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8 -3159红了

官仙 3158 3159红了(求月票)

3158红了(上)

官场里从来不缺乏有心人,更别说北京垩城那些中枢了,陈太忠的名宇一亮,立刻就有人想到了此人的来历。

杜毅在一个小时之前,就接到了某人的递话,递话的人跟他关系不错,于是就直接说,地北那边都报道了,你天南反倒没动静,这么搞很容易让人生出一些想法一一被错误解读的话,那真的不好。

我又没有拦着他们,杜书记真的是有点无语,陈太忠出事的消息,他早就听说了,今天一大早,王毅单甚至搞到了地北省昨天的新闻录像,给领导过目。

就算他再不待见某人,看了录像之后,他也要由衷地感慨一句,蒙艺你怎么就那么傻,不把这厮带走呢?带走的话,我固然是痛快了,但是你更痛快啊。

所以面对传话的这位,他很淡定地表示,事发当天我的秘书长都连夜去了地北,谁要再误读的话,那一定是别有用心我们不率先报道,跟地北那边不点名,是异曲同工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这今年轻的干部。

挂了电垩话之后,杜书记也难得地感慨一下:小蒙啊小蒙,你有陈太忠,我有曹福泉,这俩都是火箭干部,做事也都很跋扈很不靠谱,更重要的是,曹福泉的运气也赶得上陈太忠一这家伙的莽撞,为我解围也不是一次了。

他这个感慨基本正确,不过真的要让蒙艺听到的话,蒙书记十有八垩九会还他个冷笑:陈太忠为我提供臂助的时候,自己也能落下一点一起码不会亏了什么。

而曹福泉呢?你杜毅的面子算是保下了,堂堂省委秘书长,却是一次又一次被一个正处打脸,这俩人的运气真的一样吗?

杜毅是应付过去传话的那位了,但是他心里恼火啊,虽然说事情的因果他非常清楚一一宣教。不想激怒他,这个态度是正确的,不过“潘剑屏你做事有点担当会死吗?

仓促之间,杜书记并没有想到,地北那边还冒出了一点幺蛾子,才导致事态产生了这样戏剧性的变化,不过他也不需要考虑这么多。

他想的是潘剑屏这么黏糊,那我就不联系他了,所以杜毅拎起电垩话,不分青红皂白就痛骂了一顿褚伯琳,天南省的干部勇救游客,地北那边连现场录像都有了,咱们怎么也得有个报道吧?。,你干不了这个台长的话,明天去组织部交辞职报告,

不过,他这话虽然说得严厉,褚伯琳却是听出来了,杜老板没当真省委书记想动一个电视台长,用得着专门打个电垩话吗?直接一句话就把人一撸到底了。

跟着宣教部,果然总是犯错误,褚台长被人批评不是一次两次,倒也皮了,尤其是他确定,自己的谨慎虽然让老杜不满了,但是这苦心,大约对方也体谅了。

于是,他直接就将责任推到地北电视台身上了,“我们都准备好新闻了,临到播出了,那边说救人者身份待定“这个录像,我们也没拿到,今天我们一定积极补救。,

“补救也没必要夸大其词,真垩实就好,杜毅被这件事搞得有点被动,但是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瑕疵,就做出巨大的让步,“封疆大吏,四个宇可不是玩笑,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我不希望看到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这个电垩话挂了没多久,曹福泉又打来了汇报电垩话,这个时候,杜毅再猜不出腾行健的意图,那也真是愧对他下面的这个座位了。

所以他的选择,跟潘剑屏的选择如出一辙,我不说这个救人的干部是谁,也不说他是什么单位哪个阵营的,就当一般的干部对待了一一别人有的,你一定有!别人没有的,你也享受不到额外的关照。

那么,他让曹福泉回来的指示,也就正常了一一姓陈的你出事了,领导们去看你;你病情稳定了,那就慢慢地将养吧“甚至,秦连成都可以回来了。

我杜某人承认,陈太忠你这件事做得非常出彩,但是体制就是体制,你最危急的时候,领导们去过了,你的成绩,我们也愿意肯定,但是,没必要让一个哥部和一个正厅,陪着你走完这段康复之路吧?

当然,你若是死了,我杜毅绝对会在你的追悼会上致辞。

曹福泉听完这话之后,放下电垩话就转身离开了,他并没有像杜毅吩咐的那样,去通知秦连成,因为杜老板的指示他听得很明白,秦连成“也,可以回来一—那就是说,不回来也无所谓的,这种局面下,他有必要提醒对方吗?

事实上,泰连成也没时间回去了,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各个媒体的记者纷拥而至,昨天的新闻真的太震撼了,大家都想知道救人者的健康状态和真垩实身份。

当然,众人关注的焦点,主要还是男青年目前的各项生理机能指标,其他的就要略略差一点一其实这身份,真的是再扯淡不过的事情了,能确定的人早就确定了,不能确定的人,也不好乱飞那些八卦的消息。

在中午的时候,天南午间新闻做出了一个简短报道省委文明办雷主任陈太忠同志,在跟地北省经验交流的过程中,按邀请方要求,在视察风景区建设时,遭遇了泥石流。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陈太忠同志奋不顾身,从泥石流中拯救失足少女,导致自己身教…,那个名未裂,是的,陈主任正处于生命垂危中。

至于更详细的图像报道,晚上会有,敬请大家到时收看。

来人龘民医院的媒体越来越多,秦连成实在不堪其扰,回避了,于是大家又逮到文明办三个昏处长发问,这时候就不是很规范的提问了。

比如说有的媒体就问,说你们既然是来交流的,地北怎么可能连你们的身份都不清楚昨天的报道,很没头没脑啊。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地北是怎么想的?,傻大姐大大咧咧地发话,“地北人的事情地北人做主,我们虽然在精神文明建设上有些心得,也不可能去干涉。,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柳青云捂着嘴拖走了,然后李大龙在一边接话。

“事实的真垩相是这样的,陈主任帮助过很多人,从不留姓名“别人想报道的话,我们不阻止但是我们不会自己标榜自己,天南文明办从来都是这样,我们知道自己做了,那就够了,不需要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在这里,我感谢地北文明办尊重我们的习惯。,

“这个录像我看了,另一个记者举手提问,“虽然看起来很真垩实,但是,…有没有可能是摆拍的呢?请原谅我的直接事实上,这种勇气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说,我只是怀疑,你们不要这个样子。,

他的话还没说完柳青云和李大龙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一哥要一决生死的架势一一怀疑尼玛的头,有本事你也摆拍一下,结果吓得这位话都没说完,转身就向外跑去。

李云彤是文弱女子,不玩这些粗野的东西她只是抓起身边的签字笔筒抽出一枝签宇笔,用甩飞刀的姿势扔了出去,“我们领导生死未上,我的心情不好“还有谁怀疑这件事的真垩实性的吗?,

总之,在这种热烈的气氛中,大家就这件事情获得了统一的认识,救人者确实是天南省文明办昏主任陈太忠虽然陈主任自身处于昏迷中,不能进行更有力的自证。

这个论证过程听起来有点荒唐但结果就是这样诸多媒体记者是来求证消息的,不是来打架的于是就纷纷散去一明天的稿子有交待就好了,说那么多做什么?

但是李云彤表示,她不能满意这个结局,“柳处、大龙。我总觉得,领导的身过“围绕着一些什么阴谋,咱们要帮领导扛住了。,

阴谋未必有,阳谋那是肯定有!李大龙和柳青云的心里,那是明镜一般,陈主任昨天上地北台,连个名宇都没混到,那可能是偶然的吗?

可是明白归明白,这话还不好随便说,起码柳青云不敢接。,倒是李大龙跟李云彤同为稽查办雷主任,接触得多了,倒也不怕点一句,“云彤姐,咱们再怎么生气不顶用,要不你让建阳问一问,天南那边怎么了?,

这话不无酸意,但也确实是事实,文明办里跟得陈太忠最近的,不是李云彤而是郭建阳,就算从表面上讲,也是名正言顺的通讯员一一上面的领导都这么认可。

那就说一声呗,李云彤还怕这个?于是她给郭建阳打个电垩话,结果郭建阳在那边冷笑一声,“我打听过了,很多人觉得是咱领导没死,心里遗憾。,

这一言点醒梦中人,傻大姐三人身在局中,一根筋地只盼着领导好转,别的念头根本是想都不敢想,却不知别人是如此看待领导的伤情。

陈太忠在天南官场这几年,得罪的人本来就不少,更别说这次的救人搞得动静实在太大,他要是不死“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宣传。

3159章红了(下)

当天晚上,章尧东陪着陈太忠的父母来到了通达,同行的还有宣教部长李晓龘波和许纯良等人,没办法,这事儿都让地北捅爆了,中午的天南台也播了,章书记不能装聋作哑。

要不说陈太忠做事太率性,他光顾考虑自己了,却是没想到老爹老妈听到这消息,会是怎样的感受,看到躺在病**生死不知的儿子,陈父倒还好一点,吧嗒吧嗒地掉眼泪,陈母直接就嚎啕大哭了起来——虽然她已经哭了一下午。

但是偏偏地,还有那不开眼的记者,听说这是救人者的父母,就过来打听陈太忠以前在家里的事情,许纯良眉头一皱,走过来狠狠一推,“你给我滚蛋!”

“我是香港记者,”这位挺不含糊,听明白了没有?咱是特区的!

“再不滚我揍你,”许主任当着章书记等人的面,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根本不顾忌自己堂堂正处的身份。

“我主要是怀疑这个救人者的身份!”香港记者嚷嚷了起来,反正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只要能吸引眼球,恶意假设又算得了什么?更别说港媒做这种事,还真不需要太大的压力,那边的言论也宽松得多,“他肯定是中龘共干部吗?我个人表示非常怀疑。”

“我是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小陈就是在组织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这一点我非常确定,”章书记冷着脸发话,接着他又拽出一个大块头,“你可以怀疑我的话,但是地北省委书记腾行健也来过,你不会连他也怀疑吧?”

“那你们一开始,为什么不点出这个人的身份?”该记者穷追猛打。

跟你就说不明白!章尧东冷哼一声,转头离开,在他看来,地北这步棋走得真的不算好,不过体制内的各种因果,我也没必要跟你解释那么多……倒不如让许纯良打你一顿算了。

说话间,地北新闻就开播了,第一条就是省委书记腾行健在医院,当然,这时候救人者的身份就可以点出来了,结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居然有两个人打电话到人民医院——既然救人的是国家干部,我们昨天捐的钱……能退吗?

陈太忠若是在场的话,估计又要感慨一下,能让这些仗义疏财的主儿打来这样的电话,可见现在的干部形象真的……有待净化,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真是任重而道远吖。

看地北台的人多,看天南台的人也不少,天南今天的报道,基本上就是地北昨天的翻版,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能把陈太忠的履历再介绍一下。

但是陈主任诸多的成绩,天南台只是语焉不详地带过,并没有说太多——只是插播了一个“天南十佳青年”颁奖的画面,不过寥寥数语,也让大家感受到,陈主任在以往的工作中,一直表现得非常优秀。

这是褚台长留的后手,他已经在安排制作陈太忠的专题了,若是某人真的挂了,省台绝对能及时推出非常恢弘的系列报道。

关键是陈太忠做出的成绩,也确实太多了,多到如果现在一一摆出的话,哪怕只是简短的说明,别人也绝对会认为这个副主任已经死了——人没死的话,谁会整这么多东西出来?

张爱国也跟着来了通达,他看着天南台,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琢磨半天才猛然发现——为什么播出新闻的田甜,看起来一点都不悲伤呢?

张厂长对陈太忠大部分的女人,都是知情的,毕竟陈主任携诸美去绕云游玩,他是跟了去的,当然,知道得越多,他就越不敢乱说。

但是他眼下禁不住就忿忿了起来,这天底下最不可信的,果然就是女人。

殊不知,这个想法却是冤枉了田甜,田主播是陈太忠的女人里最早知道他出事的,一时间她想都不想,就直接一个电话打给雷蕾,完蛋,太忠不好了。

雷记者就比较沉得住气了,起码某次警龘察临检,她是见识过陈太忠给自己施加隐身术的,在她心里,太忠绝对不是常人——不过他不说,她也不问。

问清楚情况之后,雷蕾觉得这个事情未必有多重要,但是她肯定要落实一下情况,她给刘望男打个电话,刘大堂也为此惊动了,但是不多时,刘望男又打电话给她,“小宁说了,肯定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丁小宁见识过陈太忠的怪异不说,眼下连须弥戒都有了,她自是相信他的能力,太忠哥要是真扛不住的话,直接就把泥石流收到须弥戒里去了——这个道具比较逆天,不好随意亮出来,但是面临生死关头,谁还会不用?

至于说唐亦萱,那更不用提,她一点都不担心陈太忠的安全。

吴言也不担心陈太忠,那家伙穿墙轻轻松松,穿泥石流估计也不难,更重要的是,她想不出陈太忠甘冒奇险的动机——没办法,权力场上的人,想问题都遵循这样的逻辑。

正是因为如此,白市长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是很惊讶了一下,但是细细一打听经过,就不放在心上了,还是该说就说该笑就笑,只有别人提起小陈的时候,她才会做出明显是敷衍的遗憾来,同时表示做为小陈的老书记,我希望他尽快好起来。

由于她的秘书钟韵秋是陈太忠的相好,两人又是邻居,所以吴市长跟陈某人的关系,个别人也有些猜测,这次她的反应,反倒是让这些猜测不攻自破。

简而言之,陈某人虽然私生活糜烂,但是在此期间赶来看望他的女孩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正牌女友荆紫菱——小荆总并不是说就相信他很危急,而是她有这个名义在身,就不能不来,同时她还能彰显一下大妇身份,何乐而不为?

要不说这陈某人做事,真的是没心没肺,他的女人们全部都不着急,他的父母亲却是老泪纵横备受煎熬。

然而正是因为陈父陈母的表现,别人才没有怀疑小陈是不是在整什么幺蛾子——要是连他俩都表示淡定的话,那味道就又不对了。

起码黄汉祥知道了消息之后,就琢磨着,这家伙估计是想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然后托人做点什么别的勾当,结果一不小心玩大了,差点丢了小命。

看看,让你父母亲跟着你提心吊胆,真是不孝顺……

地北和天南呼应着报道此事,天南省虽然落后了半拍,但这里是陈主任成长的地方,总是有更详尽的案例,再加上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天南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的名字,没几天就火遍了小半个中国。

跟陈太忠有交情的、或者自认够份量的主儿,纷纷前来探望,像天涯科技厅办公室主任成克己、绕云市委副书记张广厚、市委秘书长邹捷峰之类的。

甚至连蒙艺的秘书那帕里,都在事发第三天,专程来地北看望了一下,并且留给陈父一万块慰问金——来得越早,就越表示重视。

在第四天,中央文明办下来一个董姓司长,同行的还有群众日报社的记者,以及专程从京城请来的专家——陈太忠的伤情依旧没有稳定下来,这让很多人揪心不已。

直到第五天头上,陈太忠的状态才稳定了下来,这一下,大家全部松了一口气,群众日报社的记者也知道稿子该怎么写了——是发往内参的稿子,救不过来就发日报了。

但是,陈太忠伤情是稳定了,什么时候能醒来却又是一个问题,更有专家推断,此人可能一直这么昏迷下去——毕竟在此前,伤者是有过相似经历的。

秦连成已经做好了硬顶曹福泉的准备,然而令他奇怪的是,虽然现在小陈的深度昏迷,导致了文明办的人手捉襟见肘,可是秘书长并没有再度安插人的意思——提都没提。

要不说曹福泉此人,审时度势是相当有眼光的,陈太忠现在红火到一塌糊涂,他才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算计某人空下的位子。

第七天,也就是周五晚上七点多,地北省人民医院和天南省人民医院的专家碰头,讨论将陈太忠运回天南的话,需要考虑哪些细节——陈主任在地北,照顾起来太不方便,文明办专门抽调几人组成了一个小组不说,陈父陈母还天天在这里耗着呢,太累人了。

就在大家探讨的过程中,一个医生笑眯眯地推门而入,“好消息,陈太忠已经醒过来了。”

“这么快?”有人愕然地发问,那么重的伤,从深度昏迷到苏醒,才用了两天多,真是令人吃惊。

“这年轻人的身体,好得不得了啊,”又有人感慨一声,接着大家站起身,前去观看伤者的情况。

“先给我弄点稀粥,肚子空得要命,”才清醒的陈某人,精神头就不错——他真没打算这么早醒过来,但是当他发现老爹老妈守在自己身边,憔悴得要命的时候,那就没有选择了。

等后来搞明白事情经过之后,陈主任心里禁不住腹诽两句,你说你个柳青云多的什么事儿,拍什么的录像,真是的,哥们儿爱出风头倒是不假,但是这次的风头……出得也太大了一点吧?

(推荐:《奋斗在新明朝》,风笑全程订阅的书,不认识作者,有朋友说有点《官仙》明代版的味道,希望大家能喜欢……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