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6 -3177准备走人

3176 3177准备走人

3176章准备走人(上)

调研处去找陈太忠的不是别人,正是副处长柳青云,原本他跟陈主任走得并不是很近,尤其是在调查蒙岭的李桧故里的事情上,他还被蒙蔽了,搞得领导很不爽。

不过这次在地北,他为了求救兵,差一点把肺跑炸了,尤其是——那个震撼了无数的人的录像,出自他的手。

所以现在的柳处长,是理所当然的陈系人马,他来到陈主任办公室,将事情经过说一遍,“……秦主任说,交给您全权处理。”

“噪声扰民?”陈太忠面无表情地重复一遍,接着皱一皱眉头,才扫一眼柳青云缓缓发话,“青云你觉得这件事,该通过什么渠道处理?”

陈主任居然问我的意思?这一刻,柳青云真的是要多荣幸有多荣幸了,不过他并没有被这巨大的幸福砸晕,而是毕恭毕敬地回答,“这个我也说不好,您先点我一下成不?”

“既然问你,就直说,”陈太忠有点不满意,“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

“嗯……”柳青云沉吟好一阵,再想一想领导往日的行事风格,才谨慎地建议,“我认为应该先跟青旺市政府做个沟通,然后再跟省建一公司联系一下,要他们发挥一下艰苦奋斗的作风,扛酷暑战高温,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当然,消暑措施必须要跟上。”

他是确实考虑了陈主任的风格,要不然绝对不会是这个回答,换个领导的话,他更可能说的是——这是地方上的事情,咱省文明办通知到青旺文明办就行了。

“你说的不错,”陈太忠点点头,但是他的眉头依旧紧皱,目光也游离不定,似乎在琢磨着什么,柳处长见状,登时将嘴巴闭得死死的——我也不去凑趣了,专心等领导指示。

“不过,这个做法虽然见效快效率高,但是治标不治本,”果不其然,陈主任接下来的话,居然一反常态,他轻叹一声,“说来说去,完善制度才是最关键的……”

“四处充当救火队员疲于奔命,虽然短期内有效,但这不是科学和负责任的态度,也会降低组织的办事效率,咱们省委这一级的机关,强调的是提纲挈领,讲宏观讲大局。”

“可是……”柳青云都打定主意不说话了,但是听到这里,禁不住又要出声,其实他原本就是个跳脱的性子,所以才会喜欢四处游玩,事实上他之所以有这个癖好,除了个人喜好的因素,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在单位呆得久了,容易冒出这样那样不合适的话来。

所以眼下他就又要表示不解,“陈主任,你说得没错,但是完善的制度,也要人去操作才行,而在执行这个环节上,太容易出现问题了,所以我认为……关键还是人的问题。”

“人的问题肯定重要,”陈太忠叹口气,却是没再说下去,柳处长见状,心里禁不住暗暗地猜测,陈主任今天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居然不是冲上去短兵相接,而是说起了制度?

他的感觉确实敏锐,陈太忠还真是遇到了问题……简而言之,他是在为自己离开之后,文明办的“后陈太忠时代”做铺垫。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太在意过这个问题,没错,陈某人在文明办只是短短的挂职,终究是要离开的,但就是在这短短的一年的挂职时间里,他在文明办做出了太多的事情,而眼下文明办的老大,不但是他的老主任,更是明确地表态:希望他在这里干下去。

陈太忠本人,也确实不在乎去哪里,他早早地就表态了,能留在文明办固然好,再给我个新岗位的话,也无所谓——哥们儿更喜欢搞物质文明建设呢。

不过既然存了留在文明办的念头,也有人说了再干一年什么的,他心里这份不确定的感觉就淡漠了很多,然而,在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了一些不妥。

像前两天,他去参加科协的一个研讨会,主要是探讨能源的清洁利用,说到天南的现状,就有人表示说,凤凰科委在疾风电动车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从实验室到市场化,那么下一步,电动汽车也是可以考虑的了,陈主任你说对不对?

陈太忠当场就表示,你问的这个事情,我无法回答,因为我现在就不是凤凰科委的人,列席会议的目的,不过是想增加一点见识。

他这个回答,倒也没有引起多少的非议,不过在会议结束的时候,与会的科技厅厅长关正实找到了他,“太忠,宋敏都回省厅了,你的去向还没定?”

“我茫然得一塌糊涂,”陈太忠只能苦笑了,他当然知道,同期的挂职干部都先后有了结果,但是哥们儿这个情况,有点特殊啊——不过还好,哥们儿不在乎去哪儿。

“那你就要尽快考虑离开文明办了,”关正实郑重其事地劝诫他,虽然关厅长也知道,小陈想在一两年内升至实职副厅,基本等同于做梦,但是他必须要把其中关窍点出来,“三年两岗,每个岗位最少一年的期限,你时间到了啊。”

这是实打实的大白话,你再呆着也没意思了,陈某人心里也非常清楚,老关是为我好,不过他总觉得,哥们儿一时半会儿也升不起来了,在哪儿呆不是呆?

但是他这么想,别人未必这么认为,像王启斌也说了,太忠你得考虑动一动了,闷在文明办,对你将来的发展不好。

王处长这辈子,大约就是止步于正处了,他对机会的重要是深有体会,而且同时,他还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是干了十多年的老组工,所以他的某些看法,也可以说是一针见血肺腑之言。

而田强的话说得更直白,由于他在妹子省台的缘故,他甚至猜到了部分真相,“他们都指着你在文明办再做出点成就,秦连成指望你帮着打名气,蒋世方等着你搞文化节,说实话……除了咱这几个最亲近的朋友,没人替你考虑一下,将来的发展方向。”

要不说这枕头风厉害,别说枕头风,大舅子风也不差,听了田强这番话,陈太忠心里真是活动了,他不排斥抓精神文明建设,但是他的一番热血,只是造就了别人的算计和名声的话,他也会非常不爽的。

所以,面对这个噪音扰民的事件,陈太忠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联系责任人施压——这不是他要无视这个事件,而是他认为,真的到了完善制度的时候了。

这就是他在为后陈太忠时代做的准备了,陈某人不可能在文明办呆一辈子,而文明办既然能因他而兴盛,那在他离开之后,跌入低谷也是正常的。

那么他在离开之前,就要把某些条条框框定好,确保在他不得不离开之后,文明办的工作也能照常进行下去——强力的领导是一时的,完善的制度才是长久的,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努力,轻易地被继任者毁掉。

不得不说,从这一点上讲,陈太忠确实是个责任心极强的领导,对得起那份工资。

这或者跟他的虚荣心有关,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能考虑到自己离开之后,文明办怎样发展才不会让领导和群众失望,这就不是一般干部能做到的——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我都已经离开的地方,管你怎么发展呢?

柳处长不可能想到其中的原因,而某人也不会跟他解释这些,陈主任并没有找青旺市委,他只是给省建委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他轻飘飘地表示说——你们在青旺的工程,有点扰民了,以后改在白天干吧,至于说实际困难什么的,你们要是真的克服不了,尽管说话,我帮你们克服。

省建委的人接到这个电话就毛了,他们哪里敢让陈主任插手自己的事情?崔洪涛的交通厅都躺倒一大片了,建委可能扛得住吗?

于是接下来,各种解释纷纷出台,还通过了不同的渠道传递了过来,其中甚至有青旺市委的招呼——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想缓颊,还是想撇清,总是要强调一点:这是青旺的国庆献礼工程,请省委文明办理解。

你们要赶工,我当然能理解,陈主任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难说话,但是同时他也表示,现在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消暑措施跟得上的话,你们白天也可以干嘛。

这样的天气,白天根本不可能干,求情的人们只能苦笑了,现在的工人可比咱们以前娇气多了,你磨破嘴皮人家也不上,实在推无可推的话,上去也是消极怠工甚至伪装中暑。

“那适当地加点补助嘛,”陈太忠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现在的工人没有艰苦奋斗的精气神儿了,但是他们对钱更看重了啊。

“没用的,这个时候施工,本来就有雨、夏季补助的,”那边只能苦笑,户外施工的工程,在冬季、雨季和夏季里,都有相应的补助,但问题是,这补助只是针对阴阳颠倒干活的,并没有大到能让人在大太阳底下的程度。

“你们要国庆献礼,总不能一点代价不付,我觉得工人们的工作,并不是很难做,”陈太忠终于正式表态,说完这些,他暗暗嘀咕一句——只要给出足够的筹码,你还愁没人干活?

3177章准备走人(下)

陈太忠表态完毕之后,又找到了劳动厅的蔺厅长和钱厅长:关于特殊气候施工的方式,厅里得拿出个方案来,一来能减少自身的麻烦,二来也是与时俱进的意思。

劳动厅搞这个东西很有点兴趣,因为在执行劳动法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尝到了相当的甜头,不但得到了部里的嘉奖,相关责任人在日期的纵放之间,也落了个人的实惠。

这个特殊气候下的施工时间和施工补助,是劳动法里没有规定的,尤其那补助,以前一直属于建委的预决算定额里考虑的,劳动部门没有权力过问。

这些虽然没有相关法规,但是可以出台地方性法规不是?要光是劳动厅的话,可能还不敢惦记,不过有了文明办的授意,那就不怕试一试了。

这就是陈太忠在心态产生变化之后,变更了行事方式,他不再是就事论事地处理问题,而是将遇到的问题——尤其是具备普遍意义的问题,努力地程序化、规范化。

没有谁能品出他心态的变化,就算再敏感的人,也只是觉得陈主任现在做事,越来越有章法,懂得在制度上做文章了。

总之,陈太忠的电话打过去之后,当天晚上,青旺那里施工到十点半就停了,第二天,劳动厅开了一个会,随即开始向一些施工单位征求意见,特殊气候如何组织施工更科学。

省政府组成部门在做出决策之前,广泛向社会征集意见,这不光是必要的程序,同时也有利于更加深入地了解情况,不至于做出那种类似拍脑门的决定,以免贻笑大方。

当然,征集意见是一回事,尊重不尊重下面的建议,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就如以后的公交、水电、油价涨价之前,也要召开听证会,可是该不该涨,基本跟听证会无关。

将人召集起来开会,那就是第二周的事情了,劳动厅向文明办发出了邀请,希望到时候有人来与会,不成想文明办虽然来人了,却是副主任洪涛。

陈太忠哪儿去了?他已经到了海角,同他一起过去交流的,除了文明办的大主任秦连成,还有罗克敌、郭建阳和柳青云——自打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分级体系建立以来,瞄着稽查办的火力减少了很多,罗主任也能分心四下走一走了。

这个交流的工作日有四天,由于这件事是省委书记郑文彬授意搞的,又是耽搁了一段时间,海角文明办这边的前期工作,准备得相当充分。

还是因为郑老大的缘故,海角文明办并不需要挨个跟各个厅局做工作——这样的便利,真的能羡煞地北文明办,甚至天南文明办也不得不服气。

所以这四天的时间,还真的算不短了,不过海角的安排是,严格按工作时间交流,其他的时候,就带着天南的客人吃喝游玩,又由于他们在细节上扣得比较多,四天的会开得还算相对充实。

第四天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郑书记居然莅临文明办,并且做了总结性的发言,他不但高度肯定了天南省文明办的工作,也指出咱们海角要迎头赶上,不能让天南专美于前。

在会议结束的时候,郑文彬并没有留下,不过令众人吃惊的是,他非常不见外地跟陈太忠招呼一声,“小陈,晚上七点一起吃饭吧。”

这个邀请真的是羡煞旁人了,除了郑书记的秘书谢思仁,没有人知道郑老板曾经在北京见过陈主任,而在此之前,谢秘书还奉命帮陈太忠处理过一个小过节。

不过,这是郑书记的私人邀请,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陈太忠倒是邀请秦连成跟自己一起去,秦主任只能苦笑摇头——小陈你能做出这样的姿态,老主任就很欣慰了,可我要是跟着你去的话,那算怎么回事呢?

郑文彬走的时候,只是说是吃晚饭,却是没点明是那个饭店,不过堂堂的省委书记的定点饭店在哪里,是个人就知道——有人很热心地指出,出了省委大门往西走三百米,马路对面的假日美食城就是了。

陈太忠最终还是带了一个人过去,他的通讯员郭建阳,这倒不是说他有意摆谱,实在是外面的人都知道,陈某人的身体刚刚痊愈——怎么也得有个人在身边招呼。

假日美食城是四层的建筑,陈主任和郭处长早早地来到这里,给谢思仁打个电话之后,就来到了后院的门口等着,直到六点五十五,郑书记一行三辆车驶了过来。

郑文彬下车之后,看到他俩站在那里,微微点一下头,“小陈你身体不好,里面坐着就行了,何必搞这个形式?”

来到包间,没过两分钟,饭菜流水一般就送了上来,郑书记身边跟了两个人,除了谢思仁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郑书记简单地介绍一句,“这是张志华,我老师的孩子,目前在松峰市发展。”

张志华是干什么的,郑文彬没说,这就是相机关照的意思,聪明人不用多说——碧空是蒙艺的天下,不过他这话不是说想通过陈太忠找蒙艺,反正遇到什么小事的话,你找蒙艺的秘书之类的招呼一下,也就行了。

他介绍得含糊,陈太忠自然也不会再问,于是大家就拿起筷子开动,出乎陈某人意料的是,郑书记是个爱喝酒的人,并不像蒙艺、段卫华之类的,十来分钟就吃完一顿饭,而是一边吃一边喝。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有五十分钟,郑文彬喝了也有半斤白酒,根本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他对陈太忠的很多事情都比较感兴趣,一边喝一边问,甚至连小陈最近跑的几个项目都问到了。

在陈某人的感觉里,这是他所接触到的最平易近人的省委书记——当然,若是他身上没有黄系标签的话,估计也见不到郑老板如此和蔼的一面。

不过郑文彬就算再和蔼,也不可能陪一个小小的正处聊多长时间,酒足饭饱之后,他站起身,“你俩酒量都不错嘛,嗯,喝得挺舒服……小陈,有没有兴趣来海角发展?”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里才琢磨这是个什么意思,就听到对方一笑,“呵呵,一个小玩笑,不过你真愿意来的话,我这儿欢迎”

一边说,郑书记一边迈步向外走去,到了门口才又补充两句,“既然把你这病号叫过来,就多休养两天再走,需要安排什么,你找小谢就行了。”

按照海角省文明办的安排,四天的会议之后,还有一天的游玩时间,不过秦连成做为文明办大主任,实在顾不上游玩。

陈主任等人按说应该紧跟领导才对,可是郑文彬留客了,陈太忠还真不合适不管不顾地走掉,于是一拨人只能兵分两路,陈太忠和郭建阳留下,罗克敌和柳青云跟秦主任回去——总算是这四天的晚上,文明办一直也有人陪吃陪玩,要不然这一趟来得就太匆忙了。

陈太忠现在都休闲惯了,自然是无所谓的,送走秦主任之后,想到好久没见姜丽质了,说不得给她打个电话。

小姜同学这两天跟陈主任很是通了两个电话,只不过她也知道,太忠跟大部队在一起,实在不合适见自己,听说他现在有空了,登时雀跃了起来,“好说,我带你在绕云好好地玩两天……你来带车了吗?”

陈太忠这次来,带的还是他那辆饱受摧残的奥迪,不过司机换成郭建阳了,郭处长正要驱车离开,文明办的人说什么也不答应,说是你们两个病号这么出去,我们这东道主的脸可就丢尽了。

到最后,还是陈主任表示说,我主要是想去看几个朋友,那边终于才不嘀咕了——事实上他们心里也清楚,人家陈主任能接受郑书记的私人宴请,海角这里……谁还惹得起?

奥迪车驶到卫生厅之后,陈太忠才说要打个电话,叫姜丽质出来,不成想路边一辆白色本田车放下了车窗,姜丽质坐在司机的位置上,笑眯眯地冲他摆一摆手,“好了,跟我走吧。”

郭建阳对绕云的路是真的不熟,只能死死地跟着白色的本田车,陈太忠一眼望去,发现那个本田车的副驾驶上还坐着披肩烫发的女人。

两车开了差不多半小时,就驶出了市区,又拐来拐去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来到了一个大湖的旁边。

白色本田车向路边一拐,驶上了一片大空地,这空地是渣土铺就,异常瓷实,驶到尽头林荫处,本田车停了下来。

下一刻,白色的车门被推开,姜丽质面带微笑地走了下来,不过受到她气质的影响,这笑容虽然灿烂,却总让人感觉带着几许忧郁。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