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4 -3155不眠之夜

3154 3155不眠之夜(求月票)

3154章不眠之夜(上)

“陈太忠救出来了?”秦连成自打听到地北的噩耗之后,就一直坐卧不宁,现在听到这个好消息,紧张地发问,“他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汇报工作的李大龙登时哑口无言,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秦主任,但是现在李云彤哭得泣不成声,柳青云则是跑得肺部毛细血管破裂,时不时就要急促地咳嗽一阵,根本没办法说话,也就是他还正常一点。

但是这个答案,他真的没办法说出口,只能沉痛地发话,“目前还在……紧急地抢救中,地北省委表示了,尽一切可能抢救。”

秦连成登时默然,尽一切可能抢救,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更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陈太忠已经没救了,但是地北方面不能放弃,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小李,我现在要听实话,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会怪你,太忠……还有气儿没有?”

“暂时……没有了,”李大龙的消息,是从军方的电台里传过来的,细节未必可靠,大体绝对真实,说着说着,他就哽咽了起来。

不过他倒还懂得安慰别人,“不过上次他从省纪检委出来的时候,不也挺过来了吗?陈主任的身体非常棒,好人……一定是会有好报的。”

秦连成再度沉默,他非常清楚,李大龙这话就是说,陈太忠没救了,地北省现在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尽一份心意罢了,当然,小李说的也有道理,小陈是善于创造奇迹的人,但是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而不是被称为白菜,那就是说,这种事情概率真的太低了。

他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才低声发话,“我现在就往地北赶,你每半个小时给我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如果有突发事件,可以随时拨我的电话……你告诉地北省委,在我到达通达见到陈太忠之前,抢救手段不许停下,谁敢让停,天南人民绝对不会答应!”

“我知道了,”李大龙很干脆地回答。

“太忠是交流先进经验去的,他也用实际的行动证明了天南人的思想境界,”秦连成说着说着,声音也变得哽咽了起来,“走的时候呢,老主任没送他,但是……我总得接他回来。”

“主任您路上要注意安全,”李大龙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嘟嘟的挂断声。

这个时候的陈太忠,确实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地北一方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一毫的希望,救得过来救不过来是天意,救不救那是态度问题。

所以,哪怕没有秦主任这句狠话,地北人也不可能放弃救治的希望,十几名官兵在凌晨一点的时候,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将陈主任抬到了苗寨,直升机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多时,登时腾空而起,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直升机直接将人带到了解放军二六六一医院,这倒不是因为这里是部队的医院,而是说这个医院最合适治疗陈主任。

二六六一医院擅长治疗各种声浪、冲击波的震伤和挤压伤,并且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一点上,就连地北人民医院、地北仁爱医院和地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都望尘莫及——虽然这是地北省排名前三的综合性医院,但是,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然而没过多久,陈主任身上绑着各种导线和管子,又被运上大型救护车,一路心脏电击运往地北省人民医院——论起让人回气儿的能力,人民医院排第一。

陈主任现在的情况挺特殊,电击和强心针齐上,心脏终于开始跳动,接着就能呼吸一阵,然而持续不了多久,心跳就越来越慢,需要再度的刺激……

李大龙赶过来的时候,就是凌晨两点了,李云彤和柳青云在后一拨人里,招呼陈太忠离开苗寨,所以这里只有他一个天南人,但是他根本无所顾忌,随手拎住一个护士就发问了,“我们天南来的陈太忠主任,现在在哪里?”

“你这人怎么这样?”护士吃他这么一吓,先是一怔,然后怒目圆睁,“这里是医院,现在是凌晨,你能为广大病患想一想吗?”

“我……”李大龙只憋得面红耳赤,真是计较不是不计较也不是,这时候有地北的干部走过来相劝,“李主任你息怒,请跟我们来。”

有人带路,李主任就很轻易地来到了重症监护室,在这里,他见到了文明办主任宫华,这大半夜的,宫主任堂堂宣教部的常务副,也不肯休息在这里看护,真的难得。

按说,李大龙这个级别的干部,真的是近不了宫主任的身,不过此刻,他是天南唯一的代表,于是很顺利地来到了监护室门口。

在门口的玻璃上瞄两眼之后,李主任抬手就尝试去转门把手,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宫华站起身来轻轻地一按,“小同志,别打扰里面医生的工作……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宫主任,天南省委很关注我们领导的状况,”李大龙寸步不让地盯着他,不同省份的官场,又是各为其主的时候,李主任无须计较太多,“您能告诉我,现在怎么样了吗?”

“还在救治中,你放心,别说你们秦主任没到,就算他到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依旧不会放弃救治,”宫华一字一句地回答。

秦主任的话是跟李大龙说的,不过这个表态早已传开,甚至都传到了宫主任的耳中,宫主任也没觉得这个要求过分——无非多救治几个小时,人家又没要求一定能救治过来。

不过宫华心里明白,眼下大家该考虑的是,陈太忠的葬礼,应该请一些什么级别的领导来,地北这边该做什么样的宣传和配合——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救得回来,那跟小麦亩产上万斤的概率差不多了。

“唉,真是可惜啊,”想到陈太忠这么年轻有为的干部就此陨落,宫主任也禁不住由衷地叹口气,此人背景深厚,又有能力,就这么憋屈地死了,真的是时也运也。

每个前景无限的干部的成长过程中,总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不确定因素,想到传言中,这人是黄家第三代重点培养的人选,还获得了派系外诸多大佬的青睐和认可,他又叹一口气——人脉、能力和机遇,你都有了,但是……你没那个运气,说啥也白搭。

宫华正感慨呢,就听到不远走廊的拐角处噼里啪啦一顿响,还有人闷哼和惨呼,他眉头一皱就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李大龙和地北宣教部的人打起来了,只见李主任骑在一个年轻人身上,一拳一拳地猛击着,他双眼通红,“我让你嘴巴再贱!”

“喂喂,这是医院,”一边有十几个人冲过来,将两人拉开,“那个啥,大家有话好好说,都是兄弟单位的,搞什么呢?”

“你们也知道是兄弟单位啊?”李大龙被最少三个人夹着,死活挣不开,于是他凄厉地喊了起来,“他侮辱我们领导……”

“放开他,”宫华走上前,淡淡地哼一声,“那个,你说一下,怎么回事。”

李大龙也没有愤怒到狂暴的状态,别人松开他,他就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个人真的该打,他侮辱我们陈主任……”

合着李主任从重症监护室门口走开之后,心里实在郁闷难耐,想着陈主任一个好好的领导,就这么没了,真的是伤心呐——陈主任还挺赏识我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走过一个人来,那厮拿着手机,一脸贱兮兮的笑容,细声细气地说话,“芸儿你听我解释,我说不定一会儿就可以过去,等天南那傻龘逼彻底死透了,大家就可以歇着了……我就没见过比那货更傻的……”

“为了救一个……救一个尼玛大学生,他一个堂堂的正处,就迎着泥石流冲进去了,这他妈的,真是傻龘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他死了不要紧,影响我去找你了……”

李大龙正满肚子憋屈呢,听到这样的话,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狠狠地瞪那年轻人一眼发话了,用的还是天南话,“傻龘逼你说谁呢?”

年轻人听他这么说,登时就是一愣神,然后就很不含糊地发话了,“老子打电话,关你屁事,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找揍呢?”

“我艹尼玛的,”这一刻,李大龙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二话不说,冲上去一脚将此人踹翻在地。

稽查办成立的时候,抽调的就是各个单位年富力强的干部,李主任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三岁,正值当打之年,有人在他哀恸的时刻找碴,他实在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对面的年轻人也有把子力气,但是他是喝了酒的,而李大龙自下午起就是饥寒交迫惊恐万分,哪里有时间喝酒?脚下一绊,就将年轻人放倒在地,没命地捶了起来。

眼下被众人拉开,李主任兀自怒气冲冲,“陈主任为了救你们地北人,人都要不行了,他居然骂陈主任是傻龘逼,不该救一个草民,宫主任……天南文明办,等你姓宫的给我们一个解释,我艹龘,你们地北人太**不是东西了!”

3155不眠之夜(下)

说到这里,李大龙委屈得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可怜的纪检委派驻干部,听说陈主任遇险的时候他没哭,听说陈主任不行的时候,他也只是含泪,但是听到眼前的人说陈主任是傻龘逼,他真的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了。

“那个啥,小李你息怒啊,”宫主任出声安慰,其实在他心里,也觉得陈太忠不太稳重,尼玛你堂堂一国家正处干部,遇险之后自己能逃出来就完了,谁让你又冲回去的?

宫华相信,在场的干部里,抱有他这种思想的绝对占大多数——官和草民,那是一回事吗?但是眼下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这么说,于是他出声发问,“小李,我问你一句,你觉得你们陈主任,是一个在意别人怎么说的领导吗?”

“他不是,”李大龙非常肯定地摇摇头,“我相信陈主任救助那个女孩儿的时候,脑子里只是想救人,肯定没有想过别的。”

“那你就不用介意那些胡言乱语,咱**人做事,求的是问心无愧,”宫主任主要是想和稀泥,但是他也有心追究一下那家伙的责任。

然而,不久之后宫华听说,胡言乱语的那家伙,居然是财政厅副厅长家的公子,他虽然是正厅了,可面对这种实权副厅,他也要顾忌一二——关键他是党委口不是政府口的,所以现在也没办法直接表态。

又过一阵,李云彤等人也来到了医院,众人相对无语,直到凌晨四点的时候,重症监护室里传来一些小小的躁动,大家齐齐地站起身,心里也升起一点希望,然而护士出来小声嘀咕一句,原来是那女孩儿已经苏醒了过来。

女孩来到医院之后,做了全面的检查,除了脚踝扭伤之外,就是放在头上的双手有些小划伤,清醒过来是早晚的事情,倒是女孩的父母和几个同学挺激动,不过看一看走廊另一边黑压压闷声不响的人群,他们也克制了自己的欣喜之情。

做父母的想进去看一下女儿,护士点点头才要叮嘱两句,言主任沉着脸走了过来,“在伤者的状况稳定之前,不许进去。”

她就没什么事儿啊,护士很想这么回答一句,然而看一看此人身边跟着的值班主任,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地腹诽:到底谁是医生啊。启航更新组幽灵提供

言昌盛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陈太忠是不行了,那就要保证他救下的女孩儿生龙活虎,如此一来,才能更显出陈主任的伟大——所以他必须全力保证女孩儿的康复。

女孩儿的父母不知道这位不是医生,也就只好认了,不成想对方又说话了,“省电视台有记者在外面等着,你们去说两句感受吧。”

要说记者这活儿,苦起来是真苦,大半夜地不睡觉,还要等在这里,不过这也正常了,一个即将惊天动地的新闻要出现了,而且顶头上司省委宣教部点名,说你们必须配合。

女孩儿的父亲点点头,女孩儿的母亲犹豫一下,才低声问一句,“这个……我们大概赔多少钱就行了?”

他们知道,救了自己女儿的,是一个国家干部,而且官儿还不小,这么大的干部,肯定都是公费医疗,但是人家干部家属万一要跟自己家讹钱,那么——虽然救了我女儿,也希望有个度,所以做母亲的希望,在接受采访前,把价钱范围定一下。

“你真……”李云彤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大怒,她冷笑一声,“陈主任不会要你们的钱,一分钱都不会要,这个时候你们想的居然是这些……我真为领导可惜!”

“我们是要赔的,救了我女儿,我认,”做母亲的低声回答,却是不敢抬头看她。

“我现在心情不好,别逼着我打你,”傻大姐冷哼一声,一旁的人看到顶着两个红肿眼圈的她竟能说出这种话,也禁不住暗暗感慨——怪不得陈太忠在天南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头,看看人家手下都是怎样的一群骄兵悍将。

那男人直接动手开打也就算了,连这个娇滴滴的美貌妇人,都敢放出这样的话来。

大约是在五点的时候,外面又稀里哗啦地走进四、五个人来,这时候有些人等得都困了,宫华甚至找地方睡了两个小时,又过来了。

“陈太忠怎么样了?”来的人以一个瘦高个为主,他四下扫视一眼,看到了一边的李云彤,“小李你告诉我。”

“这就是秦主任了吧?”宫华正好在,赶忙走上前伸手同对方相握,“还在抢救中……我是地北文明办的宫华。”

“曹福泉,天南省委秘书长,”瘦高个冷着脸同他握一握,然后一指身边另一个瘦高个——比他要低一些,“这是我们秦连成主任。”

“秘书长?”宫华惊讶地张大嘴巴,他可是没想到,陈太忠出事,居然惹得天南省委的常委连夜赶来,他是宣教部常务副,最是知道省委秘书长的份量——幸亏我在这儿守着呢。

下一刻,他就按下了各种心情,伸手跟秦连成握一握,“秦主任你好,你们培养了一个好干部,天南人民的好儿子。”

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刺耳呢?秦主任嘴角一下,太忠这看来是……真的没救了。

李云彤在一边看得奇怪,心说曹福泉怎么来了?趁着领导们听取消息的时候,她走到一个人身边低声发问,“姓曹的怎么来了?”

“唉,别提了,要不是路上连爆两次车胎,我们早就到了,”这位叫王全有,天南宣教部宣传处的处长,大家对秘书长的乱伸手,都是有点意见的。

“我们进去看一看,”曹福泉的强势,真不是吹出来的,面对宫华这地北文明办一把手,直接用了祈使句式。

面对这样的要求,宫主任也颇为无语,虽然这常委是天南省委的,但是他也无力阻挡,说不得协调一下值班医生,将人放进去看一看陈太忠。

这已经是破例了,所以大家也没看多久,一分钟之后就出来了,然后大家进入医院的小会议室,曹秘书长沉默了好一阵,才缓缓地发话,“救得过来吗?”

曹福泉知道这个消息晚一点,但是当他听说陈太忠十有救不回来了,就临时决定赶往地北,这不仅仅是死者为大的意思,更是表明文明办也是接受省委领导,而陈主任更是天南省委培养出来的干部。

“不是很乐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发话,他是从仁爱医院请过来会诊的专家,“各种刺激心跳的方式交替使用,越来越频繁,量也越来越大,就怕什么时候刺激不起作用了……这个人的体质非常奇特,问题是,这不是长久的办法。”

“没准什么时候就稳定了,”秦连成黑着脸发话。

“唉,我们也希望是这样,”另一个人点点头,但是从他这一声长叹来看,他对这个前景并不是特别乐观。

就在这个时候,小会议室的门刷地被推开,值班医生兴冲冲地走进来,“伤者恢复了自主心跳……”(ps:救治过程可能不是很靠谱甚至离谱,请大家海涵,风笑不精通。)

“确定吗?”几个专家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所有的眼睛都变得神采奕奕。

“确定,虽然缓慢,但是已经趋于稳定,”医生瞪着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球,欣喜地点点头,“我仔细观察过了。”

“那我们去看一看,”几个专家前后脚跟着走了,他们行医一辈子,什么样的古怪都见识得不少,但今天这个病例,还真是罕见——这主儿身体也太强悍了吧?

他们出去了,屋子里的其他领导只能闷闷地呆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的心思,好半天之后,仁爱医院的老专家推门而入,他语气沉重地发话,“终于稳定一点了,这是进展,但是远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有进展就好,”秦连成和宫华同时表态,然而那老专家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他不是本医院的人,倒也不怕说得直白一点,“但是这个现象……也未必一定是好事,那个啥,你们应该都听说过……”

回光返照!在座的所有人脑子里都冒出了这个词,不过秦连成不这么看,他信心十足地表示,“小陈的身体非常棒,缓过来就是缓过来了。”

又等了差不多半小时,陈太忠的伤情逐渐趋于稳定,院方给领导们送来了早餐,曹福泉这才打个哈欠,“秦主任,你继续观察者,我先到外面找个地方休息一阵……如果有什么变故,咱们随时联系。”

宫华不明就里,就说我们可以在医院给您安排个休息的地方,秘书长摇摇头,很果断地表示,“医院就是医院,我从来不搞特殊化。”

你是看陈太忠病情稳定了,心里不爽……秦连成心里暗哼……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