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2 -3123各种案件

3122 3123各种案件

杜老板对陈太忠的态度,王囘毅单是非常清楚的,听到杜冇记如此说话,他脸虽然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微微一沉一这是又要折腾了吗?

纵然是身为天南第一秘,他对陈某人也是忌惮不已,不过还好,这是杜老板要考虑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毅单,对于陈太忠的泄密,你怎么看?”,下一刻,杜冇记沉声发问。

“这个……”天南第一秘登时就石化了,他沉吟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发话,“大方向还是您把握,需要我怎么做,请您指示。”,

“我是问一下你的看法”杜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不过小王不轻易表态,又表示不畏惧某人,这个原则坚持得还可以,“就咱们两个人,有什么想法你直说。”,

“嗯,要我说……他的尺度把握得还算将就”王囘毅单小心翼翼地发话,别看他刚才表态积极,实际是一点不想撞陈太忠,要知道,前一阵他才把蒋世方得罪狠了,好悬掉进陷阱,现在如果再招惹这么个主儿一“他又不是曹福泉那二愣子。

而且从感情讲,他也不是特别反对陈太忠的行径,尤其是那货有发出异声的资格,“严格遵守制度是应该的,但是他就是这个目中无人的脾气,而且,估计有人会认为很解气……,要我说的话,适当地批评一下就行了。”,

解气……,杜毅沉吟了起来,在自己漫长的官囘场生涯中,次听到这两个字,是多少年拼了?

陈太忠为什么会跳出来,他看得一清二楚,虽然这厮确实是顶风作案了,但是在这件事情,天南人的基本立场是完全一致的一一没有谁愿意承受这个屎盆子。

而别人胆战心惊牢牢地闭了嘴,这家伙却是敢跳出来勇敢地还击,这不光是黄家授予的底气,跟个人的性格也是很有关系,换了曹福泉,没准也会这么做?

其实说句良心话,杜冇记心里都觉得解气,虽然这不听从组织安排,是非常错误的行为,但是扭头看一看万马齐喑的局面下,出现这么一匹叫驴,也未必全是坏事。

现在的干部们,真的是太暮气沉沉了,杜毅心里禁不住又开始羡慕蒙艺,下一刻,他沉声发话,“去跟杨厚德说一声,辽原的警冇察局长不合适再干下去了。”,

刚才还在说陈太忠,您这又换成胡创了?王囘毅单也有点惊讶老板的瞬移能力,不过很显然,杜冇记能让他自行去通知杨厚德,这也是对他的一个奖励,起码刚才是没说错什么。

至于说为什么不提陈太忠,反倒处理胡局长,这个指示来得是如此没头没脑,王秘也不着急把事情想明白,他只是暗暗地记在心里,以后有空慢慢地琢磨……

陈太忠并不知道,他的泄密行为,居然导致了胡创的黯然退场,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关心,对辽原的那些干部,他真的没什么好印象,别看在媒体面前,他将辽原领导夸得天花乱坠,其实他的心里,恨不得端了辽原整个班子这么丢人的事儿也能发生?

所以,在三天之后,听说胡创请辞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放在心,这时候的他,在忙着应付几个案子的调查,一个是关于郭建阳伤害案的调查,一个则是展枫唆使杀人案的庭审。

还有就是,由于王囘刚已经被转移到了美国,那这案子也该告一段落了,这样的事情,美国人既然做了,那接下来的坚持,也是可想而知的,起码短期内是不用指望了。

然而这么一来,赵女士母子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了,她俩吃住在警冇察厅招待所,又在素波借读着,所幸的是,自打杀人凶手被抓获之后,警方不用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了。

潘剑屏的面子再大,也总有用尽的时候,三个月下来,警冇察厅那边也撑到极限了,知道王囘刚被转移的消息之后,招待所的一个小头目给陈太忠打来了电冇话。

他很为难地表示,陈主任,那个哈”,…王囘刚都去美国了,您知道?这么来说的话,寿喜那过”,…应该也是朗朗乾坤了?

哎呀,这还真是头疼,陈太忠不能说招待所哪里做得不好,不管从哪个角度讲,人家做得都是仁至义尽了一一招待所总不能养这俩一辈子。

于是他就表示,你缓一两天,我先了解一下情况,那边马欣欣然地表示理解只要你愿意考虑此事,别说一两天,一两个星期也无所谓,牛都送了,还差一根绳子吗?

于是,陈太忠就去征求这母子俩的意见,不成赵女士吞吞吐吐地表示,我们真的……,不想回寿喜了。她是不是内心深处恋栈素波,这个真不好说,但是她不想回寿喜,也有充分的理由,没错,王囘刚是跑了,王立华也被双开,目前住在看守所里,等待进一步的调查,但是…寿喜那里的绿卡,涉及了不止一两家。

这个理由就够强大了,而她还有更要紧的理由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

原本她手,有一份算不证据的资料,可以让她认为自己的爱人大概是非正常死亡,但是当杀人凶手被抓,这个假设成真的时候,她就是另一份心情了。

寿喜,是孩子的父亲被谋杀的伤心之地,这个城市她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了,而且对孩子会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所以赵女士怯怯地提出:能不能把孩子的户口,迁回通德?

为此,她表示自己宁愿将寿喜的房子低囘价处理掉,也要把孩子从寿喜带走。

陈太忠真的有点腻歪了,我就是随便帮一帮你,你居然条件这么多,但是,面对一个母亲,他发现自己很难拒绝这种抵犊情深的要求。好死不死的是,这个时候,传来了调整胡创工井的井息,于是他打个电冇话给寿喜的警冇察局长谢斌,谢局长你听说了吗?王囘刚去了美国。谢局长是任了两届的警冇察局长,不过一任是在正林,他是正林出身的干部,实打实的正林系,算是蔡ì的人马,从正林转到寿喜,下一步的冲击目标,就是警冇察厅副厅长。

但是蔡冇记下得有点狼狈,顾不管他了,夏大力对他的印象很一般,而现在王囘刚跑了,他又多了一个升渠道一一抓囘住政法委冇记这个位置。

但是想坐这个位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政法委冇记王囘刚和警冇察局副局长刘愚公都深深地陷进了“绿卡门”,的事冇件里,警冇察局出入境管理科又被烧了,内外交困啊。

这种情况下,他这个大局长能撇清就很不容易了,想借这个机会争取进步的话,那真是需要在刀尖跳舞的功力了。

这个时候,他居然接到了陈主任的电冇话,那一定要抓囘住这个机会的,于是他表示说,这个事情,给我们寿喜警冇察系统的压力,真的是太大了,风言风语也太多了“不知道陈主任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去专门汇报一下。

警冇察系统的事儿,你跟我汇报什么啊?陈太忠当即断然拒绝,现在我跟你打这个电冇话,说的是被吸毒致死的魏国庆,他的老婆孩子,还都在警冇察厅。

有什么指示,您讲,谢斌也知道魏国庆的妻儿最近一直住在警冇察厅,不过他根本没敢琢磨这方面的事情,潘剑屏都关注了,他要关注,那不是找死吗?

她和孩子,想把户口转到通德,把房子卖了,不大的小事儿,谢局你看着张罗一下,陈太忠淡淡地交待一句,迁户口,房子卖个合理的价位,那真的都不是大事,但是有人刁难的话,小事也会变成久拖不决的事情。

哎呀,这个嘛…咱见面谈,谢斌也知道这是小事,但是他想见陈主任一面,这得有个由头,其次,魏国庆的老婆既然这么得潘创屏和陈太忠的看重,那么似乎”…迁走不如留下,这是一条线,能承启下。

胡创要动了,想必你也知道,陈太忠答非所冉地来一句,然后才发问,你确定一定要跟我见面,才能谈这件事吗?

辽原的事情,基本跟寿喜无关,他是不想沾染太多的地方恩怨,所以拿胡创的事情来说事,虽然但是谢斌登时就傻了一一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胡局长的事情他当然清楚,系统里的消息,传得比一般官囘场快得多,更别说辽原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单单是系统里,盯着那里的人就多着呢。

谢局长并没有指望,一定能借陈太忠的力,他有自己的根脚,关键是在官囘场里,有些人能不成为阻力,就该谢天谢地念佛了,惹得那厮急了,现在这个位子都要有危险。

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表示,关键是魏国庆是非正常死亡,让他娘儿俩转户口的话,不但不利于对她们的保护,将来万一案囘件有个反复……,我们这调查起来,也存在个异地取证的问题。

3西章各种案囘件下

你们对她娘儿俩,有过保护吗?陈太忠听得真有点不以为然,是囘访保护?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于是冷冷地表示,那好,我把她娘儿俩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方便你本地取证一一这是部囘长关注的事情,其实跟我无关。

陈主任你别这样啊,谢斌登时就急了,以他的耳力,哪里还判断不出来,陈主任刚才的话,是想让这俩回原籍了?

回原籍那算多大点儿事?不过是讨价还价的技巧罢了,通德的田立平跟陈太忠,那是没登记的翁婿关系,真要惹急了陈太忠,在通德市无中生有地建一个户口很难吗?

更别的保护,说起来容易,但也要准备好面对各种意外的。

于是谢局长终于同意了这一点,他还表示说通德那边落籍,您也不用管了,天下警冇察是一家嘛,其实我跟田市长也认识一这倒是省去了陈某人的某些周折。

唉,放下电冇话之后,陈太忠也是生出了些许感慨,有些事情小老百姓想办,那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可是对大人物来说,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其实这警冇察局长还算不什么人物。

通德这边的事情刚处理完,陈主囘任接到了田强的电冇话,“太忠,这崔洪涛又欠收拾了,永蒙公路的款,不给我往下拨了。”,

“不是”陈太忠听得很奇怪,永蒙公路的改造,涂阳市和旅游jú出的是大头,永泰象征性地出了点钱,交通厅也没出多少钱,姓崔的连这点面子都不给高胜利?“差多少钱?”,

“年底就没给结算清楚,说开春了给”田强闷闷不乐,“不按进度算,都差四百万,按进度算的话,差六百万了,我这都快转不动了。”,

永蒙公路改造,总造价是六千多万,高云风名下的标段有三千多万,现在路都快修好了,还有六百万没到账,这也确实闹,心。

但是这个事情,高云风自己还不能出面,在各个地方跑钱的,就是田强,最近他主攻交通厅,不成想崔洪涛表示,你得程序正确一一先让郁厅囘长签了字。

郁建中是交通厅的常务副,他表示说,最近厅里资金紧张,崔厅囘长把签字泉都收回去了,我签和不签都一样,你得先做通他的工作,他签了我肯定签。

没错,田立平现在是通德的市长,七月份就是市委冇记了,但是不同的系统,说不ǎ账也就不ǎ帐了等他真的能升任冇记的话,郁厅囘长会更客气一点,但也仅仅是客气一点。

“这就是扯皮呢,骂了隔壁的”田强气得破口大骂,他生于gān宦世家,这点道理哪能不懂?“我给郁建中钱,他都不要,这肯定是崔洪涛的问题。”,

郁建中得有胆子要你的钱呢,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头大,“云风怎么说?”,

“他只能站在后头,不能露面呐”田强现在说话办事,也多少有点章fǎ了,不像做zèng囘fǎ委冇记公子的时候那么牛气冲天了,要不说这人,还得经过社囘会打磨才能成熟,“他说了,崔洪涛知道是他的事儿还这么搞,那就是有问题。”,

“老高不合适冉面?”,陈太忠再次确定一下。

“高云风都不想出面,高胜利怎么出面?”,田强叹口气,“我个人琢磨着,崔洪涛是不是因为ú建章的事情,现在想nē咱们一把?”,

“你让我想一想”陈太忠放下电冇话细细琢磨,要是一个厅囘长的话,哥们儿倒是不怕收拾,但是一个厅囘长加一个常务副,那就难搞了,更别说老崔还是杜毅的人,刚动了ú建章,再动这家伙也有点不合适。

他沉吟半天,还是决定给崔洪涛打个电冇话,“崔厅,普雅投资公囘司那边问了,路怎么还不好,桨省长那边的压力,我有点顶不住啊”,…普雅投资公囘司不但投资了蒙岭旅游区,还负责文化节的ā办呢。”,

“唉”,崔洪涛听得就是一声长叹,“太忠你别问了,永蒙路款子的事儿?我不怕告诉你,我他冇ā囘的心里憋着火儿呢。”,

居然说脏话……看看你这个厅囘长的形象,陈太忠很是有点无语,不过他隐约能感觉到,老崔的火气不是冲自己来的,于是他干咳一声,“这都夏天了,火气大一点也正常,是个什么事儿,崔厅你能跟我说一说吗?”,

“见面说,电冇话里说不清”果不其然,崔洪涛的火气真不是冲陈主囘任去的,他很乐意沟通,“中午我有事,晚”,你别带高云风他们。”,

晚见面,居然不是在交通宾馆,崔厅囘长找了一家湘菜馆,陈太忠走进包间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就老崔一个人。

“先不说事,咱们喝酒”崔洪涛不顾陈太忠的阻拦,拿起五的五粮液,咕咚咕咚给他倒了一口杯,又给自己倒一口杯,“我知道太忠你能喝……来,咱们先干了这杯。”,

这一口杯起码三两多小四两,不过论喝酒陈太忠怕得谁来?他微微一笑,一抬手二话不说就干了下去。

崔厅囘长也不án糊,一口干掉,才招呼对方,“来,先吃两曰菜,我其实特别爱吃辣的,就是这个胃不行,偶尔痛快地吃一顿,就是打牙祭了。”,

“我也爱吃辣的”,陈太忠点点头,这个时候,他爱吃什么味道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老崔今天痛快得有点离谱这不正常。

很快地第二杯酒就被崔厅囘长倒了,不过第三杯的时候,陈主囘任说成什么也是把酒瓶抢了过来然后又是一口干掉。

三杯喝完,就是每人一斤多白酒下肚了,这时候两人开吃还不到一刻钟,崔洪涛终于放慢了喝酒的速度,“慢慢喝,我年纪大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喝两斤绝对没问题那时候在工地,白酒就着脸白菜,喝得真香”“…”,

接下来就是边喝边聊,说的也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崔厅囘长明显有点酒劲头了,“太忠这ú建章终于是要走了。”,

尼得”,…你这话啥意思呢?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不过喝了这么多酒他也知道老崔今天大概不zēn对自己,于是也跟着叹口气,绵里gzēn地回答,“他太能咬了,早走了对大家都好”,…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情。”,

“他这是才要走,但是他的老婆,走得比他早啊”崔洪涛淡淡地回答。

嗯?陈太忠听出味道不对了,不过他也不好ú乱说话,于是苦笑一声,“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啧……”真的可惜了。”,

“他老婆的ǐ,郁建中干的”崔洪涛端起酒杯,又猛猛地灌了一口,然后长吁一口气,头慢慢地低下来,良久之后,才伸筷子去夹菜。

“你确定?”,陈太忠等了好半天,见老崔不说话了,他才发问,这个猜测,当初崔洪涛就说过,不是ú囘丽就是郁建中害他,ú囘丽是他的宿敌,而郁建中是根据“受益最大者嫌疑最大”,的论断,推算出来的。

“我当然确定了”崔洪涛有气无力地回答,但偏偏还给人一种证据确凿的感觉。

那报jǐng抓人,陈太忠刚想这么说,猛地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也不说话。

“前一阵,有个卡车司机,瞟娼被jǐng冇察jú抓了”崔洪涛开始讲述他了解的真囘相……。

瞟娼被抓现行,这很正常,卡车司机嘛,他又不是囯囘家干囘部。

常年在外跑大车的司机,有自己的生理需qú生存压力,去了一个洗头房才说要ǎng一下,结果jǐng冇察破囘门囘而囘入抓人。

其实瞟娼这种事儿被抓,就是罚点钱,惹不出太大的事情,但是司机们赚的都是辛苦钱,他又怀疑野店是串通了混混们讹钱一一这种事儿也常见,jāng湖险è。

于是该司机毫不犹豫地奋起反囘抗,伤了一人之后想跑,那么他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别人交了钱就能走,他不行一一交待一下,你还干过多少违fǎ犯zì的勾当。

这司机其实就是有点bà囘力和冲动,也没干过太多的坏事,但是直到他把自己的时候,抢过菜农一个西红柿尝鲜的“zì行”,都交待出来了,jǐng冇察们还是不肯放过他不打你,你不老实交待啊。

这人也真的老大无奈了,最后终于又想起来个可能立功的机会,于是就交待说,两个月前,自己把车借出去了两天。

那边说是拉河砂,不成想还回来的时候,车前头瘪下去好大一块,而且是水冲洗过的,疑似是出了交通事囘故,不过借车的人赔了钱,他也就没再问。

司机也是逼急了,ú乱攀咬,那jǐng冇察也就随便地再问一问,这个借车的是谁啊?

借车的是某工程公囘司的老板,那位养着十几辆大车,还有挖机搅拌机什么的,主要是做交通厅的ǎà,玩得很大,他说暂时周转两天,虽然司机这车是承包的,倒也不怕借出去。

两个月前的事儿了,jǐng冇察们真懒得搭理,有人了解一下,这个叫廖长征的老板确实玩得很大,也没谁有心思去找碴。

好ǐ不ǐ的是,办案的一个jǐng冇察在过了两天之后,参加一个婚礼,碰了交通厅办公室的主囘任,这位想套个近乎,就说起来有个叫廖长征的,听说在交通厅玩得不错?

哦,你认识他啊,办公室主囘任不动声è……,廖长征,那是郁建中的小舅子嘛。

掉到第二十五了,非常不甘心,强力召唤月票。【囘字由启航搞基糜烂大队长轩冉z蜀黍3提囘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