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4 -3135留京

官仙 3134 3135留京?(求月票)

3134章留京?(上)

接下来的三天里,陈太忠在巴黎四下转悠,不但出入各种大小公司和衙门,还在各大商场流连忘返,歌剧院之类的地方也有涉足。

第三天晚上,陈主任在驻欧办表示,说我已经联系好了,明天晚上可以搞个晚会,安万特、阿尔卡特、阿尔斯通什么的,这都没问题,不过遗憾的是,科齐萨部长正在澳大利亚访问,他是来不了啦。

驻欧办里欢声一片,但是有人不淡定了,第二天上午,黄汉祥亲自打来了电话,“我说太忠,你玩归玩,我托你买的松露,尽快给寄回来吧?”

老黄这是逼得用隐语了?陈太忠觉得有点好笑,“我早就托人去找了,不过这好松露不好弄到,您再容我缓两天成不?”

“以你那关系网,弄点松露还不是小意思?你也不能光忙着工作啊,”有意无意间,黄二伯将工作二字念得略略响一点,“二伯托你的事儿,你得放在心上,尽快啊。”

其实那些资料,现在已经在陈太忠的须弥戒里了,不过到目前为止,陈某人的怪异已经被很多人注意到了,他若是刚来就能搞到如此详细的资料,那就更惹眼了。

可是黄汉祥这么着急地打电话过来,证明事情真的拖不得了,而陈太忠也清楚,申奥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心说我也不合适拖延太久,早些办完早些回国吧。

当天晚上的晚会……相对比较成功,空前成功是谈不上的,陈太忠当初在驻欧办的时候,举办的高档次晚会真的太多了——那时候来的人未必多,但个顶个是重量级的。

而今天的晚会,张罗得比较仓促,所以只能说是相对成功,来的人倒是不少,但是真正有份量并不多,只有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和安万特的副总裁安多瓦,还有就是科齐萨的智囊亨利古诺。

不过对袁珏来说,这也是驻欧办这半年里,举办得最像那么回事的晚会了,新来的副主任郭林等人,则是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在来之前,就知道驻欧办在巴黎发展得很好,各种传言也听了不少,来了之后,虽然觉得驻欧办确实不错,在巴黎华人的眼中形象也很好,但是真要细说的话,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没有大家想像的牛气。

但是陈主任一露面,两三天之内就组织起这么大一个晚会,来者也是巴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非富即贵,可见传言真的是非虚,遗憾的是,袁主任接不下陈主任的人气遗产。

初开始的时候,袁珏真的不想给大家造成这个印象,虽说陈太忠不但发掘了他,也提拔了他,但是感恩归感恩,事情归事情,他要想干好手上的工作,必须要适度地消除陈太忠遗留下来的影响——一个继任者,若是活在前任者的阴影中,注定做不出什么大事。

然而现在,他不这么看了,饶是他才华绝世,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能力,是他今生望尘莫及的,输给这样的人,并不丢人——关键是能力不行就要认,不要死撑着。

他一旦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就会积极地配合,虽然这配合,看在郭副主任眼里,都有一点谄媚的嫌疑了,可他不在乎:你根本不知道陈主任有多强大,你觉得我谄媚,很可笑,我还为你的无知悲哀呢。

所幸的是,老主任也真是想扶他一把,并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陈主任甚至拽着矮胖的意大利人来到袁主任面前,“唐褠东尼,我不在的时候,希望你能为我的继任者分忧解难,我随时都可能回来的……当然,过去的日子里,你做得不错,我很感激,但是我希望你能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的友谊比别人更牢固,难道不是吗?”

“一定会更牢固,”安东尼点点头,又笑眯眯地递给袁珏一张名片,“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格勒诺布尔,那里发生了一些暴力事件……好吧,我为我的疏忽表示由衷的歉意。”

这一天晚上,对袁珏如此表示的人,并不止唐褠东尼一个,陈太忠表示了,你们别看我现在不在驻欧办,但是我随时可能回来——就像这次一样,所以,希望你们能善待驻欧办。

没有陈太忠的驻欧办,真的不算什么,但是他既然说了,别人也无法忽视这么个地方——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湿鞋?还是多结点善缘为好。

次日上午,陈主任出现在中国驻法大使馆门口,约见科教参赞谷涛,不多时,谷参赞驱车从外面赶回,两人见面,陈太忠也没多说,直接丢一把车钥匙给他,“两个小时之后,十三区金富超市门口,一辆货柜车,里面是给你们的东西。”

“啥东西呢?”谷涛装傻,其实,他知道陈太忠此来是要做什么的,但是他接触的秘密任务,不仅仅是限于申奥,所以他要敲定一下。

“我这次大老远的来,是为了啥东西呢?”陈太忠眼睛一瞪,他虽然见多识广,但是对秘密战线这些东西,还真的不是很清楚,一时间,他觉得对方有调戏自己的嫌疑,于是一伸手,“你要是告诉我说,你不知道……那就把钥匙还我。”

“我知道,不过就是再确定一下,”谷参赞确定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还要问一句,“怎么你不带回去,要我帮你带呢?”

“那行,那个司机不会出现了,”陈太忠转头向外走去,这些人真是没得说了,都不是鸡蛋里挑骨头,根本就是神经质了,“我自己往国内带,最多半个月……我绝对带回去。”

“哎陈主任你别这样啊,”谷涛一听着急了,他这谨小慎微的性格,是工作性质决定的,搞了他们这个,再谨慎都不为过。

但是听陈主任这么一说,他也明白了,不管姓陈的在巴黎有什么样的网络,想把资料带回国,那真的是有难度,就算能保证了隐秘性,但是时效性未必能保证。

然而眼下,这北京申奥到了节骨眼上,讲的就是个时效性,他真不能再在此事上计较了,“我开个玩笑,你当什么真?”

“原来我抛下手里的工作,来巴黎办事,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玩笑,”陈太忠脸上,冷得能刮下二两霜了,“不瞒你说啊老谷……以后这辈子,我都要跟你开玩笑。”

“你这么说有意思吗?”谷涛一听也急了,心说我帮组织把一把关,哪里就错了呢?慌乱之中,他不得不解释,“我这服务的口儿,也不止你一个,我谨慎一点……就错了?”

“你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其实他冷着脸是吓唬人呢,正经下杀手的时候,他都是笑嘻嘻的,“到时候你去接货,这个钥匙现在给了你,但是以后我不认。”

“行行,你不认,走吧走吧,”谷涛伸开双臂,忽闪着撵他——我跟你说一次话,最少折寿半年,该去哪儿你去哪儿吧。

其实陈太忠来了巴黎之后,大致的行踪,还是在大家把握之中的,这货无所事事地转悠了三天,众人都看在了眼里——要不然不会有黄汉祥那个电话。

但是其间有些环节,也确实是监控不到的,毕竟这里是巴黎不是北京,于是大家就猜着,这厮是浑水摸鱼,通过这种来往不定的接触,将指令散布了出去。

而眼下看来,这个猜测是没有错的,众人都没有发现他跟什么样的人接触,这家伙居然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把东西弄到手了……这不能不让人佩服。

想到这厮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居然还能在巴黎将凤凰驻欧办的业务再次做起来,谷参赞心里也由不得不佩服,于是在对方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禁不住又出声,“陈主任,我觉得你该多在欧洲转一转,国内官场,能有多大的作为?”

凭良心说,他这是掏心窝子的建议,是不带任何偏颇的建议,小陈这家伙太能折腾了,这样一个人,放在国内浑浊的官场里,实在是可惜了。

发这种感慨的时候,他就忘了他当初第一次接触陈太忠的时候,也是摆了大使馆官员的架子出来,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说是他的不是,在上位者的眼里,蝼蚁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想要获得他们的认可,你得先证明自己不是蝼蚁。

陈太忠当然不是蝼蚁,交待完此事之后,他又跟法国农业部农业、食品及地区总管理局的局长邦尼特在驻欧办共进午餐。

前文说过,法国农业部是一个相当牛逼的部门,因为一直以来,法国的农业在欧洲都是屈指可数的,农业部的管辖范围,相当地广泛,像邦尼特,他管理的甚至有食品卫生。

陈太忠跟此人的谈话,并没有隐瞒什么人,不过谈了什么,别人就未必清楚了。

事实上,书友们可以想像得到,陈某人找此人谈话,无非是个幌子,关键是要证明自己不在场的事实。

3135章留京?(下)

正是因为如此,谷涛谷参赞虽然下了辛苦,但是他没有更多的收获,就在接到消息,货柜车正在向金富超市驶去的时候,另一个消息传来。

陈太忠跟邦尼特相谈甚欢,两人已经结束了午宴,陈主任在驻欧办休息,而邦尼特局长正在回家的路途中——大家需要做点什么吗?

能做什么呢?谷参赞无奈地撇一撇嘴,邦尼特的所处的位置真的太特殊了,任何针对此人的动作,都会引发不可测的结果,盯着此人的不仅仅是中国人——或者,大家能做的事情,就是保护此人平安到家,毕竟这厮是才见了一个中国官员。

而控制货柜车司机的想法,也是不可行的,但是——陈太忠是不会露出这么大的纰漏给大家钻的,如果谁不服气的话,可以试一试。

说来说去,陈太忠不可能是货柜车司机,那那司机下车之后撒腿就跑,三转两转就不见了去向,没人会认为这是某人自己导演的双簧。

事情办到这一步,陈主任也算功德圆满了,于是他施施然地踏上了回程的航班。

他没想到,回了京城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是在下午五点时分,黄汉祥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个时间老黄都不接电话,“回来了?”

莫非你还指望我死在法国?陈太忠笑着回答,“嗯,回来了,正要买票回素波。”

“这个你不着急吧?”黄汉祥笑着回答,他现在的心情很好,这次小陈又给他长脸了,不但搞到的资料极多,其中有些还很有点份量,法国那边加派了人手,到现在都没有筛选完,不过其中要紧的一些,已经通过各个渠道发回国内了。

小家伙这次是又给他长脸了,黄总觉得这家伙真的太好用了,想到最近是节骨眼上,他就要开口留人,“在北京多呆一阵儿好了,四下走走看一看。”

“天南那边事儿还多呢,”陈太忠有点不想在北京待,文明办那里确实是到了节骨眼上了,“我请假出来的时候,潘剑屏就让我早去早回。”

“再等两天呗,”黄汉祥倒也不掩饰什么,“这几天,国际奥委会官网上的评估报告就要出来了,万一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呢。”

啧,这也真是的,陈太忠闷闷地挂了电话,这个要求他是推不过的,老黄对他的手段有一定猜测倒在其次,关键是……他肯定要支持申奥的。

但是他呆在北京也没什么干的,说不得就跑去小紫菱的易网公司混日子,不过还没等他下手摘取自己的正宫,小荆总又飞美国,活动纳斯达克上市的事情去了。

“我就不知道上市有什么好的,”酒桌上,陈太忠跟张煜峰抱怨,张处长现在调到调研室了,这个调研室不是空架子,他们能调查拨款的使用,并且提出合理化建议。

所以跑部的人,会努力跟他们搞好关系,张主任最近忙得很,也就是陈太忠这种对科技部无所求的老关系,他才会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你这是财大气粗,别人可未必会像你这样认为,”张主任进来越发地内敛了,他侧头看一眼陪客马小雅,“小马你说呢……要是能在美国上市,你去不去?”

“我肯定要去的,”马小雅微微一笑,却是不肯再多说什么,不管她再怎么看得开,跟别人谈论太忠的正室,她还是有点不自然。

所幸的是,张煜峰这次来,也是带了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种没名义的主儿,这让她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

几个人边吃边聊,到最后,张主任才跟陈主任招呼一声,“可能我最近要动了,然后估计有挂职的机会,太忠帮忙留意一下。”

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缓缓点头,“行,副厅吧?”

“差不多吧,”张煜峰微微一笑,又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我这也五年的正处了,再不动就动不了啦……像你这么猛的人,数遍全国也不多。”

这顿饭吃了没多长时间,饭后陈太忠驾车,带着马小雅来到了别墅,他连着两天,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里——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出国了,马主播则是回老家办事去了。

憋了这么久,他就不让小马再去南宫的宾馆了,反正你的买卖永远也办不完,该放松的时候,还是要放松一下的。

回到房间,两人就不管不顾地先大战一场,半个小时之后,战斗告一段落,马主播躺在他身下吃吃地笑,“这么快就出来……你这憋了多久啊?”

“今天你可没帮手,一会儿别喊救命,”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就在这时候,电话很不识趣地响了。

来电话的是黄汉祥,“小陈,出来喝酒吧,你三叔也在呢。”

“这个……”陈太忠看一看身下的马主播,要是别墅里还有别人,他走也就走了,但是他不让小马出去,自己现在提起裤子就走,留下马主播一个人的话,就有点伤人了。

而且,他看到黄和祥就有点不舒服,黄老三身上的官味太浓,聂启明的事情,这家伙还摆了自己一道,“明儿个吧,我上门拜见您。”

“让你来你就来嘛,”黄汉祥有点不满意,带有点强迫性地发话了,“又没别人,老三喝酒不行,我一个人喝着没劲儿。”

“那我带小马过去了?”陈太忠只能这么问了。

你这是啥意思啊?黄汉祥只当这家伙又要帮人办事,一问才知道情况,于是笑一笑,“那行,既然你那儿没人,我过去……难得啊,你那儿也能没人。”

二十分钟后,黄家弟兄俩来到了别墅,不过这二位说是没别人,身后也跟了五六个人,马小雅已经收拾完毕,临时客串一下张馨的角色,为这三位服务。

黄和祥惯例沉着一张脸,黄汉祥却是随和得很,他带头走上二楼,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小陈这次不错,给我争面子了。”

“申奥嘛,这是我该做的,”陈太忠笑着回答,顺便端起面前的酒瓶,跟黄和祥示意一下,又跟黄汉祥举一下,“三叔、二伯,你们随意,我干了。”

“慢慢喝,不着急,”黄二伯也拎起酒瓶,而黄书记则是拿起了酒杯——他身上确实没有什么草莽气息。

因为有这么个令人沉闷的人物在场,黄汉祥都不怎么说话,陈太忠见状,就只能主动挑起话题,“二伯,我这还得在北京呆多久啊?”

“天南那边不错吧?不需要你马上回去,”黄汉祥顾左右而言他,不过他的话应该是真的,“估计再有一两天,评估就该出来了。”

“那个廖长征……现在抓住没有?”陈太忠可不知道,郁建中终于联系上了廖长征。

“没有,”黄汉祥摇摇头,他在加拿大的消息也很灵通,“可能他已经听到了风声,有人跟我说了,他本来买了回国的机票,后来都退了。”

“这家伙,”陈太忠听得叹口气,旋即又笑着摇摇头,“算了,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评估结果出来,我就可以走了吧?别弄得我真是借调啊。”

“什么借调?”黄汉祥奇怪地问一句,等他听明白之后,就笑了起来,“就算真是借调,你想回也就回去了,谁还能为难你?不过听起来……你不想来北京?”

“关键是手里的活儿没办完,干到一半就走,不甘心呐,”陈太忠苦笑着回答,这一刻,他甚至想起,蒙艺也曾经表示要带他去碧空,“不瞒您说,现在凤凰科委的事儿,我还得管。”

“你的决断有点黏糊,”难得地,黄书记出声了,他冷冷地点评,“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你这么做,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累,别人也会有怨气。”

“啧,关键是……”陈太忠想说别人靠不住来着的,但是想一想这话出口,未免就有点目中无人了,“我知道三叔你说得对,但是,我这不是还没学会取舍吗?”

黄和祥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说话,而是端起面前的啤酒杯,慢吞吞地轻啜一口,看那样子倒像是在喝白酒。

“你也知道你不会取舍啊?”黄汉祥哼一声,老三懒得说小陈,那就得是他发言了,“端公家饭碗的,不止是你一个人,这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

“但是,我不甘心,”陈太忠端起啤酒,猛猛地喝一大口,“我不甘心自己做到一半的事情,被后来者毁于一旦,这违背了我做人的准则。”

“你怎么知道,别人就都不如你呢?”黄汉祥很不满意这厮的狂妄,他看一眼自家的老三,不动声色地发话,“你放了手,没准下一个会做得更好。”

“只说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我得罪了不知道多少省管干部,”陈太忠据理力争,他苦笑着摇头,“这年头,像我这种愣头青,真的不多。”

“那也不止是你自己的因素,”黄汉祥嘿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换个别人来,想动驻京办的齐先贵,我未必会答应。”

(今天码得很不满意,想删掉重写,实在是时间来不及了,请大家包涵,不过这个月票……还是要召唤的,这是态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