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9章 反效果求四月

3119章反效果(求四月保底月票)

由于陈太忠及时地赶回了素波,郭建阳的伤情没有进一步地恶化,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和恢复,不过出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

接下来,相关的责任人也得到了相应的处理,洪山镇的班子被端掉,打人者刑拘等待判决,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但是辽原市委市政府该承担什么责任呢?

陈太忠对这个不感兴趣,他更愿意盯着那胡乱开枪的家伙,落实此人被双开的消息,但是单位里的人在地市被打,已经引起了省委干部们广泛的关注,不处理是不可能的。

而杜毅的反应却是比较微妙,他在听取了杨厚德和刘华的联合汇报之后,也没有表态,只是指示《天南核心价值》报道一下此事。

这个《天南核心价值》是天南省委发行的内参性质的刊物,以党建为主线,具备理论、思想、指导和教育性质,也允许展开适当的探讨。

这个事件放在放在上面,具备很浓的点名批评的味道,但这篇报道的味道,主要是提醒其他各级党委和机关,要高度重视类似事件的发生,至于惩处什么的……没提,连对洪山镇班子的处理都没有提。

尤其是,文章虽然强调了党员干部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性,可基调却是强调在招商引资过程中,不要盲目地追求数据,而忽略了对项目的考证——这似乎跟经济挂帅的大趋势相悖。

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党建类型的内部刊物,不是政府工作报告,也就是党委有资格站在宏观的角度,来提醒一下政府工作中需要注意到什么,属于善意的提醒,而不是要开历史的倒车。

这样的处理手段,有点令省委的干部们不满,但是……他们也不好太叫真,毕竟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不是有针对性的行动,而辽原那边虽然早期有点失职的嫌疑,可等到事情突发的时候,也是积极地处理,并且做出了大量的弥补工作。

秦连成对此有不同的看,他私下跟自己的心腹大将抱怨,“哼,这也就是发生在文明办,要是别的部门,辽原那俩,起码一人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刘华更可能是严重警告,穿了,老杜还是不会支持咱们。”

那俩没事儿,可是掉了一个副市长和一个区长,陈太忠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公平,党内的这种警告处分,厉害很厉害,会限制提拔,但是不厉害也就那么回事,一年期满就可以申请解除处分。

他现在操心的是别的,见到了张家堡的农民土地征用问题,他一直就想搞这么个报道出来,反正目前的天南日报,文明办有很大的发言空间。

但是这稿子该怎么写,也是有讲究的,内参上能写招商引资招来一个制毒工厂,可是在日报上报道,那就是特大丑闻了——这一点绝对不能提。

而陈主任的通讯员目前在医院养伤,所以他停了几天,才又找人写了这么一篇文章,的虽然还是张家堡的事情,但是基调是定在了洪山镇一帮领导,居然会认为,财政困难就可以挪用征地款——一定要下大力气,将这种不良认识扼杀在萌芽之中。

文中还指出,辽原市委的决定,就体现了我们打击这股歪风邪气的决心,虽然陈太忠并不想表扬辽原人,但是既然要打压这股风气,那杀鸡儆猴之余,也得赞扬一下领导干部们的觉悟——哪怕他再不情愿。

这篇稿子有点敏感,照例是要走一下程序的,在秦连成将稿子递送潘部长,并且通过的当天傍晚,陈太忠接到了窦的电话,“太忠,这个稿子暂时不能发了。”

这真是令人沮丧的事情,但是窦社长的理由非常充分:今天的《新华北报》把发生在辽原的事情报道了,标题为《谁之过?——招商引资引来毒品加工厂》。

陈太忠还真没注意今天的《新华北报》,而其他人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去提醒他,谁不知道辽原的事情是陈主任一手办的?

窦也没注意那些,正经是稿子都要排版了,才有人发现稿子有问题——新华北报刚刚攻击了咱们天南,咱日报就出这么一篇稿子,这个味道……它不对。

这个味道确实不对!陈太忠也承认这一点,不管是天南老大杜毅,还是潜势力最大的黄家,都跟新华北报所代表的势力不对盘,那边当天报道,天南日报次日跟进——还是自曝其丑,这简直都可以归纳到风向标里去了。

那就绝对不能登了,陈太忠还得感谢那个不知名的发现者,要不那不愧是省党报,里面嗅觉敏锐觉悟高的人还真不少。

虽然接了这个通知,陈主任也没有看新华北报的意思,那报纸是什么货色,他清楚得很,无非就是吸引眼球的同时,夹带各种私货。

必要的舆论监督,那是应该有的,陈某人一向坚持这样的主张,但是像新华北报这样,监督到恶心人的程度,逼得被监督者不得不反着来,那也真是有失监督的本意了。

像这个张家堡的征地问题,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陈太忠都把稿子写好了,要重拳出击高调宣传,但是眼下来了这么一出,他就不得不将这个宣传暂时搁置了。

“尼玛……们这么搞,吃亏的还是农民嘛,”他恨不得把写文章的人揪出来毒打一顿,虽然他也承认,这个曝光无可厚非。

不过,他不想看这篇文章,可今天的报纸还是送到了他的手里,当天晚上,雷蕾把一份新华北报带回了别墅。

果不其然,写这篇报道的一级记者李逸风,依旧秉承了他一贯的风格,首先他含糊了事件的起因,也就是某个年轻的副主任根本就没有被提及。

其次,他大肆宣扬的是,这个全龙天公然制造盗版光碟,是当地人都知道的,那么请问,这时候我们的政府官员,都干什么去了?

而该公司在试制毒品的时候,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关注,并且产生了大量的投诉,可政府官员依旧不闻不问,只是在“一次偶然事件”中,才发现这里居然是制造毒品的。

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问一句,这是谁之过,而一个厂居然占用了三百亩地,只是为了掩盖制毒的事实,又是谁之过?失地农民的征地款没到手里,导致发生多起抗议,谁之过?

这篇稿子从头到尾,就是在指责辽原,但是同时,他们引用了一个错误的数据——半数征地款被镇政府挪用,这彻底地暴露了文章的出处。

当然,文章的末尾笔锋一转,政府工作失职没人肯提,那么就需要有更多的有良知的媒体,更多有良知的媒体人站出来!这是这个大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我艹他大爷,”陈太忠气得哼一声,直接将报纸扔到了一边,他不反对媒体适当的监督,但是尼玛……也不能这么抹黑政府吧?“这根本就是把内参上的东西有选择地摘抄了一下,都上了内参了,他敢政府不作为?”

这件事情真的是太恶心人了,甚至在第二天中午,文明办都接到了省委的通知——省委再次强调内参的保密性,在这个换届年的非常时期,有谁敢擅自泄露机密,就等着党纪和政纪的处罚吧。

按,杜书记是不会在意这种事的,新华北报是什么货色,大家都知道,而天南的内参要早于这报纸的报道,就算上面有人要调查,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至于舆论怎么样,他不会去关心,秦连成都敢看那些媒体,他堂堂的省委书记更是不在乎了,上面人知道我没做错就行了。

但是独独地有一点,他无接受,就是内参泄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而新华北报利用内参,通过抹黑天南来标榜良知,这个性质也有点恶劣。

要是换一家报纸,杜毅连抓起来这个记者的心思都有——抹黑与否都是问题,先老实交代……从哪里来的内参?我们要调查的是泄密事件。

但是对上《新华北报》,就不太适合这么干,这报纸里很有几个心黑皮厚苦苦追求廷杖的主儿,他这么搞,倒是便宜了对方。

更关键的是,这报纸背后有点背景,他虽然占了道理,不怕这些主儿,却也懒得为这点事叫真——毕竟是要换届了,稳定为主。

不过这个保密制度,他还是要强调一下,一个是他确实有点恼火,还有一点就是,这是个信号:《新华北报》再折腾,别怪我杜某人翻脸。

杜书记暂时忍了,陈主任捏着鼻子认了,但是这篇报道真的太有震撼力了,不少报刊纷纷转载,更有记者来到辽原明访暗访,搞得刚松一口气的杨厚德和刘华焦头烂额。

想解释清楚很简单,但是内参又是强调保密性的,真的是不得,他们只能推,这个案件正在调查之中,不能随便接受们的采访。

不过记者们还是通过种种途径,了解到此事的始作俑者,是省委文明办的副主任陈太忠,于是大家纷纷折返省城,打电话给陈主任,表示出采访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