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4 -3165病榻办公

3164 3165 病榻办公

3164章病榻办公(上)罗克敌和李云彤闻言,齐齐就是一愣,傻大姐眉头一扬就待发话,陈太忠却已经冷哼一声,“蒋主任,麻烦你自重,这里是科委办事处,不是你的高新区。”

“呦,这十一点不到,你躲在卧室干什么?”门口一个人影出现,只看那微扬的下巴,就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不过她看到屋里有一男一女两个外人,禁不住怔了一下。

“我睡觉你也管?”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我从昨天早晨醒来到现在,还没正正经经地睡一阵呢,要你多事?

“是你俩啊,”蒋君蓉细细一看,认出这二位是陈主任手下的干将,于是她身子一转就向客厅走去,“你们先谈,谈完了我再说。”

“免了,有什么话你直说吧,”陈太忠可没有跟她单独聊天的雅兴,“这都是我文明办的同事……事无不可对人言。”

“这个……”蒋君蓉沉吟一下,终于还是走进来坐在床边,“陈主任,一直以来,咱们合作得还算愉快吧?”

“我跟你合作?”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我就借你素凤手机的厂区用了一下,顺便也替你宣传了不是?”

“素凤手机不止是高新区的,也是科委的,”蒋君蓉似笑非笑地回答。

同时,她轻轻地跺一下脚下的地板,今天的蒋主任上身穿一件鹅黄真丝衬衣,下身是灰色麻纱七分裤,足蹬白色笨跟小皮靴,露出一截白生生粉嫩的小腿。

不过既然是笨跟鞋,卧室里又铺了地毯,这个动作没什么响动,“要不是咱两家合营,我怕自己都上不了四楼。”

这倒是大实话,由于陈太忠在四楼养伤,最近的四楼看得格外地严——事实上这只是第二道关,一般人直接就被挡在一楼了。

不过对办事处的人来说,蒋君蓉是唯一一个不方便拦的外人,在素凤手机项目的谈判中,她就来了办事处不知道多少回,后来谈拢双方又成合作伙伴了,更别说分管办事处的副主任宋敏被蒋主任调侃过两次,是听见她的声音就头大。

“那是你跟科委的合作,不是跟我的合作,”陈太忠皱一皱眉,直截了当地发话,“说重点……今天找我来干什么?”

“你说呢?”蒋君蓉怒目圆睁,气鼓鼓地看着他,“你帮我招的商呢?”

“我给你赵总的电话了啊,”陈太忠真是有点恼火,赵民最想投资的地方是凤凰,不过他劝说了两句,韦明河又帮着敲边鼓,说太忠在整个天南都横着走,凤凰虽然是大本营,可省会城市的便利也在那里摆着,再说了……太忠现在不是在省里吗?

所以他现在觉得冤枉,你抢了我的单子,还有理啦?不过下一刻,他却是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心中禁不住微微一揪。

“是啊,你给我赵民的电话了,”蒋君蓉表情古怪地点点头,“给我一个三千万的单子,转头给凤凰一个三十亿的单子……陈主任,你玩我上瘾啊?”

“你……稍微注意一下措辞,”陈太忠心里暗恨,一时间有点后悔让罗克敌和李云彤留下了——他俩不在的话,非要你好看不可,哥们儿我啥时候玩过你了?还“上瘾”?

“就算那三千万的单子,也是你从我手里抢的,”他正色回答,一定要给自己的下属留个正面形象,“要不然,两个项目都是凤凰的……我很给你面子了。”

“那光盘的项目我还给你,你把聚碳酸酯的项目给我,”果不其然,蒋主任此来真的是听到了风声,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不过很显然,这个可怜相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的下巴还在微微地扬着,“这个项目,你是从我这里得到了启发。”

“这关我什么事儿?你跟殷放说去,”陈太忠一翻白眼,心说殷放可是你蒋系的人马,你不找他反而来找我,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我……就找你说,”蒋君蓉开始耍赖,事实上,她是周一才听说凤凰有引进这个项目的打算,而且双方的意向谈得差不多了,周曰的时候,殷放特意来找蒋省长——我们的意思是中方投资十个亿,请省里务必帮我们解决一点。

蒋世方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二十多个亿的项目,你一个地级市说上就上,殷放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会不会又受了蒙蔽呢?

这话蒋省长没说,但是殷市长感觉出来了,自己前一阵弄的那个租牛笑话,真的有点丢人,于是他就说,这是陈太忠小陈帮着联系的,可靠姓没有问题,他还可以帮我们引来部分长期贷款……但是贷款的压力大,省里能多拨一点,回头我们创造了效益,就能早交一点。

是陈太忠啊,蒋省长一听这三个字,就放了一多半的心,别看那厮为了抓精神文明建设,现在搞得浑身是伤,真要说起来,那家伙抓物质文明建设,也是很靠谱的,于是他就说,你们先谈着,省里的拨款……我再考虑一下。

蒋主任周曰没回家,周一晚上才知道有这么个事儿,气得好悬没蹦起来,“陈太忠怎么能这样呢?他怎么能不给我?”

他为什么要给你?蒋世方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最终他还是没问,只是淡淡地表示,你想抢这个项目,找陈太忠商量去,不要搔扰殷放——小殷好歹主政一方了。

蒋君蓉当然知道,她不好去找殷放商量,且不说这殷放还有自己的来历,就算是蒋家嫡系,人家现在到了地方上,也急需政绩打开局面,而以她现在的背景和行情,抢这个项目仅仅是锦上添花——真要为此而向殷放施压的话,那会令蒋系人马寒心的。

可是这么大的单子丢了,她也不甘心,于是托朋友找拜耳的人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这个项目能不能考虑放在素波?

这个沟通,就又用去了一天多的时间,最后德国人表示,相较凤凰而言,我们也更青睐素波一些,但是你们能保证,素波上了这样的项目,凤凰不会再上吗?

说到底,拜耳公司的目标是垄断聚碳酸酯的市场,不能全部垄断也要实现大部分垄断,而普林斯公司的凯瑟琳背景深厚,不跟拜耳公司合作,凤凰人一样能做起来聚碳酸酯。

省里可以考虑下行政命令,蒋君蓉这么表示——一个省里有两个大型的聚碳酸酯项目,那算重复建设,不科学也不经济。

但是那样可以打造聚碳酸酯及附加工业的产业圈,德国人哪里是那么好哄的?拜耳公司计划中的产业圈是长三角地区,中西部为了平衡和物流方便,会建设一批厂子,可那仅仅是战略需要,而不是公司核心区域。

所以德国人表示,凤凰人已经打算读力投资搞这个,你想跟我们合作?可以,前提是……协议里必须注明,天南省要保证,十年之内,省里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项目。

换一个竞争对手的话,蒋君蓉还真敢这么保证,但是对上陈太忠,她确实没有太大的信心,那货真要急了眼,顶着省里的压力也就搞了。

陈太忠的官场背景倒还在其次,她非常清楚的是,一旦他真想上这个项目,确实不需要看省里的眼色——那家伙京城有关系国外有朋友,想筹三五十亿的资金,难度真的不大。

她不敢答应,德国人就没兴趣谈了,于是蒋主任就恼火了,专程跑过来找陈太忠的麻烦——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你想都不要,就是凤凰的,”陈太忠断然拒绝,三五千万的项目,让也就让了——陈主任让得起这些“小项目”,但是这么大的项目,说成啥都不可能让,“二十一个亿的投资丢了,我没脸见家乡父老。”

“你现在是省管干部,要面向全省来考虑,不要在意那些坛坛罐罐,”蒋君蓉扫一眼罗克敌和李云彤,淡淡地发话,“而且……你将来还要留在省里……”

说到这里,她不再说了,罗主任也不敢再听了,于是他站起身来,狠狠地给李主任递个眼神,“云彤你出来……咱们商量点事儿。”

傻大姐虽然是比较懵懂的,但是现在这气氛她还感觉不出来的话,那她在省委这么些年也就真的白干了,说不得站起身拔脚走人,不过糟糕的是,她在出去的时候有点仓促,居然……居然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你你你……你这是干啥呢?”罗克敌看到她这个动作,真的是又惊又骇又好笑。

“这个……”李云彤也有点傻眼,这动作做完之后,她就已经后悔了,听到罗主任这么问,她眨巴眨巴大眼睛,怯生生地发问,“我现在……也不合适再推开门了吧?”

那叫欲盖弥彰,罗克敌无奈地向天翻个白眼,心说陈主任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会拿你当心腹——倒也真不愧那个“妇女之友”的绰号。

见到卧室门被关上,陈太忠也放松了心情,这两天天他的欲火得到了宣泄,倒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事实上,他目前正趴在**,有反应也不怕被人看了去,这也是一个符合常情的姿势,没办法,他大部分的伤都在背后,于是他冷哼一声,“我要在省内……合着蒋主任你已经给我安排好了?”

“早就有人在商量,你挂职完以后该去哪儿了,”蒋君蓉哼一声,背靠天南省二把手,她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现在都没有结果,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3165病榻办公(下)今天是七月十一号,陈太忠挂职的时间,大约是去年而七月二十八、九号,一年的挂职期马上就满了,这个时候都定不下回去的岗位,也确实有点让人心慌。

“让去哪儿就去哪儿吧,”陈太忠对这个事情并不是很看重,章尧东绝对不能容忍他回凤凰,回不了凤凰,那去哪儿还不是一样的干?反正他不相信,谁敢把他弄去做一个调研员。

陈某人不是钻营之辈,不会考虑哪个岗位更合适上进,他可以为朋友和亲人设计路线图,比如说小白、田立平和张新华什么的,但是他不会考虑自己——我是历练来的,放到哪儿算哪儿,有种的你们别给我实职。

“吹风的人多了,但是我老爸说了,你还要在文明办呆一年,”既然没人了,蒋君蓉也实话实说,她今天来,其实并不仅仅是撒泼来的,她还有一些使命,“不止一个人希望你在文明办继续干下去,对了……这马上重阳了,那个文化节你得艹办一下。”

“你看我这样儿,能艹办得起来吗?”陈太忠趴在**,闷声闷气地回答,“我起码还得再歇一个半月,才能独自出去,要不这样,蒋主任,聚碳酸酯项目给不了你,我帮你介绍几个西方有名的明星经纪公司……咱们就两清了,成不?”

明星的经纪公司……这似乎也不错,蒋君蓉心里才微微一动,紧接着就勃然大怒,“你这好算计啊,不但不给我项目,还要我帮你跑腿张罗文化节?”

“你这么想,我就真的冤枉了,”陈太忠的头埋在枕头里,倒也看不出神情,他闷声闷气地回答,“里面大牌很多的,汤姆克鲁斯、施瓦辛格、阿兰德龙随你挑啊,嗯,还有伊斯特伍德……那货其实不算太老。”

“嘿,”蒋君蓉听得就是冷冷一笑,“有没有布鲁?陈呢?”

布鲁英文就是蓝色的意思,而在西方,蓝色的意思,有时候能跟东方的黄色相提并论,不是那种代表尊贵的黄色,而是说——银秽音像制品什么的。

蒋主任的意思就是在问,这么多的明星大腕,含不含陈银秽呢?这个问题问得比较银秽……好吧,是隐晦,没有一定文化档次的人,未必听得懂——但是她相信,陈太忠听得懂。

“没有布鲁?陈,肯定有维珍?蒋,”陈太忠叹口气,“我说,我现在真的很想睡觉……你能体谅一下吗?”

蒋处女吗?蒋君蓉心里暗暗冷哼一声,不过这家伙能这么迅速跟上自己的思维,她也是很欣赏的,“文化节的事情,我只是传个话……我说,聚碳酸酯的项目,咱素凤也合作成不?”

“我都说了,你跟殷放说去……反正必须落地凤凰,”陈太忠有点不耐烦了,禁不住嘀咕一句,“有本事跟外国人拿项目去嘛,总是关上门在家里横,有什么意思?”

“你的皮肤……挺不错的嘛,”蒋君蓉眼珠一转,探手去抚摸他腰部**的肌肤,细腻冰凉的手指在他身上滑过。

“咝~疼,”陈太忠很不给面子地倒吸一口凉气,“我说你能让人睡一会儿吗?”

蒋主任又纠缠一阵,见对方口风极严,终于是悻悻地离开,而这个时候,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罗李两位主任也不便久待,招呼着陈主任吃了午饭就转身离去。

李云彤有意慢走一步,悄悄地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小瓶,塞到陈主任枕头下面,挤一挤眼睛之后,微笑着离开了。

陈太忠摸出小瓶一看,却是一瓶半斤装的茅台,也不知道傻大姐从哪里弄到的,由于有许纯良的叮嘱,他最近的午饭和晚饭,是不许喝酒的——谁敢给陈主任买酒,后果自负。

所以,虽然陈主任深夜之后,能去湖滨小区喝酒,但是在科委的办事处,他就只能干挺着了——须弥戒里酒不少,但是别人要追究酒的来源,他虽然可以不说,但难免会冤枉到照顾他的人。

“嗯,小李不错,”陈太忠笑眯眯打开酒瓶,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把小瓶往旁边一放,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觉也没怎么睡舒服了,大家都当陈主任还是跟以往一样,中午随便眯一阵就行了,于是下午三点半左右,有人进来汇报,“陈主任,文明办的李主任和一个正林来的卢总想见您,说是给您交检讨来了……您看?”

“见什么见嘛,”陈太忠睡得正酣畅,迷糊一阵才反应过来,这卢林是来找训的,“我知道了,他把检讨留下就行了,人可以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卢林和李云彤正推门进来,听到这话,李主任侧头看一眼旁边的人,“领导正休息呢,要不……把东西留下就算了?”

卢林听得也老大不是滋味,心说这陈太忠真不是一般地狂,我巴巴地送上门请你骂一顿,你却是连人都不见,我卢某人见识过狂的,还真没见识过你这么狂的。

不过这不舒服,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就想某人想的那样,自打知道自己被陈主任关注了,卢总就打算主动出击,变坏事为好事,起码不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卢林为人豪爽仗义疏财,这一点都不假,但是同时,他拉关系走门路也很有一套,像今天他来,不但带着中午匆匆赶出来的检讨,也带着点正林的山货——这不是行贿,是送给陈主任补身子的。

“我还是等一等吧,既然检讨嘛,就要态度端正,”他微笑着回答,“一会儿起来他想问我点什么,我又不在了,那就不好了。”

上杆子找骂的人,真是少见啊,李云彤有点无语,不过她从对方的态度上,也隐约猜出来点眉目,想一想刚才对方找自己,初见面就殷勤地送了一瓶护手霜,也就懒得理他。

陈太忠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却也听到了他俩的对话,心说你愿意等就等着,反正哥们儿是要睡觉的。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再度沉睡,又有人走了进来,下一刻许纯良的声音传来,“李主任在啊,太忠干什么呢?”

“睡觉呢,”李云彤信口回答,许主任闻言,走到卧室门口看一眼,“这会儿还睡……咦?原来喝酒了,这是谁拿的酒?”

“我睡一会儿就这么难呢?”陈太忠叹一口气,满怀怨气地发话了,“你倒是管得多,酒是蒋君蓉拿过来的,怎么啦?”

“蒋君蓉……”许纯良嘟囔一句之后,很不满意地哼一声,“太忠你尽量控制一点,等你好了以后,想怎么喝不行?”

许主任此来,是参加明天科技厅一个会,不过同时他也有点事情要问陈太忠——“上午的时候,邢建中给我打个电话,说是想从科委弄点无息贷款,针状焦的事儿……说你知道。”

“他那儿的技术,相对比较成熟了,”陈太忠点点头,“你找人分析一下吧,我建议大力支持,应该又是个国内首创……严格地讲,是打破国外的技术垄断。”

“咦?那可以搞一下,”许纯良眼睛一亮,走到床边的圈椅处坐下,“跟我仔细说一说……”

两人差不多聊了半个小时,然后是卢林和李云彤进来,卢总很诚心诚意地承认错误,并且做出了检讨,现在陈太忠的眼里,真的没有这种小干部,于是就点点头,“你看本来不大的事情,非要搞成这样……孩子留学图方便办个绿卡,算多大点事儿?”

卢林很认真地点点头,站起身走了,结果旁边有人喊他,“喂喂,东西拿走啊。”

“就是两只野生松鸡,一点蘑菇,给陈主任补身子的,”卢总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绝对不会犯错误,味道好的话,陈主任您说话啊。”

“我宁肯不要这两只鸡了,你让我睡一会儿行不行?”陈太忠很无奈地撇一撇嘴。

然而,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有人进来,随着陈主任的逐渐好转,找上门的事儿也渐次地多了起来,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殷放来到了科委办事处。

原来,蒋主任最终还是找到了殷市长,不过由于有省长父亲的叮嘱,她也没狮子大张嘴,提的条件还算公道,中方的十亿元投资里,素波出资三到四个亿,工厂在凤凰建设公司也在那里注册,高新区设个办事处负责对外联络。

如此一来,素波这边除了相应的投资分红,倒也没有享受更多的权益了,不过有这么个办事处在,也能提升高新区的形象,将来这边还可以搞仓库做货物中转——是的,这是一个以凤凰为主同时双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