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3151打伞

3150 3151打伞(求月票)

3150章打伞(上)

凭良心说,来接机的人层次也不低,起码带队的是省文明办的昏主任言昌盛,而地北省的文明办一直就是正厅,没错,来的是一个副厅。

还有就是文明办办公室还来了一个昏主任,这也算级别比较高的,大家相互介绍一下之后,上车离开前面居然还有警车开道。

按照惯例,接待方先安排入住,天南人入住的宾馆不是省委接待宾馆,而是省电力局第二招待所,不过地北人解释了,“这个招待所除了名宇还有‘电力,之外,其他的都不是电力的了。”

这个招待所位于省委和省委干部大院中间,虽是三层的小楼,可院子里面红墙绿树,也是非常的雅致,更有几分闹中取静的味道。

房间里的装修,算不上特别奢华,但是非常地大气,言主任笑着发话,“一路辛苦了,先歇一歇吧,晚上我们宫主任为你们接风。”

宫华是地北省宣教部常务昏部长,兼文明办主任,地北省文明办的原始基础,比天南省要强,现在居然落在后面,肯定也会有点不是味儿。

“这就太客气了,我们应该现在就去上门拜见”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从素波到通达,一个小时都不到,哪儿存在什么累不累的问题?”

“远来是客嘛”言主任很坚决地阻止他,“必须先休息,要不然我这个东道主就太不称职了,陈主任……你不答应不要紧,我可就是犯错误了。”

要说这言昌盛也是堂堂一昏厅,对上一个正处居然会如此热情,倒也真是罕见了,有人说了,这不是对等接待吗?

没错,都是文明办副主任但是级别不对啊一一陈某人是天南文明办唯一的正处级雷主任,这么奇葩的人物来访,接待方可能一点都不知情吗?这不现实。

陈太忠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不过人家不点破,他就更不能点破了,自曝其短可以说是官场中最不稳重的行为了一没有之一。

既然死活不能登门,陈主任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说我们现在的精神确实很好,宫主任愿意多体谅,那是领导的厚爱,我们不能坐着享受,要不就趁着这个时间,再讨论一下具体的行程安排?

他们到来的这一天是周二,按照地北文明办的计划,周三周四加上周五的上午,这两天半是重点,毕竟要交流的内容太多了从支持申奥到树葬,从劳动法到福利院,从贪腐干部访谈到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从文明社区建设到出版物的主旋律问题…

天南文明办做的实事真的太多了,涉及了诸多的政府部门一林业厅、劳动厅、民政厅、司法厅、文化厅、教育厅、广电局、新闻出版局等等。

但是有一个话题还是比较禁忌的,那就是干部家属调查表,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天南省文明办搞的重量级的玩意儿,不过真的是太敏感了一点。

所以这个交流,就安排在了周五的下午这个下午会有交流工作的大致总结顺便……顺便再聊一聊干部家属调查表这个新生事物。

等到周六和周日,那就是游乐玩耍了一一工作嘛,劳逸结合才是王道,天南来的干部交流经验,地北这边一点表示也说不过去,旅游购物什么的,都是应该有的,就算天南文明办比地北文明办有权有钱但是地北人不会在这个上面丢人。

下周一大家就交流中的遗留问题和个别疑难问题再切磋一下,这就是齐活了所以天南人可以在下周一或者下周二离开,也就是说,一周的交流,有效的时间大约就是三天。

而眼下陈太忠还想缩短这个时间,他认为两天的时间就足够了,“交流时间长了,大家都头疼,像林业厅、民政厅和司法厅,可以坐在一起聊;文化厅、教育厅和团省委,也能凑在一起,这么搞一来缩短时间,二来在交流会上就能达成一些共识……当下能敲定的事情,总比事后去敲定要省心。”

“你说得也很有道理,但是,…我可是定不下来”言昌盛很直白地表态了,事实上在他看来,三天时间真的不算长,这不是他拖沓习惯了,而是说每个省份都有每个省份的特殊性,他也很想多个厅局坐在一起,交流会上达成共识,但是……这不现实。

像地北的林业厅和司法厅,就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地北的林业资源比较多,靠这个吃饭的也多,但是司法厅的劳改林场居然跟林业厅掐得引出了森林警垩察。

而团省委出去的某市长,深受分管科教文卫的昏省长的打龘压,弓得团省委部分领导对这个昏省长有微词,这个现状也是客观存在的。

从本质上讲,言主任是个俗人,但是他也想做点事情,就认为这么合并起来谈,谈不出个文章来,还不如私下里挨个接触,获得共识之后,再决定行止,倒也是各个击破的意思。

说白了,还是文明办弱势太久,要真是组织部纪检委之类的强势部门出面,那些厅局部委之间的小恩怨,又算得了什么?

这些因果,言昌盛都知道,但是他确实做不了主也是事实,反正天南文明办现在红火得厉害,又受到一号和中央文明办的点名表彰,地北文明办此次请人来交流,也有一点寻找外援的意思,所以陈主任就算再强势,他也不会说你不该这么做,我们地北有苦衷。

正经是,他要把这一番交流上报上去,至于说取舍嘛,那就是领导们的决定了,跟他这个小小的文明办副主任无关一这是天南文明办的一号闯将的意思,没错,陈某人只是个小小的正处,还是文明办唯一的正处级昏主任,但是此人的冲劲儿,连地北文明办都有耳闻了。

所以,在当天晚上的接风宴上,地北省委宣教部常务雷部长、文明办主任宫华笑眯眯地发问“小陈,一周的交流时间呢,我怎么听说你有点着急,…这会不会煮成夹生饭?我觉得打好基础还是很重要的。

“主要是我们听说通达这儿风景优美,名胜众多,想腾出点时间来游玩”陈太忠笑眯眯地胡说八道,说完这些不靠谱的话他才转入正题。

“夹生饭不能煮,但是以我们天南的经验来看,越害怕夹生饭,最后就越可能是夹生饭”说到这里,他的脸色逐渐郑重了起来,“火该大就大该小就小,咱是大厨啊,程序对了就好…………至于锅里的饭粒儿是什么感觉,咱们需要考虑吗?”

“哈痛快啊”宫华笑着端起酒杯,冲他微微示意一下,接着仰脖一饮而尽,“小陈你这话有见地我现在总算明白,天南文明办怎么冲出来的了。”

这话可以信吗?真的是没必要相信,官场中人,谁还没长着三五张以上的面孔?不过陈太忠也不会傻到去追究人家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只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表示,“其实我们来地北啊,主要是想玩一玩大家都辛苦这么久了身心疲惫,有这么个交流机会,就出来散散心……其实有宫主任您的重视,想抓起地北文明办的工作,真的太简单了,电话里沟通一下就够了。”

“咳咳”李大龙实在看不下去了,心说陈主任你丢人不能丢到外省来啊枉我这么敬重你呢于是他打个岔,“我们最近的工作压力确实很大前车之鉴呐,咱地北要做什么事儿,最好是力度一次到位……嗯,一次到位。”

“那就一次到位嘛”宫主任微微一笑,常务雷部长的底气,比普通雷部长确实牛气一点,“这是兄弟单位的宝贵经哈…那个昌盛,咱们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主任指示得很及时,我正有点拿不定主意”言主任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扭头看陈太忠一眼,“陈主任,你提了这么宝贵的意见,想去哪儿玩都是一句话,不过回头我们宫主任去天南……该怎么接待,你看着办啊。”

“宫主任去天南的话,有什么要求随便提,都交给我了”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摊手,他现在说这种套话,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而且他也有这个实力,“就怕我还没来得及伸手,秦主任就先办好了,能轮到我的话,那真的不用说。”

这话说得很漂亮,他既表明了态度,又表示出了对等级的尊重老宫你对的是老秦,不过要找到我的话,那是什么问题都没有。

这货确实有两下,连宫华心里都这么暗暗地评价,一直以来,关于隔壁文明办的行为,他听得多了,尤其是紧邻着地北的张州,市委书记江川都被这个陈太忠搞下来了。

所以在宫主任的心目中,陈太忠一直是飞扬跋扈的代名词,可眼下看起来,此人做事还是很有章法的,于是他觉得,今天自己这个正厅来陪这个正处,也是正确的选择凤凰黄在天南的本土势力,能结交的话,还是结交吧。

“嗯,那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加快交流的节奏,小练说得很对,面对问题,回避不是办法”他做出了决定,然后又微微一笑,“关键是,小陈想欣赏一下地北的风景,咱们要给他腾出一点时间。”

引引章打伞(下)

有了宫华这句话,这顿饭在七点钟就结束了,就在陈太忠送宫主任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接近仲夏了,天气渐热,有点小雨的点缀,也很让人身心舒畅,尤其是这空气实在清新,陈主任起了点兴致,就背着双手向电力二招外走去,“你们歇着吧,我随便走一走。”

关键是留在宾馆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看看电视上上网,仅此而已,陈某人晚上的活动内容,大家都清楚的口这里不具备任何的条件。

“我也跟您走一走”李大龙率先就表态了,他有点搞不懂,领导为什么临时决定改变日程安排,就想私下问一问不成想柳青云也马上跟进,“正好我也没事。

这柳青云和宋颖,是调研处两个习惯截然相反的昏处长,宋颖是女同志,最不喜欢四处乱跑,而柳处长则是最喜欢到处乱跑,来了通达肯定是要四下走动的。

李大龙知道他的口碑,也不能计较,倒是李云彤有点头疼,她是懒得再出去了。

“这下雨天的,你就不用跟着了”陈太忠还不愿意带她走呢,于是吩咐一声之后,带着两人走了出去。

通达的城市建设,跟素波相差不大,不过这里的建筑普遍不是特别高有点老旧的感觉,可布局还算大气,三人在街上遛遛达达,走了一阵之后,雨就大了一点。

陈太忠不在乎这点小雨但是柳青云就开始四下张望了,哪儿有卖雨伞的呢?

省委附近基本上就没有这种小店,直到走到省委干部大院的时候,各色的商店才多了起来,柳处长又走一阵,发现一家日用百货商店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

这个时候李主任就可以发问了,“头儿,您真是想在地北多玩两天?”

那是啊,陈太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不过他不能这么说,于是缓缓摇头,“咱们是来交流的,不是陪他们挨个做工作的从地北文明办原来的日程安排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态度不够坚决,可是这个话我不能明着说…嗯你懂的。”

“哦”李大龙点点头,心说我说嘛,老板这么说肯定有缘故的,而且事情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至于说领导为什么不事先商量好,临时才做决定,那肯定也是有说法的。

他甚至连这个说法都直接脑补了,这种事儿,陈主任隔着电话不合适说,过来察言观色看一看,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没错,一定就是这么回事。

要不说做领导的说话含糊一点,确实有含糊的好处,有些蹊跷的地方,下面人自己就想通了,倒也能省去一番口舌。

不管怎么说,领导这么回答了,李主任就不可能再问下去了,“不过您说的也对,最近挺累的,出来一趟,也该好好地玩一玩。”

“谁说不是呢?”柳青云从商店里走出来,笑眯眯地接话,他是最爱玩的,不管到哪里都是一样,他手里拎着两把折叠伞,递给李大龙一把,又撑起另一把,举在领导的头上。

“别闹这个,我就喜欢淋雨,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陈太忠断然拒绝这种服务,下一刻,他哈地一声笑起来,“给你俩讲个笑话,在巴黎的时候,我碰见这么一个雷市长……”

等他讲完之后,别说柳青云,连李大龙这种等闲不苟言笑的主儿,都笑得浑身乱颤,“哈……,涉嫌同性恋撵出宾馆,真够绝的……”

“所以吧,有时候真的不要太夸张”陈太忠淡淡地看柳青云一眼,“我比柳处长你还年轻,一点都不娇气。”

“是是,“柳青云笑着点头,心里却颇有点无奈,他整天四处乱跑,最是注意对身体的保养,刚才他确实想买三把伞来的,但是…………他合适让陈主任自己撑伞吗?

可是这个委屈,他还没办法说,只能干笑一声了事。

第二天的座谈,还真是按陈主任的建议做了改动,交流会开始的时候,地北省宣教部大部长还列席来着,那么其他的厅局接到临时变动的日程,就算心里不满,也不能缺席。

两天的会议,一直是由常务雷宫华主持,省委还曾经有一个雷秘书长过来走了一遭,所以其他厅局的来人,基本上也都是一把手。

那么,陈太忠这个来客,级别就显得有点低了,不过他也没有让宫主任失望,在交流的过程中,大家在某些问题上难免有不同的意见,这时候陈主任就能起到相当的作用。

他张嘴就是“一号首长指示过……”闭嘴又是“唐总垩理当时是这么表态的……”还会蹦出来“有些革垩命老前辈,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尼玛…………不带这么玩的啊,多少厅级干部只能默默无语了,没错,眼前只是一个小小的正处,自家单位最少最少也十几号这种人,可是偏偏的,人家手里挥舞着的上谕甚至是上上谕,谁抗衡得过?

所以这个交流搞得很顺利,两天基本上就算收尾了,不过这个总结会,还是得放到后面一谈的事情真的太多了,纵然是很仓促地走马观花,但是花太多,这马也跑不过来不是?

于是宫主任拍板,明天周五了,大家歇一歇,陪天南来的客人好好地玩一玩,总结会放在周一上午,这几天大家也好好地消化一下交流的内容。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宫华看出来了,陈主任使用上偷很顺手,人也相对年轻气盛,抓精神文明建设的热情也很高,那么,这几天消化内容的时候,谁要是有什么异议,对不起了一一等周一的时候,陈太忠还能继续表态。

然后就是安排周五出游的事情了,地北文明办安排的是,周五周六人相对较少,周日的话,就在通达逛一逛街,然后他们又征求天南客人们的意见。

天南人自然没意见,柳青云甚至跟陈主任合计,要去咱们先去烟云山,那里的自然风光美得很,还有少数民族的寨子,现在基本上还没开发,原生态的风景才是最好的要不说柳处长喜欢玩,那真不是吹出来的。

李云彤听说路不好走,就有点想打退堂鼓,地北这两天一直在下雨,雨虽然不大,但是走山路的话,没准就要沾两脚泥。

烟云山有一半的天数都在下雨!柳处长是真心想去,然后陈太忠大手一挥,就做出了决定,好吧,就先去烟云山,云彤你买双旅游鞋登山,可不就完了?

陈主任在来之前就盘算好了,找个风景绝佳又没有手机信号的山区,在进山之后,自己“一不小心,地迷路了,然后他就有大把的时间去一趟日本。

至于接下来可能引起的轰动,同事们会找自己几天,那他就不予考虑了一不是我不体恤大家,是小日本不体恤咱中垩国人的感情……哥们儿都偷渡去了,大家也都辛苦一下吧。

这才是他“好好玩一玩,的真垩实动机,为此,陈主任甚至在来之前又专门秘密地见了一次邢建中,详细地询问了一些技术细节,并且告知对方,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此事有关部门会插手,你管好自己的嘴巴。

邢总马上表示,说绝对没有问题能请动情治部门效力,为的还是他邢某人的利益,这真是天大的面子了,他怎么可能去四处乱讲?

柳青云提出去“原生态,的烟云山,陈太忠是非常满意的,这是穹梧山脉的一支,整个穹梧山脉那真是大得没边了,而且这烟云山就没有手机信号,更别说再往里走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大家就出发了,除了天南文明办四个人,来自省委的其他陪客和家眷,倒有十来个,一共是两辆考斯特和一辆沙漠王。

本来言主任还想配辆警车开道,陈主任表示说不用了,那样真的太扰民了哥们儿到时候要玩的是失踪,你叫上警垩察来,没准会改变了我的剧本。

两个半小时之后才进了山,烟云山果然不愧烟云二宇,常年笼罩在烟雾之中,昨夜下了一阵大雨,郁郁葱葱的草木中,随处可以见到隐约的小山泉在流淌,再吸一口潮湿的空气,那真是要多舒爽有多舒爽了。

车行到无可去的地方的时候,差不多又用了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就十点了,然后大家在最后的平台上停下,端着相机四下拍照。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拍了一阵之后,大家顺着石阶向山上走去,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摸出手机看一眼,发现四个格的信号,只剩下两格了。

言主任本来是一边上台阶一边说笑,然后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再看一眼陈太忠,他猛然反应了过来一、陈主任你怎么能亲自打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