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7 -3118太滑稽了

3117 3118 太滑稽了

3117章太滑稽了(上)蒋君蓉最让人佩服的,就是这一点了,她傲慢、盛气凌人,但干起工作来,雷厉风行毫不含糊,更重要的是她敢坚持原则——要不她手下的人,说起来她是又气又怕,但没人敢说我就比蒋主任能干。

而辽原市则不同,招商引资居然引来了一个毒品加工厂,真的是令人无语。

胡剑的决定很果断,全龙天外出的人也被他抓了几个,但是却没有找到老总姜锋和他的财务人员,当天晚上十点半,有人在一处偏僻的院落里,发现了姜总的座驾丰田沙漠王,但是人已经跑了。

发现制毒案件,接下来的审讯迅速展开,陈太忠表示自己要旁听,所以他连晚饭都不去吃,让李云彤为他买一碗面回来,顺便再买几提青岛啤酒。

“这怎么能行呢?”杨厚德登时就表态了,他不是不允许陈主任了解案情,而是他认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咱们就在市局招待所随便吃点,坐在这里等他们的审理结果。”

陈太忠不想答应,但是刘市长又出声相劝,“太忠主任,这个案情重大,及时抓捕也很重要,你要是在场的话,干警们可能会有点压力……我和厚德书记一起陪你。”

这所谓的压力,其实就是警察们着急破案,可能会采用点非正常手段——文明办副主任在现场的话,大家……怎么好意思做那种不文明的事儿呢?

这个理由,才把陈太忠说服,而且市警察局招待所,也确实没有大摆酒宴,胡局长想摆,书记和市长也得吃得下去呢。

不过饶是如此,也是上了七八个菜两个汤,这些就无需赘述了,吃喝完后,大家进小会议室里呆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时候,也只有陈太忠还有心思,拿着啤酒一瓶一瓶地灌。

真相很快就水落石出,关键是逃跑的那家伙,受到了警方的高度关注。

大家一打问,知道此人是跟着姜锋的原班人马,不过他的能力不行,来厂里之后不怎么受重视,被姜总打发着去看库房了,整天就是喝酒赌博,外聘的高主任都能呵斥他。

殊不知,这家伙是姜锋埋在厂里的钉子,负责监听底层工作人员的动向,姜总干的是掉脑袋的事情,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这家伙知道的事儿真的不少,而警察们又盯上他了,于是他马上就争取立功赎罪——制毒贩毒啊,再长八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首先他确定了一点,姜锋从来就没有打算干聚碳酸酯项目,全龙天一开始的目的就很明确,上盗版光盘生产线,然后相机制毒贩毒。

姜总敢撒如此的弥天大谎,是因为他认识一个搞外贸的主儿,那位能弄到便宜的聚碳酸酯,所以他这个厂子建起来之后,不怕别人上门来买货,大不了不赚钱,甚至赔点小钱卖货,那都是正常的,关键是有这么个掩护,盗版光碟厂子,就能建立起来。

做到这一步,就能跟当地政斧建立好交情了,姜锋信奉一句话,“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那些盗版工厂遮遮掩掩,这不是做大事的气派,活该整曰里东躲藏省。

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不怕暴露自己是盗版光盘生产商,关键是他有一个要生产聚碳酸酯的幌子,而且还能提供类似的货物——是的,他的聚碳酸酯不止自己用,拉进厂的多,拉出厂的也有。

而同时,他又要了这么大一块地,那就是摆明架势要大干了,同时他的黑钱再塞上,还会有谁再为难他?大明大方地搞盗版一点问题都没有,没错,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然而姜锋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制毒贩毒,生产盗版碟的效益很可观,但是这满足不了他要做诸侯的野心,他早就计划好了,如果这个盗版生产做得磕磕绊绊的,他就先巩固盗版的位置,等做得顺风顺水了,那就……着手制毒。

他用了半年的时间,将盗版工厂打造为一个禁忌话题,眼见大家习以为常了,才开始尝试制毒,而表面上,他派人假巴意思地挖地基,为那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二期工程忙碌。

最近厂子里冒出的古怪气体,就是在制毒过程中产生的,姜锋在没建厂子之前,就有配方并且成功地制出过冰毒,但是实验室生产和工业生产,是有区别的,必须再加以试验,反正……他又不缺麻黄碱。

麻黄碱和聚碳酸酯粗看有几分相像,一般人不注意的话,很容易被蒙蔽,运输过程中不容易出现意外,而这个环节,也是姜总早就计划好的。

可见这人要一门心思琢磨歪点子,真的也能爆发出惊人的潜力,就连陈太忠也禁不住感叹,这家伙的算计,真的能跟死去的骗子黄相媲美了。

然而,姜锋左算了右算,却是偏偏没算到,政斧把农民给逼急了,他这边才一冒烟,那边就开始闹事儿了。

尼玛我冤枉啊!姜总真是欲哭无泪,征地款他确实早早地给清了,做这种大事,他不会吝惜这点小钱,但是架不住……政斧他不给农民啊。

事实上,就为征地款的事儿,他都帮农民们说过话,你们把钱给了吧,但是他说一遍两遍的,没人搭理,再多说一遍,就有人出声了……咋,你个搞盗版的,还牛逼到干涉政斧工作的地步了?你小子想不想干了?

这一切的阴差阳错,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情的发生,而姜锋听说打手们把省委来的人打了,那二话不说就开溜了,他在临走之前,吩咐人看好厂子。

做钉子的这位,知道老板在做的是什么,眼见有人要钩开井盖,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溜号——慢一步就走不了啦,不成想陈主任一声令下,他被当场擒获。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他也都看到了眼里,那么多的麻黄碱都被查获了,他要是再死撑着,下场只会是一个,那么他当然要积极地坦白从宽。

“动静还是大了,”李云彤听到这里,禁不住就出声——其他领导没心思出声,她轻叹一口气,“这个姜锋,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再抓他就不好抓了。”

这用得着你说吗?陈太忠禁不住又翻一翻白眼,不过怎么说呢?这个因果不是所有人一下就能想出来的,傻大姐能体会到这一点,都算得上是进步了。

所以他很公心地讲话,“这是突发事件,控制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能摸出这么一个制毒点,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跑掉的主犯……也逃不过恢恢的法网。”

“话是这么说,但是总要有个期限,”刘华难得地发话了,他虎视眈眈地盯着胡剑,嘴里却是问的别人,“厚德书记,我建议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您认为呢?”

“老人家都说过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杨厚德不动声色地发话,“一周时间……会不会有点长啊?”

这都是些扯犊子的话,胡剑是跟孙正平争夺常务副失败,而辽原的警察局长岁数到了,才从上面降下来,任了一年副局长之后转正的,算起来是吴敬尧的人马,吴书记虽然失势了,但是这个递补不太好挡得住,眼下,杨书记才不会为此人得罪人。

但是刘市长有点不乐意,他用胡剑比较顺手,刚才的话不过是以退为进,不成想老杨这点面子都不给,但是他也不好多说,这个项目,最终能找到市政斧的头上,“嗯,胡剑你还有什么话说?”

胡局长还没来得及说话,又有人敲门,另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各位领导,审讯有新的突破……”

这种大案的审讯,是有专案组的,胡剑就是临时成立的专案组副组长,没错,他头上还有人,专案组组长是市政法委书记安康,那么,有些同志遇到问题,也可以直接向聂书记反应——专案组不是铁板一块,有人不向胡局长汇报,直接请示市领导也正常。

新的突破来自于别人的口供,有全龙天的职员反应,姜总可能不是全龙天的真正掌控者。

其实,姜锋就是辽原本地人,搞小铁矿赚了四五百万,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在辽原销声匿迹了,很多人说他是得罪了另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家伙。

这些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姜总出去呆了两年,据说跟港台和新马泰的华人黑社会搭上了线儿——要不然,这个聚碳酸酯货源和冰毒配方的来源,也不好解释。

而这警察强调的新的突破,就是类似的信息,他很兴奋地表示,“据说姜锋的配方是他买来的,销售渠道也不在他的手里,这证明他身后还有大鱼。”

大尼玛的鱼,刘华恨不得一脚踹到这张异常兴奋的脸上——你是觉得市政斧不够丢人,是不是啊?

3118章太滑稽了(下)“然后,他就觉得,咱辽原市政斧,给他提供了充分的发展空间,是这个意思吧?”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发问了,他也认为这货有点不识相。

“据说,之前他跟素波高新区接触过,但是那边的蒋主任,给他的感觉很不好,所以他拒绝在素波落地,”警察继续汇报,丝毫不考虑在座领导的观感,“全龙天的人都知道这个。”

尼玛你能不能给我滚蛋啊?这一刻,胡剑真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而且他相信,刘市长跟自己拥有同样的感受,于是他哼一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种歪门邪道的事情,不管放在哪儿,最终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嗯……”警察鼻子里拉个长音,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胡局长很恼火,他也知道,此人是安康的人不假,关键是还偶尔会正义感爆发一下,听到这一声嗯,他越发地不满了,“你这是在置疑辽原市委、市政斧的决定?”

“别把我算上,胡局长,你没跟我交待过这个工作,这跟市委无关,”杨厚德才不会被人绑架,他第一时间做出表示,“但是你这么说……我还就要追究你这个工作。”

“还有什么?”刘华这一刻,反倒是镇定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选择镇定,“有什么话你说……你不要看胡剑,他总是要听我这个市长的!”

“姜锋之所以要征这么大的地,除了做幌子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地方大了,不容易被人发现制毒,”这警察又冒出一句来,也真算是敢说的。

刘市长听到这话,脸都气白了,这真是**裸的嘲讽,而一边安坐的政法委安书记,根本就是一言不发,只是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

再下一刻,又有人前来汇报情况,还是那个逃跑的家伙供述的,姜锋打定主意了,只干三年——对于制毒贩毒的人来说,自律是生存的基础,不懂自律的,只会等来自爆。

但是可气的是,这家伙的供述,明显地有点欺负干部,“……这两年是换届年,要是不能平稳过度,姜总打算干三年,如果过度得好,那就干五年。”

这话真的太欺负人了,潜意识里的话就是,要是换届不合适,他们打算趁着新领导来,啥都不熟悉的情况下,撑上三年。

要是领导维持原样的话,他们打算撑五年——没错,搞制毒贩毒的主儿,就没谁敢图个长远,但是撑五年,未免有点欺负人。

五年之后,又是个换届年了,但是姜锋的意思,就是最少三年最多五年,一定要走人了,哪怕哪个领导再连任,都是无所谓的事儿了,这个决定的中心思想就是:一定要保证自身的安全。

姜总真的是勘破了这些红尘俗事,企业干得再好,最多就是五年,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了——当然,决定是决定,事到临头,他能不能壮士断腕及时收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的是,姜锋不但胆大,而且有决断。

陈太忠听得则是颇为无语,混混们做生意,居然也要考虑换届年……这真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年代,体制的影响,实在是太巨大了。

抒情的话说完,就继续转回正题,说来说去,这是天南前所未有的现象,招商引资来的重点项目,居然会是毒品加工厂。

杨厚德和刘华,那真是不对付,但是眼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共度难关,这一关过不去,大家统统都完蛋——这可是毒品加工厂,被抓了现行,搬出正部级干部都没用。

陈太忠不关心这些扯犊子的事儿,这一刻,他在想念死去的黄占城——以老黄的骗术,搞这么个厂子,应该不会出这么多纰漏,别的不说,他就不该制造这么多基层矛盾。

大约到十点钟的时候,陈主任要走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了,而且他身边还有李云彤这种女同志——彭苗苗护送着郭建阳走了,两人眼下也是孤男寡女,回去太晚不好看。

“我也要回了,明天还要继续安排文明办的工作,”杨厚德跟着站起身,这件事他摘得很干净,而且同时还表示要继续支持精神文明建设,所以对他的影响,应该不会很大。

“我再坐一会儿,”刘市长面无表情地回答,这件事情起于政斧,他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

警察局距离辽原宾馆并不远,五分钟之后,陈太忠就回到了房间,李云彤那边来了几个亲戚,她倒也不孤单。

坐在宾馆的沙发上,陈主任先给秦连成打个电话,了解一下郭建阳的病情,由于发现得及时,郭处长的脾脏估计保得住,不过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得看情况发展。

哥们儿明天得回了!陈太忠暗暗决定,出手帮郭建阳治疗一下,然后他又说起事情后续的发展,秦主任只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这也太……太奇葩了一点吧?”

谁说不是呢?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又给李云彤拨个电话,要她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要起来赶路。

不过这年头的事儿就是这样,他越想早休息,还就越休息不成,大约十点四十左右,他都要睡着了,居然有人敲门。

来的人是市长刘华,面对只穿背心内裤的陈太忠,他一脸的歉意和无奈,“太忠,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休息了……刚接到消息,姜锋的车被发现了,人不在,跑了。”

跑就跑了吧,哥们儿压根儿就没见过那人,不过下一刻,陈主任想到自己的通讯员被打得脾脏破裂,他又难掩心里的愤恨,于是他微微一笑,“今天的事情,真的让人大开眼界啊……我们秦主任都说了,这辈子都没听说过这么荒唐的事。”

我来找你,就是不想让你揪着不放啊,刘市长轻叹一口气,这个工作很难做,但是他还必须要做,“太忠,基层工作确实存在很多不得已。”

当哥们儿没干过基层工作吗?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哼一声,他走到一边慢条斯理地穿裤子,“素波在和凤凰合作,生产素凤手机,已经开始批量出口,这个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刘华点点头,他不知道这个话题是怎么回事,但是对方愿意沟通,那就是好事。

“素凤手机那块地,原本是要留给姜锋的,但是蒋君蓉发现他不实诚,果断地拒绝了引资,划给了手机项目,”陈太忠穿上裤子,又披一件外套在身上,“是素波拒绝了全龙天,不是他拒绝了素波,这一点你要明白。”

我说呢,刘华心里有点明白了,事实上他一直在疑惑,这么多本地人都发现不了制毒窝点,怎么你陈太忠一来,随便掀个井盖,就触发了如此惊天的大事。

若是全龙天一直在被素波人关注,那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说得过去了——哪怕素波人发现不了真相,关注到一点异常却是很正常的。

“蒋君蓉眼里,看不上这种小项目,也正常啊,”刘市长苦笑一声,表示他很无奈,“素波那是省会,哪里像我们辽原,一丁点的小项目,都得看在眼里,而且……我们的信息确实也不够发达。”

“这些苦衷我是能理解的,”陈太忠点点头,刘市长说得实在,他也就明白地说话,“制毒这个案件,我没有资格置喙……那是组织上决定的事情,我现在就单问你两点:”

“第一,如果被打的不是郭建阳,不是省委的人,没有做充分的检查,被打者因为脾脏破裂而死亡,这个事情会怎么处理?”

“杀人者必须偿命,”刘华很坚决地表态,反正这只是一个假设,他就不怕说得狠一点,“对郭建阳同志的遭遇,我再次表示道歉,一两天之内,我会去素波看他。”

这个问题问得很扯淡!陈太忠发现自己又幼稚了,于是话题一转,“再有就是,这个农民的征地款,为什么落实到位就那么难?挪用者都是理直气壮……失地农民,真的很可怜。”

这个……反正洪山镇的班子都端了,刘市长对这个问题也不介意,当然,他不会辩解说,财政紧张什么的,那不是处理问题的正确态度,正经是他可以借这个机会,把脏水往党委那边泼一点,于是他叹口气点点头。

“你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思索的,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没有把农民的疾苦真正地放在心上,我们的干部思想道德建设出了问题,任免制度上……算了,不说这个了,总之文明办现在的工作,非常有意义,我是愿意大力支持的。”

“嘿,”陈太忠不屑地咧嘴一笑,又摇一摇头,刘华愿意支持文明办,这是好事,但是他觉得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滑稽了,“农民的征地款拖着不给,而事实上全龙天就用不了那么多地,多征地仅仅是为了给制毒打掩护。”

“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干部们在搞政斧工作的时候,专心一点,认真一点,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