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2 -3133玩笑开大了

3132 3133玩笑开大了(求月票)

.3132章玩笑开大了(上)

这些人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陈太忠看得眉头一皱,他非常清楚,他们并不是一定要把林巧云怎么样——酒桌上撩拨一下貌美的服务员,把小服务员撩拨得脸红心跳窘迫无比,领导们哈哈一笑,就是图个开心。

当然,那服务员若是别有所图,嘴巴又能跟上的话,可能就会因为这些玩笑,衍生出一些支线情节来。

是的,这又是一种官场文化,就跟秘书给领导揉肩膀一样,在国内是司空见惯的,陈太忠也见得不少,不过自打他在省委挂职之后,接触这种场面就少得多了。

眼见这些易州人记吃不记打,又故态复萌,他也禁不住暗暗叹气:不管你们出国是考察来了,还是玩来了,没必要把官僚作风也国吧?

他心里很是有点看不惯,不过就此大惊小怪,也没什么必要,他已经不是驻欧办的人了,过来就是借宿的,正经是应该看一看,袁珏是怎么处理类似事情的。

其实,都用不着袁主任出面,这样的玩笑,要是别人不接话茬,开玩笑的人是一点辙都没有,林巧云深谙其道,她放下酒瓶之后,一个字儿都不说,转身就离开了,跟她一起的那个新人见状,也是有样学样。

“嘿,小姑娘害羞了,”说话的这位干笑一声,宣布他自己胜利了,其实,这也是掩饰窘态的一种方式——官场上真真假假的东西太多,谁能计较得过来?

陈太忠早就知道,今天来的是外省人,不过眼见这外省人在天南人的地盘内嚣张,心里真的是有点不爽,于是他侧头问袁珏一句,“现在你们也接外省的单子了?”

“费用太大啊,”袁珏轻喟一声,以前陈主任在的时候,他没觉得这个驻欧办有多难维持,但是真正让他负责具体事务的时候,他才知道做副手也有做副手的幸福。

别的不说,只说驻欧办举办的晚宴,就不知道比以往少了多少,没错,少举办晚会是省了点钱,但是同时,凤凰驻欧办的地位,在巴黎的社交圈子里直线下降——省的那点钱,真的不够弥补这种声望上的损失。

初开始的时候,埃布尔、安东尼等人还偶尔过来捧一捧场——据说陈还会回来嘛,等后来,众人发现陈太忠基本上没有回来的可能了,那还关注这里做什么呢?

袁主任用尽了手段,也不过是维系住了安万特——就是以前的罗纳普朗克,还有就是埃布尔,那厮卖曲阳黄卖得很爽。

最多再加上科齐萨,文化部副部长先生,那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至于说讷瑞、安东尼、缪加之类的,眼睛都不带扫这里一眼了,不过,安东尼深知陈主任的厉害,虽然他人不来了,但是这个地方,还是意大利黑手党罩着的。

而与此同时,由于驻欧办在巴黎的名气渐响,很多民间和社会团体纷纷地找上门来,捐助的人有之,但更多的是来化缘的。

这双重压力之下,袁珏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坦,他对自己的能力,一向是很有信心的,但是面对这样的局面,也禁不住发出由衷的感慨:我比陈主任,真的差了一点。

不过这社会团体找上门多了,也不完全是坏事,比如说那诸多的留学生,他们可以到驻欧办来打工,举办个什么活动,也能来驻欧办化缘,但是同时,家乡有什么人来巴黎寻找商机,他们会介绍这些人下榻驻欧办。

凭良心说,驻欧办的房租,比之普通的四星级宾馆不遑多让,而这里的设备设施,也就是三星的标准,尤其是标准间连上下水都没有,这连三星都比不上——而这样的办事处,还不对外营业,你想住的话,得跟凤凰市政府打招呼,谁吃**了,会住这里?

这么想的人,还真就错了,很多人就是宁可买通凤凰市政府的人,走内部转账,也要住在这里——因为这里向中国商人提供的商业资讯,不是其他宾馆能提供的。

这就跟初来巴黎的华人,多半要融入唐人街,是一个道理,国人需要的资讯,外国人不一定要提供给你——扎堆儿求生存才是王道。

所以这多半年来,凤凰驻欧办接受的省外单子,真的是不止一桩了,主要是商业方面的,而驻欧办也不挑食——只要你们能把款子打到凤凰市,我们就接待。

但是接待外省体制内的干部,今天这是第一次,袁珏苦笑着解释,“真不想接,不过他们被人撵出来了,觉得住法国人的宾馆,有点太没面子了。”

但是他们住咱们的办事处,也不能跟回了家一样吧?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怨气,然而他已经不是驻欧办主任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跟他无关——凭良心说,他在这里住,也是大家看着是老主任不计较,换个人来的话,顶也就顶了。

驻欧办没有我在的时候的那个锐气了,陈某人心里暗暗地做出了判断,但是这已经跟他无关了,于是他不再说话,走进角门的厨房,一转眼就拎了四瓶啤酒出来。

“喝酒吧,我被他们吵得睡不着,”陈太忠递给袁珏一瓶啤酒,自己也打开一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他这个动作,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张市长的秘书看一眼新上任的副主任郭林,“郭主任,怎么你们自己有啤酒,还要我们出去买呢?”

我们有啤酒,也是自己的啤酒,凭什么就要给你喝呢?郭主任也有点恼火,他现在是靠着殷市长,但是做为凤凰市的干部,谁还不知道陈太忠的恐怖?

“这是我们系统内的人,将来内部走账,”他笑着解释。

他觉得自己解释得挺到位,但是易州人觉得这凤凰人做事不地道,我们的副市长来了,还是跟你们殷市长认识,你们这么接待,有点说不过去啊。

张市长没注意这些,他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电视,看了一阵之后发话,“咋都是国内的台呢?没有法国台看吗?”

给你法国台看,你看得懂吗?陈太忠看得真是无语了,你丫这么说,别不是想看两个收费的色情台吧?

就在这个时候,于丽又拎了一扎啤酒上来,要说这小于,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皮肤白皙润泽,虽然比离职的齐玉莹低了那么一点,但是一米六九的个头,搁在国内也是能上t台的主儿了。

“来,小姑娘,坐着喝点吧,”买酒的那位似乎有点高了,居然伸手去拉她,“给张市长敬两杯,你这辈子都不用干这种活儿了。”

“你给我一边儿呆着啊,”于丽脸一沉,她属于那种反射弧比较长的主儿,类似于李云彤,没什么心思,说话愣头愣脑的,但是她的家教比较严格,她也有自己的喜好,“我干这活儿我愿意,关你什么事儿?”

“嘿,你个服务员挺牛逼啊,”这位被一个服务员这么说,真是老大不乐意了,他脸一沉,“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干不成这个服务员?”

“你倒牛逼大了啊,”陈太忠看到这里,真是坐不住了,他也顾不得考虑这驻欧办是谁当家了,登时就站了起来,“小子,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妈给我来当服务员?”

“你说啥?”这位也是喝多了,听到辱及父母,他登时眼睛就红了,随手抄起一个酒瓶子,“孙子……有种你再跟我说一遍?”

“说你妈的头,”陈太忠走上前,二话不说,拎起两个酒瓶子,啪啪地砸了下去,那位登时就头破血流地躺在了地上,“凤凰驻欧办,啥时候轮到你们天涯的杂碎过来得瑟了?”

“你敢打人,”“报警啊,”一时间,围观的人都不满了。

“小张,”陈太忠冲着张市长微微一笑,也不管那位比他大了起码二十岁,“你们易州的干部,素质不是很高啊。”

“我们的素质,那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张市长也觉出来了,这位是相当地不含糊,但是他也不是很担心,你凤凰驻欧办,总是要听殷放的吧?

于是他微微地一笑,“但是这位朋友,你这随手打人,真的不好,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真不知道他是谁,”陈太忠歉微微一笑,很歉然的样子,“但是我冒昧地问一句,张市长,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个……”张市长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是撞上铁板了,但是他也不是很在意,因为他有自己的底气,“小周的老丈人,是中央委员,多的话,我就不说了。”

“中央委员,好大的官,”陈太忠冷笑一声,不过他也没想到,对方有如此的来头,心说有这个背景的人,至于这么下作吗?不管是巴结这姓张的副市长,还是欺负这保洁工,都不是你身份该做的事情。

怕了吧?张市长见他不言语了,就以为是他怕了这个来历,“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把你的服务员都叫过来,小周想跟谁喝就跟谁喝,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3133章玩笑开大了(下)

“你确定?”陈太忠脸上的笑意大盛。

“我确定,”张市长果断地点点头,可是,看到对方的笑容里,隐隐有点看不透彻的东西,他又补充一句,“你到底是……”

“我是尼玛的头,”陈太忠二话不说,一个脆响的耳光扇了过去,“滚,立刻就滚……凤凰驻欧办,不留你们这种腌臜玩意儿。”

“你……你敢打我?”张市长捂着脸庞死死地盯着他,惊愕中带着恶毒。

“别说打了,我杀你都不用自己动手,真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他扫视一眼在场的众人——大家多是体制中人,但是偏偏地,他一点都不怕撒野,“中国二百多个地级市,你还只是个副市长……说你算个**,那是侮辱哥们儿裤裆下面的半斤了。”

说完之后,他看一眼门口进来的保安,“勒夫,把他们的行李,都给我丢到门外,随便他们去哪儿……老袁,我今天气儿不顺,你别拦着我。”

“你是我老主任,我怎么拦你?”袁珏只能报之以苦笑。

“这位领导,我们入住凤凰驻欧办,是殷放市长批准的,”一个中年眼镜男走上前来,他似是个和稀泥的角色,见两方僵住了,这才上来说合,“大家是兄弟城市,没有说不过去的事情,坐下来好好谈嘛。”

“你别拿殷放来压我,就算你现在把他叫到巴黎来,也扯淡,天底下的事情,再大也大不过一个理字,”陈太忠冷笑一声,“那个姓周的鸟蛋,有个中央委员的老丈人,就要拉着我们的保洁员……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他不是这么说的吧?”眼镜男隐约记得,张市长说了,周处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我建议,大家动手,把他们的行李扔出去,咱驻欧办就不欢迎这样的鸟蛋,”陈太忠微微一笑,四下扫射一眼,“你想摆谱,跟法国人摆去,有再大的委屈,别跟咱天南人呲牙……有谁有异议的吗?”

“我说,这外面下着雨呢,”有一个老成点的人发话了,大家看出来了,面前这年轻人并不好惹,所以他说话就要客气很多了,“这样,容我们待一晚上,明天就搬。”

“这一晚上,麻烦你们出去,钱我退你们,”陈太忠哪里是个吃亏的主儿?而且房租两个字,在他眼里真的是再渺小不过的事儿了,“雨夜巴黎……真的特浪漫。”

“你到底是谁啊,能做了凤凰驻欧办的主儿?”张市长是真的恼了,同时,他也喝得有点高了,“殷放不顶用,要不要我给蒋世方打电话啊?”

“来,你给蒋世方打电话,不打你就是我孙子,”陈太忠冷笑一声,抬手一指对方,“老子就是路过,在这儿睡一觉,啥官都不是……来,有种你打,我不敢接的话,我是你孙子。”

“你……”此刻的张市长真的是羞刀难入鞘,他虽然喝了不少酒,却也知道自己这副市长虽然识得蒋世方,但是蒋省长还是蒋书记的时候,他都没资格主动打电话给对方——除非遇到了天大的事情。

而眼下显然不是什么大事,他怎么敢去打这个电话?正左右为难之际,一边有人提醒他,正是他的秘书,“这个时候,国内是凌晨三四点……不能打电话。”

张市长登时反应了过来,他冷冷地扫一眼那高大年轻人,又轻哼一声,那意思很明显:不是我不打,是现在不合适打。

“那你给穆海波打嘛,他肯定是要接的,”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你告诉穆大秘,我叫陈太忠。”

穆海波?张市长听得嘴角一下,心说这家伙还真狠,居然点出了穆海波——穆处长身为蒋省长的大秘,手机是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

别人或者不知道穆海波,但是他最清楚不过了,穆大秘是蒋世方从天涯带走的人,而且他能结识殷放,也是缘于穆大秘。

要说他张某人……其实都没资格联系穆海波,省政府第一秘,不是一个副市长能随便搭上的,不过前文说过,易州是天涯省仅次于省会落宁的第二大城市,穆海波的老家就在这里,前一阵穆处长的家人有点事情,是张市长出面协调了一下。

穆海波认这个情,在张市长来天南的时候,就出面接待了一下,正好穆处长又跟殷市长在一起——这二位是这么认识的。

听到面前的年轻人说起穆海波都毫不含糊,张市长真的是熄了那份好胜心,恼怒之下,他才要说我们这就走,猛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你是凤凰科委陈太忠?”

凤凰科委的疾风电动车厂,是吞并了落宁自行车厂的,而且这厂子现在效益不错,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这个驻欧办,以前的主任就是陈太忠。

陈某人是什么样的口碑,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于是他疑惑地问一句,“你又回来了?”

“我要没回来,你们欺负驻欧办的员工,就一点压力都没有了,是吧?”陈太忠冷笑。

“走,”张市长不做回答,转身向外走去,今天大家喝得不少,想着这驻欧办怎么也要听殷放的,所以才略略地放肆了一下,不成想能撞上这个人王。

“算你们识相,”陈太忠哼一声,他做事最是肆无忌惮,将一群人都撵走了,还不忘占一占口舌上的便宜,真正是打人专打脸。

张市长将这话听到了耳中,他快步地向门外走去,脸上的肌肉却是情不自禁地连跳好几下,不过,就算心里气愤到了顶点,他也不会再多说哪怕一句话。

吃了两酒瓶的小周见状,也捂着头走了出去,看着夜色中斜斜的雨丝,他满脸是血咬牙切齿地发话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你拿什么报?”张市长这才轻喟一声,往门外一站,寒气逼人,他的脑瓜就变得灵活了一些,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今天自己这一方,玩笑开得确实有点过了。

说来说去,还是怨小周,他心里很明白这一点,这家伙有个中央委员的岳父不假,但严格来说,只是“前”中央委员,而且小周现在混成这个样子,也可以想像一下,此人在岳丈家是个什么地位。

当然,这种局面下,张市长是不会承认己方的错误,要不然太打击士气了,于是他无可奈何地发话,“这是黄家的人,姓杜的都拿他无可奈何。”

“哼,”小周悻悻地哼一声,却是没再说话。

算你小子命大!陈太忠隐着身走了,看到这帮人气势汹汹地离开,那中央委员的女婿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气,他二话不说,留个分身坐在大厅沙发,自己就追了出来。

听到那家伙说什么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他就要在此人身上打一道神识,打算过一阵给这厮安排一场意外——既然是这么恶毒的眼神,那就别怪哥们儿除恶务尽了,陈某人不怕麻烦,但也不喜欢被人惦记。

就在即将动手之际,他听到张市长说出这样的话,而那位明显地有点气馁了,犹豫一下之后,他还是离开了。

陈太忠出去回来,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袁珏还坐在他旁边喝酒,而林巧云和于丽在收拾满地的碎酒瓶渣子,屋里没有人说话。

良久之后,袁主任才轻叹一声,“老主任,您还是一如既往地嫉恶如仇啊。”

“玩笑不是不可以开,开到下作就没意思了,”陈太忠知道,这一刻袁珏也很尴尬,于是他站起身,拎着两瓶啤酒上楼,“殷市长要是问起来,你就推到我身上……反正我喝多了。”

“是他们先做得不对,这个我会反应的,”袁珏站起身,目送他上楼,曾经的袁大才子,多少还是有点骨气的。

打了这么一架,第二天上午九点,陈主任醒来之后,发现几个小女孩儿看他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有点说不出的东西,那个他不认识的女孩儿更是主动打招呼,“陈主任醒了啊?我给您去做清汤云吞。”

“不用,这都九点了,还吃什么的早饭?”陈太忠随口答一句,他鲜有起得这么晚的时候,不过昨天晚上他又忙了大半个通宵,贝拉和葛瑞丝太久没有见他了,三个人直折腾到四点半才睡,其间的休息时间,加起来也不到半个小时。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进袁珏的主任办公室,说我这就要出去办事了,驻欧办这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袁主任的眼睛里,隐约有点血丝,看来昨晚上睡得不是很好,他迟疑一下发话,“这一两天,能不能再举办个晚会,多邀请点欧洲人?您走了之后……有些工作我衔接得不是很好。”

“这好说,”陈太忠点点头,其实他对驻欧办的现状,也略略有点耳闻,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别人就认他陈某人,不认袁主任,那是实力的差距使然。

既然袁主任能张开这口,他也不介意成全对方一下,反正他在巴黎要待一段时间呢。

(掉到第二十五去了,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