考虑,他在交通和建设口上没人,而别人还要忌惮他的背景,是国企啊……军人不愧是军人,说话非常直接,“要他干实体的人多了,都是看上他手里的钱了……

“答应这个不答应那个,这就是惹人了,而且很多官方推荐来的实体,根本就不靠谱,像投资国企什么的,那不是肉包子打狗吗?与其这样,不如谁也不答应,翟总说了,口子不能乱开,要不然收不住。”

“是这个道理……陈太忠点点头,道理不辩不明,翟锐天所处的位置,还真的是很尴尬,像双天这样的公司,虽然只有五个人的编制,但却手握巨款,没人惦记那才是咄咄怪事。

总算是翟总身后还有点这样那样的影子,大家要顾忌一二,而这本身又是个副厅级的公司,轮不到副处级以下惦记,而处级以上的单位,眼光多半要大气一些,同时多少要考虑一点吃相,所以时至今日,双天都还能维持现状。

但是翟锐天要是屈从于某些压力对某些实体进行投资的话,就失去了那个超然的状态,很容易被人搞到万劫不复。

事实上,以双天现有的资产,别说五个正式工,就是加上外聘的总共二十一个人,工资加上各种办公费用,一年也不会超过二百万,双天现在就算坐在那里不动吃老本,也足以够大家三十年衣食无忧。

当然,物价是会上涨的,但是……双天也不可能彻底不动!

想明白这个,陈太忠不由得轻渭一声,“唉,说来说去,老翟还是想回去啊。”

因为想回去,所以提防着别人来查要不然直接搞个MBO,像天南工具厂的赵玉宝一样,直接把公家的变成自己的这辈子可不就够了?

“就算他不想回去,也不能乱来……军官继续发话,“多少人盯着呢,身不由己。”

“你好像对他特别熟悉?”陈太忠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要是个一般人能说出这样的见解,他不会在意,但去……拜托,你是军人啊,操心地方上的事儿,有点多了吧?

“翟总的老爸,是我老爸的老团长,他的婶子,在我老妈的医院做护士,为我接生”军官坦荡荡地回答,“很简单的关系。”

我怎么觉得很复杂呢?陈太忠无语凝噎,这年头,果然是官二代的天下。

他不说话,吴科长可是吃好了,他将手里的起羹泡饭放下,出声发问了,“昨天南海的事情,你们部队上怎么看?”

你不会不说话,可以不说嘛陈太忠听得直翻眼皮,我这一下午连单位都不去,就是为了躲开这个腻歪人的话题你现在倒好,主动提起来?

所幸的是这军官说话虽然直接,却也是能坚守原则的,他很坚定地摇摇头,“这个事情,上面下通知了,不让讨论,反正是党指挥枪,真要打,我这两毛二该上第一线的时候,那也就往上冲了。”

“涉及国家安全的事情,居然不让讨论?”陈太忠别有用心地问一句。

“嗯,不让讨论……另一个军官也点点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但是咱们的飞行员,下落还不明呢……陈主任又说一句,他有意煽风点火以探索究竟,“那应该也是军人吧?”

“为国捐躯,是军人的荣耀……这位不动声色地回答,“陈主任,这个事儿,咱们没必要再探讨了。”

“屁的荣耀……认识张所长的这位发话了,要不说部队里也分鸽派和鹰派,他义愤填膺地反对自己的战友,“被人打到家门口了,不让讨论也就算了,还说什么荣耀……张学良不抵抗大踏步后撤的时候,说的也是大局感。”

“但是美国人都说了,是咱们的飞机撞的他们……强调荣耀的不满了,“这个事情一时半会儿的说不出个对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是你说不清楚对错,我可是说得清楚,反正我知道,自己是中人……保家卫国什么时候都是对的,不存在错的问题。”

看起来,这俩不知道飞行员的下落,某个挑起争端的家伙若有所思地想。

“打他个球囊的……出乎意料地,翟锐天发话了,他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四下看一看,“敢搞咱们飞行员,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陈主任你说是不是?”

这句话问完,他呆坐了十来秒钟,身子往椅子上一靠,又呼呼地大睡了起来。

屋里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都不再说话了,尼妈……你这到底是睡着了没有?

3108章各种奇葩(下)

不过,酒桌上的争端,在第二天变为了现实,美国人不但抗议了,而且国内还发起了游龘行,中国大龘使馆门口也是抗议者不断,使馆工作人员不露面,但是清洁工们很幸福地忙碌着,他们的午饭有着落了一新鲜的番茄炒鸡蛋。

美国人的强势非是无因,他们考虑的是谁撞了谁群情激奋之下,这个东西真的是不太好说明白的,尤其是,他们的人在中国被扣押了,就有那军属站出来哭号。

中国这边也有军属哭号,但是很遗憾,中国这里只有一个人的家属,哪怕这个人是失踪了那边可是有二十四个人的家属,虽然这二十四个人都活着但是他们被扣押了。

比嗓门,中国这边真的差一点,但是卖交部……嗯,外交部的工作,还是起了一定的效果,他们在某个黄金采访时间段表态了一请诸多美国朋友想一想,这个事情发生在哪里?

如果我们中国的飞机,在夏威夷以东的美国沿海收集消息你们的飞机出来驱逐,结果机毁人失踪,你们会怎么对待中国的机组人员一一若要公道,打个颠倒。

这么一个解释出来,大龘使馆遭受的番茄和鸡蛋的袭龘击明显地减少了,但是那么多机组成员的家属还在呼吁一、我们的亲人应该归来。

这个就是无穷无尽的扯皮了,而与此同时,中美关系迅速地急转直下很多合作和活动因此而被冻结对于这一点,陈某人有深切的体会。

当事双方,却是还纠结于谁对谁错之中中方要求的是道歉,而美国人只说遗憾(neg),又被逼了几天,也才是冒出个抱歉(sorry),却是死活不肯说道歉(apologize)。

要不说这外交无小事,大国之间的起了纠纷就连一个单词都要斤斤计较,这个单词说不对,那其他事情就免谈。

不过不管怎么说,美国人在中国人手里,美国表面上倡导的价值观,是人命大于金钱,这个形象是众所周知的,而好死不死的是,发生在南海的一幕已经被世界知晓。

这种情况下,想要牺牲人命保留其他不符合美国一向的宣传,所以双方在不停的争辩中,慢慢地统一认识。

直到最后,中国也没有等到“道歉”这个词,得到的是“深表歉意”(verysorry),不过这个时候,美国人在南海已经呆了十一天,事情不好再拖下去了,于是在四月十二日,全部凹名美国飞行员坐着专机离开中国。

美国人一离开美国政府一方又翻脸了,不但否认了一些事实,还要中国尽快归还飞机一一出现这种变脸并不奇怪不出现才奇怪,这表明了美国政府为了救回人来当初是多么地忍辱负重

既然人被放了,两国之间紧张的空气有所缓和,剩下一架飞机,就不是很引人注目了。

对陈太忠来说,他的工作中,相关的影响并没有消除,起码文化厅的高伟就表示,没有接到上级命令,说可以放开文化交流,当然,也没有人说不可以放开。

可以想像的是,在短期内,是不会有明确的放开的指示,除非出现巨大的转折你美国人委屈,我们中国人还委屈呢。

不过,陈主任也有他自己要忙的事情,趁着这个外面没有多少事的时候,省委文明办开始搭建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地市一级体系。

对文明办来说,四月初正处于冲刺阶段,杜毅正难得地处于失声中,秦连成趁着单位升级的势头,大力推动体系建设,而且省委也通过了一项决议原则上裸官不能出任一把手。

按说,这个决议出台,没有杜毅拍板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一个人反对无效,但是他做为省委一把手,有推后审议的权力然而事实是,他早就自己主动表态了,唐副总理还对文字作了一点调整,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他就算往后推都不合适。

接下来,就是文明办的全省动员会,各地市来的不仅仅是文明办的领导,有几个市连宣教部长都来了,这个动员会开了两天。

第一天上午是开会,宣教部长潘剑屏出席了会议,同时还有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闰显坤,以及省纪检委、省委办公厅的副职到场。

下午就是分组座谈,沟通思想,第二天又是个别谈话,这期间文明办的几个主任忙得脚不沾地,务求将省委文明办的精神彻彻底底地传达下去,并且要保证效果,这种事情,真的是再重视都不为过。

紧接着,文明办又约谈了九个省管干部,其中有两个真正意义上的裸官,一个是天南轴承集团的销售副总刘永华,一个是天南省驻京办主任齐先贵。

关于刘永华这人没什么可大说特说的,虽然他的老婆孩子都在国外,但是他只是副总,表上填错的先改过来,然后暂停工作反省,怎么处理还没有决定。

对此人,不说是不是一把手的问题,而是说他在这件事上蒙蔽了组织,这就是错误一一文明办三令五申地强调过要端正态度认真填写表格,给你悔改的机会了,你知道不珍惜啊。

刘永华的问题就算暂时搁置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就算能逃过这一难此人搞销售确实有两下,但是将来,他也会成为重点关注对象,“裸官”这个性质真的很恶劣。

可是齐先贵就太难拿了,齐主任本人虽然在天南的存在感不强,但是在京城的人面儿却相当地广泛,长期肩负着穿针引线跑部钱进的任务。

毫无疑问,他是省管干部里最难对付的主儿之一,棘手甚至要超过展枫,比江川都不遑多让一而江龘书记之所以主动退下来,那是因为不退的话有粉身碎骨之虞,可是齐先贵不存在这个问题,无非是一张干部家属调查表没有如实填写。

事实上,关于约谈齐主任,秦连成和陈太忠还专门碰了一下,并且汇报给了潘剑屏,潘部长也表态:你们一定要先落实清楚,齐主任的爱人,是不是有美国绿卡。

这齐先贵填写家属调查表,也是按规避风险的方式他儿子留学美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而且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当地,还找到了工作,所以他表明,儿子有绿卡。

小齐同学的学习,一直就算可以的,虽然能上天南大学,但最终还是去了美国,现在美国某公司,负责跟中国沟通交流一一主要是文化层面的业务。

这个现实齐先贵不怕说出来,虽然小齐的沟通,偶尔会让人生出一些不好的联想但是没有证据的话,那真是没办拿来说事。

要知道齐主任负责的也是跟人交流和沟通,他甚至在某些非正规场合表示:我儿子能帮忙为那些干部子女们联系国外留学的事情,这对我的工作是有帮助的,也符合天南的利益。

这个理由真的人令人找不到攻击点,然而问题的关键是,他瞒报了自己的妻子也有美国绿卡的事情,这个本来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但是再加上他儿子的话一那么他也是裸官,虽然他的老母亲现在还长期居住在天南。

陈太忠当然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才会约谈这么辣手的主儿,他跟齐主任也是照过面的,当时老齐的态度,是根本不稀罕理他。

这是文明办迄今以来遭遇到的最难啃的骨头,陈主任亲自电话通知,而齐先贵接到电话之后,居然直接表态说不可能,我爱人洪碧月根本没有美国绿卡。

陈太忠自然不是吃素的,眨眼就把传真件发了过去,你还是赶快回来,把问题说清楚。

于是齐主任不得不飞回来,但是直到他来到文明办,还是一口咬定,自己就不知道妻子有这个绿卡我常年不在天南,而她又喜欢四处旅游,国内国外四处乱跑。

要说这个洪碧月,也是个奇葩女人,她不是齐主任的原配,齐先贵的原配在七年前去世了,年轻貌美的小洪原本在北京做北漂,偶遇齐主任之后,缠着他不放,缠了三年才领到了结婚证。

驻京办的人都知道,齐主任的夫人虚荣心很强,甚至有人曾经私下表示:这个女人早晚要给老齐惹出点事情来。

“不管你知道不知道,她确实是有绿卡……陈太忠对洪碧月也做过简单调查,像这种老夫少妻的搭配,做丈夫的有点溺爱妻子,也不罕见,“这个你不能否认吧?”

齐主任不能否认这点,但是听到年轻的副主任要他主动请辞,他这就不干了,“省委的决议我看得很明白,那是‘原则上不得担任一把手”是原则上!”

(还有二十票就到一千票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