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2 -3143自有恶人磨

3142 3143自有恶人磨(求月票)

“这都周四下午了啊…,午睡方醒的秦连成打个哈欠,走到桌边坐下,他看一看桌上的台历,长叹一声之后,就去摸手边的电话,不过手放在电话上好一阵,最终还是缩了回去,总是给小陈打电话,也不是一回事儿。

关于归期,秦主任一共就给陈太忠打过两个电话,结果第二个电话的时候,那边表示说,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周二能回来。

小陈不是真的要借调了吧?秦连成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猜测,而且他对这种推脱的说辞,也颇能理解,涉及到前程的事情,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他跟陈太忠关系再近,也仅仅是老主任,而不是老爹。

所以他若是频繁地打电话,不但是掉价,更是有不识趣的嫌疑~非要逼得人家说出“我在活动借调”这就有意思了?

感慨过后,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不过小陈不在之后,有些苗头已经开始显现,比如说省计委主任张亦客,就不配合在计委里搞干部家属调查。

张主任的不配合,并不是表现在明面上,他只是推说工作繁忙,这几年省计委的工作也确实繁复得很,忙的都是部门的重组、调整,以及项目的审批。

计委的工作确实很重要,秦连成承认这一点,他本人就曾经是凤凰市的计委主任一不过地级市的计委和省计委,那就差得太多了。

这里说的,不是级别上差异,而是在同级别的部门中,计委所处的位置差异,省计委在省政府部门中除了比不上财政厅,那真是傲视同侪,而市计委的不但逊于财政局、交通局、建设局等,混得最惨的甚至可能还不如林业局。

和他们位置类似的还有科技口儿这也是被上级把权收得比较死的厅局强调宏观,科技厅在省里很红火,但是市科技局真的就很一般了,这个现象,前面阐述过。

但是不管怎么说,计委你再忙,也不该忽视这个要求这是四部委统一发起的调查,涉及到干部任免和选拔一你这么掉以轻心,是对自己干部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

这个帽子有点大,但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是:省计委有不给文明办面子的嫌疑。

省计委是归省政府管的,但是以前也要听省委的调度,张亦客是蒙艺在的时候扶正的,但秦连成很清楚,这货绝对不是蒙书记的人,跟杜省长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

现在,张主任相对是投入了杜毅的怀抱蒋世方虽然不满,但也不好多计较,党委管宏观的嘛而省政府的部门里,最讲宏观的就是计委了。

不过张亦客做事,也不是那种不留后路的他骨子里是不买帐,表面上却是说,我计委的事情真的太多,咱缓一阵儿行不行?

张主任的缓一阵儿和陈主任的缓一阵儿,是一个性质,说是缓一阵儿缓到什么时候那就不好说了没准直接就是量变弓起质变了。

但是在没有发生质变之前,他又能有什么好的选择呢?人家只是顾不上,又不是明说了不配合针对这个情况,想要做点不讲理的事儿,还就是得找陈太忠。

惹得我火了,就直接找你张亦客谈心了,秦主任的心里,实在是太不平衡了:陈太忠在的时候也没见你就敢这么跳腾啊。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不知不觉四点半了,民委下午还有个会秦连成打算在会议结束之前赶过去,站起身刚要走的时候,曹福泉带着一个白白的矮胖中年人走了进来。

“小秦你在啊,那就好”曹秘书长毫不客气地发话了,“这是办公室冯侠昏主任,不用我介绍了,他在下一个阶段,会融入文明办这个大家庭。”

“您这,…什么意思啊?”泰连成的眉头微微一皱,都在省委,他还不知道冯侠是什么人?办公室就是正厅级别的,这冯侠是昏主任,自然是副厅级。

“没什么意思,文明办人手紧张,我抽调了精兵强将过来”曹福泉大大咧咧地回答,“冯主任不是很熟悉这一块,大家要多配合。”

真尼玛的是抢班夺权来了啊?秦连成有点、恼了,不过他也不多说,只是淡淡地表态,“省委知道我们形势严峻,支持得太及时了,我们非常感动,明天我安排洪涛,带冯副主任熟悉一下办公环境。”

这个回答别看很简单,其实明明白白地表示出决裂的意思了,我文明办大主任都不带搭理你,而泰主任的还击还不止这一点,他微笑着看着秘书长,“我们只能帮冯昏主任熟悉一下流程,具体情况,秘书长您得跟部长沟通一下。”

“潘部长那里我沟通过了”曹福泉很随意地一挥手,这是胜利者的姿态,“你先亲自帮小冯熟悉一下工作。”

他这个话,真的是不尽不实,不过曹秘书长干这种事儿多了,倒也不是很介意,他确实把冯侠的事情跟潘剑屏说了,但是潘剑屏的态度有点黏糊。

这个黏糊,曹福泉非常熟悉,无非就是对发展方向不太确定,要有短暂的犹豫和踯躅,本来嘛,官场里就要讲个谨小慎微。

但是潘剑屏这个犹豫,就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曹福泉这次发作,不是一定要抢陈太忠的位子的,他只是想给自己人争取一个发展空间。

甚至,他都不能确定,姓陈的是不是被借调走了,但是还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操作了,图的是什么?图的就是在文明办扎根!

陈太忠被借调走了固然好,他可以安排人进来顶替这个雷主任,但是陈太忠不被借调走,他也不损失什么,事实上他追求的是一一文明办里,要有一个来自办公厅的雷主任!

“潘部长怎么说的呢?”秦连成却是不吃这一套,他根本理都没有理那个冯侠老子虽然只是正厅,但是你这种没有来路的昏厅,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他直接发问了“部长啥态度,我不是很清楚,您跟我解释一下吧?”

我跟你解释个茄子啊?曹福泉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潘剑屏就对他就是避而不见,有什么事情,都是电话上沟通抵触得非常厉害。

但是他还不能承认这一点,于是就冷冷一哼,“潘部长认为,文明办的工作,必须要坚持,他没有精力管,但是我可以管。”

陈太忠可能要被借调到北京了这是流传在天南省高层的一个小道消息,但是没谁能肯定这一点,曹秘书长也不能确定其真垩实牲。

但是,不能确定其真垩实性不代表不能拿这个消息做文章,陈太忠都要走了,我往文明办塞个雷职,顶替陈太忠的位置,难道不行吗?

说一千道一万在曹福泉心里,这个钉子是一定要插的,文明办大不了再多个雷主任,这才是他真垩实的想法~我就是要向这里楔一个钉子。

曹某人做事,一向习惯把事态掌握在自己手里,文明办不能这么无组织无纪律下去了。

所以他的行为看似冒失其实也都是有因果的。

可是秦连成就表示不能理解这年头有些东西是没法让的,“冯主任大家都是很熟悉的,但是秘书长你这么安排,让部长跟我说一声吧…你们都是领导,我不听谁的话也不对。

能让潘剑屏给你打电话的话,我至于赤膊上阵吗?曹福泉心里苦笑,事实上他也知道,对方是在为难自己但是有些事情是没办法说穿的。

于是他微微一笑,“潘部长让我直接找你他这么说,我就这么找……好了,别说那些了,你亲自给小冯介绍一下吧。”

“那等明天”秦连成眼见都要撕破脸了,也就不差这一点半点了,那就果断地出声回应,而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偏偏的是语气平和,“现在我要去开个会。”

“秦主任你这个态度,真的很不对”曹福泉在这一刻,真的是恼了,他在此刻来,就是要打秦连成一个冷不防,而且他的固执也是有名的,“无非就是个民委的会嘛。”

民委的会重要不重要,那是我的事儿!秦连成越发地恼了,想一想自己的行程没几个人知道,他就更恼火了,“答应了的,不能不去。”

“那你先把陈太忠的分管范围,简单地介绍一下”曹福泉很强势地发话。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秦连成眉头一皱,心里又生出了不好的猜想,他伸手就去拿电话,“我跟部长请示一下。”

陈太忠十有**是回不来了,曹福泉心里也有怨气心说你和潘剑屏合伙起来糊弄我,所以他也不阻止对方打电话,嘴里还在发话,“陈太忠分管文明办大部分业务,担子太重了……“……不能把年轻人压垮了。”

“我担子重不重,跟你有关系吗?”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推门而入,不是陈太忠又是谁?

引奶章自有恶人磨(下)

秦连成将电话号码拨了一半,猛地听到这个声音,真是说不出的欢喜,他将手里电话一放,笑眯眯地看着门口,“太忠回来了?”

“回来了,先赶过来销假”陈太忠微笑着回答,接着侧头看一眼曹福泉,“我说秘书长,什么时候轮到办公厅替文明办安排分管工作了?”

曹秘书长冷冷地看着他,也不回答,好事天才哼一声,“回来孑……还走吗?”

“只要有事……该走还是要走”陈太忠微笑着看着秘书长,针锋相对地回答,他知道自己这话说出来,对方又会有说法,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那么,你不在的时候,别人有事就找不到分管领导”曹福泉斜着眼睛抬头看他,这理由也是光明正大,“你的工作,有必要让别人分管一部分。”

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陈太忠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秘书长,我就奇怪了,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想找一个人很难吗?”

“很多东西是要现场决策的”曹福泉不动声色地回答,其实,见到陈太忠回来,他就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该前两天来找秦连成的,还是胆子小了一点啊。

只要有了既成事实,姓陈你的再跳腾也无所谓我就不信杜老板会坐视你扫我的面子。

陈太忠瞥一眼旁边的冯侠,笑眯眯地发话,“那按秘书长的意思,是说我以往的工作不够称职?”

这厮又要翻脸了!曹福泉太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个什么货色了,以往在他的办公室,两人关门对骂也就算了,现在旁边还有秦连成和冯侠,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俩看见自己吃瘪。

“你不要断章取义地理解我的话”曹秘书长打算转进了,但是必要的装点还是要有的“小陈我问你,在省委的大力支持下,还有文明办同志们的努力下,你们的职能范围,是不是涵盖得越来越广了?”

尼玛,…欺软怕硬的家伙秦连成在一边坐着只想骂娘,姓曹的跟他说话,根本就是只下命令不做解释,跟小陈说话,居然要讲道理,还要夸文明办真是恶人还得恶人磨。

“省委的大力支持?嘿………”陈太忠笑一笑满是不以为然的样子,“秘书长,文明办只是逐渐地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大家的工作也开始变得充实。”

“所以有必要增强领导层的管理”曹福泉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道理的。

“您跟我说这个,有必要吗?”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那我走了”曹福泉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走他是个有决断的主儿,知道多说无益。

姓陈的跟自己顶上了他就不能浑水摸鱼了,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只能去找潘剑屏一可是陈太忠回来了,姓潘的还可能那么黏糊吗?

待他俩离开,秦连成也不说去开会了,而是笑眯眯地发话,“幸亏你回来了,这家伙就是插手咱文明办……现在估计也没死心。”

“那是部长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又叹一口气,“不过,这次是连冯侠也惹了。”

“惹什么惹?他未必愿意来呢,咱这就是个得罪人的单位,再说了,是他先要抄你后路的,我看该担心的是他”秦主任笑了起来,说起别人的恩怨,他自然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然后他话题一转,“怎么在北京呆了这么久?”

“乱七八糟的事儿太多,要帮段市长跑鲁班奖,还帮素波引了一个投资回来”陈太忠回答得不尽不实。

其实这后面几天,他忙的都是跟拜耳的人接触,不过殷市长这边含糊地表示了,太忠,咱们要控制好风声,要不然可能前功尽弃凤凰的发展要受到影响的。

这话陈太忠当然懂,殷市长考虑的不仅仅是蒙哄德国人,还要防着素波横插一杠子,高新区的蒋主任实在太不讲理了,而殷市长是蒋省长的人,蒋省长的女儿要争这个项目的话,他真的没办法抗衡。

而陈主任也非常支持这个主意,光盘生产线都拿在手上了,被蒋君蓉活生生地抢走,这个聚碳酸酯项目再有变动的话,他也得气得吐血。

所以在这一周里,虽然他也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问他到底在北京忙什么,还有什么时候能回天南,他都是含糊其辞地表示。

曹福泉之所以吃这么一个瘪,也跟陈某人这个含糊的信号不无关系一一天南就没有人知道陈太忠在北京忙什么,而唯一知情的殷市长,又不可能跟别人说。

“那行吧,今天晚上给你接风”秦连成笑着发话,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去民委扫一个会议尾巴,你去不去?”

“不了,我去看一看建阳,晚上也有安排了”陈太忠笑着回答,“跟老主任,什么时候不能吃?去您家也没问题。”

“那行,听说小郭恢复得还可以”秦连成笑着点头离开。

陈太忠回来的消息,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文明办,他进办公室一趟,收拾一些需要看的文件装起来,才说就要走了,郭芳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把钥匙,“陈主任,这是您办公室的钥匙,郭处长让我帮忙打扫。”

“你先拿着好了,我现在就要去看建阳……“……你去吗?”陈太忠也不知道这俩郭怎么就这么熟惯,于是顺口问一句。

结果证明,他的头上确实有“妇女之友,的闪亮光环,不但小郭跟他走了,就在下楼的时候,李云彤也将电话打了过来,听说领导要去看郭建阳,她就说您来报社接我一下吧,我也去一一反正顺路不是?

把外联办的那两位也叫上吧,陈太忠不得不如此吩咐,要不然太碍眼了。

郭建阳已经出院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回永泰,正在他租的房子里疗养,他的妻子放下手边的活儿,来市里招呼他。

“其实我就没事了”面对来看望自己的领导和同事,郭处长如此表示,他甚至幅度很大地扭一扭身子,结果招来了妻子的白眼。

看望完病号,大家下楼的时候,就六点出头了,按说这个时候,陈主任通常是要请大家吃饭的,不过今天他表示说自己还有事儿,你们要想聚餐,李主任你代我请客吧。

陈太忠确实有事,殷放已经跟他约好了,晚上一起谈谈拜耳的这个项目。

他来到万豪酒店的时候,殷市长已经在包间了,同桌的除了殷放的司机之外,居然还有凤凰拖商办的小吉。

小吉现在还是业务二科的科长,由于跟下来挂职的主任周勇不对劲儿,他曾经有一个往上升的机会,就那么平白错过了。

殷放对基层的工作不是很熟,但是对机关里的事情,真的是太明白了,他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陈太忠是业务二科出来的,二科的朱月华和小吉,那都是陈某人的嫡系部队。

所以他也不管对方才是个小科长,直接就把人带了过来,当然,这也是希望能更好地拴住小陈,好为他所用。

见到陈太忠进来,殷市长吩咐服务员上菜,并且笑眯眯地表示,“太忠……这小吉可是你的队伍,我都答应他了,项目真能谈下来,就给他加点担子。”

“谈倒是不难谈”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然后脸色一整,“现在是有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污染,一个就是,市里打算出多少钱?”

“污染问题好解决,一个要强调工艺,另一个就是要划好地方”殷放这几天也在筹戎‘此事,“我不主张这个企业放在开发区,紧挨着开发区的清渠乡可以考虑。”

“清渠乡……不能放在山上”陈太忠摇摇头,对于这个他非常坚持,“光气一旦泄露,飘进市里那麻烦就大了。”

“肯定的,我地方都选好了,丘陵里面”殷市长点点头,然后他又皱一皱眉头,“市里出多少钱……这就头疼了,三免两减半这政策,总得给人家吧?”

对这种企业,没点好政策是不可能的,全国都在这么搞,凤凰要是不给对方政策,那简直可以上升到歧视的高度去。

可是给了这个政策,那问题就来了,如果按工期两年算的话,再加上三免,那就是五年之内一分钱的税收都不要考虑。

当然,一旦投产的话,市里所占的股份,就可以有营业收入了,但是这个营业收入,很可能会投到二期里面去一~聚碳酸酯非光气法的生产技术正在成熟中,到时候的二期,必然要用这样的技术,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投资会更大。

所以殷市长最怕的,就是谈钱了,这可是地方上自己上的项目,“五个亿怎么样?超过的话,就不好获得省里的支持了。”

就这点底气,你怎么跟人家谈呢?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了,“市长,这是咱市里赚钱的机会啊,人家德国人独资都无所谓的。”

“我也知道是赚钱的机会啊,销售都有拜耳安排,怎么可能赔钱?”殷放苦笑一声,然后双手一摊,“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没钱啊”……,要不是必须蒙德国人,我敢答应的也就是两个亿。”

这都是两人计划好的,先跟拜耳说,你们要控股的话,我们凤凰出十个亿,德国人肯定要争取,然后凤凰这边一步一步地退到实际底线,两个亿的话,那就成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