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0章 讲究人

3180章讲究人(求保底月票)

这场口角来得快去得也快,陈太忠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这种摩擦太常见了,都是年轻气盛不含糊,又喝了点酒,占一点口舌便宜而已,当下打起来的话,可能会把事情搞大,打不起来那真的就过去了。

于是四个人继续在水库边转悠,一直到下午四点半,这才驱车往回返,陈太忠跟姜丽质好了,回了市里先逛商场,逛到化八点再去吃饭。

不成想进了市区没多久,远远地有警冇察拦车,旁边还停着一辆警车,郭建阳愣了一下,就乖乖地将车停到了路边。

奥迪车才刚挺稳,那警冇察就走了过来,他身后又跟上来一个警冇察,手里着一个黑乎乎的、对讲机一般的东西,那东西还带着一截管子。

“坏了,查酒气的。”郭建阳一见就愣住了,警冇察过来敲车窗,他硬是不敢放下车窗。

啧,陈太忠看到也头大,要是开车的是他,他是一点都不怕,不过建阳今天真的喝了不少,于是他放下后座的车窗,探头发问,“警冇察同志,什么事儿?”

“临检,查驾驶本和酒驾。”警冇察面无表情地回答,接着又皱一皱鼻子,不耐烦地发话,“这么大的酒味儿……司机开门!”

“喂,警冇察同志听我。”陈太忠自命讲究人,一贯是要先礼后兵,尤其是他这一方错在先了,虽然郭建阳的酒量他很清楚——要是建阳真的醉了,他还不敢坐这个车呢。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现在若是让郭建阳吹气测试,那酒驾是一定的,而且有九成九以上的可能性是醉驾。

他已经隐约猜出来了,这一出没准就是刚才那帮混蛋搞的幺蛾子,可是理不在自家的手里,于是他柔声发话,“这样……我们是天南来交流的干部,看我都敢坐这车,肯定没问题的,通融一下吧。”

“对不起,临检,我们不考虑的身份。”警冇察绷着脸发话,海角的警冇察,用得着害怕天南的干部?“领导干部更要以身作则,现在,让的司机配合一下!”

这尼玛的丢人丢大发了,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心里不禁暗恨刚才那帮混蛋——真要仅仅是酒驾的话,他也不怕查,可要查出是醉驾,会影响建阳甚至是他陈某人的名声。

“唉。”他重重地叹一口气,“真是不方便让查,我也能体谅的想法,这样吧,告诉我,我让谁给打电话,就能通融一下?”

“让郑文彬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肯定能通融。”警冇察冷笑一声,很显然这仅仅是一种调侃的方式。

“啧……我还真的认识他,昨天还在假日美食城一块喝酒来着。”陈太忠又叹一口气,昨天郑书记了,自己要是有事,可以联系谢思仁。

可是这么丢人的事,他怎么好意思联系谢秘书?堂堂的天南省委文明办,还是来海角交流精神文明建设的,就算不吹气,也是酒驾被人抓了现行——还有更狠的打脸吗?

当然,他相信,自己联系谢思仁的话,老谢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事情处理好,但是陈某人太爱面子了,只要有别的可能,他是不会选这条路,“个稍微一点的干部行不?”

“我劝还是不要心存侥幸了。”警冇察的回答依旧是冷冰冰的,不过大约是“假日美食城”五个字起了作用,他的语气倒是没有那么生硬了——郑书记的定点饭店就是假日美食城,这是海角够级别的干部都知道的,警冇察的级别不够,但是他接触的人多。

所以下一刻,他还仅仅是在磨嘴皮子,而不是采取什么措施,“如果的司机执意拒绝接受测试,只会导致事态的恶化。”

“警冇察同志,怎么回事?”姜丽质的本田车在前面带路,看到后面出状况,忙不迭停下来,她走过来发问,“是几大队的?”

“这是……三大队的辖区。”警冇察沉默了半天,才歪一歪嘴,悻悻地报出了自家的单位,他仅仅是受人所托,想着查一下不但可以卖个人情,没准自己还能落点——奥迪虽然不含糊,可既然是外地的,他揩点油水毫无压力。

但是帮人帮得把自己折进去,就没什么意思了,尤其是这一男一女看起来也都不含糊。

“丽质,尽量找直接的关系。”陈太忠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这事儿真的挺丢人,他甚至不想让邹捷峰知道——虽然他是被人算计了,可自家确实是做错了,“别吵吵得满世界都知道,这丢人败兴的。”

“那找那个邓、邓……邓琴吧。”姜丽质想了半天,才想起上次处理事情的女性副局长的名字,然后她侧头看一眼警冇察,“邓局长给打个电话,行不行?”

“啧,邓局长……她不管我们。”愁眉苦脸地回答,他知道自己这次十有是招惹上猛人了,那现在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三大队的。”这时候杨颖也走了过来,她手里捏着手机,“我俩是卫生厅的,这是天南来的贵客……昨天晚上郑文彬书记都单独请他吃饭,给个面子行不?”

郑书记真的请这人吃饭了……还是“单独”?警冇察嘴角一下,他觉得这两车不可能有串供的机会,于是他犹豫一下,看一眼陈太忠,“郑书记的秘书是谁,知道不?”

陈太忠二话不,摸出手机来,翻到“谢思仁”的名字,将手机递给对方,“就是这个人,电话号码都有,挺丢人的事儿,不愿意给他打电话。”

“那……的证件我看一下。”警冇察犹豫半天,终于还是不敢冒这个险,只能再退而求其次,“总也是个人情,我卖个人情,总该告诉我是谁。”

“好。”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他心里清楚,对方得客气,但实质上还是不无考校之意,不过既然人家松口了,他就要领情。

所以他不但把自己的证件拿了出来,还把郭建阳的证件也拿了出来,警冇察一翻他的证件,登时就吓一大跳,天南省委文明办副主任?他细细地对比一下相片,又看一看郭建阳的工作证,终于苦笑一声,递了回去,“们走吧。”

“这个兄弟,这个情我是领了。”陈太忠收回工作证,却是不着急离开,他笑眯眯地看着对方,“那咱们就下一个问题,谁让查我的车的?”

“我这……”警冇察很想一句,我们这是临时抽检,不过想一想,当着明白人糊涂话,那是自找不自在,于是他苦笑一声,“我这个人情不要了行不行?到时候您回天南了,我还得在绕云干呢。”

陈太忠才待要发话,郭建阳终于放下了车窗,“头儿,您别难为他了,那两辆车的车牌号我记住了,有姜在,查车牌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警冇察终于看到了醉驾的司机,只觉耳朵登时就是“嗡”的一声,后面司机再什么,他都没听见了,他只是惊讶发现——这开车的人,果然是另一个工作证上的人。

那个人是什么人呢?是文明办秘书处的副处长,就这么一个副处长,只是个司机的角色不,还管后面的人叫“头儿”。

尼玛,幸亏我今天的工作态度还可以,没有太强的偏向性,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看到那两辆车已经开走,他轻叹一声,“艹,真是命大……”

陈太忠知道醉驾不对,所以对那警冇察还算客气,但是对生事的那帮家伙,他可是不打算放过,屁大一点冲突,们就这么阴人?

姜丽质办事效率确实不低,二十分钟之后,她就查到了两辆车的车主,都是私家车,再然后又查到了两个车主的资料,都是做买卖的,其中一辆沙漠王的车主,开了一个叫“稳捷”的汽修厂,这厂子在绕云有名气。

查到这个的时候,大家正坐在茶社里喝茶——遇到这种事儿,逛街是没心思了,陈太忠琢磨一下站起身,“们坐着,我去这个稳捷汽修厂看一看……”

“头儿您身体没好呢。”郭建阳哪里肯答应他一个人出去?不得也跟着站起来,结果就是四个人两辆车,停在稳捷汽修的旁边——当然,现在的奥迪司机,就是陈某人了。

陈太忠想的是,等到那个开沙漠王的家伙露面的时候,他先打上一道神识上去,等半夜再慢慢炮制,不成想等了不到十分钟,姜丽质那边有人给她打手机。

她聊了几句,放下电话推开车门,来到黑色的奥迪车前,“太忠,我们牛厅长打电话给我了,他想见一见……下午是一场误会。”

“差点让我丢了大人,就是一个区区的误会?”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凭良心,他最恨的就是这种暗地下绊子的主儿,“他了没有,谁是主谋?”

“是省政冇府办公厅冯秘书长的儿子,冯华。”姜丽质无奈地叹口气,她虽然也有背景,但是给她打电话的,是她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牛厅长了,冯华也是被人挑拨的,太忠,给我个面子吧……”

求保底月票,目前双倍中,大家表犹豫了