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4 -3145声望没刷好

3144 3145 声望没刷好

3144章声望没刷好(上)殷放最大的苦恼,就在这里了,虽然他可以跟蒋世方汇报,然后再决定行止,但是……这不是还害怕蒋君蓉乱插手吗?

所以他就算跟蒋省长汇报,也得等双方的意向谈得差不多的时候,那时蒋主任想插手,就要考虑陈太忠的怒火了。

殷市长无法确定蒋省长的支持力度,自然就不敢胡乱开口应承,他轻叹一声,“想要做点事情,真的太难了。”

真是滑稽!陈太忠听得也是颇为无语,明明是投入越大收益越大的项目,而且还是从德国人嘴里抢食,地方上却是偏偏有心无力,白白地看着机会错过。

“再难也要上,地方上的夹板气,我真的是见多了,”他最终苦笑一声,哥们儿当初为了六千万英镑,直接被弄进省纪检委了,“还是多争取一点吧,我劝一劝垫资的人,还款周期从十年延续到十五年。”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殷放沉吟一下,缓缓地点头,这个话他只能等陈太忠主动说,而自己却是提不得的。

这就像他无法主动表示,说什么我一任市长干下来,这聚碳酸酯虽然是业绩,但是享受成果的未必是我一般——从这个角度上说,若是省里不给拨款,他还真的宁可是德国人独资。

可是这话怎么说?他没办法说,一说就惹恼了陈太忠,而延长贷款这话,他依旧不方便说,融资延期的话,这利率和利息都要增加,别人没准就会想——合着到时候还钱的不是你了,所以你才敢这么搞,这不是瞎折腾吗?

但是陈太忠主动这么提,他假巴意思思考一下,就可以答应了,“那我就尽量争取……十个亿吧,也显得咱底气足。”

这就算把问题落实到位了,接下来是细节,从明天开始,吉科长会彻底接手陈主任的工作,跟普林斯和拜耳进行接触,而下一周,殷市长更是要直飞燕京,跟德国人深层次地交流——按说是吴言分管的招商办,但是……这不是不敢声张吗?

这细节问题一说,今天见面的目的就算达到了,不过殷市长兴致很高,“太忠你这不忘家乡人民,很难得啊,这次要好好地喝一喝。”

然而,说是好好喝,殷市长的量还真的差一点,这就是机关干部跟基层出来的干部的不同之处,从基层能干到处级干部以上的,百分之九十甚至九十五的人,酒量都没问题,但是机关出来的干部,酒量不行的人真的很多。

殷放喝了还不到半斤,基本上就不说话了,酒量不行,管住自己的嘴巴还是没问题的,到得后来,殷市长的司机主动请缨代老板喝,陈太忠却是笑一笑,“你怎么能喝酒?查你个醉驾倒是小事,殷市长的安全,可是第一位的。”

“没事,我打车,小丁你陪好陈主任,”殷放微微摆手,从牙关里蹦出这么一句话来,看起来他似乎有点想吐的样子。

算了,差不多就行了,陈太忠才要开口,却不防身边的电话响起,低头一看,却是高胜利打过来的,于是告个罪起身,走到一边接电话。

“太忠你这次,一走走了半个月啊,”高省长很和蔼地发话了,“收获不小吧?”

“还行吧,”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老高你这七点多打电话,是要干个什么呢?“有收获也都是国家的,我就是个跑腿的……领导您有什么指示?”

“呵呵,倒是有传言说,你要被借调走了,”高省长笑了起来,“我还说你得让云风摆顿酒才对吧,要不那就见外了。”

“以讹传讹……我自己都不知道,”陈太忠其实听说了,省委有这样的传言,他甚至确定,这就是曹福泉下午出现在文明办的原因,不过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觉得老曹做事太不靠谱,吃相难看不说,这信谣传谣的行为也很不稳重嘛。

“嗯没错,以讹传讹,”高胜利很确定这个说法,然而在下一刻,他就话题一转,“这个……计委的张亦客,也是判断错形势了,我在交通厅的时候,他挺配合我的工作。”

“张亦客……刘晓波后面的那个吧?我听明白这个了,”陈太忠很实在地回答,“您说的其他的内容,我真的不明白。”

“我帮张亦客求个情,太忠你给我个面子,”高胜利终于吐露实话。

“可是……他干什么了呢?我还是不知道啊,”陈太忠真的是没听明白,他也不敢胡乱应承,交通厅那边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郁建中的小舅子也是躲在国外不回来,他绝对不会随便应承什么事儿,“您跟我说一说?”

“这个……我真张不开嘴,”高胜利苦笑一声,官场中有些事情,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让云风跟你说吧,你们哥俩商量。”

说是让高云风说,可是高省长先来这么个电话,也是在为张亦客背书了。

三分钟后,高云风打来了电话,正好陈太忠也不忍心继续摧残殷放了,“锦江大酒店?好嘞,我马上就到,不见不散啊。”

“太忠,你这没喝好呢,”殷市长依旧紧咬着牙关发话,“谁给你打的电话,要不是非去不可的应酬……我给你打过去解释。”

“出去那么久,攒了一堆活儿……就跟咱这拜耳的项目一样,我欠了不少债,市长您先回去休息吧,”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这意思就很明白了,聚碳酸酯的活儿,我不合适跟别人说,不过别人的事儿,您也就不用再问了吧?

“需要帮忙的话,你说话,”殷放点点头,“那你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

陈太忠前脚离开,后脚殷市长就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虽然没怎么失态,但是司机知道,领导这是强撑呢,于是跟吉科长商量一下,“吉科,您自个儿打车去办事处吧,我送老板回家,他今天真的到量了。”

小吉还能说什么?他干笑一声,“没事没事,我正好去科委的办事处转一转,听说那里现在挺不错的,合适的话,就在那儿住下了。”

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跟红顶白,跟市长混,总是比跟处长混好,但是小吉的家庭条件不错,而且他的上进心也不是很强,唯一的想法就是多捞点钞票。

所以他宁可得罪殷放,也不会去让自己的老科长不愉快。事实上,凤凰官场有传言,只要能紧跟陈太忠,上不去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这些小事,陈太忠是无暇理会的,他来到锦江之后,发现除了高云风和田强,王浩波也在,禁不住眉头皱一皱,“浩波书记,你得小心云风带坏你。”

“太忠你这是啥意思呢?”高云风第一个不答应了,“这儿是水利厅定点饭店,我还指着王书记帮我签单呢,你把王书记撵走了,你帮我买单吗?”

“你俩都是坏蛋,王书记是纯洁的,”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就见不得你们腐蚀国家干部。”

这些就都是扯淡的话了,他对高云风和田强的态度很明确,这是自家的兄弟——不管远近,总是兄弟,那交往的方式,就没必要跟官场中人一样,有些玩笑话,不怕开得过分点。

但是王浩波的出现,让他有点头疼,凭良心说,撇开田甜的因素不提,王浩波跟他的关系,还近过这俩人,只不过,王书记终究是体制中人。

尼玛……这张亦客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居然请出来了王浩波?陈太忠一边琢磨,一边就坐了下来,“我已经喝了一桌了,上酒,你们吃吧。”

“我也在喝酒,临时赶过来的,”高云风无奈地一摊手,“王书记,你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扫了很多人的兴啊。”

“拉倒吧,高省长召集的好不好?”王浩波不是很怕高云风,一来他靠着陈太忠,二来……高胜利又管不到水利厅,“你要是没话说,咱们就喝酒,飞天茅台管够……我喝啤酒。”

“凭啥你就喝啤酒呢?”高云风不干了,他本来就喝了一些,“我把张国俊叫过来,大家一起喝白酒行不行?”

“云风,你高了,”难得地,田强出面了,他很体贴地发话,“喝酒图个开心,你说什么张国俊的……他跟咱弟兄们是一回事儿吗?”

尼玛……王浩波真是无语了,相较而言,比遇上纨绔这种不幸的事还糟糕的,那就是遇到了两个纨绔,而他今天遭遇就是这样的了,算上陈太忠的话,那就是三个纨绔了,纯粹是纨绔扎堆了,不过好像——陈太忠是工人家庭出来的?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很负责地跟陈太忠解释一句,“我不能喝,你是知道的,小高和我找你,主要是张亦客要跟你解释点事儿。”

“我就不认识张亦客,真的,”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云风你跟我说一下,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这货吧……他其实是想偷个鸡,”高云风讪讪地笑一笑,“其实我也没受他多少关照,就是看在刘晓波的面子上了……”

3145章声望没刷好(下)刘晓波是前任的计委主任,因肺癌而退休,在没退休之前,他因为要治病,基本上就放手计委的事情了,曰常事务都是常务副主任张亦客在处理。

这个张主任的来历,一般人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跟刘晓波一直关系不错,似乎是国家计划委的什么人也还算赏识他。

交通厅的职能中,有很大一部分需要省计委的配合,刘晓波在的时候,知道高胜利早晚要上位,所以他不为难高厅长,等换了张亦客上来,依旧是如此。

这些因果,几句话就能带过,关键是陈太忠听明白了,但是他不清楚这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惹得高省长来说情,“说重点,说重点。”

“重点啊,就是秦连成给他打了个电话,”高云风笑着回答。

秦主任这几天,一直很恼火这个张亦客,真是能让人憋出毛病来,今天从民委出来之后,猛地又想起这段恩怨——啧,小陈回来了嘛,我看你再得瑟。

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给张亦客,陈太忠明天会去省计委,跟你谈一谈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情,如果你没有时间,请安排其他人接待。

什么,陈太忠回来了?张亦客一听这话,连头皮都是麻的,他赶忙往省委打个电话,证实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就开始四下找人说情——谁知道这姓秦的在背后,是怎么编排我的。

对秦连成,张主任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这个陈太忠真是让他忌惮,什么黄家人马倒还在其次,关键是那货做事不讲理啊。

果不其然,他能联系上的人,一听说事涉陈太忠,纷纷地表示为难,更有人直接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厮的脾气,这干部家属调查表也是杜毅表态了的,你吃撑着了扛着?

到最后迫不得已,他找上了高省长,高胜利也不想管,不过细细问一问因果之后,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开了就好了。

这就是平时多烧香的好处,张亦客是感触颇深,后来又有朋友帮他介绍了王浩波,王书记也愿意结个善缘,毕竟水利口很多设施建设,也是要过省计委的。

嗯?陈太忠听到这番解释,也是哭笑不得,心说哥们儿都还不知道自己明天要去计委呢,倒把省计委主任吓成这样了?

既然这家伙态度这么端正,那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他才待开口表态,猛地觉得有点不合适,于是叹口气,“这张亦客不愧是正厅啊,抵触省委的决定,派几个人传话就可以了,唉……还是我这官儿太小啊。”

他这话说完,桌上其他几个人不说话了,心说见过得瑟的,没见过你这么得瑟的,最后还是田强发话了,“太忠,高老板都给你打过电话了。”

“啧,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反正在场的都不是外人,于是他就点一句,“我这人很好说话,但是一开始他顶的是秦主任,我合适私相授受吗?”

你也叫好说话?别人听他这么说,还真是无奈了,最后还是王浩波发话了,“那你们等着,我去联系一下他。”

事实上,王书记也想到了,张主任不亲自出面,这态度可能会有点不端正,刚才他就跟张亦客点明了——没办法,陈太忠就有那么强势,张主任也表示,我往锦江赶。

等陈太忠说出事涉秦主任的面子,王浩波就打算给张亦客打个电话,小陈没那么不讲理,见不见你大概是无所谓的,但是秦连成那里,你得公关一下。

“我都已经到了,”张主任苦笑着回答,“秦连成那里我再说,今天先见一见陈太忠吧……你们在哪个包间?”

王浩波报出包间名,挂了电话之后,他心里还在纳闷:这个张亦客也太奇怪了一点,堂堂的正厅不去见另一个正厅,非要上杆子见正处,这不是自找掉价吗?

不多时,张亦客拎个手包独自走了进来,他皮肤黝黑身高体壮,看起来更像一个栉风沐雨的大车司机,而不是厅级领导。

屋里的几个人他都已经知道了,先冲大家点头笑一笑,就直奔陈太忠而去,“陈主任,初次见面,来得冒昧了。”

“张厅您这就太客气了,”陈太忠站起身,笑眯眯地跟对方握一握手,他是个顺毛驴脾气,人家态度端正到一塌糊涂,他自然就不好再矫情,“你这计委老大能亲自过来,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受宠若惊。”

“来得晚了,”张亦客紧挨着陈主任坐下来,桌上的碗筷什么,王浩波也早安排服务员摆上了,他端起面前的量酒器,给自己面前的小杯满上,“我先自罚一杯。”

按说自罚应该最少三杯,可张主任终究是一桌里面官最大的,一杯也算态度端正了,然后他又依次地跟其余四人每人干一杯。

他最后对干的是田强,然而他还问一句,“这是立平市长的公子吧?真是年轻有为”,由此可见,在来之前他做了充分的功课。

然后大家也不说什么干部家属调查表,就是随意地聊一些逸闻趣事——功夫在棋外,意思到了也就完了。

不过陈太忠憋了十来分钟,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一句,“我说亦客主任,你当初怎么把我老板得罪那么狠呢?我帮你递话,你也得给个理由吧?”

“这个事儿它……唉,”张亦客苦恼地叹一口气,一扯对方,“太忠,咱们借一步说话。”

他俩走开说话,桌上那三位就当没看到一样,本来嘛,那才是今天的主战场。

两人走到旁边的沙发处坐下,张主任嘴巴蠕动几下,又叹一口气,才艰涩地发话,“前一阵有传言说……你借调到燕京了。”

陈太忠微微点头,却是没有说话,他等着对方进一步的解释。

很显然,省计委的大主任或者会见风使舵,但是绝对不会因为他借调与否,就做出如此相悖的决定——陈某人就算很看得起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正处,不可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张亦客又沉默了大约半分钟,才轻叹一声,“要是再有别的副主任主持这个工作,计委就会支持了……我身不由己。”

尼玛!陈太忠这才算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合着这是曹福泉插人之前埋下的钉子,要是冯侠如愿以偿地成为文明办新的副主任,接下来又能啃下省计委这块骨头,那对冯主任刷声望有很大的帮助。

“曹福泉也就会搞这种歪门邪道,”他气得哼一声,这一刻,他是想起了祖宝玉对曹福泉的评价,那家伙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刷声望这种行为,他并不反对,陈某人自己还刷声望呢,但是为了刷声望,不惜在工作中人为地设置障碍,并且让单位的形象受损,这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张主任听他肆无忌惮地点省委秘书长的名,也只能心里苦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看人家这官当得多牛逼?

陈太忠骂完之后,猛地又想到了一个不是很清楚的问题,于是他继续发问,“那计委现在愿意配合,会不会让你被动?”

“被动也认了,我谁也惹不起啊,”张亦客无奈地撇一撇嘴,心说我今天是从秦连成那里知道你回来的,别人放弃我放弃得如此干脆,你又回来了,我服个软算多大点事,非要我掉下来,某些人就真的开心了?

说完这话,他犹豫一下又补充两句,“秦主任那儿,我是不合适跟他说,太忠,这个事情,就要麻烦你帮着周旋一下了……明天我在单位等你。”

王浩波要是听到这两句话,就能明白张主任为什么不找秦连成,却一定要放下身份来找陈太忠了,有些话跟小陈能讲,跟秦主任没办法说。

陈太忠也听懂对方的意思了,张亦客真的没办法跟秦连成解释原委,他要是说,我帮着冯侠打进文明办,并且以你办不成的事儿刷声望,秦主任还不得气得跳起来?

说到底,老秦是文明办的一把手,眼里没办法揉沙子,而他陈某人是副职,对类似的事情容忍度要高得多,于是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老主任那儿,我帮你遮掩一下,过了这段时间,你再跟他坐一坐,事情就彻底揭过了。”

说是这么说的,第二天上班之后,陈主任找到秦主任,将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就告诉了对方,“这张亦客也是惹不起曹福泉……听起来他怨气还挺足,觉得自己特别冤枉。”

“他冤枉,我更冤枉,”秦连成不屑地哼一声,接着才无奈地摇摇头,不过,张亦客连这么丢人的事儿都明说了,他也没办法再计较了。

“越在官场走,就越觉得提心吊胆啊,这种事情真的是躲都躲不过来,”他轻喟一声,接着沉思片刻,轻轻嘀咕一句,“好个曹福泉,有两下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