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0 -3141又一个

3140 3141又一个(求月票)

3140章又一个(上)

这场架,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陈太忠紧随着韦明河走过去,那边喝酒的两男两女见对方来势汹汹,马上站起身道歉,说我这同事喝多了,您别在意。

等到赵民也出现在门口,喝多的这位连连作揖,“几位哥,对不住啊,我就这张嘴臭,不过说实话,我说的也是实情……”

“行,你给我们说明白了,”韦明河点点头,他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主儿,“到我们包间来,只要你说得有理,我绝对不打你。”

这位也没办法,站起身跟着出去了,不过另一个男人见状,也跟了过来,四人座的火车座小包间,最后圌进来的这位只能站着。

“现在的光盘生产,就赚不了钱,”那位一坐下,就开始解释,“我们受别的公司委托,考察过这个项目,现在的光盘市场,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个话,您几位懂吧?”

“说正经的吧你,”韦明河眼睛一瞪,你以为自己的谈吐很时髦?这点儿明言,都是我们嘴里嚼剩下的。

这位是真的喝多了,但是他说的确实有理,光盘生产线目前遇到的问题,跟天南工具厂遇到的一样,高品质产品,被低品质产品冲击得一塌糊涂。

光盘也存在品质?那简直是一定的,对不可复写的光盘,可读取次数就是个硬指标,真正优质的光盘,读取三五百次,哪怕表面有轻微划痕,也不影响使用,而劣质的,可能用个二三十次,就卡得读不出来了——起码看碟的时候,经常就遇到骑兵了。

而可复写的光盘,就是那种可以擦除的光盘,不光要说可读取次数,还要说可重复擦写的次数,有那坑爹的光盘,擦写一两次就擦不掉了。

但是……它们便宜!一个便宜抵去好光盘的所有优势。

做为结束语,这位总结说,“在国内,你做优质光盘就卖不动,降低标准的话,你拼不过那些血汗工厂……其实就是小作坊,除非你能把光盘卖到国外,要不然没戏!”

“国外……”韦明河和陈太忠对视一眼,顿得一顿之后,同时哈哈大笑,紧接着,连赵民都笑了起来——跟陈主任说卖不到国外,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笑了好一阵之后,韦处长才摆一摆手,“好了,没你们的事儿了,以后说话小心点。”

这个家伙半路的插话虽然很是无礼,但却是为这三位点明了方向,心情大好之下,谁还会跟他一般见识?

这里面最高兴的,就要数赵民了,他刚才一冲动,就打算博个三四千万的交好陈太忠了,可是话说出去之后,想到这前半辈子的积蓄就这么丢进去了,他就有点后悔——搁给谁都要有那么一阵不应期,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能反悔。

就在这个时候,他猛地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那真是开心到不能再开心了——别人的短处,那正是我的长处啊。

本来他只想着,借陈太忠在的影响,自己的资金搭个便车,出去博一下赚一点回来,但是听到这话他才反应过来——陈主任在国外的影响,除了可以运用在金融领域,也可以运用到很多方面的嘛。

陈太忠也很高兴,因为这个前景不是很明朗的投资,因为这个思路而变得明朗了,就像韦明河想的那样,他给朋友介绍项目,真的是很关注效果的——陈某人最注重的就是个面子。

吃完饭后,赵民难抑心中的兴奋,邀请他们去足浴——其实就是洗脚,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懒得运动了,去泡个脚让妹子按摩一下,自己可以聊天,也可以呼呼大睡,是个不错的休闲养生的方式。

韦明河表示自己不稀罕,“你这附近就没有个像样的地方,喝个酒都有人插嘴,得……我还是去我的希尔顿,喝酒以后蒸一蒸,睡起来以后再游个泳,晚上才能继续喝,保健不能靠外力,还是得靠自己锻炼,太忠你说呢?”

“那我也去蒸一蒸吧,”陈太忠听得就笑。

三人去了希尔顿,随意地蒸了蒸,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大约是下午三圌点钟,陈太忠被蒋君蓉的电话吵醒,蒋主任在那边发话,“我说,这个光盘生产线,没问题吧?”

你是没见过个钱,还是怎么着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我这个资料不是很正确,他们可能是生产盗版光碟的,我正在考察,暂时定不下来。”

“你少跟我扯那些,”蒋君蓉是何许人?真真假假的话,她听得太多了,“我就不信有了全龙天的事儿,你还不长记性,这个生产线肯定没问题,我太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你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还琢磨撬我的项目?”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不怕跟你说,这个项目我就是要给凤凰。”

“你要是给凤凰,我素波就再起个这样的项目,大家比着卖,看谁卖过谁,我了解过了,这不需要多少投资,”蒋君蓉哪里是个肯受威胁的主儿?她冷冷一笑,出言警告电话对面,“陈太忠,搞到两败俱伤就没意思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凤凰的人了。”

“随便你,我倒是挺希望你伤得了我,”陈太忠闻言也是一笑,如果赵民的投资能先期落地的话,他并不介意素波出现另一个光盘生产厂家——我先你一步抢占市场,这样的情况下,你都能胜了我,那我只会佩服你。

尼玛,知道史上最快的升仙记录是谁保持的吗?我可能有点不讲理,但是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哥们儿输了绝对会认。

“太忠……”下一刻,蒋君蓉的声音就变得柔和了许多,她深情款款地发话,“前两天你来素凤手机这里接待记者,我都没说啥,对不对?”

你能说啥呢?我特么的都帮你吹嘘了,陈太忠对这女人真是有点无语,“那个啥……蒋主任,我有点瞌睡了,中午喝多了,就这样啊……”

“陈太忠你等一下,”蒋君蓉高叫一声,“你要是把这个项目给我高新区,我现在就飞到北京陪你一起睡。”

“蒋主任……你息怒啊,”陈太忠苦笑一声,他想在已经比较了解,蒋君蓉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所以也不是很介意,“几千万的小活儿,你何必呢?”

“我不是息怒不息怒,而是……这真的是高科技产品啊,”蒋君蓉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激昂亢进,“高新区就差这样的企业。”

“那行,给你们高新区了,好像我们凤凰就不能引资了似的……发展不好,我可是要找你麻烦的,”陈太忠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

好端端的一个项目,被一个女人家夺走了,陈某人心里真的难免郁闷,虽然他现在已经是省里的干部了,讲究的是全省一盘棋,素波凤凰之争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是不舒服就是不舒服,这个毋庸置疑。

然而到了晚上,又一个蒋系人马,殷放在那边发话,“小陈……听说你搞了一个光盘生产线?这可是高科技产品啊。”

“市长您就不要挤兑我了,”陈太忠只能报之以苦笑,“蒋君蓉说了,一定要在素波落地,您有什么想法,跟她商量吧。”

这利益所在,就是同一个阵营的人,都是要争的,殷放是蒋系人马,可蒋君蓉要政绩,他也要政绩的,可是听到这个回答,他还不好胡乱表态,只能长叹一声,“太忠啊,易州的老张,都跟我发脾气了,说你打他,我直接顶回去了。”

“那货就不是个玩意儿,调戏小女孩儿,”陈太忠知道,殷市长说的是欧洲的因果,但是撇开他自身因素不说,驻欧办那四个保洁工,赚的是五万美元的年薪,有谁是吃素的,就别说于丽的老爸了,林巧云的叔叔是好惹的吗?

“呵呵,我跟袁珏了解过了,”殷放听得干笑一声,当然,他打这个电话,卖人情只是顺便的,“今天下午我见蒋君蓉了……”

殷市长虽然是机关干部,但是下地市工作也是很认真,一般周六周日才回来,今天去蒋省长家转一转,结果就撞到了蒋主任。

蒋君蓉不怕告诉他,说我从陈太忠手里弄了一个项目,他也不好说你得给我凤凰,可是想一想陈太忠随便出去走一走,都能弄回来投资,殷市长也是有点眼红。

殷放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毫无疑问,他年纪轻轻能成为一市之长,肯定也是想做出点业绩的,于是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他就是想知道,能不能在北京再踅摸点好项目过来。

哥们儿现在,抓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来的,陈主任挂了电话之后,闷闷地撇一撇嘴,这倒好,又被人逼着抓物质文明建设,我忙得过来吗?

可是殷市长的态度不错,他也不好说我就一点不管,只不过再想一想:这是天上掉下来的投资,哪里可能还有这种好事儿呢?

3141章又一个(下)

第二天是周日,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傍晚的时候回来了,陈太忠从机场把她俩接回来,又叫了外卖进来,三人美美地吃喝一阵,就都来了点情绪。

正要剑及屦及的时候,阴京华将电话打了过来,他情绪高涨,“太忠,快去看奥委会的网站,评估出来了,伊斯坦布尔和大阪没戏了。”

嗯?陈太忠在北京无所事事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评估,说不得放下手里的酒杯,走到客厅角落的电脑旁,打开看了起来。

这电脑连的是小区提供的宽带,网速并不慢,不过大概是好多人同时访问的缘故,他花了差不多三分钟才打开国际奥委会的主页,接下来的访问,也慢得跟老牛拉破车似的。

陈太忠耐着性子,花了十分钟看完评估报告之后,禁不住苦笑一声,“就是这么个东西,值得那么兴奋吗?”

在奥委会的评估报告里,他们认为北京、多伦多和巴黎能够出色举办2008年的奥运会,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同时还表示,这三个城市各有所长,当然,每个城市也难免有一点“小小的”缺憾。

直接说的话,那就是这三个城市无法排出先后的名次。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呢?陈太忠实在有点想不明白,索性抬手就关了电脑,在陈某人眼里,若不是压倒性的优势,实在没什么可高兴的……不过,总算是可以回去了不过。

接下来,又是一场一龙二凤的战斗,两女固然是忍了很久,陈某人这几天过得也比较憋闷——区区一个马小雅,根本承受不住他这种非人类。

所以这响动,直到十点半才结束,三人养一养精神打算再战,陈太忠出去转一圈,拎了啤酒回来,一边喝,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凯瑟琳聊着。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西门子手机这档子事儿,凯瑟琳表示这次去欧洲,也见到了西门子工控的人,工控公司表示说,通信公司那帮家伙做事,真的有点过分。

“工控的人不会这么搞,他们还托我打听中国高铁的事儿呢,”她兴致勃勃地发话,“太忠,你能不能帮着问一下?”

“没兴趣,”陈太忠断然摇头,心说南海撞机的事情还没完呢,你就让我帮你奔走?“你自己打听吧,对了……你得先把西门子的底线搞到手,才好活动。”

“我也就是随便问一问,”凯瑟琳不以为然地回答,她还真没想着能拿下这一块,这样的单子太大,不是她一个公关公司能惦记的。

而且中国这边的高铁建设,还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划,所以她也就是先期问一问,“当时工控的人也在忙,跟拜耳在搞个什么标准。”

“拜耳?”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她,抬手灌两口啤酒才发话,“他们那个聚碳酸酯,你清楚不清楚?”

“知道一点,他们在跟上海谈个一体化的项目,好像就是这个聚碳酸酯,”凯瑟琳这消息还真不是盖的,“初期投资大概有三、四个亿的美元,好像就快签了。”

“上海?”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这次他是真的搞不懂了,“我听说那玩意儿污染挺厉害的,怎么能在上海搞呢?在重庆直辖之前,那是中国最大的城市。”

“污染……这个可以控制的嘛,上海也提要求了,能够保证资金投入,解决污染就不是大问题,”凯瑟琳不以为然地回答,下一刻她一愣,“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三、四个亿的美元,这还只是初期?”陈太忠听得沉吟了起来,他一边琢磨,一边灌啤酒,不知不觉间,一瓶啤酒就下肚了。

“你想搞吗?”凯瑟琳见他这副模样,登时就来了兴致,她身子一挺,从**坐了起来,任由薄薄的棉被自上身滑落,颤巍巍的两团雪白登时露了出来。

她却是不管这些,探手从床头柜上摸起一瓶啤酒,打开之后喝了两口,才笑眯眯地发话,“你要做的话,我积极支持。”

“……啧,”陈太忠沉默半天,最终还是摇摇头,这么大的项目,真的不好立项,要是搞一个小一点的,这污染的问题又不能保证,“估计得等一等,上海都要签了,我估计计划委短期内不会再批了,除非……唉。”

除非什么,他没说,不过那意思是明摆着的,除非撬了上海的单子,但是陈某人一向就非常反感做这种事,更别说现在还是跟美国人在说话,这样的笑话,绝对不能被外人看了去。

“你们地方上可以自己上项目,”难得地,凯瑟琳比他还要积极许多,她神采飞扬地表示,“先做了再说嘛,你们下面很多地方,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初期投资三、四亿美元,”陈太忠苦笑一声,又叹一口气,“就算你打算插手这个事情,打算帮我们垫资,我怕他们都还不起……地方上自主搞这么大的项目,真的难。”

“总是会有办法的,”凯瑟琳信心满满地表示,“我跟拜耳接触得不多,明天我去了公司,就先帮你问一下。”

“那好吧,”陈太忠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

凯瑟琳办事,也相当地靠谱,她居然在周一中午,就将上海那边的项目摸了一个差不多,然后她特意打电话给陈太忠,告知经过。

拜耳不但在上海谈项目,而且他们在北京和南京的项目,都已经投产了,不过,不管是北京的医药项目,还是上海的一体化基地项目,德国人都强调控股,没错,他们不是卖设备卖技术,而是建起来厂子卖产品。

据凯瑟琳的了解,德国人非常看好下一步的中国市场,所以他们的投资会逐年增加,现在还是以合资为主,将来没准都是要独资。

这样整个中国一盘棋的操作,计划委这边允不允许立项,就很关键了,但是同时,只要能做通德国人的工作的话,地方上想自己上,计划委又不便阻拦。

“这样一来,你的资金压力就小很多了,我也不需要帮你垫资多少,”她得意洋洋地说着,“这真是件美妙的事情……你确定要引进这个项目吗?”

“我对合资的比例没有要求,但是我强烈要求,控制住污染,”陈太忠听完她的解释,也明白这个项目不会有上海那么大,初期投资估计一两亿美元就够了。

再想一想,德国人是要求控股的,凤凰这边了不得出七八个亿——这其实跟立项就没什么关系了,就是按期限支付从普林斯公司融来的资金和利息而已。

“既然你确定,那么我就跟他们谈去了,”凯瑟琳很痛快地表示,她积极撺掇此事,除了贷圌款她能赚到一部分利润之外,关键是她可以插手厂子的建设——这个项目肯定也是要用到工控产品的。

除此之外,她还能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影响,所以她的积极性比陈太忠还高。

那我就要回了,你慢慢地谈着,陈主任觉得实在不能不走了,于是他跟黄二伯打个招呼,打算坐周二的飞机离京。

不成想,当天夜里,拜耳公司就表态了,在天南建设一个聚碳酸酯工厂,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你们邀请,我们就去。

凯瑟琳是在卧室的**接到这个电话的,陈太忠非常奇怪这德国人是什么反应速度啊,简直是一上班就做出了反应——不能这么草率吧?

凯瑟琳家的坏女孩儿听得就笑,原来这拜耳原本对天南兴趣不大,但是她告诉对方,这个项目天南人已经要上定了,你们拜耳不做,他们会联系别人来做,也就是我在当地有点关系,又跟很多德国公司很熟,所以优先考虑你。

拜耳公司的人也知道,这女人来头不小,虽然他们做聚碳酸酯有优势,但也不是全球独家,像美国rtp之类的公司,也完全可以胜任。

关键是别人插进去这个材料领域,会影响他们的全球布局,而再看一看上海和天南,一在沿海一在内陆,分布得其实很合理——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插手呢?

有鉴于此,陈太忠不得不给殷放打个电话,殷市长的声音,听起来是有点睡意了,但是接到这个电话之后,马上就清醒了过来,“10万吨高端聚碳酸酯项目,投资二十一个亿?没问题没问题……你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

“这个项目是连哄带骗才诈过来的……”陈太忠说不得细细地解释一遍,最后还强调一句,“关键是要统一口径,不要让德国人发现咱们在蒙人。”

“这个一定的,不过你得再多打听一些,”殷放听得就笑了起来,对坐惯机关的人来说,装聋作哑、故作神秘什么不是什么难事儿,“小陈你真的不愧是搞招商引资出身的,才给你打个电话,就盯上了这么一个项目。”

其实这个项目,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陈太忠发现,自己现在的运气值,真的是爆表了,不过遗憾的是,他不得不再次推迟自己回素波的时间……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