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8 -3169奖状

3168 3169奖状(求月票)

3168章奖状(上)

萨马兰奇的话说完不到五秒钟,就有欢呼声从外面隐隐传来,马小雅动作极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下一刻,无数的喧闹声从窗外传了进来,甚至有人不顾素波市禁炮的禁令,噼里啪啦地燃放起了爆竹,没过多久,整个素波都沸腾了起来。

“痛快!”陈太忠不敢大喊,却是端起啤酒,咕咚咕咚地干掉了剩下的大半瓶,才长长地打个酒嗝,心满意足地发话,“今天的素波……不,整个中国,今夜无人入睡。”

就连早早预知结果的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禁不住心旌摇曳,想来其他人只会更高兴,哥们儿这幕后英雄当得……值了!

随着外面的鞭炮声越来越响,还有不少人直着嗓子丰嚎,马小雅走回来,坐下拿起一瓶啤酒打开,“刚才凯瑟琳那么说,还真的吓我一跳,以为这次北京又过不了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凯瑟琳一听有点不高兴,“我就是很客观地说一下嘛。”

“九三年申奥不成,就是你们美国人活动的结果。”马小雅端起酒瓶来喝一口,眼神也变得朦胧了起来,“那一年我念大二,我记得很清楚,九月二十三号的晚上,女生宿舍楼下,就没有几个男生,那是很罕见的事情……”

“太忠你不知道,现在街上这点动静,比校园里差得多了。”她轻叹一声,神情依旧是那么恍惚,“我记得很清楚,最后一轮投票,当念出北京的时候,整个学校就像爆炸了一样,比现在热闹多了~学生们从来都是最**澎湃的群嗖……”

“但是遗憾的是,那只是第四轮唱的第一张票,最后的结果大家也知道了,就是在这么一个晚上“美国,在大学生的心中,突然变得不再神圣。”

“89年的那一场散步,我没赶上,但是不管在之前,还是在之后美国从来都是中国大学生心目中的圣地,那里不但富庶、美丽,更是自由、民冇主和公平的国度,但是在九三年这个夜晚,一切美好的印象,就像一个肥皂泡一般,啪地一声,破灭了……”

“但是……”凯瑟琳听她这么说禁不住要生出点不满,她扫一眼屋里那个唯一的男人,沉声发话“我对你说的这些事情,不是很了解……”

“不是很了解,你还叽歪什么?”陈太忠听马小雅的抒情散文,正听到高兴的时候,有人打岔,他毫不客气地就反驳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给我闭嘴。”

“我怎么就没有发言权?”凯瑟琳当场就暴走了,她在肯尼迪家都是坏女孩儿,哪里肯受这种气?她大声嚷嚷着,“当时美国在制裁中国,做出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

“你错了。”马小雅冷冷地反驳她,“我们以为,美国人想帮我们制裁贪官,给我们带来民冇主和自由但是到最后才知道,你们制裁的是整个中国,虽然你们知道…中国的老百姓,还是很希望得到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的。”

“就在九三年九月二十三号那一个晚上,很多人因此转变了对美国的认识,其实不是转变,仅仅是认清了而已……美国人在意的,从来不是中国大多数民众的意愿。

“说这些扫兴的事情做什么呢?”陈太忠听得有点心烦,“你们明天不是还要去蒙岭,视察旅游区建设的吗……良宵苦短啊。”

“明天阴有阵雨”马小雅皱着眉头回答,“路刚修好,去蒙岭不是很安全。”

“阴有阵雨啊”陈太忠点点头才待说一点什么,却禁不住哈地笑出了声他用很猥琐的目光看一眼目前三人,“听说今晚阴有小雨……你们准备好了吗?”

三女见他这副模样,先是一愣,很快地,马小雅就听出了“阴有小雨”的画外音,禁不住脸一红,“太忠你好歹是国家干部,不要这么流氓好不好?”

“我说个今晚的天气,也流氓啦?”陈太忠脸一沉,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马总,你得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今晚你阴有……大雨!”

“哈。”三个女人闻言,齐齐地笑了起来,经马主播提醒,她们已经知道陈太忠的所指了,伊丽莎白更是笑得直打跌,“你直接说降水量有多少,那不是更科学?今晚我要一百毫升……

100毫升,那就是尿了,陈太忠的嘴角**一下,柔声发话,“伊莎,别跟她俩学坏了,真的,今天我给你三毫升……咀,呀,我说,你先关了灯好不好……”

第二天还真是有雨,陈主任迷迷瞪瞪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十分了,没办法,昨天某些人太疯狂了,那三个女人,他对每个人都最少贡献出了六毫升,真的是身心疲惫。

他在房间里呆坐着赏雨,一边就有人把早饭端了上来,他食不甘味地吃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将一个剥了壳的鸡蛋丢进嘴里,正当艰难下咽的时候,手机响起。

看看时间,才刚刚是七点二十五,陈太忠就知道,这又是一个非接不可的电话,撇开别的不说,敢在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的,那就绝对不是一般人。

果然不是一般人,来电话的是黄汉祥,黄总的生活看似奢靡无度,其实不然,他每天的早起是必然的,上午处理各种事务,下午是健身和好友交际的时间这个时候,一般人联系不上他,是黄老二的私人时间。

这些话扯得有点远了,反正黄总是不怎么睡懒觉的,陈太忠接起电话的时候,听筒那边有轻微的的喧闹声,黄二伯的谈吐也不是很清楚,那闷声闷气含糊不清的发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吃早饭,“太忠,举办权咱拿到手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没啥想法,就是想尽快养好伤”陈太忠一听就知道,老黄这是有新的算计了,但他是真的不想掺乎,“我躺**都五十天了……您又不是不知道。”

“嫌我没去看你,是不是啊?”黄汉祥一听,真是老大不乐意了,我去看你算多天的事儿?关键是看到别人眼里,味道不一定好,不过他也懒得多说,直接说明来意。

“这事儿回头跟你说,我现在要说的是,奥申委的历史使命完成了,下一步要组建奥组委,我觉得这个工作性质,非常适合你的发展,也有利于你发挥特长,打算推荐你。”

“不去!”陈太忠很明确地表态,“我宁肯呆在下面做点实事儿,不玩那些虚的。”

“唉我说……你怎么说话呢?”黄汉祥听得哭笑不得,于是悻悻地扣了电话,“不去就不去吧,好像我稀罕似的。”

他在发牢骚,陈太忠的牢骚可也不小,挂了电话之后,陈主任轻哼一声,“奥组委?那地方一去,怎么还不得耽误七年?真是不如外放我做个县长。”

陈某人目前已经是升无可升的正处了,想再往上走,除了年龄、学历和资历的硬指标之外,差的就是主政一方的经历了这个不是必须有,但是没有的话,将来想再往上走,多少算个短板。

当天确实是阴有小雨,凯瑟琳和马小雅原本打算去蒙岭旅游区走一趟,看一看那里的建设情况,不过条件不太好一一永蒙路刚刚通车,有些路段还没有完全收拾妥当。

到了这个时候,郁建中根本不敢再跟田强呲牙咧嘴了,该拨的款老老实实地拨下去了,否则都不用等廖长征归案,普雅公司一表态,有的是人找郁厅长的麻烦。

直到周日天放晴了,凯瑟琳等人才前往蒙岭,陈太忠没有跟着去~理论上讲他还在养伤,身体条件不允许。

但是他觉得自己在养伤,别人未必这么认为,周日的时候,省委开了一个会,商量北京申奥成功之后,省里该如何配合,做好下一步的工作。

省级领导话事,自然不可能扯上处级干部的话题,但是会议开完之后,曹福泉留了下来,“首长……这个事情全部交给宣教部,我个人认为不是很合适,办公厅牵头更好一点。”

“跟你说多少回了,别叫我首长,你还没完了?”杜毅哼一声,他对称谓一向是很重视的,不过中央委员,也算得上首长了,他倒也不怎么以为然,事实上他更在意的是这个话题,“迎奥运这种事情,你出面不是不可以,但是……宣教上有他们的优势。”

“但是……可能牵扯到文明办啊。”曹福泉叹一口气。

“啧……文明办。”杜毅听到这三个字,也是有点头疼,说实话,一个省委书记头疼一个厅级单位,已经很丢人了,但是更令人难堪的是,两人的话题里,重点顾虑的,还是那个单位的副职一个正处级别的副职……这真的很尴尬。

陈太忠重伤赖着不走的情况,他也是清楚的,要严格按照组织程序来的话,时间到了将此人推回凤凰,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杜书记也有这个担当至于说治疗费用什么的,省里都可以承担,无非是确定一下组织关系而已。

然而好死不死的是,那家伙此次折腾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这种情况下硬要将人送回去的话,难免会有点被动,“让英雄流血又流泪的”名声,确实不太好听。

所以杜书记决定先搁置此事,回头……总是有机会的,“还是宣教部牵头吧。”

3169章奖状(下)

周二的时候,杜毅就有点后悔昨天的决定了,因为北京奥申委开始论功行赏,在申奥工作先进单位的名单中,天南省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位列前排。

要说省文明办只组织了一次万人长跑,就能获得如此殊荣的话,怕是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奥申委给出了理由:天南省文明办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过程中,效果显著成绩斐然,很好地向国内外展现出了现阶段国内群众的精神风貌,展现出了……

好吧,总之就是这么一些理由,因为有些其他因素,实在是不便说的,信的人就信了,不信的人……那就当暗箱操作好了。

这仅仅是其一,其二是申奥先进工作者的名单里,陈太忠的名字赫然其上,而且是相当靠前的,他入选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他是申奥先进单位天南省文明办的主要领导之一,第二就是他在海外华侨华人中,为申奥宣传做了大量的工作。

第三,就是前些日子发生在地北省的泥石流中救人的英勇行为了,他展现出了一个共龘产党员应有的觉悟和风貌,并且积极地去做了,他用实际行动,深刻地诠释了抓精神文明建设“从我做起”这句话,而且,这个录像传到国外之后,极大地提升了国家和干部的形象。

说良心话,这段录像还真的是传到国外了一一很震撼人的场面,不过那影响力真的不好说,起码西方主流媒体没有报道此事的。

事实上,在国内的大部分地方,陈太忠的名字也没有想像的那么红,那么震撼的场面,刷存在感是一等一的,但是过去也就过去了,这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年代,甚至对大部分群众来说,如果救人的是普通工人或者学生的话,会更让大家产生亲近感。

对官场中人来说,陈主任在苏醒之后,相关的后续报道没有跟上,这就说明此人没有被上面重点关注,天南本土也没有大力培养的意思,红火是必然的,但以后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当然,天南的干部不会这么认为陈太忠绝对是全省最有前途的处级干部,不过外省的干部不会在意天南人怎么认为,他们只需要知道后续宣传没跟上就行了。

杜书记拿到奥申委的传真件之后,皱一皱眉头之后,也是禁不住心生感慨,这个陈太忠,还真是越来越难动了。

他原本是想着,过了这一阵风头之后,寻个理由把陈太忠打发回凤凰就行了,对于一个省委书记来说,正处真的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哪怕你的背景再深厚。

但是北京奥申委不但表扬了天南文明办,还点名表扬了陈太忠,这就让杜书记感觉难办了,短期内是不方便把那家伙送回去了。

到了现在这一步,杜毅才真正地体会过来,为什么这么一个搞经济建设的能手,章尧东会毫不犹豫地送到省里来挂职这家伙级别不高,但是真的太能折腾了。

要说一个副处,在章尧东这种半步副省的眼里,真的不够看的,可各种巧合的时运之下,真是高三、四级的领导,都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

是该找个时候,把这家伙送走了这是杜毅第一次郑重地考虑,尽快送走陈太忠,当然,眼下时机并不成熟,但是有必要纳入重点考虑的事项中了。

陈太忠并不是很清楚杜毅的想法,不过就算清楚,他也不会在乎,他现在琢磨的是,这个颁奖典礼,将会在下周五进行哥们儿怕去不了吧?

当然,该不该去,这不是他能拿定主意的,如果硬撑着的话,到时候架个拐棍上去是符合逻辑的,但是这么一拖……会不会有点太夸张呢?

说不得他又打个电话,问一问黄汉祥,黄总听到这个问题,那真是哭笑不得,“开什么玩笑,那么神圣的场合,你架一副拐杖上去……这是准备进残联了吧?”

“可是我去不了的话,该让谁代我领奖呢?”陈太忠终于是死了这条心,于是他又多问一句,索性是请教一次了,“让我的父亲去代领可以吗?”

他想的是,老爸若是能去,不但可以在中视上露个面出点风头,别人万一问起来,陈主任怎么不来,那做父亲的就可以适当地多说两句一一总比领导一语带过的强。

“谁代领都是小事。”黄汉祥先是随口回答一句,然后他马上意识到了不妥,说不得马上补充,“最好不要家里人来,家庭的培养要摆在第二位,强调组织培养,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我认为你们主任代领就不错,反正他要来领集体奖的。”

啧,哥们儿还是嫩了一点啊,陈太忠不得不承认,老黄说得非常有道理,自己光想着出风头了,却是没考虑到,干部的成长首先要感谢组织,正经是有生养之恩的父母,并不是那么重要,这个本末是不能颠倒的。

于是他叹口气,“那好吧,我就要我们秦主任代领好了。”

“呵呵。”黄汉祥听他说得有气无力,知道小家伙有点遗憾,说不得笑着跟他说,“这次你不能站上去无所谓,上面本来就有意思,下一届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给你留一个位子,回头我帮你争取一下。”

“那可是谢谢您了。”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又给秦连成打个电话,把自己的意思表达了一下、他没说秦主任您代我领,只是说该谁代领,您安排就行了。

他这么说,想的是老秦若是有什么顾虑的话,大约还是要把建议权推回来,哥们儿就可以让郭建阳或者罗克敌去代领了反正肯定不能是李云彤。

不成想秦连成一听是这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而且是很痛快的大包大揽,“这种小事交给我了,你安心养伤就行。”

希望老秦领奖的时候,能多帮我说两句好话,陈太忠心里暗暗盘算。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一周之后代他领奖的居然不是秦连成,而是……潘剑屏!

“老秦果然会做事。”看着中视一台的专题,陈太忠暗暗感慨,这次天南文明办的集体奖项,是秦连成上去领的一一潘部长肯定不合适出现在这个场合,要不然就贻笑大方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文明办终究是在宣教部领导下的,虽然这个奖项也是对省宣教部的肯定,但是风头是秦主任出了,部长可能会很大度地不以为然,但是些许遗憾估计也是难免。

而这个时候,自己需要有人代领奖项,秦连成固然是很好的人选,但是潘剑屏上台也是正常的,尤其真正了解的人会知道陈主任刚来文明办的时候,大主任是马勉,秦连成还在正林干常务副市长呢,从这个角度上说的话,潘部长代领更为合适。

正是因为有这个算计,秦主任很痛快地答应了陈某人的要求,他自己已经要出风头了,把这个风头让给潘部长,才是对领导的尊重,才是有组织观念,当然,若是潘部长不想去,他再把人情卖给别人也不晚。

不过,潘部长再矜持,也不可能不去,这个颁奖典礼的级别太高了,正国级领导都有到场,至于副国级的领导,都是两位数的,潘剑屏就算无意再上进了,但是在这么多首长面前,露个脸也是不错的。

潘剑屏这次北京之行,花了四天时间,周日下午才回来,而且一回来,就跟森连成一起来到了科委办事处。

部长亲手将奖状转交给了陈太忠,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恢复到可以独自站立一小会儿了,或者侧着左边的身子坐一会儿走路的话,还是得人搀扶。

“不止一个首长向我了解你的情况。”潘部长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黑着脸膛,但是从他的目光中,能看到隐藏得极深的喜悦,“小陈,好好养伤,然后再接再厉,文明办大有作为,不要辜负首长们的关心。

“我今天挂职期就到了。”陈太忠疑惑地问一句,他其实是想敲定自己的前景,“不知道下一步,工作会怎么安排?”

“这个是组织上考虑的事情,你不要管这些。”潘部长转交了奖状之后,态度就和蔼了起来,“你在文明办的工作,首长们都是高度肯定的。”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了。”陈太忠“勉力”将身子挺直,表示他的觉悟,“看到大家都那么忙,我总这么闲着,觉得有点惭愧。”

“啧。”潘剑屏沉吟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身体是革冇命的本钱,先养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