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2 -3163声威赫赫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3162 3163声威赫赫(求月票)

3162章声威赫赫(上)

陈太忠最近过得真不算有趣,白天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在打坐修行,到了晚上,倒是能留下个分身,悄悄地出去会一下自己的女人。

像汤丽萍、李凯琳之类心思少的,少不得就要问一问,你的身体都大好了,怎么外面还说你的伤势重?陈太忠但笑不语,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别人自然是不好再问了。

然而他整理针状焦的资料,也是在晚上,又要逐字逐句地校对,所以彻底整理完资料,就到了七月十号。

这时候他也不想再拖了,于是借中午午休做幌子,穿墙出去变个样子,找个地方给邢建中打电话当然,声音也是必须变的,“邢总你好,你托陈主任买的货,我已经买到了……小陈现在什么样子,你也知道,我直接把货给你送过去吧。”

“我托陈主任买货?”邪建中先讶异地重复一句,想到自己这个手机,就没几个外人知道,他才恍然大悟地回答,“哦,谢谢啊,不过这个……要买?”

“价格你跟陈主任谈,我只管送货。”陈太忠故作神秘,好歹要冒充有关部门的人嘛,“今天晚上,你就在碧涛的办公室休息吧,到时候我去找你……”

“请问……”邢建中刚想说我还在张州,你几点过去找我,不成想对方直接压了电话,说不得他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这些主儿行囘事,还真是没有章法。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找到东西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于是他匆匆地料理完手边的事情,就赶到了凤凰,抵达碧涛的时候还不到六点。

邢总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待对方,就把助理什么的都推到办公室外面了,一个人呆在里面,想一想之后,又跟专门为自己做饭的大厨说一声,多备点净菜,随时准备动手做饭,到最后,他还吩咐了门卫,只要是找我的人,你就把电话转给我。

这个命令一下,邢建中今天晚上就热闹了,现在很多人都想找邢总,出货的进货的、放贷的化缘的、推销的合作的,但一般时候,邢总又哪里是那么好找到的?

邢建中接电话一直接到八点半,才没了什么人『骚』扰,但是那有关部门的人却是不见去向,这下他也不等了,点了三个菜一个汤,一碗米饭,又打开一瓶啤酒,慢条斯理地吃喝了起来。

邢总的酒量不算太小,所以这一瓶啤酒只是起个放松的作用,由于心里有事,他喝的也很慢,九点钟才喝完第一瓶,这顿饭也就结束了。

叫人把碗筷收拾走,邢建中又呆坐了一阵,感觉想得实在头疼,说不得又打开一瓶啤酒,心事重重地灌下一口之后,正要放下酒瓶,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侧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电脑桌前的转椅上,居然多出一个人来。

这人来得真是无影无踪,好悬没把他吓一跳,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狐疑地看一眼门口,又看一眼窗户,心说不愧是有关部门的人,“你是……送货的?”

“是送货的。”这位点点头,此人身材适中,胖瘦适中,相貌……也适中简直就是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见的主儿,真正是标准的不引人注目,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就是皮肤黑了点,说话带一点不知道哪里的口音。

人虽普通,说话却是不普通,黑脸膛很直接地发话了,“不要再喝酒了,今天晚上你会很忙,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我才来得比较早……不会有人再进来了吧”

对陈太忠来说,他来得确实比较早,往常这个时候,他还没睡呢,今天早早地上床休息了,希望不会有人生出疑心吧。

这会儿来还算早?邢建中听得颇有点无语,不过想到自己面对的人基本上属于那种非人的存在,心里倒也释然了,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要他别再放人进来,天大的事情都推到明天今天我喝多了,就算是章尧东找我,也是这话。

邢总不是没有想过,眼前这人若是别有用心的话,自己这个安排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撇开陈太忠的因素不提,只冲人家能这么诡异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想做点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真的是太简单了。

放下电话之后,他甚至拿起眼前的大号玻璃壶来,专门去冲了一壶茶,“明前的『毛』呢……我就喜欢喝绿茶,一起喝点。”

等他将茶洗好泡好,转身回来的时候,面前已经多了一叠纸,黑脸膛面无表情地发话,“这是你问题的答案,旁边这个u盘,是现场工艺生产的录像。”

邢建中拿起这叠纸之后,就再也没有放下,只看这二十几张纸,他就用了整整两个半小时,其间时而皱眉时而点头,真的是看入『迷』了一一陈太忠都要花十几天时间来整理的资料,哪里有那么简单的?

看完文字资料之后,他想也不想就打开电脑,开始看u盘上的录像,这一看又是一个小时,这还亏得是很多场景他都直接快进了毕竟陈太忠不是专业的,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也拍了进来,这实在太正常了。

等他看完这些之后,就过了十二点,茶都凉得不能再凉了,但是邢总不介意,他很遗憾地抖一抖手里的纸张,轻叹一口气,“可惜啊,还有小二十个问题,没有答案……不过还是谢谢你,这些资料会极大地缩短我研发的时间。”

“别急,还有呢。”黑脸膛送身边的手包里『摸』出一副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然后才从手包里慢慢地往外掏,那是十格一盒的塑料盒子,他足足掏出乎二十多个盒子,“这是原材料、中间产品、尾渣和生产材料的样品,上面有标签,至于说鉴定……你不要太懒啊。”

“哈,有这个足够了。”邢建中一把抓过几个盒子,细细地看起了标签,然后又抓起了其他的盒子,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很坚决地点点头,“有这些资料,那就足够了。”

直到这个时候,邢建中才反应过来,人家为什么说自己今天晚上会很忙一现在就已经快凌晨一点了然而眼下,他心里还有太多的疑问要问,根本舍不得休息,“看起来,您对这个针状焦的生产工艺,也很了解啊,很多东西都给到点儿上了。”

“一般般吧”,陈太忠大喇喇地点点头心说这东西其实也不难搞,花了哥们儿一个来月的功夫而已,我要是不当囘官去搞这些真的比你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那有些地方,我不是很了解,咱们能探讨一下吗?”邢建中谨慎地开口了,其实他能感觉出来,对方就是个二吊子专囘业的就是专囘业的,接受过系统学习并且亲身实践过的人其专囘业『性』肯定比学了一个来月的人强。

然而对邢总来说,中囘国这种大环境里,这样的半吊子都不多,全国有没有五百号人都不好说,这黑乎乎的家伙虽然不是专精一项,但是对整个系统吃得很透,大方向把握得很好,想到这还是有关部门的人才,而不是专囘业人才,他真的生不出半点轻慢的心。

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个资料并非是这个黑脸膛整出来的,那么,要通囘过此人跟别的专囘家沟通,那真的还挺麻烦。

眼见对方毫不含糊地点头,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喜,“请允许我冒昧地猜测一下,其实……你们收集到的资料,绝对不止这么一点,只是有人把认为有用的资料拿给我了,不知道我这个猜侧对不对?”

“没错,那个人就是我”,陈太忠继续点头这才是他今天亲自过来的原因,陈某人偶尔也有装神弄鬼的兴致但是今天他来此地,是专门推了跟湖滨小区众女的联欢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他直接丢一份文件在邢建中的车里就行了,哪里有这么麻烦?

听到邢总这么问,他心里也禁不住沾沾自喜,你也知道我细细挑选过啊?哥们儿不是吹的,只要想干好什么,那就能干好什么。

“那我就要好好地跟你请教一下了”,邢建中一听,就越发地来劲了,其实有了手上这些东西,他已经有极大的信心在短期内上马针状焦项目了,但是……若是有些事情能问得更清楚,那岂不是更好?

于是接下来,就是将近四个小时的学术探讨时间,在这个交流过程中,邢总越来越肯定,眼前这位不过是刚入行的新手,但是人家对整个体囘系的掌握,还是相当清楚的,尤其难得的是……人家见识太广,有些问题回答不出来,直接就把生产过程一点点地描述出来了。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不但对针状焦的生产体囘系有理论基础,更是去现场细细调囘查过的一一这样的人才,居然跑到国外去搞情治工作,而且还有如此的身手,念及此处,邢总也不禁感慨一声:果然啊,中囘国的精英人物,大半是进了官囘场了。

3163章声威赫赫(下)

聊了一夜,眼瞅着窗外天都蒙蒙亮了,陈太忠也实在懒得再呆了,今天晚上邢建中收获不小,但是同样的,他也收获不小前提是如果他也想搞针状焦项目的话。

“能说的就这么多了,我要走了”,他站起身来,事实上,陈某人手里的资料远不止这些,不过能口头上解答清楚的,他并不想暴囘『露』囘出自己收集囘资料的能力,那或者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说邢总,陈主囘任这个情,你可领得大了。”

“很久以前,我领陈主囘任的情就大了”,邢建中表示自己毫无压力,不过一说到这些与技术无关的事情,他就有点难掩困意,说不得大大地打个哈欠,“兄弟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张嘴,太忠知道,我老邢一向对得起朋友。”

“我的需求嘛……”陈太忠听他这么说,真觉得有点好玩,说不得拉一个长长颤音,吊对方半天,最后才笑着发话,“倒也不是没有,我出的是私活儿以后不管是谁,只要他们问起你的消息来源,你就说都是自己研发的……我帮你一把,别让我为难。”

这也算需求?邢建中对这个要求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好半天之后才笑着发话,“您放心,打死我都不会说的,不过……这些数据在国内,只是我掌握了吧?”

他原本不是很在意面前这位但是这一晚上的技术细节谈下来,他心里很清楚,对方真想再扶持一个针状焦工厂的话,难度会有,但是不会太大。

“我要有囘意偷你的技术,你挡得住吗?”黑脸膛冷冷地一笑,满是不屑的神情,接着他拎起手包转身推开窗户身囘子一纵,就消失在了晨曦中,似乎跟整个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不过他的最后一句话还是顺着晨风飘了进来,“陈主囘任交往的人里,就没有坑朋友的……当然,前提是你得对得起陈主囘任。”

邢建中站在窗户口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厂里的警报响起,于是苦笑着摇摇头走回沙发边,拿起这一晚上他记录的重点,细细地看了起来,时不时地又看一看u盘上的录像。

当助理打电囘话过来,说早餐已经做好了的时候,他果断下令,你通知一下,早餐之后,厂里的技术部门在小会囘议室集冇合,我要开囘会。

说是开囘会其实邢总大概动员一下,讲述一下大概的技术攻关方向,然后就是找各环节的技术负责人挨个谈心又而不是当场一次说完。

没办法,搞高科技的民营企业家就是这么惨,自己累不说,还得防着别人偷窃胜利果实,自打发生图纸被窃的事情之后,邢总就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没什么人能信得过他把最要紧的东西,还是装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这个会开完,差不多就是中午了想到自己一晚上没睡,而下午还要带着各种材料跑到素波去鉴定只能在车上眯一小会儿的时候,他也禁不住哀叹一声,“搞企业的就是孙囘子养的,还是做囘官舒坦啊,陈太忠肯定没受过这种罪。”

你这才叫放囘屁!陈太忠若是能听到这个抱怨,肯定会如此回答,他一晚上没睡不说,又去了一趟凤凰耗去不少仙力,才说上午没事补个觉,罗克敌和李云彤却跑来汇报工作。

现在的陈主囘任,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中,你说他养病?这个不假,但是同时他还遥控指挥自己分管的那一片,别人也愿意心甘情愿地来请示工作。

当然,一般来说不是很重要的事,他们也不会频频来汇报,毕竟领囘导的身囘体不是很好,所以没急事的话,就是隔一个星期来一次一一平日里虽然也来,但就不是汇报工作了。

今天是周三,昨天上了党课,两人就来汇报文明办最近一周的情况,不过也有点小事,想请陈主囘任帮着处理一下。

陈太忠这个样子还能处理事情?别说…”他还真的能,说完单位的事情之后,罗克敌又提起一件事情来,正林文明办向省里求助,说那里的干囘部家属调囘查工作,开展得不够顺利。

其中最大的阻力,是来自于正林矿业集囘团的董事长卢林,正林多山,矿产资源还是有一些的,不过除了铝矾土,其他都是零零碎碎的,有铁矿、磷矿和煤矿,甚至还有分散得非常散的金矿,蕴藏量都不大。

但是这两年铝矾土走俏得很,正林矿业主要做的也就是这个,这里的铝矾土大多直接供应了临铝正林分公囘司,不过也有一些别的零散方向。

简而言之,正林矿业是正林市难得的盈利国企,这两年的效益更是看得人眼红,不过这卢林在正林混得极好,他为人仗义豪爽,又是背景深hou正林可是革冇命老区,背景深hou的人真的太多了。

这人的儿子前年出国留学了,后来美国炸了南斯拉夫中国大龘使馆,卢总逢人便说早知道就不给儿子办绿卡了一老区人嘛,有时候说话不太注意。

结果他一嚷嚷,等风声停了之后,又有几个人托他办绿卡,到现在正林文明办要搞家属调查表,发现他不如实填写,找他来盘问,他笑嘻嘻地回答说,其实我儿子真没绿卡,我是气不过美国那鸟样吹牛呢。

文明办哪里会信这个,卢总你帮人办绿卡都不止一张了,于是他们就劝他,老卢啊,无非儿子上学办了个绿卡,有啥不能认的呢?你老婆肯定没绿卡,你不是『裸』官啊。

怎奈这卢林就是不承认儿子有绿卡,他的态度很好,不是硬顶但是死活不承认,文明办这边实在无奈,找到了挂职的康楼电,康市长虽然不管这个,可是人家都求到门上了,他也不好坐视。

又是正林系的人马,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他知道罗克敌做事比李云彤稳重得多,但沉『吟』片刻,他还要落实一句“这个卢林的儿子,肯定是有美国绿卡吗?”

“肯定有,不止一个人见到过。”罗主任沉声回答,“只是这个人……云彤你说吧。”

他有点顾忌,李云彤却是无所谓于是就解说一下,此人身份比较敏感,算起来应该是红三代,爷爷是正林纵队的老人,解放之后直接回村务农了,父亲却是脱离开正林系,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官至正师级,前几年旧伤复发死了。

卢林的父亲还做过一件事,就是受他爷爷所托文囘革期间给一些被打囘倒的“狗崽子”穿上了军装,这在当时是捅破天的大错误,不过他的山头硬,终于是顶过去了。

如此一来,卢林就算不是正林系的正林系,他跟蔡莉、邦舒城之类的正牌正林关系不太大,关键是很多被打囘倒的老人,都卖他面子,虽然这帮人也都基本上退了,但是人家的儿孙也都成长起来了这个人真是个马蜂窝。

“这红了三代第四代终于是吃美国大米了。”陈太忠轻唷一声,这样的人正林人真的是无可奈何,好半天之后他才点点头“罗主任,你给他打个电话,说我要见他。”

这就是陈主任存在的意义,别看他在养伤期间,但还真是文明办的大杀器,而遇到这种棘手人物,他也不吝出手。

“好的。”罗克敌『摸』出电话,当着陈太忠就拨通了号码,“正林矿业的卢林吧?我是省文明办,我们陈太忠副主任希望你尽快来一趟素波。”

那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罗主任犹豫一下,将手机放下,抬头看着陈主任,“他想跟您说两句。”

见领导点点头,他将手机送到陈太忠耳边,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你想跟我说什么?”

“听说您身体欠佳,一直想拜望您去呢,就是没这个资格。”卢林笑一笑,然后话题一转,“您找我,是不是要谈那个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情?”

“你觉得呢?”陈太忠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可他心里却是生出点猜侧来一一你小子不会是想通过这么做,来搭上我吧?

“那我下午就去跟您做检讨。”卢总登时就做出了决定,他略略迟疑一下,才轻声叹口气,“您训我一顿,我也就对得起别人了……卢家人从来不会出卖朋友,这是我的苦衷。”

啧,这个人倒是奇葩得紧,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久久无语,他当然听出来了,估计姓卢的是还介绍别人办了绿卡,不得不硬着头皮顶在第一线。

要不说人真的是矛盾体,卢林身为红三代却是把红四代送出国了,可偏偏对炸大龘使馆不满,身为正林盈利国企的老板贪腐估计难免,却同时还要讲义气,为别人挡灾。

他正感慨呢,李云彤却是发问了,“领导,他怎么说?”

“下午过来跟我做检讨。”陈大忠轻描淡写地回答。

“领导果然是领导。”罗克敌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您一亮名字,就比他们做那么多工作都好用。”

“陈太忠你太不像话了吧?”他的话音未落,门口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