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 -3171公平不易

3170 3171公平不易(求月票)

3170章公平不易(上)

对潘剑屏来说,真是不去北京,不知道陈太忠的路子有多野,在北京的四天里,跟他打听陈太忠情况的人真的太多了,有实权首长,有老一辈的领导,也有家道中落但却曾经辉煌的某些共和国元勋的后人。

相较而言,秦连成受到的骚扰要少一点,这大抵是级别的缘故,毕竞外地的正厅,在京城真的有点不够看,而秦主任本身在京城也是有自己阵营的,有些人不便找他去问。

潘部囘长对京城各势力的组成结构,大致还是清楚的,然而唯其清楚,他才发现了小陈的可怕一一别人都以为,陈太忠是背靠黄家混起来的,然而事实证明,陈太忠接触的人非常地驳杂,跟各个势力有这样那样错综复杂的联系。

再想一想,小陈跟远走碧空的蒙艺关系都极好,潘剑屏不得不承认,陈太忠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大抵还是真刀实枪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真要说小陈是借了什么人的赏识才飞黄腾达的,倒不如说,这家伙除了能力之外,有着超乎常人的运气。

既然认识到了这一点,潘部囘长回来之后,加强对陈太忠的关注,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一直以来,他跟小陈的接触都是维持在一定的距离上,这固然跟阵营有关,但是同时,还有一点也很关键,潘部囘长对蝇营狗荀的钻营之辈不是很欣赏。

眼下事实证明,小陈并不是一个挖空心思钻营的主儿,而黄家之外的诸多势力,跟其也保持着接触这一下潘剑屏就动心了:别人碰得,难道我就碰不得?

所以这趟北京之行让潘部囘长对陈太忠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当然,这个转变具体体现出来也需要一个过程,一蹴而就的话,未免就落了下乘。

潘剑屏从北京回来之后没多久,通德市委向省娄宣教部发出了邀请函,邀请文明办来传授精神文明建设的经验,并且希望副主任陈太忠能到场,做个事迹报告会一这个邀请函,有通德市委书——飘天文学——记田立平的亲笔签名。

没错田市长现在已经是田书——飘天文学——记了,就在陈太忠陷入昏迷的时候,通德市委书——飘天文学——记李继白卸任去省政协养老了,而在陈太忠醒来之后不久田立平去地北看了他一趟,回来就是通德市委书——飘天文学——记了有无聊的人猜测,陈太忠若是就此醒不过来田市长也许就止步于市长了。

这个猜归”多少有点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杜毅是堂堂的省委书——飘天文学——记,也不是以出尔反尔而出名,但是话又说回来”…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简而言之,田立平终于在陈太忠苏醒后,如愿以偿地坐上了市委书——飘天文学——记的宝座,现在他邀请文明办去传授经验,自然也是一种表态。

是这个靠女儿往上走的家伙啊,潘剑屏对陈太忠和田甜的传言,也略有耳闻,不过怎么说呢?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并不是很在意这些绯闻一只要田甜没有嫁给陈太忠,那别人就没必要重视这一层关系,谁没有年轻过呢?

但是现在……陈太忠还在静养中,恐怕时间要推后一点,潘部囘长要自己的秘书赵丹青回个电话,向通德市委说明这一点。

搁在以往,这样的电话只可能是文明办来打,潘某人是不会插手的,以他的级别,关注不到这个等级的事情,然而,现在不去,”,。”不一样了吗?

但是通德那边的表态也很明确,主要是下面的干部,真的很仰慕陈主任,想尽早地聆听他的指导,至于说陈主任最近身体还没有大好,通德这边有山有水的一也是个休养的好地方。

这翁婿俩不知道在搞什么,潘剑屏也有点、搞不懂,索性就不管了,邀请函转交文明办,看陈太忠的意思了,想去就去呗。

陈太忠是一定要去的,便宜老丈人出面,他要是不去,那就太不给面子了,到了这个时候,他身体恢复得又好了一点,起码是他要喝酒的话,许纯良都不便干预了。

交流的场所,定在了通德著名的风景区沙湖,陈主任坐了一路的汽车,下车之后转轮椅,休息了一晚上,又是轮椅转汽车再转轮椅,才到了会议现场。

田立平昨天晚上没去看他,那样搞有点太扎眼一以两人的关系,有啥话电话里就说了,但是今天田书——飘天文学——记是真来现场了。

在小礼堂的门口,陈太忠看到了一个熟人,于是笑着点点头,“老罗,还没回去呢?”

他打招呼的这位,正是他党校的同学,水利厅水资源管理处的副处长罗汉,跟他一样在通德挂职一年,不过按说眼下挂职期满了,是该回去的时候了”,…这家伙又没在泥石流里救人,不存在伤病问题。

“就要走了”,罗汉笑着回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毫不忌惮探嘴到陈太忠耳边,低声发话,“分管农林水的王市长,挺关照我的,想结识一下你。”

要不说,这省里来的干部确实底气足,这种场合下,罗处长都敢当着大家说小话,不过这个现象真的很正常,省里派下来的干部,一般人想歪嘴也没能力,而有能力歪嘴的主儿,也不会在意这种小节。

“我这有一天没一天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呢”,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他对你评价客观的话,我可能有时间见一下仙”“只是可能。”

“那我就跟他直说了,你答应了,考虑要见他”,罗汉笑着点点头,他这敲门砖就算拍到位了,“嗯,我得跟他讲明了,。”他对我的评价得客观。”

“光说好话,那可不算客观”…他得说你点缺点”,陈太忠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一句,下一刻郭建阳就推着轮椅上台阶,将此人抛在了一边。

相较而言罗汉这个陈太忠的同学虽然也是副处,但是眼下的红火程度还不如郭建阳一一郭处长低调复出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毫无疑问,这是陈主任的贴心人儿。

接下来的经验传授会,也没用了多长时间,总之田书——飘天文学——记就是四师意恩:大家必须不折不扣地学习文明御传达的精神,谁跟不上省委的精神,脚步慢了,通德市委也不会等他的!

陈太忠在通德搞交流,用了五天的时间,说来说去还是陈主任身体不是很好,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在沙湖疗养了,偶尔上台讲一讲自己的事迹,强调的也是组织的培养,对大部分干部来说,没有多少新意。

通德这边的事情完了之后,海角省发来了邀请,想学习一下天南省委文明办的先进经验,希望天南能不吝赐教一一不管你们派什么人来都行,我们就是想虚心学习。

这话说得漂亮,但是谁要真的当真,那就大错特错了,海角省委书——飘天文学——记郑文彬,也是黄系的大将,人家这话,是表示对首长指示入纲要的支持一一没错,这又是一票。

所以这个邀请,具有很强的政治暗示性,该派什么人不该派什么人,他并没有提,这也并不重要仅仅是个表态的嘛。

曹福泉接到这个邀请函之后,沉吟一下,还是来到了杜书——飘天文学——记办公室,将邀请函递上,“这个事情我拿不准,请您指示一下。”

这种小事,你让我指示?杜毅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咱省委每天这样的交流的申请,没有十起也有八起吧,不过】想一想对方要求的交流主题是文明办,他也禁不住要细细考虑一下。

沉吟半天之后,他发问了,“你是怎么看的?”

“我觉得没必要一定文明办带队,办公厅的人带队也一样的”,曹福泉确实是这么想的,在面对杜书——飘天文学——记的时候,他也不怕表露出来,“了不得我去,郑文彬不能再说什么。”

确实,曹秘书长去的话,比未连成亲自去,还要高两个档次,省委常囘委和正厅之间,还差着一个普通副省的级别呢,千万别小看了中间这个级别,副省到常囘委,比正厅到副省要难得多一一越往上走位置越稀少,这是权力结构决定的。

“你不要去”,杜毅淡淡地发话,这个时候,他就有点头疼曹福泉的缺弦儿了,这是在考验天南人的政治智慧啊,你连这点都看不明白?

曹福泉你要去的话,那代表的就不是你一个人的态度了,就算出了问题,我能舍弃了你,我也难免落个识人不明的嫌疑,更可能有人觉得我生性凉薄,可以很坦然地舍车保帅。

所以杜书——飘天文学——记要说清楚,“该让谁去就让谁去,这盘得”,。”你下不了。”

这话虽然难听,但的的确确是肺脏之言,曹福泉虽然有点二愣子,但是他绝对不傻,于是闻言就是一怔,“那…。”让陈太忠去?”

“这就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杜毅听到那三个字,也是有点头疼,不过他不可能说得再多了,“让秦连成去安排吧。”3171章公平不易(下)

秦连成面对海角文明办的邀请,同样有点、犹豫,小陈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却不足以支持他远行,秦主任自己带队或者派别人去也行,不过既然是海角,总不如派小陈去合适。

那就稍微推一推,兄弟单位之间的交流,定下日子就行了,等下个月小陈身体大好了,再去海角省也不迟。

其实这两天,陈太忠也没怎么安心休养,他在屋里一憋小两个月,好不容易冠囘冕囘堂囘皇出来透一透气,自然是要好好地走一走。

所以他就在通德呆了整整五天,五天之后回凤凰走了一趟,回素波没几天,涂阳市委又发出邀请,请陈主任过来指导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工作。

涂阳文明办在精神文明建设上,也是下了大功夫,在天南十四个地市里名列前茅,大市长刘东来对这个工作就很支持,市委书——飘天文学——记王囘波也是如此,

眼见陈主任能去通德指导工作了,涂阳这边就不肯后人,也请他过来转一转,不过涂阳文明办做得确实不错,需要请示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一囘党政一把手同时支持的工作,进展绝对会很顺利。

这个时候,陈太忠基本上已经可以不靠拐杖和轮椅独自行走了,再加上有郭建阳在一边搀扶,走个千八百米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陈主任在涂阳文明办交流了一天,又花半天的时间,去看了一下正在申报文明县区评比的北关区,下午就去曾经出现过食物中毒案子的福利院走一趟。

陈太忠去福利院,是一时来了兴致,主动提起来的,几辆车来到福利院之后,他亲自去看了看宿舍和医护室,发现比上一次来强出很多,宿舍是新粉刷过的,被褥脸盆等日常用品也添置了不少,虽然依旧简陋,但好歹有个公益事业的样子了。

医护室也添置了不少新药,其中居然有相对昂贵的螺旋霉素,比之上次看到的土霉素,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最后,陈太忠去了厨房,发现里面的蔬菜琳琅满目,冰柜里还有冷冻的肉类,他禁不住要把福利院院长叫过来问一句,每天都能保证这样的伙食吗?

每天都这样是不可能的,院长知道这位爷难惹,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回答,现在是蔬菜旺季,我们这儿的花样就多一些,反季节蔬菜肯定是吃不起的,不过这个肉蛋的话,我们能保证每个人每天最少一个鸡蛋,肉嘛,能保证每两天每个人最少一两肉。

不错了,你们这也是知耻而后勇啊,陈太忠点点头,表示自己很满意,然后他又叮嘱一句,不能图便宜,买那种来历不明的肉一前车之鉴不远啊。

视察挺满意,他原本还想再福利院吃了晚饭再走,不过院长很为难地表示,我们这儿都是真材实料,但大师傅的水平不是很高。

这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陈主任眉头皱一皱,然后他就想起来,在上谷“春天里”树葬陵园的工地上,可不就听说过这话吗?

那时陈主任不信邪,还品尝了一下,然后事实证明,真的有人可以把好好的原材料,做到让人难以下咽的地步,现在再听到这话,他就有点犹豫了。

“陈主任,咱们就不要给福利院辉茄支出了吧?”旁边有人笑着劝说”二口他们手头真的不是很宽裕。”

这话虽然也是套话,但是听起来还算在理,陈主任沉吟一下,终于决定接受别人的劝告,因为他眼睛所见到的,这里确实有了很大的改进。

不过晚上他跟郭建阳在房间聊天的时候,郭处长就认为,那些瓜果蔬菜和药——飘天文学——品,都是临时买来的,想要看到真——飘天文学——实的一幕,还是微服私访的好。

“建阳你也不要太阴谋论了,去福利院是临时决定的,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陈太忠还是愿意把人往好里想的,然后他又苦笑一声,“咱俩现在是一对儿病号,根本不具备私下走访的条件。”

郭建阳的脾脏没什么事儿了,但是医生还是提出了一些保养的建议,他闻言也只能苦笑一声一是啊,跟领导私下走访,太容易生出事情了。

第二天,就没什么事情了,陈太忠琢磨一下,决定去卷烟厂走一走,邵国立的全部投资都已经到位,新生产出的“红彤彤”卷烟也铺天盖地地上市了,声势惊人一一这是陈某人帮涂阳引来的资金,他想去视察是很正常的。

陪着陈主任的,是涂阳市委宣敖部囘长,市政——飘天文学——府也安排了一个副秘书长,大家一听陈主任想去那里,觉得不是什么事儿,那就走吧。

卷烟厂离市区并不远,陈太忠对那里也并不陌生,前不久他还跟邵国立来看了一遍,区别只是在于上次是试制出一些卷烟,这次是视察生产而已。

车到卷烟厂,厂长早得了消息,带了十几个人前来迎接,接下来就是带领导们四处走一走,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寂静无声,但是这次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虽然这声音隐在绿树和厂房——飘天文学——中不甚响亮,但是这一派兴盛的景象,是挡也挡不住的。

据厂里介绍,现在的红彤彤香烟已经走出了低谷,销囘售量节节升高,尤其是邵总拿的几个外省代囘理,增长势头极其旺囘盛,照眼前的势头发展下去,今年的销囘售额可以达到一亿二到一亿五,来年翻番也不成问题。

果然是有投入才有产出啊,陈太忠就这么四下走着,走一走歇一歇,不多时,邵国立派驻在涂阳的联络人也赶到了。

视察完厂子,也不过才十点半,谢绝了厂里的挽留,陈主任坐车回转,想到上一次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下,被三菱帕杰罗追上来猛撞,他心里又生出点唏嘘来。

就在车队马上进入市区的时候,他猛地眼睛一眯,“停车。”

郭建阳先走下车,给陈主任打开车门,一手搀扶领导,一手伸到领导头上的门框处,防止领导碰头要不说有些东西一旦形成风囘潮,别人学起来真是特别快。

陈太忠下了车,冲路边不远处的一栋房子努一努嘴,“建阳,过去问问怎么回事。

郭建阳顺着领导的目光看去,禁不住低低地咦了一声,“刘囘晓li?”

陈主任吩咐停车,正是因为看到了刘记者,这里是一片工地,周围是横七竖八推倒的民房,瓦砾遍地,也有一些民房还没有推倒,在一栋民房处,有十八、九个人围在那里吵吵嚷嚷,其中就有《天南商报》的记者刘囘晓li。

不过刘记者站得很靠外,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兴趣,待见到公路上有人走来,她细细辨认一下,就笑着迎了上来,“是郭处啊”,…,陈主任也来了?”

她也知道陈太忠身体尚未复原,于是主动走过来,不等对方发问,就笑着发话,“有人爆料说,这里拆迁有点间题,我过来看一看……”。

你倒什么也敢管,陈太忠笑一笑,这个时候,涂阳宣教部囘长葛亮等人也下车了,他看一眼葛部囘长,“葛部囘长,这里应该算是北关区吧?”

“没错。”葛部囘长点点头,昨天陈主任就视察过北关区,只不过没看这一片而已,但是他身为宣教口的一把手,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这是市政——飘天文学——府搞的旧城改造,要搞一个带状的公园,然后是重起新楼,主要是为了改变市容市貌,昨天他们介绍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