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5 -3116惊人发现

3115 3116惊人发现(求月票)

5章惊人发现(上)

(辽原市长是刘华,这个聂五魁是无套名弄错,张冠李戴了,抱歉。)

“我这次可不是说情,”许纯良马上表态,“是听说了点事儿……—”.

许主任这次回素波,是为了处理第二笔西门子手机供货,第一批货已经全部转交西门子,并且开始在市场上投放。

根据市场返回的信息,素凤生产的手机口碑很一般,主要是因为功能不是特别多,不过就是那句话了,四十来欧的手机,能指望它好到哪里?赠送的定制机,够皮实就行。

要说结实,西门子通信的产品别的不敢当,这一点绝对没有问题,而素凤的生产,也是严格地按照西门子的技术人员指导的流程进行的,外壳什么的,也都是选用了最好的材料——出口产品,谁也不会在这上面掉以轻心。

所以第二批的订单就到了,这次是三十万台,加上上次的就是四十万台,剩下的八十万台,原本是分两次交货,但是现在西门子的人表示,希望在一个半月之后一次性蛟割。

许纯良不同意,因为他觉得时间太赶了,素凤一直接照合同要求规划着产能,前一段的价格风波,又导致他们不敢大量囤货,按原合同三个月内交货没问题,再赶也就是能保证七十天,两个月都不敢保证,就别说一个半月了。

真要再挤,那就只能让其他部门的人参与了,素凤手机的其他机型也一直在开发中,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沃达车的定制机上的话,会严重影响素凤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策略。

国产手机的大战已经陷入了白热化当中,素凤人不能再等下去了,要不然等市场瓜分得七七八八,再想进入这个市场,那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蒋君蓉也支持犯这个想法,定制机是一份大单不假,但是这一单完了以后,下一单有没有还不一定呢,怎么能放弃国内市场?

这次德国人的态度,就比上一次好多了,吃一堑长一智嘛,而蒋主任尝到了唱双簧的甜头,她一边表示自己很为难,一边悄悄地联系许纯良——又到你唱黑脸的时候了。

许纯良下午上班的时候赶到素波,心说我去文明办拎上太忠一起去吧,不成想去了之后居然惊闻,郭建阳被人打了,连脾脏都被打裂了,陈主任正在辽原发飙。

这个时候,就连他也不敢随便给太忠打电话,于是一个电话打给秦连成,说你看我能做点什么呢?秦主任则表示说,不用了,小陈那爆仗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先让他泄一泄火吧,他要真找咱们,咱们再伸手不迟。

于是许纯良奔赴高新区素凤手机厂,跟西门子的人口沫横飞了两个小时,最后大致达成了意向,七十五天之内交货,西门子的品质必须保证,工序的重要性,不需要我们中国人向你们德国人强调吧?

当然,你们真要再想提前日期,也不是不能商量,但是这个加急费,嗯,你懂的,这个费用是阶梯的,不过这个阶梯可能跟线性代数无关,或许它跟幂更为接近一点。

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德国人很不高兴,但是事涉产品质量,有再多的不高兴,他们也只能将怨气压在肚子里,好吧,品质才是我们德国人最终的追求,其实,这个荒唐的建议是英国人提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西门子的人是再次退缩了,但是有人很敏感地发现:许,按道理你此刻应该在凤凰,是什么原因,让你从凤凰来到了素波?

许纯良其实可以直接说的,他的固执在西门子公司也是很有名气了,但是考虑到对方再次的退缩,他也不想将客户刺激得太狠。

于是他表示说,有个朋友遭到了意外,他赶来素波,是看望这个人的——“他的脾脏因为撞击而破裂,可能会被摘除,在这个时候,我想他需要很多人的关怀。”

“我深表同情,”蒋君蓉沉着脸在一边发话,她很尽职地弥补每一个借口,这是必须的,“许主任,如果需要我的帮助的话,请直接说,我可以联系到很好的大夫。

“这个人你应该认识,郭建阳,陈太忠的通讯员,”许纯良淡淡地表示,确有其事,“他在辽原遭遇不测,太忠正在当地追查责任人……等一会儿,你跟我一块去天医一院吧?”

“是他,陈太忠又跟人打架了?”蒋君蓉本来是缝补匠,猛地听说这么一个消息,登时脸色一变,接着她嘴角扯动一下,很不屑哼一声,“反正每次受伤的,都不会是他——陪着他打架,要有被人打的觉悟。”

“我还陪着他打过架呢,”许纯良英俊的脸拉得老长,面色也十分不好看,“蒋主任你什么意思——我应该被人打吗?”

“哈,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也会打架,”蒋君蓉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下。”

两人走到一边,说起了此事,蒋主任听到“全龙天”三个字,娥眉就是微微一皱,等听完之后,她微微一笑,“许主任,你不觉得‘全龙天’三个字很耳熟吗?”

“没有觉得,”许纯良很直接地摇摇头,“你要说金龙鱼的话,我比较耳熟。”

“这个”蒋君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她吸气提膝,白色的中腰坡跟小皮靴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两下,“素凤手机的这块地,原本就是要给全龙天的……后来我不给他了!”

“神马?”许主任登时傻眼……正是有了这样的消息,许纯良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告诉他说,这一家的项目没有那么好,以蒋君蓉的眼力,也许会错过一些好项目,更也许会因为受到蒙蔽,扶植一些不是很好项目,但是可能的好项目一旦入眼,她绝对不会错失喜机。

所以许主任很郑重地警告自己的兄弟.“全龙天是她放弃的项目,我觉得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可能很重要,就给你打一个电话。”

它在素波生产盗版碟,自然会有诸多不便,陈太忠觉得,自己能理解蒋君蓉的选择,而且真要搞这个聚碳酸酯,没准还确实有很大的污染。

所以蒋君蓉将此人撵出素波,还真的不是特别冒失,于是他笑着发问,“她肯定不会跟你这么简单地说两句就完了,一定还说了别的什么吧?”

“她没有再说别的,”许纯良闷闷不乐地回答,“我问她了,你为什么把这个全龙天撵走,她——她跟我露后槽牙,我懒得理她。”

“哦,那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儿你及时通知我,”陈太忠若有所思地挂了电话,蒋君蓉居然不肯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那真有点意思了。

蒋主任露后槽牙,肯定是有点说不出的嘲讽的意思在里面——凭良心说,陈主任虽然很看不上蒋主任这个人,但是对她的商业嗅觉,评价还是不低,关键是这女人真要想做点什么,那还确实豁得出去。

带着这种疑惑,他跟着一干人来到了全龙天工厂,厂子建设得也不错,前面的广场约莫有七八亩地,全部硬化得平平整整的,厂子门口两个石狮子,进了厂子之后,是两座雕塑,一座是太祖一座是太宗,中间还有国旗的柱子和升旗台。

只说这一点气派,就不是一般小厂能比得上的,那种威压肃穆的气氛扑面而来——虽然有点暴发户的味道,但是,底蕴真的深厚。

广场之后,是两栋三层的建筑,这时候,旁边就有人解释了,“这两栋办公楼,是临时性质的,四期之后,要起高层。”

这时候,金龙天公司也有几个人跟了上来,不过遗憾的是,最大的也仅仅是20公室主任高尧,他很遗憾地解释,“我们姜总不在,领导们想了解点什么,尽管问我。”

领导们跟他就没话,反正这个盗版生产线要停下,这是没商量的,但是全龙天后续的工程,对辽原的意义还是很重大,就连陈太忠也不便过分刁难对方。

厂里的五栋建筑很快就看完了,两栋办公楼,能用上的只有一半,其他的一半做了仓库,剩下的三栋建筑,两栋是生产线,一栋是员工宿舍,就这么简单。

尤其是,这全龙天科技公司从上到下,满打满算不超过三十个人,陈太忠知道这点后,很奇怪地发问,“这点人,这二期三期怎么搞?”

其实,能献身于盗版事业的,人都不会多了,人多嘴杂嘛,不过陈主任想的是,你们搞盗版要低调,但是下一步做实体搞生产,这人不能少了吧?

“到时候,公司在上海的总部要来人的,而且还有德国拜耳公司的人,”高主任微笑着回答,这也是号人物,只当下午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了,“关键的环节把握住了,其他就是管理的问题了,拜耳公司,您一定知道的。”

“德国化工企业——巴斯夫我熟一点,”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拜耳他是知道的,但是在他的印象里,传统的化工领域中,拜耳要逊于巴斯夫,尼玛你在欧洲工作过没有啊,跟我掰扯这些玩意儿?

拜耳确实挺强的,世界五百强什么的也不用说,但是说来说去,有一点要指出,拜耳的很大一部分应用领域在医学界,而巴斯夫,就是纯粹实打实削七工巨头。

两者谁强谁弱,连陈太忠都不是很清楚,他感觉巴斯夫似乎比拜耳牛逼一点,凭良心说,在聚碳酸酯领域,这个认识是错误的,然而,谁有这个能力,纠正他这个错误认识呢?

3006章惊人发现(下)

五栋建筑看完,又看一看在打地基的两排房子,陈主任心里生出了疑惑,他扭头看一眼杨厚德,“这么不大一丁点儿的厂子,为什么要搞三百多亩地?”

拜托,人家有好几期工程呢,杨书记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时候,李云彤低声嘀咕一句.“不会是囤下地来,搞房地产吧?”

时下已经进入了2001年,房价开始以不可遏止的势头上涨,不过对一般老百姓来说,大家盯着的也是房价,对于房地产开发的技巧不甚熟悉,而李主任虽然心直口快头脑简单,但是她接触的消息层面比普通人高很多,对于房地产行业的内幕,自然也知道一些。

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他接触的房地产开发商极多,甚至正泰的杨总为了捂地,还专门请人来扮演钉子户,小汤同学却傻不啦叽地去做工作。

如果是这样的话,给农民的征地款就太少了,陈主任侧头看一眼杨厚德。

杨书记也是眉头微皱,李主任的声音虽然低,但是男女有别,她不便跟陈主任靠得太近,所以说话的音量,足以让他也听到。

“不会,”下一刻有人做出了判断,奇怪的是做出判断的人,居然就是陈太忠,他摇摇头,“李主任你大椎是猜错了。”

陈主任反应过来了,全龙天在素波也想征很大一块地——就是素凤手机项目目前的用地,但那块地是在高新区里,那地方不但远离市区,而且在政fu规划中,就不允许起住宅。

真要盖起住宅,那里都卖不起价钱去,陈某人认识的诸多房地产商人,没有人对高新区感兴趣——那里最值钱的地皮,是高新区外围跟市区接触的地方。

所以全龙天在张家堡圈这么一大块地,绝对不是要盖楼,可恨的是,蒋君蓉那货死活不肯明说,为什么最后没谈下这个项目。

有蹊跷啊,陈太忠百无聊赖之下,打开天眼随便扫视两眼,猛然间,他的眼光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他也不跟别人打招呼,径自走了六十多米之后,来到了一处荒地,用力地踩一踩脚下的一个井盖,沉声发问,“这是什么?”

“这是管道井,”高主任出声回答,“为了保持厂区整齐,下一步的线缆全部要入地,还有上下水管道,不过开工后不久,由于前期投资巨大,这一块先搁置,下一步才会完善。”

陈太忠低头沉思半晌,目光游离不定,好半天才哼一声,斩钉截铁地命令,“打开!”

高主任登时就是一愣,他侧头看一眼杨厚德,发现杨书记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招呼身边的人,“来,你们把这个抬起来。”

“我去拿钩子,”有人应一声,终身就跑,陈大忠厉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这位不听,继续狂奔,这一下,大家都看出不对劲了,现场这么多人,哪里容得他跑了?斜刺里冲出两个年轻人,一脚就将人踹倒在地,下一刻就死死地按住了他。

高主任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这时候杨厚德下巴微扬,“胡剑,派两个身手好的干警下去,注意安全。”

旁边有人递过一根钢筋,轻松地将井盖撬开,不多时,两个大号的电筒拿了过来,两名警叉顺着井壁钻进去,大椎三四分钟之后,井下一片光明——合着里面还有电灯。

接着,一个干警钻出来汇报,说这确实是一条未曾完工的隆道,“.差不多有一人高,也没有异常气味,目前没发现什么。”

“没发现什么,怎么会有人跑?”陈太忠哼一声,抬脚迈向井盖,“我下去看看。”

杨厚德的嘴巴动一动,似乎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陈太忠来到井下,看到另一个警叉正在翻腾一堆电线电缆,他四下走动几步,然后就来到一个挂了各种工具的木柜前,招手一堆,那木柜之后,赫然出现了一个小门。

小门的颜色跟泥土的颜色很像,不注意真还容易被忽视,那警叉听到响动之后,赶来一看,身子就挡在了陈太忠之前,“陈主任您靠后,我来!”

这个时候,上面又稀里哗啦下来三个人,虽然这隆道修建得尚算宽敞,可这么多人下来,也有点挤了,陈太忠见状,身子往后退两步,又攀爬出井。

他出来的时候,下面已经响起了惊呼,杨厚德站在离井口不远处,双眉紧皱,“陈主任,下面发现了什么?”

“有个小门,他们正在里面搜索,我嫌人太多,就先上来了.”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事实上,那小门里面是什么,根本瞒不过他的天眼。

大约四五分钟之后,一个警叉爬上来,四下看看,快步走到胡剑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胡局长的脸色登时一变,沉声发问,“你确定吗?”

“不确定,但是肯定有问题,”警叉的声音略略高了一点,这句话不少人能听到。

“书记,市长,陈主任,我建议……马上封锁现场,整个工厂的人,一个都不许出去,”胡局长沉声发话,“同时控制通讯工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杨厚德皱着眉头发问,不怒而威。

“现在不方便解释,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胡剑其实能低声汇报,但眼下这关键时刻,实在拖不得,而且他积极承担责任,也是为了要将今天的负面点数洗掉。

杨厚德和刘华交换一个眼神,最后还是杨书记下巴微抬,你去操作吧。

胡局长吩咐身边人几句,又拿起电话拨打起来,忙了差不多有五分钟,井下又钻出一个人来,此人走到胡局长面前,手向口袋一伸,抓出一把白花花的东西,“就是这个。”

“这不是白米吗?”傻大姐看到警叉手里抓的东西,低声问领导,他们刚才看库房,就看到了不少这样的东西——盗版碟原料聚碳酸酯。

你少说两句会死吗?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她一眼,“如果真是那些东西,他们怎么可能放到井下的通道里呢?”

这个因果,杨书记和刘市长早就想到了,所以他们只是冷眼观看。

胡剑和其他警叉都过来抓一些白花花的颗粒观看,一边看还一边交头接耳,好半天之后,刘华实在忍不住了,“怎么,还判断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这绝对不是聚碳酸酯,”胡局长抬头发话,他神情肃穆,“有很大可能性是,麻黄减,需要技术鉴定才能确认。”

“麻黄减——栤毒?”刘华愣了一愣,低声惊呼一声,这一刻,他再也顾不上维持一个市长的矜持了。

“制造栤毒的原材料,”说起这些,胡局长可并不陌生,他神情肃穆地发话,“市局已经有人赶来,最多十五分钟,就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这话说完之后,现场一片寂静,谁都不再说话,好半天杨书记才轻啃一声,扭头看一眼刘华,“再调**封锁现场……”

十五分钟之后,市局技术科来的人对颗粒做出了鉴定,“没错,就是麻黄减。”

这真是惊心动魄的发现,通道里发现的麻黄减,足有一吨多,那个小门的后面别有洞天,除了麻黄减,还有放满设备的房间,并且有通风口直接通向地面,说是一个栤毒制造作坊,那是一点都不夸张。

胡局长这下,可真是有得忙了,他不但要控制在场的职员,还要审讯,同时安排抓捕不在场的全龙天职员,又要安排人在火车站和汽车站蹲点,防止嫌疑人外逃。

杨厚德和刘华早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自己的辖区发生了如此惊天的大事,尤其是刘市长,真的是有点抓狂了,这个全龙天可是市府帮着引进来的。

陈太忠则是走到一边,给蒋君蓉打个电话,待到事情真相大白的时性,他是真的奇怪了,蒋主任怎么就能看出来,这全龙天骨子里不是好鸟呢?

“世界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蒋主任听他问起这个来,也禁不住洋洋得意,“你先跟我说说,姜锋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暂时不能跟你说,”陈太忠最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得瑟,尤其是,这个得瑟的人还是蒋君蓉,“你先跟我说一说。”

“他跟我要政策要贷款,我都答应了,就是要求一期投资最少要投入三千万的自有资金,他不答应,”蒋主任回答得也很痛快。

“然后我一了解,合着这家伙就是靠私挖滥来铁矿,赚了一点小钱,根本拿不下聚碳酸酯这种项目,这种污染项目他没钱还想干,我肯定不会答应,他很可能就是个骗子……”

(最后二十七个小时了,还有月票的书友就投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