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 -3153恐怖泥石流

官仙 3152 3153恐怖泥石流(求月票)

3152章恐怖泥石流(上)

言昌盛虽然只是一个副主囘任,但是他早就习惯别人帮忙打伞了,也就是在省委,他不敢搞得做派太大,真要下了地市,打伞开车门都有人效劳。

那种场合的话,言主囘任的通讯员在开车门时,还要探手遮到车门框的上方,以防他不小心碰到门框上——领囘导碰头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但这是一种做派。

所以言昌盛看陈主囘任“亲自打伞”就很不顺眼,不过从这几天的接囘触中,他已经略略知晓此人的脾气了,于是就懒得多事,而是谈起了这里的苗寨风俗(苗寨为杜囘撰,无所指)。

言主囘任来这里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很多东西是如数家珍,这次大家来玩,也征调了两个导游来,不过在个别问题的深度上来说,导游远不如他。

上得台阶来,有一个小庙,里面供了两个塑像,一个是黑龙爷,一个却是唤作铃仙的采药童子,据导游讲,这黑龙爷代囘表风调雨顺,颇有灵异之处,而这铃仙则是在很久很久之前,苗寨曾面囘临瘟囘疫袭囘击,十室九空,惶恐的人们来求黑龙爷保佑。

黑龙爷听到了大家的祈愿,于是派了自己的采药童子铃仙前来,为大家消灾祛囘病,疫情终于得以控囘制,乡人感念其恩,随塑个小童雕像。

“这其实就是纪囘念一个不知名的游方郎中,”言昌盛站在一边笑吟吟地补充,“这里山多,自古以来,货郎来了转手鼓,收货的来了敲梆子,郎中来了摇铃铛……金梆子,银鼓子,揪心不过摇铃子,郎中来了,大家是既欢迎又害怕,欢迎他们为大家治病,又害怕庸医害人。”

“重病肯定要到山外看的吧?”傻大姐出声置疑,以她的级别,真的没资格插嘴的,不过她不但是客人还是女人,更是风韵犹存的美囘妇,所以,别人也不会在意。

“你现在看着路平,以前别说病人,健康人上下山,没准都摔死了,”果不其然,言主囘任丝毫不以为然,他笑吟吟地解答,“而且山里有豹子啊蛇啊,再以前还有老虎,而且……还有专门打劫的强盗,山里人想看个病,还真的不容易……”

在这个小庙,大家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又来到一个非常大的瀑布,昨夜雨水充沛,瀑布壮观惊人,再然后又是几棵千年的松树。

总之,一路可供开发的旅游点,真的是很多,一行人边走边拍照,来到苗寨的时候,就十二点了,有不少脚程快的游客已经停了下来,参观苗寨风情,又有人穿了苗装,在那里引弓射箭,还有人骑着比毛驴大不了多少的小马,在那里拍照。

苗寨这里,基本上就是一般游客来烟云山的顶头了,这里的手囘机信号非常地弱,也就是诺基亚、波导之类的能隐约有点反应,连摩托罗拉,都已经是“莫谈的啦”。

再往前,还有一个山洞,元末曾经有两千民军隐藏于此,又叫藏兵洞,山洞不是很大,不过这诸多的看点,已经能够支撑起一个相当规模的风景区了——只是这里开发不易,地北这边的财政也有点困难。

若是一日游的话,这苗寨就是最好的转折点了,中午大家在这里歇歇脚,下午去藏兵洞转一转,再去天湖里划一划船,赶个三囘点多四点,就可以往山下走了。

导游们就是这么建议的,因为再往山里走,就没信号了,陈太忠心说这不行啊,于是他表示,“咱看的就是没开发的大自然嘛,现在才十二点,我也不累,再往里面走一走,你们想歇就歇着,给我一碗方便面,一个保温壶就行了。”

哥们儿这么一走,那以后就山高水长了……这一刻陈主囘任有一种冲动,他想意味深长、很文艺青年地扫大家一眼,表明囘心中那种短期不能再见的遗憾,但是当然,最终他克制住了。

更不幸的是,下一个遗憾紧接着出现了,柳青云站了出来,他一手持伞一手持个木棍,背后是双肩挎的背包,脖子前面吊个数码相机,“陈主囘任,我也不累,还能再往里走一走,爬山嘛,最好的吃饭时间是一点半……我最喜欢险峻的地方了。”

“里面也没有多险峻,就是没人去,”导游禁不住出声解释,“路不好走一点,也没信号,风景比外面好不了多少。”

“胜在自然,”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转身离去,柳青云紧随其后,临走还撂下一句,“哪里有那么多危险,你不见那么多人都在往里走吗?”

“但是一般领囘导来玩,最多也就是到藏兵洞啊,”小导游觉得自己很无辜,想一想又补充一句,“要是两日游,那还差不多。”

两日游啊,李云彤一听,终于明白了,合着是时间不够的缘故,并不是说前面有什么危险,于是她看一眼李大龙,“大龙,陈主囘任他们两个人……安全肯定不是问题,但是没有什么后勤。”

柳青云背那么大个包,你说他俩没后勤?李大龙也很是无语,不过他也知道,轻易置领囘导于险地,那就是下属的失职——哪怕那险地,真的没有多少危险。

“这个好说,”李大龙点点头,扯住旁边一个人,“唐主囘任,你们不是带着炊具呢?匀我一份儿,进山里以后,找个地方我们就吃饭了。”

这唐主囘任是文明办的办公室副主囘任,此次活动的调度和联囘系,主要就是他负责安排的,领囘导们出来游玩,炊具什么的,肯定都是要带着的,煤油炉子烧烤箱子各种调味品,那都是必须的,办公室最大的职责就是——服囘务好领囘导。

“我安排个人跟你们过去吧,车上还放着野营帐篷,要不要拿一下?”唐主囘任这态度,真的没得说,他甚至连野营帐篷都带了。

不过李主囘任相信,这个帐篷,更多的可能是为言主囘任准备的,于是他笑着摇摇头,“那些就不要了,给一个背工跟着走就行了,对了,你招呼好云彤姐……你别光看她漂亮,多少干囘部被她压住了,前两天,刚有一个正处被打靶了。”

“大龙,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李云彤不干了,什么叫被我压住了?“这话我得让领囘导评评理。”

“好好,我去安排背工,”唐主囘任可不想掺乎这种事儿,就待转身离去——所谓背工,就跟大家小学课本上学的《泰山挑山工》差不多,而省委干囘部出行,带的背工就是单位里打杂的,帮领囘导把可能用得到的东西背到山上,这种人必须有。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言主囘任见这边有变故,也就跟了过来,等听说陈太忠和柳青云有囘意再往里走,脸色就是微微一沉,他将两个导游叫过去,细细问一问——以往他陪领囘导或者自己玩,最多也就是到这儿了。

他不是不知道前面还能玩,但是大家都身娇肉贵的,还是打听清楚才好,问了两句之后,他做出了决定,“没什么危险,那大家一起去嘛,小张,把你说的那个熟悉道路的向导叫过来,既然来了,就要玩个开心……钱不是问题。”

小张是常年跑这趟线的导游,对这些都熟,认识几个苗寨的人真是毛毛雨,而有熟悉道路的向导带路,那在这山里转,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事实上,大家现在玩乐的范畴,还是在已经部分开发过的地方,根本不用请向导,随便找个人就能认得路——就算不找囘人,游客自己都能走回来,不过是带了贵客来,大家有必要慎重,这是态度问题。

说来说去,不过就是再往前走,手囘机没信号不太方便联囘系,就这么大的一点事儿。

可是,这个手囘机没信号,就是陈太忠的终极追求目标,眼见屁囘股后面浩浩荡荡地又跟来一帮,他心里有点不小爽,看一眼柳青云,“你跟他们说了点什么啊?”

“我没说什么,”柳处囘长自然很纳闷,他扭头看一眼,“嗯……大家情绪都很高涨啊。”

“那咱们好好体会一下大自然的美妙吧,”陈太忠笑了起来,在这样的大山里,他想要合理地消失,可以有一万种手段,不过,又何必那么刻意呢?

又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到大山的深处了,关键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饿了,于是众人生起煤油炉子,煮几包方便面,拿出真空包装的火腿肠牛肉什么的,兴高采烈地吃了起来——这种东西搁在家里,都是要长毛的,眼下却是香甜无比。

陈太忠还假巴意思地从手包里掏出两瓶飞囘天茅台——谁都想不出来,这两瓶酒是怎么装进那个小小的手包的,不过这也无所谓了,谁还会真的叫真?

这顿饭吃得很快,半个小时就解决战斗了,而两瓶飞囘天茅台在最初的十分钟就清掉了,陈主囘任想多喝两口,可李大龙很体贴地表示,头儿,您还要爬山呢,我不爬了……这飞囘天茅台我这两年就没喝过,匀我一点。

大家都看得出李主囘任殷殷的护主之意,没人笑话他,陈主囘任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苦笑一声,“就咱们吃饭这么一阵工夫,咱们眼前过去了七八十号人,前面没那么危险。”

3153章恐怖泥石流(下)

吃完饭后,有人就想回了,陈太忠说我再往前面走一走,五点钟咱们苗寨汇合,我一个人走得很快的,结果柳青云说我跟您一起吧,然后又走过两个人来。

前面真没那么危险,风景倒是不错,不过到了两点的时候,雨又大了一点,柳青云这个时候也有退意了,“头儿,咱们往回走吧,再不走,五点可就到不了苗寨了。”

“你们先往回走,这儿景色挺好,我要再拍个十来分钟,”陈太忠手里也攥着一个小dv,他胸中有韬略无数,眼下就有一种方式能对待了:柳青云只要你退出去个五六百米,我就弄出来个山崩——这么大的雨,有个滑坡很正常的吧?

有了这个滑坡,交通就算阻隔了,哥们儿……总要绕过各个大山和河谷去找你们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哥们儿自己都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

但是这仅仅是一种猜测——猜测是虚无的,现实是残酷的,柳处囘长不肯答应离开,除此之外,陈主囘任身边还有一个叫做“岩石”的男人,这是苗寨派出的向导,言主囘任没跟着过来,却是叮嘱他,一定要保囘障陈主囘任的安全。

看来只能……陈太忠心一横,正要暗暗出手,却冷不防一股大力传来,却是那导游狠狠地拽了他一把,力气之大,以陈某人的体格也踉跄了一下。

这还没完呢,岩龙拖着他就外回去的路上拽,那力道分明就是“你不从我就要用强”的意思,陈主囘任登时就恼了,他用囘力一甩将此人的手甩脱,眼睛一瞪才待发话,却发现对方冲上方递了一个骇然的眼神,然后也不理他,转身狂奔而去。

“快跑啊,泥石流,”柳青云嗖地从某人身边掠过,又伸手拽他一把,这只是示囘警的方式,没有拖着他跑的意思,柳处囘长是那种瘦小精悍的人,力气并不是很大。

泥石流……陈太忠怔怔地看一眼头上,发现头上两百来米处正有大片的山体在缓缓地滑落,覆盖面积……不好测算。

等他收回目光,发现柳青云和那导游已经蹿到了三十米开外,岩龙固然身手矫健,可是柳处囘长一蹦一跳地蹿得更快,居然有超过导游的趋势?

哥们儿要弄个山崩,得,还没动手山就真的崩了,一时间陈太忠真有点哭笑不得。

要不要“被泥石流”一下呢?他略一估算,发现自己怎么都跑得开,眼下被埋住的话,似乎有点不够真囘实,也有点窝囊。

下意识地,他的眼睛向山壁那边一扫,接着也拔脚就跑,两个呼吸之间,他就超过了岩龙和柳青云,看他跑得太快,落在最后的导游禁不住大声喊一句,“这……这里。”

陈主囘任和柳处囘长回头望去,却发现岩龙没有顺着小路跑,而是手脚并用爬上一块大石头,眨眼之间,这二位就明白了苗人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不能顺着路跑,只能往高处爬。

于是两人齐齐折返身囘子,陈太忠冲着那块大石头跑去,而柳青云则是眼珠一转,跑向附近的另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低一点,但是离他近,离泥石流远。

陈太忠蹭蹭蹭地直接跑到石头上,还待回头拉一把柳青云,才发现那厮的脑瓜不是一般的灵活,居然上了另一块石头——尼玛,你小子居然敢比领囘导聪明?

山体滑落的时候,一开始会很缓慢,到得后来就是越来越快了,陈主囘任站在石头上,慢条斯理地发问,“山里经常有泥石流?”

“不多,”岩龙摇摇头,他的汉语说得不是特别好,下一刻,他就惊叫一声,“喂……喂喂,你……你干系么……”

就在这个当口,山的拐角处转出十几个人来,有男有女,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大家本来有说有笑的,猛然间有人发现了头顶的不妥,一声大喊,众人登时撒腿狂奔。

这时候跑就有点仓促了,所幸的是大家都是身手矫健的年轻人,然而这天雨路滑,一个身穿白色运囘动服的女孩连摔两跤,第二次站起来,蹦了两下,连走都走不了啦,只能呆呆地望着山上的土石奔涌而下,然后才没命地尖囘叫了起来,“啊~”

这种情况下,谁都不敢回头去救她,然而就在此刻,一道身影狂奔而至,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这就是甩脱了岩龙的陈主囘任。

陈太忠抄起女孩,扭身就向前跑去,然而怀里多了这么一个人,怎么都跑不快了,当那群学囘生有样学样地爬上岩龙所在的巨石时,扭头望去,眼睁睁地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那高大的男人将女孩儿贴着山崖放下,然后自己也四肢紧紧地贴住了山崖,那青色的身材是如此地魁梧和宽广,只有在胸腹之间,偶然能看到一丝白色透出——那是女孩儿运囘动衣的颜色。

下一刻,在众目睽睽之下,铺天盖地的泥石轰然砸了下来,声音响彻整个山谷,泥水石块乱溅,但是在众人心中,时间似乎就静止在刚才那一瞬间——青色的身影被吞没的一瞬间。

岩龙盯着那泥石流呆呆地看了有半分钟,才蹲下囘身囘子嚎啕大哭了起来,他为此感动,他自责自己的胆小,他后悔没有拉住陈主囘任,他内心惶恐——那是贵客啊……

“陈主囘任~”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却是柳青云放下手中的dv,他的眼泪在瞬间就和着雨水滚滚而下,此刻的他,根本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大家静静地呆了有五分钟,才有一个年轻人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团体,“那谁,砸到的几个休息一下……大家跟我去挖人。”

“不许去!”岩龙抹去脸上的泪水,语气生硬地发话了,“可能还有……还要再死人吗?”

“那我们总该做点什么吧?”年轻人听出来了,这是山里的苗人,这种事情人家比他有发言权,“他俩可能还没死。”

“有人报信,”岩龙冲着身后努一努嘴,大家扭头一看,发现那个声嘶力竭喊话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迹,“这是贵人,很快会有人来救……”

柳青云跑步的速度真的不慢,四十分钟之后,他就追上了慢慢折返的大部囘队,“陈主囘任为了救人,被泥石流埋了,快救援……”

众人一听大惊,言主囘任快步走了过来,才要发问,却发现赶来的柳处囘长长出一口气,身囘子一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只是他的手上,还兀自举着那台小小的dv。

柳处囘长站在石头上,只是想忠实地记录下这难得的一刻,并不是每一个人一生中都有机会见得到泥石流的。

但是在这短短的两分钟里,他不仅仅记录下了泥石流,更是记录下一个令人震撼的片段——已经站在山石上的陈主囘任,毫不犹豫地冲下去救那个女孩儿,最终被泥石流吞没了。

“陈主囘任……”李云彤看到最后,禁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李大龙也是眼含泪光,言主囘任手一挥,果断地发出命令,“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联囘系到山外,谁第一个联囘系上,奖金一万。”

这话比什么动员令都好用,有那自恃腿脚快的,转身没命地向山外跑去,更有人将手包转交给别人,匀匀地向山外跑去。

半小时之后,这位联囘系上了山外,此时是三囘点半分左右,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之后,当地的武囘警消防官兵赶到了苗寨——这个时候,入山的大部囘队也从山里走了出来。

这时候,有人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事情的始末,不多时,又有军方的直升机赶过来救援,再然后,省委宣教部部囘长也赶到了现场——陈主囘任是天南来的干囘部倒是小事,关键是……他用自己无私奉献的行为,向大家证明了,什么才叫社囘会主囘义精神文明。

山里情况复杂,又下着雨,天也快黑了,直升机无法机降,只能扔一些工具下去——大多数还是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

不过有了这些工具,最先徒手赶到的官兵就方便多了,尤其是那帮年轻人里,还有人记的两人囘大致被埋在了哪里,于是在夜里十一点,陈主囘任和女孩儿被挖了出来。

令大家诧异的是,这俩人身边有几块大石头很凑巧地支愣着,里面居然还有不少空气,陈主囘任的头上和背上,到处都是血囘淋囘淋的伤口,人已经没了气息。

而女孩儿却保护得非常好,她虽然昏迷着,可还有一丝的气息,经过紧急抢救,她的呼吸变得正常了起来,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

经医生初步判断,女孩儿是因为缺氧导致的窒囘息,或者还有脑震荡——毕竟泥石流冲击时,除了泥石,也有巨大的声浪和气浪。

总之,女孩儿没有太大的危险,生命体征在急剧地恢复中,但是陈主囘任——医生轻喟一声,“可惜了啊,这么年轻的小伙子……”

(为了庆祝一千万字,晚了点,请大家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