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8 -3139坐着出业绩

3138 3139坐着出业绩(求月票)

一顿饭吃下来,陈太忠是领教了雷部圌长叨叨的能力了,不过邢华说的辛秘也不少,别的不说,只是财政部里的各种关系,他就大致说了个差不多。

这么说吧,一个初次来京跑部的干部,若是能听到这番话,基本上就摸清部里的门道了,而其中较为隐秘的因果和恩怨,那些在北京跑了十来八年的干部,也未必清楚。

总之就是酒桌上这番话,真的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对于陷入某些环节而困惑的人来说,值个百八十万那是小儿科一就算换最挑剔的人来评价,也会认为陈太忠这点礼物送出去,收获实在太物超所值了。

不过邢华终是干过雷部圌长的,而且还是财政部的昏部圌长,所以他吃喝了差不多半小时,果断地起身,撂下一句“你俩继续,之后,转身就离开了,根本都没等这俩人送。

“老头不愿意欠人情”韦明河见自己的伯父离开,才笑眯眯地解释,“他跟你介绍的这些,拿出去卖钱真的没问题,里面有些关系,连我都是只有猜测,不敢确定。”

“他穷到要饭,也不可能拿这些东西去卖钱”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他也清楚这一个来小时交流的真垩实价值,“伯父这是太给面子了,其实我只是想尽个晚辈的心意。”

“他最近也失落得不得了,看着没事,但是人情冷暖这些,真的太影响人的心情了”韦明河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你不知道,我这大伯当初也很厉害的,不过他是老五的人,跟设计师不对路,要不然扶正也没啥问题……”

“嗯,你等一下”陈太忠本来听得正兴起,但是好死不死的是,他一边说话,一边摸出手机看未接电话,当他看到“秦连成,的名宇之后,有个括号里面是个五,登时着急了,“我老大给我打了五个电话,我得回一下。”

一边说,他一边就抬手拨了回去,那边电话一接通,他就赶紧解释,“头儿,刚才在跟人吃饭,手机定成静音了,让您久等了。”

“没什么,跟谁吃饭呢?”秦主任微微一笑,声音如清风拂面,和煦而温馨。

“嗯……,跟一个领导”陈太忠沉吟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点出名宇来,老秦应该明白,官圌场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而且邢华的身份,也有一点点敏感,财政部的昏部圌长,牵扯到太多方面的事情了虽然他已经退了,而且同时,邢部圌长既然已经退了,陈某人也不无烧冷灶的嫌疑。

烧冷灶不是大错,重感情的人也有不少,但是烧一个敏感位置的冷灶,容易让人生出不好的联想,更别说,陈太忠并不想让人怀疑自己的行情你闲得连冷灶都去烧?

所以他就是轻轻地带过,这个事情,根本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必要跟老主任交待这样的。

喷,秦连成听到这话,心里就生出点不妙的联想,太忠你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眼下吞吞吐吐的莫非曹福泉的话是真的?

当然他也知道,有些,是他这个ng导都不便问及的,但是眼下这个时机,真的太凑巧了,于是他抛开这个话题,“嗯,我还是那句话,太忠你啥时候能回来……家里的事儿真的忙不过来,给个准信儿吧?”

“一两天就回去了”陈太忠也不知道自己几天能回去,不过领囘导过问了,他肯定要表示出正确的态度,于是就只能采取拖宇诀,“头儿,回去以后我肯定加倍努力工作。”

我想听的可不是这些,秦连成也有点无奈,拖宇诀他不比谁清楚?于是索性直接说了,“你要是想借调到北囘京,就实话实说,老主囘任我没多有少,也能帮你吹吹风。”

“借调……那不会吧?”陈太恶想起黄汉祥的点评,哥们儿借调到奥申委,回天南也是一句话的事儿其实所谓借调,从来都是借调来的人赖着不走,没有说谁回不去的。

不过真要确定下是借调的话,下面顶替的人就会随之而出,被借调的人一旦后悔,羞刀想入鞘,也会发现原单位没有自己生存的土壤了,

陈太忠没想那么多,他就是很单纯地认为,这是个小事情,原本就是个措辞错误,没必要无限囘制地上囘纲囘上囘线口你当哥们儿很稀罕这个机会?

所以他就没觉得这是个什么事儿,但是老主囘任的话让他有点疑惑,“我是要回去的,这个非常确定……您这是听说了什么吗?”

“这个倒是没有”秦连成很干脆地回答,凭良心说,这些对话都是很犯忌讳的,他跟小陈的关系真的很好,可关系好不代囘表能乱说话,哪怕他说的,确实都是实情官囘场中的忌讳,是谁都绕不过去的。

同时,他也需要把事情点一下,“曹福泉说,你可能回不来了,想再派个副主囘任来,我坚决不答应,上午跟他干了一架……这不是现在心里没谱吗?”

曹福泉……那算个**啊?陈太忠真的很想说这么一句,不过做人嘛,何必呢?他冷冷地一笑,“那让他派嘛,我就算真借调走了,抽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主囘任,我这边的应酬没完,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没事儿,就是想落实一下,你能不能尽快回来”秦连成干笑一声挂了电囘话,紧接着就重重地叹一口气,“这小子到底是借调了没有啊,这么着急挂我电囘话?”

陈太忠的心思,还真的不在这个电囘话上,他正着急地听韦明河讲故事呢……老五的人,目前止步于昏部,这得有多少内囘幕啊?

然而令他郁闷的是,韦明河不打算再讲下去了,或许是因为这个半中间的电囘话,真的太扫兴了一点虽然官囘场里混的人都知道,谁的电囘话都是忙得不得了,真要电囘话不忙,那你就已经不是主流了。

“时运什么的,真的很重要,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韦处囘长见他打完了电囘话,直接将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关键在于,我这个大伯,做紫太死板了喜欢他的人真的就喜欢,但是他招惹的人,也真的不少……你跟你老领囘导说什么呢?”

“我跟我老领囘导说什么,操那么多心干什么”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一句,“我的电囘话打完了,你继续说你的事儿,男人家的,不要那么八卦行不行?”

“你说话不这么呛人,会死吗?”韦明河老大不客气地还他一句然后才解说他伯父的是是非非,言语中也颇多唏嘘。

跟设计师不对盘的主儿,其下场可想而知,不过邢华跟的是老五的线儿多少还有点人面儿,邢部囘长业囘务专精在操守上也无懈可击,说经济更是在行,所以终于得以安享天囘年,但是现在的中垩国,五系人马,那基本上就是淡出的代名词。

要不说这韦家底蕴虽然深厚但是目前发展得还不如邵国立等人为什么呢?阵营错了,站错队了,就这么简单,而邢华只不过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官圌场斗争,就是这么无情,而杨家那三兄弟,底蕴和口碑还不如韦家,但是人家在此前的站队中选对了位置、那么就算一个区区的杨老三邵国立和孙姐都要皱眉头。

韦明河越说情绪越低落情绪越低落他就越喝,越喝就越多越多他还就越说……

陈太忠能理解这个心情,见到韦某人情绪有失控的可能,他也失去了打听的心思,这些是是非非的,随便说说就行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享受生活才是真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韦明河愤愤不平地反问他,这关系到路线斗争,不仅仅是阵营的问题,涉及到国家将来的发展策略,分歧巨大啊。

一说美国驴象之争什么的,大家就觉得,民垩主党和共和党轮番竞选,非常地民垩主,甚至是世界的典范,但是真要说起来,那真鸡圌巴扯淡了,民垩主党和共和党两党之间的差异,还不如共垩产党一圌党之间,派系之间的差异大。

韦明河非常确定这一点,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认为一圌党执政不是坏事,“现在的中垩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发展的问题…………拧成一股绳冲出去才是正经,多党竞争执政,朝令夕改的话,这个国家真的就没救了。”

“每一个国家在现代化的过程中,都要面临这样的抉择”说这话的时候,他是无比的郑重,脸上似乎有圣洁的光芒在闪耀,虽然那是喝得冒汗的缘故,“两党执政这玩意儿,除了美国谁都玩不好。“

“那是,一圌党执政的话,出了问题想推都没个对象可推,它只能努力去建设好”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看起来很同意这个观点,“咱们说点高兴的吧?”

“你少打岔”韦明河不耐烦地一摆手,他这劲儿上来了,也很拗的,“我是说,现在这个路线发展有问题,如果……”

“有问题归有问题,可是搁在三十年前,你能挣这么多吗?”陈太忠觉得这家伙有点高了,眼见这厮张嘴还要说话,说不得直接一个昏憩术丢过去,“都说你高了,真是麻烦……”

引纠章坐着出业绩(下)

事实证明,邢部圌长传授给陈太忠这些东西,并不是简单地回报一下,就在谈话的第二天,周六的上午,韦明河又扯着陈主任,来到了一栋六层的写宇楼。

这栋不大的写宇楼也是深藏在一个大院内,陈太忠发现,北京处于类似环境的写宇楼,真的是数不胜数,几乎可以算是京城一大特色了。

顺着宽敞的楼梯走上五层,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已经等在了楼梯口,看模样有三十三、四岁,韦明河介绍一下,这是他的堂姐夫赵民。

赵民的老爸曾经是北京市民政局的昏局长,现在已经退了,当时两家不算怎么门当户对,不过邢华不是很讲这个,女儿嫁给一个雷厅的儿子,也不算太窝囊。

以韦明河的说法,这赵民靠着老丈人,也是赚了点钱就算邢华不帮他打招呼,别人一说这是财政部邢部圌长的女婿,谁还不给他点活儿?

也就是邢华对子女管得太严,等闲不让他们乱伸手,所以赵总在前几年,大概赚了有个五六千万没错,这是不乱伸手的结果否则可赚的钱就太多了。

但是邢部圌长一退,赵民想再接活可就难了,可是他在外面折腾惯了,也懒得回去上班,这两年,就是韦明河在青江省给他介绍了几个小活。

所幸的是,赵总开的就是皮包公司,公司里总共也没几个人,所以护住公司是不成问题,但是他还想求发展听说天南的陈主任见多识广,搞经济也很有一套,就要小舅子代为引见一下。

陈太忠是在来的路上,才知道这些消息的,一时间他也有点哭笑不得心说合着长者的见解,也不能白听啊,所以他打定主意,实在不行,就从天南给这家伙划拉俩项目出来得了一一反正这就是倒一手的主儿。

不成想,赵民此次请他来还真没有要项目的意思当然或者人家是打定主意放长线钓大鱼了,总之他就是很认真地跟陈主任探讨各种产业的发展方向。

其实打心眼里,陈太忠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倒一手就走的主儿,这是赤圌裸裸的钱权交易,技术含量真的太低了。

但是赵民这个人,怎么说呢?京城的官宦子弟,能沉下去脚踏实地做事的,实在太少赵总思维敏捷看问题的眼界也不低,可他就是缺少对基层的了解。

他有心从欧洲或者美国搞几个代圌理回来到时候打个广告,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挣钱了一他这个层次的官宦子弟,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钱要赚,也要享受生活。

陈太忠不太喜欢这个思路,他甚至想到了双天的翟锐天,“要我说啊,还是要搞实体,虽然来钱慢了点,但有了实业在乎,那才不会心慌。”

“可我没那么多钱呐”赵民郁闷地叹。气,以他现在的眼光,搞实体还不得搞个大一点的?五六千万那真的是不够。

你不要这么眼高手低行不行啊?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哥们儿开始张罗碧涛煤焦油加工厂的时候,荆俊伟也不过才投资了六千万,人家现在年产值都过亿了。

他知道,这是京城官宦子弟的习惯,也没办法叫真,不过想到碧涛,他又想起点事儿来,“没钱可以贷圌款嘛,对了,我倒听说一个不错的项目……搞聚碳酸酯很有前途。”

“聚碳酸酯,那是什么?”赵民讶然发问。

“一种工程塑料,现在挺流行,建材、包装、光盘什么的,都用得上”韦明河发话了,这家伙的见识还真的不差,去下面干过,那就是不一样,“不过那个玩意儿污染太大,青江本来要搞这么一个项目,结果有人游圌行,惊动了几个老干部,没搞成。”

“工艺新一点的话,问题不大,关键在于防范”经过辽原的事儿之后,陈太忠对这个聚碳酸酯也有所了解了。

“得投资多少钱?”赵民并不考虑污染什么的,别说他这种官僚子弟了,那些父母官都不会考虑地方上的污染。

“看你要搞多大的了,要是一期投资能到十个亿,那就比较有规模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档次上去了,产品就好卖。”

赵民一听十个亿,眼睛登时就是一亮,他跟韦明河交换个眼神,发现对方微微摇头,才颓然地叹口气,“地方上找不到支持的话,这个摊子真的转不动口,‘

“青江要搞的聚碳酸酯,才投资一个多亿……嗯,没准那帮混圌蛋打的是追加投资的主意”韦处长叹口气,自己解释了这个问题,然后他眼睛一亮,“对了姐夫,你可以搞光盘生产嘛,这可是热门。”

“热门是热门,但是北京很多人在搞”这就是赵民跟这两位处长的不同之处,他身在北京,对汇总的信息和敏感产品的动向,还是比较清楚的,“投资倒用不了多少,但是销圌售方面,我没有什么优势。”

“没有谁是天生肴渠道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赵总说的倒是不错,但是这个销圌售上的优势,可以慢慢打造不是?“而且没有什么投资,是没有风险的。”

他心里对京城这帮官员子弟的观感,再次下降,总是坐在前人余荫之下靠着既有的渠道赚圌钱,拜托,做人总该有点进取心吧?

赵民很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口气的细微变化,他是不愿意让别人看不起的,又想交好这个官圌场新贵,于是微微一笑,很大气地发话了,“那成啊,搞就搞嘛,不过北京搞不成……陈主任你那儿欢迎我去吗?”

好有魄力!韦明河的嘴角,泛起一个细微到不可辨识的微笑,他心里很明白,自己的姐夫是想跟着陈太忠去国外的股市兴风作浪一番。

韦处长上次参与了沃达丰收圌购曼内斯曼的狙击战,其中有两千万就是从赵明这儿拿的还回去的时候,还了两千五百万,做姐夫的不好意思拿,他就说你这两千万,帮我挣了也差不多有两千万,赵民的眼睛登时就亮了。

但是这种私圌密的事儿赵民不合适主动跟陈太忠提起所以就说一点别的,不成想说来说去,赵总居然拍板在天南投资了。

韦明河很欣赏他这个决断,这年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跟太忠熟悉那是我俩熟,你要是想跟他交好,那得体现出来诚意,什么叫诚意?这个投资就叫诚意。

太忠是什么人韦处长真的太清楚了你对他好,他就绝对坑不了你不怕说句难听的,哪怕姐夫五六千万的投资全部折在天南了,人家绝对会帮你找回来损失。

在陈太忠眼里,五六千万算多大一点钱?

陈太忠听得也是微微一愣,他转念一想,京城这帮人,闲散是闲散惯了,但是为了面子,一掷千金也不是多大问题这才是公子哥该有的做派。

他现在已经不搞招商弓资,转而投向精神文明建设了,但是对于愿意投资的人,他还是相当欢迎的,于是他沉声发问,“这个光盘生产线得投资多少?”

“有三千万,初期的启动就差不多了”赵民笑着回答,显然他也是对这个市场做过调查的,“至于说基础配套设施,就看陈主任你打算优惠我多少钱了。”

“我打个电话问问,省里有类似项目没有”这一刻,陈太忠真是有点高兴,没想到坐着也能等来个项目,说不得抬手给蒋君蓉打个电话要是省里已经有类似项目,那就只能说遗憾了。

“光盘生产线?”蒋主任接起电话,也是微微一愣,“我印象里没有,不过我马上就可以查证……没有的话,就落地我高新区了啊。”

我只是跟你打听一下嘛,陈太忠听得真是无语了,蒋主任你怎么什么都不放过呢?凤凰招商办,我好多小弟在那里呢。

不过当着赵民的面儿,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清一清喉咙,“那我等你的消息了。”

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三人谈兴未艾,附近找个酒店继续聊,没吃了几筷子,蒋君蓉将电话打了过来一要说工作,她真的是很疯狂,现在不但是周末,而且她打听这消息,只用了半个小时。

“目前还没有光盘生产线,欢迎你去投资”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冲赵民微微一笑。

他们吃饭的饭店并不大,虽然坐着的是一个包间,但其实是火车座那种,只是一个个小小的隔断,陈主任话音才落,旁边的包间里就传来了声音,“哈,现在还真有傻龘逼,还要搞光盘生产线?”

尼玛,陈太忠脸色一沉,韦明河却是比他还快一步,一眨眼就蹦了起来,拎着酒瓶子骂骂咧咧出去了,“孙子,会说人话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